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二十八 仙人無淚

 


  那一晚,他狂笑了一宿夜,究竟是怎麼停下來的,他也忘了。

  他只知道,經過那一次的越軌,他的煙癮犯得有些重了。含著入口的白煙,任那生辣的味道拴住鼻喉,求得那一次次短暫的痛快。

  恁得是瘋些、妄些,怎會如此呢?也許是劍子離去的背影,在他心中投一下一石懾人陰影。他也沒料到劍子會回眸看著他的。

  黑亮的烏星,像清澈的星墨,挺直地回望著他。

  他若想著:抓著他吧,哪怕一次也好。

  真的,他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他從未行動過的。孰料,當他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抓住劍子的手臂,月白綾袖在身後飄著,像纏住他似的,將他的眼睛也纏住了;矇上了一籠白,他竊走了劍子的吻。

  沒有心跳如雷,只有越來越靜的心跳聲、呼吸聲、風聲。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辦到的,吻了再吻,將那些夢裡神遊的情動全付諸眼前。

  他多怕劍子那雙清亮的眼眸變了色,秋水成了嫌惡;可,劍子沒有,他不動如山,那眼眸成了鋼鐵,像旁觀者一樣。

  後來,劍子回應了他。他並不曉得劍子是怎麼想的,被動地換了主動者,彷彿換了一顆心似的,他不禁激動了起來,吻得也越深了。

  原來,雷打在自個兒身上,像痛徹心扉,麻痺了血與肉。他眼前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劍子仙跡。

  兩人在生理上的情動,發洩後,他感覺得到劍子過後仍有些茫然,也知道那不過是一種生理反應。他笑了,是在嘲笑劍子還是自己?腦子裡混混沌沌,原來邪念成形後,竟是一種過熱的空虛。

  突然之間,他有點冷卻下來。偏頭想了一整晚,憶起劍子掌心的溫度,又讓他笑了一整晚。瘋瘋癲癲的,夜晚的枝梅也囂張的開了一座花棚。


    ◇◆◇◇◆


  為了忘掉對劍子仙跡產生的感情,疏樓龍宿沒再拜訪過豁然之境,一股腦兒的栽培默言歆和穆仙鳳。

  默言歆拳風見長,他便鑽研一套專門給言歆的轍拳。穆仙鳳輕靈見長,他便讓仙鳳學習袖中劍。

  他們兩人都沒他失望過,悟性極佳,教導任何新事物也能接收和吸納。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當他查覺的時候,言歆已經同他一般高,身子骨也健朗,唯一不變的,就是話少。

  他坐在園裡,有點發傻的盯著他們兩人看。時間過得這般快嗎?他明明還記得鳳兒小不隆咚,整天抱著他的腿,淘氣精怪的性子。
  轉眼間,鳳兒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妙齡女子,舉手投足間,進退得宜,不曾見過莽撞之態了。

  他望著仙鳳整理花圃的鮮紅背影,群花爭妍,他看在眼裡,思緒轉了數圈,怎麼看都見著那可愛的小鳳兒。

  「鳳兒。」龍宿輕輕喚著前方低頭整理花園的穆仙鳳。
  穆仙鳳轉身,款款走來,傾身道:「主人?」
  「唔,」他看著仙鳳清麗的面貌,「鳳兒今年多大了?」

  穆仙鳳驀然一頓,看著主人的臉好一陣子,才微笑道:「姑娘家的芳齡是秘密呀,主人請恕鳳兒不能據實以告。」
  龍宿沒料到仙鳳會這麼回答他,也沒生氣,只是撫額淺笑:「吾今日思有所潮。」

  穆仙鳳眨眨眼,靜待。

  「今日一看,發覺吾的鳳兒何時長得這麼大了?」

  仙鳳掩嘴一笑,忽然覺得主人真可愛。

  「吾記得鳳兒小模樣,恍如昨夜啊……」龍宿講著講著,突然有所感慨,又望著仙鳳一眼,說道:「鳳兒,讓吾抱一抱。」

  穆仙鳳張大美眸,既驚又羞的,「主、主人、鳳兒已經很大了、不能在像兒時一樣……」穆仙鳳越說頭越低,兩頰紅通通的。說不懷念主人的懷抱那是騙人的,小時候她多喜歡讓主人抱在臂彎中的感覺。

