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雲歌 前傳】之二

-喃‧二

  魔冷著一雙邪冷的黑瞳,藏匿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息,靜靜地,像無聲無息的空氣。魔注視著站在紫桃湖外,卻遲遲不動作的騰桐文。
  魔聽見騰桐文說話的聲音,他似乎在和某個人對話,可魔只聽見騰桐文的聲音,並沒有再聽到其他聲音。

  ……伊人?

  魔從騰桐文狀似自言自語的對話中,捕捉到一個名字。魔喃喃的唸著這兩個字,而那癡狂的香味又更逼近了,魔不禁打了個狂顫。

  啊……多美麗的味道,純淨的令魔想撕裂那份完整。

  視線再一次鎖定。魔看見騰桐文終於動了身體,而騰桐文那雙手正隱沒入魔隱約看得見的結界內。
  邪美地,魔伸出利爪的笑容,準確無誤的卸下那低劣的人類手臂。

  伴隨著那十分悅耳的痛撕,肉與骨的分離,噴撒四濺的血花,落在那結界上。
  魔緩慢的側過眸。魔,終於看到了。

  那位,伊人。

  伊人根本來不及看清事情是如何發生的,他只記得當他下一次張開眼,眼裡所見是桐文的血,如是迫不及待的、掙脫而飛的,與湛藍的天際合為一體的血之天際。
  那抹紅,停在他眼界上,而他的世界也隨這鮮血墬落在他臉上,破碎。

  黑紅色的桐文之血,滴落在他眼裡。那像火一樣,張著獠牙,燒痛他的眼。

  「啊──」

  桐文按著被截斷的左臂,咬牙痛吼。須臾錯離分割的知覺,在桐文看見站定在他身邊的魔,那是吃了萩文的魔。他忘了痛,只能愕愕的,像是卑微的奴僕,讓冷傲的魔鄙睨他。

  紫桃湖的結界因鮮血的沾染宣告破滅。伊人的小小世界也因為魔的闖入,開始變色。

  魔打量眼前的伊人。很美,伊人有著一頭住著光輝的淡紫色長髮。伊人的臉頰上還沾著殘缺數點的血漬,茫然的與自己對視。
  魔向前走一步,伊人便往後退開一步。茫然的神情變了,帶著戒備與陌生的紫瞳。這反應,讓魔扯開邪惡的笑意。

  是男還是女呢?眼前這生得美麗的皮相,從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吹彈可破的肌膚沐浴在陽光下,更顯清透玉琢。

  可以確定的是……這位伊人不是人類。沒有低俗的人類氣息,反而跟他很相近,本質上完全相反,也許更接近神人的氣息。
  但他厭惡神人的味道,伊人的味道卻令他趨之若狂。他開始期待把伊人撕裂後,那滋味會有多癲狂。

  「伊人……」誘惑的低嗓,混合著掠奪的氣息,從魔口中喚起。

  伊人聞言一楞。沒時間細想眼前這散發他不喜歡的氣味的男人如何得知自己的名字。他從這一身黑意的男人的胸口上,看見兩個古字。
  他喚:「覺雲。」

  魔收斂臉上戲虐的神情,緩緩瞇起那對闇黑的眼眸,倏地激起殺意。驚訝伊人居能喊出自己的真名。

  「你從何得知?」覺雲冷著聲問。

  伊人發覺紫桃湖流動的氣都被污染了,而污染的源頭就是眼前的換作覺雲的男人。而被污染的氣讓伊人感到不舒服,彷彿有股電流藏在空氣中,刺激他的周身,讓他起了抗拒反應。

  伊人抬起紫眸,想了很久,才出聲:「你告訴我的。」他指著覺雲的胸口,「那刻有你的名。」

  伊人的聲音很好聽,無分男女,中性的嗓子,不高不低,也不尖銳細嗓。覺雲微歪側著頸項,看起來像在思考。

  伊人的雙眼似乎能看見一些奇特的地方。覺雲暗想。
  身形一動,無法察覺的速度,覺雲逼近伊人面前。覺雲那張邪黑的俊容,彎起的黑月閃爍著銀火。他微笑的看著伊人在他掌下痛苦的模樣。

