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二十二 仙人無淚  .

  

  出了水面,劍子被一瞬間的陽光刺激了眼目。蹙擰眉間,舉目所見,景物截然不同於剛才所見的景色。
  並非是永常的黑夜無月,而是沁亮心脾的天光。劍子無心細想,他抱著龍宿急急往岸邊游去。天上飄著幾朵白蓮的花瓣,四周瀰漫著清秀的芬芳。

  上了岸面,立刻將龍宿腹腔部的積水逼出來,龍宿止不住咳了數下,和水和血,全數吐出。
  稍稍恢復意識,龍宿緩緩張開了眼,映入眼簾,明媚的陽光,讓他想起親人的臉孔,陽光底下,有好多嘻笑的身影。
  不知不覺中,他抓著劍子的手,擱在掌心中小聲的顫抖著。劍子不敢驚動龍宿,也不瞭解他是想到什麼。也只能將掌心,藉由溫柔的動作,平撫靠在他懷中的龍宿。

  劍子打量著四周,天空飄著白蓮,他確定那花朵的形態確實是白蓮,天界雖無此種花類,但在『三教舊典』上有明確的記載。而且這飄瀰的香氣,有助體內傷氣的療癒。
  沒過多久,靠在他身上的龍宿沒了氣息,劍子當下一驚,仔細一探後,原來龍宿又昏了過去,而且全身散發著不尋常的高熱,紫龍氣在眉額間隱隱竄動。
  抱著龍宿滾燙的身體,劍子盲目的在不熟悉的環境,找著一處能暫時歇息的落腳處。

  茂密的蔭林中,幾點斜落下的光點,綠葉的香精,濃郁的在密林裡,形成一股天然的聖氣。劍子頓感全身舒暢,體內的傷勢好了七八成。
  但看龍宿,這香氣對他來說似乎起不了作用。體溫有升高的跡象,不尋常的發紅後,龍宿臉上的氣色降的飛快,膚上唇色快與臉色相同的蒼白色。
  劍子更加焦急了,又加上兩個人衣衫濕透。他是沒關係,龍宿本有傷勢在身,若再染上風邪,情況會變得不樂觀。

  好不容易,找到一處樹身蝕空的老樹根,一座頗寬敞的樹窟。劍子入內探了探,裡頭是乾燥且清幽的,並無濕氣青苔叢生的跡象。看樣子若不是有人整理過,不然則是某種巨型動物的居處。
  沒心思再多想,他只想快點將龍宿安頓好,才有更多的心神來照料龍宿的傷勢。
  入了樹窟,先將龍宿平放在乾草堆上,伸手探了探龍宿的體溫,依舊高熱。劍子先將自己的頭髮紮成一束,便開始動手將龍宿身上的濕衣衫褪下。方退至腰邊,看見龍宿的腰側也有一處大傷,身上總共有三處較為嚴重的傷勢,一為左胸口,二為腰側,第三處是背上的掌印。
  輕輕摸著龍宿背上的印子。他記得很清楚,這一掌是魔龍祭天贊的。更是龍宿替他擋下的掌傷。
  「龍宿……」低迴愁盪的,他始終看不清楚自己的感情。
  方接近時,又想起模糊的知覺,前世殘留的痛心之刻。對待龍宿,他總看見兩個人影,雙重標準。時而迷戀的無法自拔、時而殘暴的想找著疏樓龍宿的影子。
  龍宿沒有前世的記憶,但能確定龍宿的前世就是疏樓龍宿,前儒門天下儒門龍首。
  他想弄清楚,前世自己究竟是怎麼看待疏樓龍宿,為何死前悔恨的感覺會這樣強烈。

  腦中閃爍的畫面是無聲且激情。
  疏樓龍宿身上……溫暖的觸覺,極富彈性的膚澤,一點一滴,他記得很清楚。只是每每激情混亂過後,總有黯然徬徨思緒纏繞不放。久了之後,那些前世殘留的黯然,成了他想知道真相的原因為何。
  他為何而死?他想弄清楚。


