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十九 仙人無淚


  如果逃避能讓一切更美好,請問這人世還需要真實嗎?
  一聲笑從不逃避自己與練峨眉親血同生的關係,他很誠實,誠實的面對自己,誠實的抓住他對練峨眉的迷戀和無可自拔。
  因為太誠實了,所以傷害到他人,他也不在乎。
  他願意如此,他甘願如此;如同藺無雙一般,訂下三生三世的追尋。

  他從不奢望自己並非為練峨眉的親弟,相反的,他很驕傲,驕傲的成為練峨眉的親人。這世上,沒有比同根之血更為親密的關係。
  他不妄想愛人,他只期望著被練峨眉所愛,讓這世上最純潔的靈魂愛著。
  他用盡所有力氣抱著剛成為『他的唯一』的阿姐。僅屬於他的阿姐。
  藺無雙永遠得不到。誰也無法得到最完整的練峨眉。

  就算得到心,那又如何?靈肉相契,徒於虛話。
  設下一步機關,一步相違相逆的計謀,設計練峨眉轉生為地界之人,讓他們永生永世也走不到靈肉的神話、陰陽的無極之巔。

  他奔馳了好久,久到連身下的梅香都變得微淡迷散。黃泉的毒霧越來越濃,燻黑了他最後的理智。
  一聲笑抱著甫初醒的練峨眉,停下腳步,轉身看著身後豁命追趕的藺無雙。
  「我該稱讚你的心智堅定嗎?能追著我走到這片毒霧崖的範圍……藺無雙?」
  雙唇泛黑的藺無雙,臉色慘白,俊雅的臉上佈滿著斗大的汗珠。他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倒下,往前走了數步,他道:「你又想害死練峨眉嗎?」話中有話,彼此心知肚明。
  一聲笑目光冷硬的寒了三分,「這次,我不會再失算。倒是你藺無雙,什麼時候才肯放過我跟阿姐。」他用一種臨弱的姿態,苦苦的哀求,眼前拆散他跟阿姐的劊子手。
  「你胡說什麼!一聲笑……你的自導自演不需要用在我面前!」藺無雙不敢輕舉妄動,就怕說了話刺激到一聲笑,而瘋狂的一聲笑什麼都做得出來。

  一聲笑靜默的盯凝著,目光幽恍恍地,毒霧吹進他的綠眸裡,眸底凝聚著水光,緩緩地……他流下淚,兩行清楚又深刻的痕跡滑過他的臉龐。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出現呢?在沒有你擾亂阿姐的生活前,我與阿姐一直相依為命──而那是我最快樂的日子……」
  「藺無雙,我很痛恨你。」
  沒了癡真、沒了瘋態,藺無雙頭一回看見一聲笑身為練峨眉之弟的表情。
  「吾……」一時間,這般模樣的一聲笑竟讓他說不出話。

  一聲笑將懷中的練峨眉安置在崖邊的大石旁。伸手摸了摸陷入昏睡的練峨眉的臉龐,一頭白髮閑靜的依在阿姐的臉頰上,一聲笑輕輕的將幾綹髮絲撥開。
  一聲笑起身,彷彿下了極大的決心,他轉頭看向藺無雙。
  「我們來打個賭,看天意是站在哪一方?」
  地界無月無光,藺無雙卻依稀在一聲笑的眼中看見月光的冷影,暗暗的灰色,一筆冷彩的光輝。
  喉頭一腥,藺無雙嘔了一口毒血。他提氣運息,穩定體內的血氣。從剛開始他便覺得奇怪,為什麼地界的毒霧對一聲笑一點影響也沒有,連練峨眉都已經因毒霧而陷入昏迷,一聲笑仍是一點影響也沒有。
  看穿藺無雙此時的想法,一聲笑摀著嘴哼哼的低笑。
  「想知道為何我一點事也沒有嗎?我既沒有天界寶玉護體,為什麼能在地界待這麼久都沒事?疑問?疑惑?哈、哈哈哈。」
  一聲笑持續狂笑著,狂笑著連周圍霧氣都開始震動。

  遠方兩處飛奔的人影越來越接近,停住笑聲,一聲笑微微地勾著笑,笑彎了一對眸:「主角配角都到齊了,我這齣戲也該進入高潮的句點。」
  「你究竟在玩什麼把戲,一聲笑?」藺無雙兩眼戒慎,手中明玥劍按緊。
  「別緊張啊,藺無雙,你不過是我飯後的零嘴,我最主要的正菜快來囉,哼嘻嘻……」

