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二十 仙人無淚

 

  單見藺無雙從石堆中爬出,偏頭閃過練峨眉迎面而擊的掌力,整個人狼狽的往斷崖邊翻滾數圈,再翻身而起。藺無雙身形難穩,又是毒性攻心,站立沒多久,又半跪於地,掩嘴噴出大量腥紅汙血。
  一聲笑轉頭快樂的欣賞藺無雙慘兮兮的模樣,控制不住的笑意,哧聲笑語。
  龍宿同樣也是滿眼疑惑,怎麼也無法相信眼前的人是練峨眉。「汝動了什麼手腳,一聲笑?」
  「嘻、嘻嘻嘻……」太開心了,一聲笑根本無心理會。
  見況,劍子擊喝發掌打退兩人,飛身疾速的來到藺無雙身邊支援。劍子攙扶滿身傷痕的藺無雙,「你傷勢太嚴重!」

  藺無雙吃力的靠著劍子的身側,他開口道:「……她…不是練…峨眉……」失血太多,難捱意識逐漸模糊。
  「什麼?!」劍子抬眼端凝前方的白髮之人。「你是何人!」
  那有張練峨眉的臉的人緩步走來,開口的聲音居然是名男性。「你說,我會是誰呢?天界老頭。」那人一邊說著答案,一邊恢復本來的樣貌。
  「祭天!」龍宿訝然的程度不亞於劍子。

  祭天冷掃著龍宿的臉,他冷哼:「龍宿,你實在太令吾失望。」惡獰的聲音,像刀一樣冰冷的插入龍宿的心窩。
  「若非今日親眼看見,你當真對天界白玉處處留情!明明多的是有機會殺掉他奪取夢土!你偏偏用最糟糕方法……龍首,你實在讓屬下失望透頂。」

  龍宿斂下心神,思量的目光在一聲笑和祭天兩人之間。他啟口:「看樣子……汝是跟一聲笑連成一氣,是嗎?」
  祭天走上前,氣勢逼人的說道:「龍宿,吾並沒有背叛你。真正背叛黃泉的人是你自己!當你囚禁天界白玉開始,你變得不是你!你似乎忘了我們當初揮兵進攻天界的目的。」他繞到龍宿身後,繼續言道:「我一直在等你的進一步動作,結果你在黃泉之都做了什麼?整天逼問白玉有任何結果嗎?沒有!」
  轉身,祭天盛怒的按住龍宿的雙肩,「吾一直忍著不去戳破你的長年妄想!你要紅塵做什麼?為了一個窮極無聊的傳說,你以為真能讓你的親人回來嗎?作夢不是不好,但夢作得太久,只會毀了你!阿胤要吾給你時間想通,結果你仍然在妄想裡想不通!吾不似阿胤處處維護你,吾要把你從妄想裡打醒!」

  龍宿掙開祭天的手,怒言反駁:「吾沒有妄想!這世上真的有紅塵!它能讓吾實現任何願望!否則練峨眉怎麼會到天界替吾擒來白玉!」
  「哼!那個練峨眉吾打從一開始便不信任她!」
  「那汝就信任一聲笑?」龍宿冷冷反問。
  「你認為一聲笑哪點像天界之人?骨血與肉,都適合黃泉!他甚至比你還像個黃泉之人!」
  「那汝讓一聲笑來帶領黃泉啊!」

  肅然。祭天眼裡的光芒隱去,沉聲而道:「吾正有此打算。」
  聽見這句話,龍宿瞬間像被丟入冰冷的大海中。
  龍宿退了一步,戒慎的瞪著祭天和他身後的一聲笑:「……汝們想在吾身上做什麼?」
  吸了一口氣,祭天閉上眼,問:「一聲笑,那兩名天界人你處理好了嗎?」
  一聲笑喜孜孜的跑來,「都綁好了,兩個在觀眾席上看著,視野一流。」
  他寒聲問:「怎麼不立刻殺了!」