  見鳳兒如此害羞的模樣,龍宿也忍不住捉弄說道:「好吧。鳳兒如果變老了,吾只能推輪椅帶鳳兒賞秋楓。」

  穆仙鳳腦中突閃閃過一景,自己齒危黃髮的模樣,而主人容貌仍舊未變,一想到這兒,她就忍不住打了寒突。
  見穆仙鳳似乎嚇得不輕,龍宿笑笑起身,像童時一樣一把抱起穆仙鳳,仙鳳驚呼了一聲。
  「吾的乖鳳兒,今日讓吾緬懷過往,委屈一下做吾的小鳳兒。」
 
  穆仙鳳目光微濕,這感覺與兒時不一樣了,當年她還小的時候,可以窩在主人的肩膀上、甚至是圈著主人的頸子。而今,她都大了、大了。

  「主人想念以前的日子嗎?」

  龍宿微笑不答,只是抱緊了這長大的小女孩。

  「鳳兒變重了呢。」

  仙鳳臉垂的更低更低了。

  「傻鳳兒,這有什麼好落淚的。」

  「鳳兒只是太高興了,好像又回到以前的時光。一時情緒難忍……」

  「吾能了解。」龍宿擦著仙鳳臉頰上的淚珠,眼眸中閃爍著一些訊息,仙鳳看了,不禁暗中掐緊了掌心。

  「鳳兒會一輩子陪在主人身邊,永不分離。」

  龍宿望著仙鳳堅定的眸光,他不多說什麼。

  只要是人,一定都會變的。這道理,清清楚楚印證在每個人的身上。包括你、也包括我。


    ◇◆◇◇◆


  疏樓龍宿從沒想過兩人會是這樣見面的。

  「佛劍……」
  「你跟劍子是怎麼一回事?」
  龍宿腦袋轟地一聲,天曉得他多久沒聽見這名字。儼然出關許久的佛劍分說,自行猜測某些事,行動派的將他從疏樓西風強行帶到豁然之境。

  佛劍分說鬆開手,自行徐步走至小亭前,斟了茶水遞給他。
  「好好欣賞吧。」佛劍分說正氣凜然的指著前方正舞劍的劍子仙跡,「劍子的兵器──『古塵』。」

  他接過杯子,座落在小亭的另一端。他的到來並沒有帶給劍子多大的影響,劍子很專心的舞著手上古塵劍。

  一舞劍器動四方,劍鳴震震日低昂,方起手,劍意生,一平掃蕩劍飄颻。

  一手江波凝光,一起飛騰勢猛,二手風靡雲湧,二起崖瀑水落;一劍一勢變化縱橫,一平一出態勢萬千。

  龍宿目不轉睛地生了直,放下手中的杯子,腦裡的雜念全飛了,他聚精會神的分解劍子出勢的劍招劍意,按在膝上的手,蜷成了拳。
  佛劍分說看在眼中,暗暗稱許。看來是沒多大的嫌隙,泡壺茶應可解事。

  前方舞劍的劍子忽然在半空中轉了半圈停止劍勢,手中古塵劍直銳的朝著他和佛劍的方位。

  是邀戰嗎?正當龍宿這麼一想,身邊的佛劍分說,突然竄起了金色浮光,一時之間佛光衝色,背上劍匣斜岔出鞘。

  「佛牒。」
  只聞佛劍分說低念一聲,舉步向前抽出劍匣裡的劍,沉喝一聲,周圍強風勁掃,一個蹬步,揚天而去。

  兩人在前方打得難分難捨,身形之快、速度之奇,連龍宿這般武學深潛的人仍須屏息而觀,方能看得透澈。

  十輪過後,佛劍分說和劍子仙跡未有停手之態,反而戰意躍然激升,臺下觀戰的疏樓龍宿,僅僅以目視而觀,業已熟感口乾喉熱,無遑論劍子和佛劍兩人。

  仰目來回間,龍宿這才發覺自己少了什麼。

  是一把劍;一把絕倫好劍;一把足以與他們兩人匹配的上古劍器。

  龍宿亮了眸,清泉如碧的眼色,張昂的傲氣,在那雙俊姿面龐上,像流泉一樣洗滌開來,甘霖了龍宿一身。

  劍子看在眼裡,不動聲色,但嘴角的笑意卻不經意地洩漏他獨具的心思。

  日沐橙色,劍子一身淋漓暢快,佛劍亦是同樣。龍宿為兩人傾注茶水解渴。

  「無雙丰采。」
  簡短的評論,中肯精要。劍子聞之,眉宇輕揚,說道:
 
  「好久不見了,龍宿、好友。」

  「是啊,許久了。」紫荊扇反轉半遮顏,酒窩微露,那不過是──

  一眼萬年。


  【待續--】

  後記:好了,即將轉入另一個劇情。應該不難猜出^^b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