    ◇◆◇◇◆


  找了一些乾柴,剛升燃的柴火,跳躍的火光,明暗的,化成難解的思緒,停駐在劍子的眼眸上。
  光裸上身,先烘乾的衣物已覆蓋在龍宿的身上。他坐在龍宿身邊,表情淡漠,唯有一雙被火光薰陶的眼眸,裡內深藏著讀不盡的情感,或多或少,都無法看清夜瞳裡葉的墨色。
  專注地望著龍宿沉睡的面容,眼皮下微動的眼球,龍宿睡的並不安穩。顴骨兩處烘浮駝紅。

  為什麼他到最後是選擇將龍宿帶走?

  相望的目光,龍宿在意識不清的時刻,眼簾微掀,由他的角度望去,劍子的側臉剛毅的像海底埋藏千年的原石,忽飛忽暗的火光,讓劍子的側臉更冷硬,嚴厲的眸,像一對寒冽的白鑽。

  『龍宿……我們不該如此……』
  『對汝,劍子,吾疏樓龍宿不言後悔。』
  『這……唉,你又是何苦如此……』

  龍宿眨著眸,想再看清楚一點,劍子的模樣變得好模糊。他已經弄不清眼前的人是劍子還是夢中的那位白衣道者。
  「醒了?」劍子俯下首,貼近龍宿耳旁,輕聲問。
  龍宿偏頭,視線無法對焦,恍然的味道,低淺的飄進他的嗅覺,啊……當時是誰……誘惑了誰?

  「龍宿?」劍子又靠近了幾分,兩人的體溫十分貼近,龍宿的體溫比他高出很多。
  在眼神交替清晰的一刻,火光變得柔和了,連帶著也融揉了黑瞳眼中不易輕露的感情,那該稱之為什麼?

  龍宿不曉得,只是下意識的伸出手,將眼前緊抿的唇靠近。五指指縫穿過後腦勺上的質樸白絲,勾纏在指縫間的滋味,纏綿繾綣的情濃。

  何處漂流的彤雲,飄來的春情意濃。松香、松柏之火,是薰香生芳,或是松柏花開並蒂。

  別再想了,答案何來得眼前人,更生情動迷人。壓低的面容,深刻的五官,立於眼前,龍宿想也沒想的直接做著劍子曾對他做過的事情。

  再一次的碰觸,並無訝異橫膈在兩人心頭。劍子輕柔的回吻著,細柔的吻落在這雙主動的唇上。面對龍宿突如其來的舉動,捧撫著這張微熱的臉龐,半闔地眼眸細微有些濕潤的水光迷濛。
  『劍子……』
  龍宿自何方的低聲呼喚,臂膀自身後環擁著,緊摟著這副胸膛的體溫。
  「……吾冷……」
  低首望著龍宿近似撒嬌尋求慰藉的舉動,劍子有點不該如何是好。剛才的體溫是微燙微熱,現在這副身子卻又降涼。

  劍子添了一些柴火後,將龍宿的身體牽至身前,讓他窩躺在他懷裡,兩臂圈著龍宿,龍宿的頭枕著他的右上臂。臂彎上軟如絲柳的髮,綢繆地,似是不捨的依畏。
  疼顧的愛憐情動,劍子也不打算再繼續深想了。這一夜,如果也能是永恆,前世的遺憾會不會也能緩去心頭的疼心悲恨。

  劍子仰頭望著前方火光中交疊的人影。雙雙翦影中,又有多少來不及說出口的真心情話。黎明前來時,他們依舊相處原點,趑趄不前。


    ◇◆◇◇◆


  「這是什麼東西?」

  龍宿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

  劍子從外頭摘了一堆顏色五花八門的東西。而龍宿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顏色的食物,拿在手裡,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劍子咬了一口綠棗子,「你手上那個是水梨,水分很多,很甜喔,你要多吃點,傷口才好的快。」
  「水梨?」地界的食物不多,更別說是水果種類。「那……那個一條一條的又是什麼?」龍宿指著那像一個手掌的黃色鬼東西。
  劍子走過去,摘了一條順道剝了皮湊到龍宿嘴前,說道:「啊──你張嘴吃吃看。」