  一聲笑無視祭天的威脅,他笑得比他還惡毒:「有人觀賞會讓我更興奮……更何況那個藺無雙我不想讓他死得這麼痛快。不要剝奪我唯一的樂趣──魔龍‧祭天。」
  「……魔龍?」龍宿第一次聽見這麼稱呼,「祭天……你也是禁忌之一?」
  一聲笑插上話,「小龍龍也是喔!今天狂龍、魔龍要把你這尾小紫龍吃下肚!」
  急赫赫的轉目,「一聲笑是狂龍?──而你!是魔龍祭天?」相處為伴數十年的日子,龍宿才發覺他根本未看透祭天!
  「祭天汝的心機好深沉……連吾也被汝瞞騙了!」
  「龍宿,吾一再的給你機會,可你並不懂的珍惜。紫龍之氣在你身上是浪費了。」
  「汝們的目的是吾身上的紫龍?」
  「小紫龍你是逃不出了,退路都被我們封住了,你的身後只有一處無盡的深谷。」
  「哼!休想!」龍宿運起了自身的紫龍之力,打算豁命一搏!
  「不要費力氣了,龍宿。不作反抗,你會少受一點傷。」魔龍祭天雙手負於背後,身上發出轟然龐大氣勁,朝龍宿的方向逼去。

  肆虐的狂風,吹亂龍宿肩上飛揚的紫髮,不認輸的眼神,危難之際更顯光彩奪目。
  「汝是當真要取吾性命,魔龍祭天!」
  「不,龍宿,吾真的不想傷害你……只是要取走你體內的紫龍之力。」魔龍祭天一一靠近,凜冽的氣鋒走勁並沒有隨著他說出口的話而減弱。
  一擊拳風刀刃,狠準的劃破龍宿胸前的衣袂,龍宿低首看著胸前滲血的胸膛,抬眸,一對如鷹隼般銳利的視線,正憤怒的嘶鳴著。
  「好眼神,龍宿。吾許久不曾見你這模樣……很好!挑起吾的戰意吧──」

  魔龍祭天不再容情,下一步攻上前來,激進猛烈的拳掃,數回拳腳攻勢輪轉,魔龍祭天雙刺並進,拳風自耳際橫過,龍宿只覺耳旁一陣叮叮大響,彎身往後飛騰數步,驚覺耳內紅色液體緩緩淌出。
  看著手中的液體,龍宿一怔,心想:留情做什麼?餘地也不該留了!

  將心一橫,龍宿一次將紫龍之力全數釋放,啪滋的火焰聲,一道紫紅色的絢爛火焰籠罩龍宿週身,焰象之上隱隱盤繞著一尾威武萬千的大龍。鋒岸低迴,吹裂了崖邊的裸露大石地層,惹得山壁發出鈴鈴的脈動聲。
  「好強大的力量……」魔龍祭天著迷的望著那盤旋麗紫的焰象之龍,視線往下對上龍宿的視線,魔龍祭天惋惜的凝視龍宿:「你真是糟蹋了你這身紫龍之力。」

  凝焰成劍,龍宿手握紫龍之劍,優雅的臉龐上有著超乎常人的絕對意志,「喝!」
  地面刮出刺耳的零星火花,一如地面跳躍的金色劍花,開出一路冰火色相融合的劍痕。

  龍宿劍勢橫掃,魔龍祭天偏頭閃過,劍鋒半吋臨喉,袖下兩拳出掌,前後出拳擊中龍宿左右腹側。龍宿不避不躲,攔腰奪勢再擊,陡然間另一道冷風由上空落下,龍宿吃了一驚,直覺提劍即一劍貫穿空降之物。
  孰料,眼前一團白色的人影直衝而來,瞬間判斷下,龍宿左掌心反抓劍鋒,用肉掌擋下原本難以回勢的劍口,另一隻手臂接下由半空中跌落的人。

  見了龍宿臨變動作的魔龍祭天,囂狂的臉目頓時惡惡萬倍猙獰而起,「你又救他!又出手救天界白玉!龍宿你真是讓吾寒透心!」

  宏大的掌力伴隨著魔龍祭天憤怒的聲音拍往龍宿的後背。龍宿無餘力可擋,硬是接下這一掌勁,燠血腥紅漫天噴濺。「唔呃——」龍宿噴了一大口血,抱著劍子往地上滾了數圈。
  「咳、咳、咳--唔噗……」壓抑不下胃中上湧的血,龍宿只得又張口吐了一身狼狽。
  劍子自龍宿身上爬起,眼神更是難懂。「我沒想到你會選擇救我……」
  在岩上被一聲笑丟往戰圈後,本以為龍宿會劍勢收納不及,直接將他的身體凌空劈成兩半。想不到——龍宿竟是選擇救他?

