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情非得已》(1)- 「綠繡篇」




  他渾噩的踩著冰涼細軟的沙地。仰著目,昏紅的月光,無聲的映入他的眼簾。他試著移動雙腳,走在這兒,黑暗的,不可思議的血池。
  他回頭,伸出手,撈了池中看起來滑動的液體。



  他的喉嚨很乾,但池中的水,滑入他的喉嚨,他一口吐了。
  ──不愉快的味道。



  他抹著臉,疑惑的,盯視那池水。他明明記的……記得身體被池水包裹的溫暖。
  那明明是愉快的。



  似乎又想起什麼人的聲音,他皺起眉頭,銳利的眼神散發暴戾的氣息。
  腦袋裡轟轟的作響,低嗚蒼老的聲音,像不連斷的噪音,痛的他,倒在地上,無助的翻滾、掙扎。
  磅然巨響,體內橫衝直撞的數道氣流,像股臨死前的無數怨念,憤恨的爆衝入他的腦海。
  死也無法瞑目的殺氣,掐著他的腦,令他十分難受。
  他匍匐地艱難往前爬去,也不曉得爬行了多久,直到他聞道一股很奇特的味道。



  他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感覺,微熱微亮,他仰頭看著頂上刺眼的顏色。
  他發覺,這裡的味道能讓他腦裡的疼痛減緩不少,他喜歡這裡的味道,可他的眼睛不能直視太久,很像是口渴的感覺,他的雙眼也很乾渴。



  忽然手掌長心傳來一陣輕踏的觸覺,不疼,綿軟嬌小的印子。
  他依然躺在地上,轉動頭顱,望著左掌心上那漂亮的小東西。
  尖短的小嘴,眼窩一圈白,黑圓晶瑩的一對眼,眨動,頭冠兒偏了偏,生動的模樣好似正噘著他瞧。
  他揚著嘴角,驚奇地看著掌心的小東西。



  那小東西的眼兒,亮亮的盯著他,他發現小東西身上的觸覺,很舒服,軟軟地搔弄他的掌心。
  他坐起身,小東西跳離他的掌心,在他身邊飛了半圈。
  他想也沒想的伸手便是一抓。



  小東西在他掌心裡,驚恐的轉動牠那小小的頭。
  他湊近瞧,小東西發出尖銳不愉快的聲音,他瞇了眼,不喜歡。
  陡然放開手,小東西快速脫離他的掌心振翅飛揚。



  他發怔的又望著自個兒的掌心……



  小東西不見了。
  他望著掌心那灘紅紅綠綠奇怪的顏色,還有一股難聞的腥味。
  小東西身上的小羽毛飄到他的臉上,癢癢的,他再看看自己的掌心,胸口湧出一種他不是很懂的情緒。
  小東西的腳躺在他的手上,他眼也不眨地,似懂非懂。伸手撥了一下,小東西的腳掉落在地面上,紅紅的地方滾上一些塵土。
  此景,讓他的心又緊了,他按著胸口,懵懂的看著腳邊。
  好像……什麼東西被他弄不見了……
  他緊張的把小東西的腳又拿回手上,拼了半天,小東西的模樣他怎麼也拼不出來。
  他有點急了,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了。



  時間過的越久,他印象中小東西的模樣越模糊,時間一過,掌心的小東西根本看不出個樣,那身漂亮青綠色的羽毛,破爛的不成形。
  他的雙手顫了顫,無所適從的看著自己的掌心,卻不知該怎麼做,才能讓心中舒服一點。



  他站起身來,盲目的在這片林中迷走。途中,他看見樹梢上站了許多和小東西類似的。
  可,他知道,那些都不是小東西。
  縱使非常相似,但,他就是知道。
  那與剛才停在他掌心的小東西是不一樣的。



  後來,他聽到與他剛醒來的聲音非常接近的水聲,他撥開眼前的茂密的長葉,探步往前走,他望著眼前跟池水完全不一樣形態的長池。
  它的顏色比血池還漂亮,白亮亮的,還有一些可愛的水花。
  他喜歡這個。
  他低頭看著掌心的小東西,他希望用眼前的水池讓小東西變成原來的樣子。他興高采烈的往前走去,噗通一聲跳下水裡。



  很冰很涼,跟血池溫熱黏膩的觸感完全不同。
  他小心翼翼的將掌心浸在水中,屏息地看著,看著小東西變回來。



  沒有。



  小東西身上的羽毛一個一個被水流走了。
  他不死心的再等。



  他看著掌心的小東西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直到,紅色的,變淡的融在水中。
  小東西的腳只剩下一隻,另一隻不曉得到哪裡去了。
  掌心的重量愈來越空蕩,悾悾的他,放開了手,專注的看最後一個小東西沉入水中,自他眼前飄走。



  他仰頭沉入水中,水流拍打他的軀體,水花濺上他的臉,沾濕了他初生的世界。
  他隨著水流漂游。
  他好希望能看見小東西,那雙可愛的小眼睛,歪著小頭,再看他一回。




       ◇◇。◆◇       ◇◆。◇◇




  他已經忘了多少時日。
  他只知道身體好餓,饑餓轆轆像數座大鐘,敲的他的身體呈現一種無法控制的狀態。
  眼前看到的,伸手一抓就往嘴裡塞,渴了就喝水。



  他走了很遠,遠到那片樹林的味道離他身後已經很淡很淡,不回頭走去,他邁步往前,那邊有群很熟悉的人味,各種不同,卻又相近的同種類的生味。
  當中又參雜一些讓他更加饑餓的香味,他好奇的往那區走。



