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二十九 仙人無淚


  令狐神逸善鑄刀劍,鑄造出來的兵器被世人籲有『神之逸品』的美譽。令狐神逸也從不販售劍器;令狐創造的劍品,尤以「古塵、闢商、餘地、吹雪、遺珠」為最。

  令狐神逸極為欣賞劍子仙跡的為人作風及劍術上的天份,於是親身為劍子仙跡打造專屬劍子仙跡的劍器。

  「古塵」為劍子仙跡的專屬配劍。

  同時期與古塵劍造出的劍器為「闢商」。

  「餘地」為令狐神逸晚期作品,自身的配劍。
  「吹雪」為其弟子南陵渡所鑄造。早期作品,刀鋒偏寒。
  「遺珠」聞其名不見其蹤,據傳言一器是未完成作品,埋於其弟令狐玄逸墳下。

  龍宿得知劍子手中那把稀世的絕古劍器乃出自鉅鋒里一代宗師.令狐神逸之手,也曾經親身自鉅鋒里拜訪令狐宗師,無奈令狐神逸入關深修,數十載是無法會客。龍宿得知此消息,難掩失望之情。

  以疏樓龍宿的身分要尋一把超凡逸品並非難事,只是,一品古塵非凡神采,龍宿對令狐之手已有最優先列入考慮對象。

  龍宿也對令狐作品之一的「闢商」多做留意,聽聞闢商劍在數年前已被北嵎之人跪求三天而得之。
  闢商劍參與北嵎皇城劍祭拔得名劍頭籌,卻在護送入皇城的途中,半途遭搶,自此下落不明。

  同年,中原烈義俠士傲笑紅塵以一招「紅塵輪迴」滅了夕月村,滋一事震驚了中原正道。
  隔年,儒門龍首得之北嵎皇城三王爺.北辰胤所贈之名劍──「紫龍」。

  霜月逢春,劍子仙跡一贈「白玉琴」予龍宿;蠶月初夏,疏樓龍宿回贈「紫金簫」予劍子。
  疏樓龍宿得白玉琴大喜,於疏樓西風和豁然之境交岔處,蓋了一座風雅之亭,周圍綿延十里宮燈。

  劍子仙跡題亭命為:「宮燈幃」。
  疏樓龍宿題亭聯為:「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兩人作下約定,清明和月為聚首之刻。


    ◇◆◇◇◆


  龍宿凝思彈奏石案上的白玉琴,樸實無華的琴身,琴座上沒有任何精美的雕琢點綴。

  劍子所贈的白玉琴,乃七弦古琴。琴上七弦慕白絲,傳言為雪山上的七頭雪鳳凰身上的鳥羽煉太極玄冰而成的琴絲弦。覓之難得、煉之不易。

  其中以七頭雪鳳凰最為稀貴。雪鳳凰並非為七頭,而是鳳有七心,凰心為主心臟。雪鳳凰生性兇暴嗜殘,見之生人,必然擊之。

  惟雪鳳凰認定為其主,方能接近。

  太極玄冰為道門總壇不傳聖地。心頭三吋血、初生一淚、極陽白髮,三樣煉製而成,名為玄冰。

  白玉琴材質,兩樣製物皆為稀世珍寶,莫怪龍宿收到劍子此禮時,內心憾動多大可想而知。

  劍子為何相贈白玉琴給他?當時他接下白玉琴的時候,並沒有多想什麼。劍子仍跟往常一樣,沒有多大變化,只知道當時的劍子對他身邊的紫龍劍多注意了幾眼,隨後斂下神色,看不出個所以然。
 
   龍宿知道雪鳳凰難尋,但當他得知琴弦是七頭雪鳳凰和太極玄冰合煉而成的絲弦,讓他最感訝異的是太極玄冰──『玄冰』這項物品。

  玄冰,乃為道派弟子最具代表身分的象徵。

  玄冰煉成不易。光是要湊齊需要煉製的三樣物品,臻是難如登天。

  心頭三吋血或許可得,但初生一淚絕對是三樣物品中最難的一項。

  初生一淚,乃是一個人第一次感受到的「悲、歡、離、合」的情感下所湧出的眼淚。

  換言之,這琴弦上,融附著劍子體內的心頭血、離合淚、極白髮。

  龍宿指尖撥著琴弦,卻怎麼也參不出劍子此舉的用意。
  是什麼樣的動機下,讓劍子做出贈琴之舉……?