  覺雲隻掌扣押伊人白嫩的頸子。將伊人壓在紫桃樹身上,漸漸提高手勁,伊人的雙腳離開地面,而胸中的空氣也終似用盡。
  
  此時,紫桃湖湖面銀光大熾,連帶伊人身上也發出銀色的光,一瞬間逼開覺雲。
  得到自由的伊人,貪婪的大口呼著氣,他不懂眼前叫做覺雲的男子為何想殺他?目光往左輕移,他看見倒在血泊中的桐文,臉色灰白。

  被震退的覺雲,感興趣的挑挑黑眉。想不到這位伊人還有這能力?雖對他構不成傷害,這滋味倒是新鮮。

  心下一定,覺雲毫不保留的散發魔氣,強大而濃烈的力量,不用覺雲靠近,伊人已被這股壓倒性的魔氣,像千萬的毒針透過空氣的流動,全數攻進自己的體內。

  那刺痛的感覺像是一陣陣的電流,伊人抱著身體虛軟的跪地,所有的氣息都萎靡了下來。

  原來……覺雲跟桐文是不一樣的。伊人盯著地上那雙黑色的靴子,細嫩的額上冒著細碎的冷汗,他困難的仰首,極其辛苦的找回自己的聲音。

  「你……究竟是什麼人?」

  覺雲冷冷地,揚起完美且殘酷的笑意。他輕吐:「魔……」

  伊人沒說話,睜著不解的眸光。

  覺雲收起笑容,看了看四周,恍然明白。「依我看來,你不曾走出這地方吧。見過的人也不多。」

  伊人臉上閃過難堪的神情。是啊,自他有記憶以來,便是一個人。見過的人只有桐文和萩文兩兄弟。

  「怪不得……」覺雲嘖的一聲,「你能保有這麼純淨的味道。原來是不曾被沾染過。」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要傷害桐文!」

  覺雲轉過頭,放下環胸的臂膀,突然低低的狂笑的起來。「哈哈哈……我的目的是什麼?」說得也是,他居然一時間還真忘了。


  覺雲彎下高大的身軀,黑厲的視線與伊人平視。「我的目的是你啊──難道你不知道嗎?」

  他像開著惡意的玩笑,快樂的欣賞伊人困惑的模樣。下一刻,覺雲神情頓時殘戾凶暴起來,張著利牙,兩掌撳住伊人無法反抗的兩肩。

  他撕裂伊人前胸的衣襟,輕而易舉的看見伊人胸前的潔白,那圓滑的肩頭,纖細骨感的鎖骨,因恐懼而收縮的肌膚,一下又一下,律動得性感誘人。

  平坦的胸部。原來是個男的。覺雲不由得心裡沉了一頓,也沒心思去理會這莫名的心思。
  覺雲將伊人壓在身下,仗著體型與力量皆在伊人之上,宛如從黑暗而生的長髮淹沒了伊人的視線。

  伊人不曉得覺雲究竟想對他做什麼……心裡卻開始恐懼覺雲身上不隱匿的氣息,他怕。因為那是毒藥。

  覺雲的口鼻在他頸子和肩膀的弧度輕慢游移,貪婪的吋吋吸聞。「真是誘人的味道……」

  伊人先是一顫,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覺雲已經低首緊緊啃咬他頸邊的肉膚。
  「啊──」那是很痛的感覺,痛得讓伊人重新掄起全身力氣,拼命抵抗覺雲野蠻的行為。

  忽然身上的重量又消失了,伊人慌張的退離覺雲,驚恐的睜眸,又看看自己淌著蜿蜒的紅血的肩口。覺雲的目的是……

  「你想吃了我?!」

  覺雲舔著嘴角殘留的血,太過鮮美的滋味,反而勾起他的冷靜。「單純的伊人,你終於知道答案了。」

  伊人倒抽了一口氣。他是魔的食物?!

  「我原本打算一找到香味的來源……」覺雲低撇伊人一眼。

  伊人從他眼中讀到的訊息,想也知道是立刻把他就地解決,填飽肚子。

  「不過,我現在突然想改變主意了。」覺雲走向前,伸掌抓著伊人暴露在外頭的裸白腳踝。

   「我要抓走你。」
  覺雲笑得詭異,伊人整個人像是處在冰凍的空間,寒得令他無法言語。

  「你很怕我身上的魔氣……對吧,伊人。」


  伊人當下想掙脫,但覺雲永遠比他快一步。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