  龍宿看了劍子一眼,猶豫了一下,遲疑的張開嘴,咬了一口。
  「好甜……口感很綿。味道挺香的。」
  「這是香蕉。」

  「那,那這又是什麼?」
  「我沒記錯的話……這形狀應該叫做葡萄?」
  「汝也不確定?」龍宿拿起一串結在一起的小球狀,端看了半天。「汝沒吃過?」

  「書上看過。天界四季如春,果類雖不少,但這地方有很多都是我沒實地見過的水果。」
  「書上?」龍宿咬了一口水梨。嗯,很脆、汁甜。

  劍子吃完香蕉後,剝了一顆香橙塞到龍宿的嘴裡。「那本書就是上次跟你提過的『三教舊典』。裡頭記載了末世以前的事跡,中原江湖的歷年記載。」

  「『三教舊典』?」龍宿偏頭想了一下,有那麼一點模糊印象。「三教……是那三教?」
  「儒、道、釋。」劍子笑得有點神祕。「三教分別有其代表性人物,你想知道是誰嗎?」

  「儒教分支廣佈天下,儒家學生眾多。其中尤以儒門天下的學生數目最為龐大。」劍子再道:「釋即佛。這佛教你應該清楚多了。」

  「佛?」龍宿睜大了眼,「這吾知曉!傳說中佛教的傳承,末世之時全被屠戮而亡,據言彌陀界裡有佛的存在,也不知是真是假……」龍宿停了一下,登時澈悟!「汝之意思。汝懷疑吾們現在人在彌陀界!」

  「沒有錯!」劍子讚許的笑開。「這裡不似天界範圍,天光普照,神聖之氣湃然,更別提這地方生長豐盛的果類植物。我有九成肯定這裡是彌陀界。」

  「剩下的一成呢?」兩人互望了一眼,見劍子一臉賊笑。說來也奇,自從來到這邊,龍宿從未感到如此放鬆過,連精神思緒也明朗澄澈。如同現在,只稍一個眼神他便能明白劍子在想什麼。
  「汝想……若是走出去遇見一位長的像佛的,這一成的肯定就不是問題了」
  「對啦。」

  「那還等什麼?現在就走。」
  「啊?等、等,你傷勢沒問題了嗎?」劍子被龍宿拖著往外頭走。「吾體內還有一半紫龍之氣,復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現在已經好了五六成。」

  劍子搖搖頭,看著龍宿興致勃勃的背影。發覺他還真是可愛。


    ◇◆◇◇◆


  他們兩人躲在草叢中。頂上的樹枝垂著一串白色大花,花心泛紅粉,枝頭像鈴蘭。

  「喂,吾們要在這邊守株待兔等多久?」

  龍宿磨的性子有些不耐,劍子忍俊不住地笑著說:「沒等到兔子,我倒是等到一隻梅花鹿。」
  「在哪兒?」龍宿伸長了頭往外看。看見一隻低頭吃草的小鹿。

  片刻後,劍子驚吸了一口氣,說:「這彌陀界可真特別。前方那個我沒認錯的話,應該是福壽螺。而且還是銀色的!一整群!」

  「福壽螺?那是什麼?能吃嗎?」龍宿虛心問道。
  「我想銀色的可能有毒……」劍子慎重的下定論。

  當龍宿看見所謂的銀色福壽螺後,轉頭疑惑道:「吾看那明明像顆頭顱。」
  「沒那麼銀光閃閃的頭吧?」劍子甫一說完,那群銀色福壽螺突然快速往前飛衝。
 
  「好厲害啊!」龍宿激動站起來。
  「見鬼了!」福壽螺根本不可能會用跑的!

  【待續--】

  後記:彌陀界正式登場-///-/(佛劍:吾要換另一個出場劇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