  龍宿目光移至另一旁的紫龍劍,他來回撫著劍身,腦裡浮現一些情景,慢慢的,他沉下眸。

  堪與古塵劍匹敵的紫龍劍。與天相競,孰是對錯?龍宿收了琴,輕笑一聲。

  紫龍,原名「闢商」。


    ◇◆◇◇◆


  漫漫瀰雨霏霏中,劍子撐著紙傘,在雨煙中漫步而行,他刻意走得很慢,稍一揚目,便能看見前方迎接他的十里宮燈的紅亮。

  劍子悠閒的嗅著空氣中雨花的香味,氣味裡還混著綠葉的精香。他不在乎被雨水沾濕的衣袂,搖頭晃腦,他閉目傾聽不遠處傳來的幽幽琴聲。

  明朗圓潤,清麗的泛音,在這氛圍中,如漣漪般擴展開來,他可以想像得到龍宿彈白玉琴的模樣。靈活的指尖,在琴弦上,彈撥出美妙的音奏;清脆地像拍落琉璃的雨滴,時而高鳴,時而低沉。

  那種感情,如似情淡了。他們兩人各據一方,像停熄了戰火。

  偶爾,他會探探龍宿的反應。偶爾,龍宿會竊竊他的心思。

  這一點偶爾的距離,他和龍宿一直相安無事至今。沒有火花擦撞的點燃,當然煙花也沒有現形的機會。

  他用另一種方式將龍宿心中的火焰給吹熄了。

  雖然還殘留著,只要他還看得到,要吹熄幾次,他同樣也辦得到。

  他入了宮燈幃,龍宿看見了他,停下撥奏的曲子,笑意盈盈的升起旁邊的爐火,讓遠方而來的他,驅乾濕寒。

  仙鳳恭敬地隨侍一旁,替他們兩人的相聚溫了酒,一一將溫酒注入杯中。
  「劍子先生,請用。」

  「多謝妳,仙鳳。」劍子仙跡接過微燙的酒杯,喝了一口,暖暖身子。
  龍宿執起紫龍扇輕搖,問道:「劍子,汝此回上哪兒遊歷,說來一聽。」

  「沒去哪兒,倒是到問俠峰聽聽蜀道行的俠道。」

  龍宿聽得出劍子話中的讚賞之情,接道:「俠刀嗎?武癡傳人之一。吾派儒門天下的桐文劍儒也是問俠峰的追隨者之一。」

  「喔?桐文劍儒嗎。」確實在問俠峰的現場,他似乎有瞧見桐文劍儒的身影。「龍宿,你對蜀道行有何看法?」

  龍宿搖搖扇,頭一偏,狀似想了一下,微笑道:「不感興趣。」

  似乎早料到龍宿會這麼回答,劍子按下掌,漫不經心地,「那世上有什麼人能讓儒門龍首感興趣呢?」
 
  「唉呀,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龍宿回答得相當輕鬆幽默,輕鬆到讓劍子有種違和的感覺。
  劍子瞇了瞇狹眸,又喝了一口酒。「受寵若驚。」

  「世間上,能讓吾在意的,除了眼前這位號稱天下無雙的劍界先天,另一位就是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的暴力和尚佛劍分說。」

  聽見龍宿不修飾的形容語,劍子眉頭間習慣性的皺眉也被逗開的不少。「這話當心被佛劍聽見。」

  「佛牒將斬紫龍的口業嗎?」龍宿笑著隨棍上。
  「隨你,我可不力保你。」
  「汝要當壁上花也行,吾會記得在帳簿上記上汝劍子一筆。」

  兩人談笑間,胡扯閒談,不去查覺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劍子看著龍宿身前的白玉琴,一抹笑一直停在他的眼眸底。

  可惜,他從不讓龍宿有機會看見它。

  這樣就好……龍宿。不作任何非份妄想。
  我。會像白玉琴一樣,一直留在你身邊。

  只是,劍子並不知道,他的心願不會有實現的一天。

  三天後,佛劍分說穿越時空之門回來,看見中原武林未來三十年的模樣。佛劍分說看見滅絕希望的三十年未來──並帶回半本嗜血年紀。

  嗜血年紀裡,記錄著「中原叛龍」;而那是一切變動的開始。


  ──也是他們三人決裂的開端。


  【待續--】

  後記:以下是兩位男主角有話要說……(攤)

  闍城前世篇的劍子:「我劍子從不做有違心之事!故事演變到最後,各位看倌會我的遭遇掬一把心疼的眼淚~嗚……」

  (佛劍:咳~沒我慘吧...="=...)←剛作時光機器回來的第二男主角。

  烽火篇天界白玉--劍子:「開始想念我的可愛了吧!」(屁屁搖一下)

  闍城前世篇的龍宿:「請期待吾華麗的背叛~哈哈……」

  (烽火篇龍宿:吾到底要睡多久……= =||)


  (作者退場--拜謝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