  他呆呆的站在街道中央,第一次看到那麼多人。
  舉頭四處張望,好奇的頻頻張望。那些人看到他,不是陌生的從他身上輕掃而過,不然就是掩鼻不快的匆匆走離。
  他不以為意,因為前頭傳來好香的味道,惹得他肚子又響了好大一聲低鳴。他順著傳來的香味,吞了吞喉中分泌的妄想,快步的往前走去。



  他立在一旁,又看到更多一群一群聚集的人,人的前方都擺著很多他沒見過的東西。那些人,有的站著有的坐著,有的大聲吆喝有的低頭交談。
  那些人身上的裝扮非常奇特,花花綠綠的顏色,裝在他們身上,他們的表情非常生動,說出來的聲音頻率,也高低不同。
  他站到一個攤子前,香味便是從這團白白膨膨的東西傳來的。
  上頭還冒著白煙,他睜大雙眼,肚子又更餓了。



  「去去去,臭要飯的別杵在這兒,礙了咱的門面!」



  攤子裡的人朝他趕罵,他也聽不懂,伸手拿了籠子裡的東西,低頭猛吃,實在太餓了,也顧不著這東西燙口。
  一大群人圍在他身邊,拳頭棍子一一打在他身上。他一點也不覺得痛,吃完了一個又吃了一個。



  身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一概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吃飽了。
  神智清醒不少後,他才聽見有一道好悅耳的聲音,還有一襲漂亮的香氣,溫柔的,彷彿平靜的他的心靈。
  循著聲音,他找到了;他不會說話,但那人的聲音和眼神,令他移不開視線,只能望著她看。見她款步輕移,說著好聽的聲音,周圍的人都聽著她的聲音,他同樣也是。


  
  他聽見她身邊的人喊她一聲:大小姐。
  眾人逐漸散去,她從他面前離去,她看了他一眼,他直直的盯著她的面貌,想再聽聽她說說話。
  他不懂得怎麼開口,也不想離開她身邊,他不加思索的尾隨跟在她們身後。



  他跟在她們身後走了許久,直到她身邊的人終於受不了停下步子,轉頭對他說了幾句話。
  他看著她,很想跟她說說話,哪怕一兩句也好。可是他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只好重複說的她身邊的人的話。



  他頭一次聽見自己的聲音,有點緩慢,低沉。



  「唉呀,大小姐,他真是個癡呆漢!」
  他震驚的將視線對上她,沒由來的他知道她身邊的人剛剛說的話,並非好話。
  他手足無措,卻也不知道該怎麼為自己辯護,只能筆直的將視線凝視她,一分一秒也不能移開。
  他發現她同樣也在注視他,一種帶著思索的眼神,不壞,潔美的視線瀏覽他的雙目。
  他有股雀躍難平的心情,再加上她開口跟他說話,他緊張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僅能仔細聽著她說話的語調,再一個字一個字的重複。
  她身邊的人說了一句令他失望的話,他不懂,也只能將目光緊緊的看著她。
  她們交談了數句,內容他不瞭解。



  她身邊的人走到她面前,跟他說了幾句話。
  「啊。」
  他往前走,想跟在她身邊。
  「耶!你想跟小姐回教門,就要好好聽話。」



  他抬眸望著她,見她螓首輕點一個弧度,似是允許了。
  「聽話。」
  他點點頭,對著她說。



  「我帶你去前面的清溪打理一下,你這樣子跟小姐回法門,怎像話。」
  她身邊的人叫做蕙茗,說話挺淘氣,但感覺的到她沒有惡意,於是他聽話乖乖的跟著蕙茗走。



  蕙茗剛開始還頗有忌諱,弄著弄著,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整理他的臉和頭髮。喜呵呵的笑著:「想不到你這癡呆漢門面整理完後,還挺俊的呢。」蕙茗低頭笑了笑,小姐慧眼識人啊。

  他探頭看著溪中的倒影,臉上的髒垢和一頭亂髮,已被蕙茗整理的服服貼貼。他回頭望著蕙茗。
  「唉呀,怎麼連聲道謝也不說。」蕙茗唸了數句。
  他歪著頭,想著『道謝』。腦中想起剛才在街上聽見人和人道謝的話。
  「蕙茗、謝謝。」
  他試著說說看。



  蕙茗嚇了一跳,驚訝的轉頭看了他一眼。自喃自語:咦,不錯嘛。
  「不客氣。我告訴你,等一下跟小姐回教門,要好好聽小姐的話!要不然你做錯事,會被教祖抓去關!到時候你想跟在跟小姐身邊是不可能的事。」
  他認真聽著蕙茗跟他說的話:「聽話、大小姐的身邊。」



  之後,他和蕙茗沿著原路又走回去,他看見前方坐在樹下等著他們的大小姐。蕙茗開心的朝大小姐走去,說:「小姐、小姐!妳看妳看!」
  蕙茗指著他,他站在原地。
  「痴呆漢原來是名大帥哥耶!」
  「蕙茗,不可無禮。」
  「大小姐……」蕙茗委屈的看著大小姐。
  「我們快啟程趕路,傍晚前抵達教門。」
  「是,大小姐。」



  他舉步跟著她,舉步開始他的人生。看著她的背影,他覺得他的世界不再是一片寂靜無聲。他想起他弄不見的小東西,小東西的模樣非常惹人憐愛。



  有一回,他將這件事告訴大小姐,他將小東西的模樣形容給大小姐聽,大小姐在畫紙上,聽著他的描述,一筆一畫將小東西栩栩如生的描繪於紙上。
  他憾動的看著畫,彷彿那日的小東西又活生生立在他眼前。



  大小姐說小東西的名字叫做:綠繡眼。
  法門教祖給他一個名字,他喚做無名。
  大小姐的名字叫做──芊妘、殷芊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