  龍宿邊抹嘴邊瞪著劍子,仍是嘴硬的說:「剛才是意外。吾不是特別救汝!」劍鋒一砍,解了劍子身上的束縛之繩。
  劍子扶著龍宿站起。「走開!吾不需要汝的幫助。」龍宿氣惱的推開劍子的手。
  劍子很難說明現在的心情,只道是原本起寒的心又重新擁入一股柔軟的暖流。而那暖流,他很喜歡。
  「龍宿,來,我們一起來打退他!」
  劍子說得很開心的同時,上方傳來狂龍一聲笑喜怒無常的警告聲:「劍子仙跡你敢插手他們兩人之間的戰事,我會在你面前一拳打爆藺無雙的臉……你信之不信?」

  龍宿冷冷的掃了劍子一眼,那模樣彷彿在說:汝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想救人?
  藺無雙還在狂龍手上,他根本無計可施。劍子著急的看著上頭落在狂龍手裡的藺無雙,就算來個拼死一戰,藺無雙撐不撐得過還是個未知數,毒患侵身,意識分解,在加上魔龍祭天雷石一擊,簡直是傷上加上傷!
  龍宿穩了體內傷勢,跨前一步,將劍子擋在臂後,「退開,礙事。」

  魔龍祭天紅狠著眼眸,定視著劍子,再斷轉視線落在龍宿身上:「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還護著他?」
  魔龍祭天抬步往前,腳力將地面震出一窪地裂痕跡,龜裂的速度快速蔓延至龍宿腳尖前方三吋。他沉道:「不過相處數十個日子,他竟值得你這般護著?!難不成你忘了十人葬那天的事了嗎?甚至連你親妹怎麼死的你都忘了?!需要吾幫助你替你回想起你小妹當時死得多悽慘嗎?!」

  「住口──!住口!吾沒忘!吾沒忘!」龍宿喊出的聲音像裂了一樣,「吾不需要汝來提醒吾!」那一晚的事情,他怎麼可能忘卻?那是他每晚每晚無從宣洩的死路噩夢!
  「你看到了沒,你小妹的靈魂正在你的背後看著你……那模樣好悽慘、好可憐……龍宿,看看你、看看你自己做了什麼事?」

  「小妹……,吾……沒忘……」龍宿青慌的張眼著四周張望,不定、難以平復的跳動視線。「哥哥沒忘……真的──」
  「看到沒,龍宿……你小妹的頭就在你的腳邊,兩隻眼睛看著你……眼淚流個不停,嘴裡喊著哥哥、哥哥的……」

  『哥哥……我的身體好痛,都裂開了……都裂開了……』

  龍宿像斷了線的風箏,砰地一聲,整個人頹然的跪在地上,一雙手開始在地上顫抖的挖著、搜尋著,劍子從沒見過這模樣的龍宿……脆弱的、像無魂的肉體,他衝了過去,將龍宿扶起來,抬正他迷失方向的臉龐,兩掌按著龍宿,強迫龍宿看著他,「龍宿你腳邊什麼東西都沒有!他是騙你的!是騙你的!別陷在他的言語裡──」
  「龍宿!」劍子心疼極了!慌張摸著龍宿無自覺的眼淚,雙手胡亂的抹著那不斷從龍宿眼眶中滾落的液體。
  劍子不曉得一個人的淚能有這麼痛楚的感覺,溫熱的液體,沾滿他的手,扎著他的掌心,活生生像被淚水穿過的痛覺。

  龍宿動了動眸,機械的舉起手臂,彎著一雙讓淚流的更兇的眼眸,「傻妹妹……」龍宿溫柔的摸著劍子的臉龐,遙遠而親暱的聲聲說著:「瞧瞧汝,臉又髒了……」
  臉頰上這隻手的溫度,讓劍子鼻腔一窒,眼前這張臉……天啊……劍子壓抑著心口被情緒貫穿的痛。究竟是什麼樣的遭遇?能讓一個人的眼神破碎至此?劍子不敢去想,也不想問……他只知道龍宿的心很痛、那痛的感覺都傳達到他心中。
  「龍……」張出口的話,被硬生生的拆散了。魔龍祭天抓走了龍宿,一聲笑擒住他的手拐至背後。
  劍子看著神智渙散的龍宿被魔龍祭天撳壓在地上,而自己卻只能被狂龍一聲笑壓制在地,動彈無力。
  狂龍一聲笑踏著他的頭,再愉悅不過的聲調:「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小紫龍要被吃掉了──哼哈哈哈……」
  「你們要對龍宿做什麼?!」
  「沒什麼,只不過是輪流吃掉他的紫龍之力罷了。」
  「混帳!」
  「哈哈,罵得好!我喜歡!」

  【待續--】

  後記:好長一段武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