  劍子仙跡和龍宿奔到毒霧崖的深處,兩人停住腳步,劍子來到藺無雙身後,渡了些真氣給他。「還撐得住嗎?」
  「劍子,小心點。吾不曉得一聲笑在算計誰。是你、抑或是──」藺無雙意有所指的看著另一旁冷漠的黃泉龍首。
  一聲笑悄悄的來到龍宿的身邊,他恭敬的伏身,「龍首,天界的夢土在白玉身上,只要殺了他就能得到夢土喔。只要您一聲令下,小的我立刻為您取來白玉的性命。天界一旦失了柱石夢土,毫不可懼吶。」

  龍宿紫眸冷睨曲伏在他腳邊的一聲笑。腦中想起練峨眉曾跟他說過的話:一聲笑,反覆無常。
  龍宿低冷的開口,像寒風一樣,勒住一聲笑的頸項:「吾的血美味嗎,一聲笑?」

  低首的人,沒有動靜,龍宿只看見腳邊細微起伏的後背。
  兩人皆在心中盤算,臆測對方的心機。

  「吾一直知曉汝取吾之血是為能在地界生存,汝不似練峨眉有寶玉護身,所以汝之行為,吾也裝作不知情。汝以為汝之行動隱藏的天衣無縫嗎?」只是他作夢也沒想到,一聲笑居然拿他的血暗中讓練峨眉服用,處心積慮讓練峨眉轉變體質……想不到居然還讓他成功了。
  「汝以為讓練峨眉成為黃泉之人,汝與練峨眉會有好結果嗎?」龍宿用一種可憐人的眼神注視一聲笑。「真傻,擁有人心的練峨眉,只會讓汝變得更加淒慘可悲。」

  一聲笑無所謂的拍落身上的殘沙,平靜的語調:「就算我再悽慘、再可憐,也比不上阿姐不在我身邊的可怕。我只要這一點就已足夠。我一向不貪心呀,龍首。」
  龍宿瞪著一聲笑臉上無彩的天真無畏。「汝很適合成為黃泉之人。」
  「我也深有同感,龍首。」一聲笑頓了頓,再用一種無比同情的眼神望著龍宿:「龍首也很可憐……」
  龍宿不悅的皺起眉宇。
  「相處這麼久,龍首是我見過最不適合成為黃泉的人。」一聲笑湊近聲音,暗啞的說:「你的心腸太過仁慈……而這樣的一個人根本不適合作為亂世中的梟雄。」

  龍宿反手一劈,狠絕的在一聲笑的胸前劃出一道血口。
  「我有說錯嗎?為了承諾而活的人,是世上最可憐的人。」
  「住口!」龍宿氣冷地冰結眸色。

  龍宿和一聲笑在崖邊兩人大打起來,藺無雙納悶的轉頭看劍子:「你想幫哪邊?」
  「當然是龍宿!」劍子斬釘截鐵立刻回答。
  無語。藺無雙掃了劍子一眼,「你的公私不分越來越嚴重……」
  「那你想幫一聲笑?」劍子挑眉問。
  「吾都不幫!」藺無雙丟下劍子,轉往練峨眉的方向走去。
  「喂!」劍子在後頭大叫:「說我公私不分,你情字擺前的,又怎麼說!」
  劍子看著藺無雙的背影直搖頭,算了算了,從天界愛戀練峨眉如癡如狂的人,他能多嘴什麼呢?癡男一名。

  劍子往龍宿的方向奔去,縱身躍入戰圈,打算補償剛才傷了龍宿的心的他,孰不料一靠近他們兩人的對戰範圍,龍宿和一聲笑極有默契的齊手圍攻劍子。
  「龍宿?!」劍子驚訝的望著龍宿,臉上受傷的神情不比龍宿輕。

  龍宿並無回應劍子,反而一招比一招還陰狠,簡直非置劍子於死地不可。
  劍子忙於擋下一聲笑的攻勢,身後又有龍宿的逼命之招,自己不忍心回擊龍宿的進逼,在兩方的式式夾攻下,劍子只能無奈的採守勢回防。

  幾番對戰下來,天時地利人和皆不利於劍子這方,每運氣一回,濃霧中的毒性便趁隙吸入體內。一個失神偏差,劍子雖險險擋下一聲笑的拳風,卻躲不過身後的利刃逼命。
  「唔!」龍宿的劍穿過劍子的腰側,一擊漂亮的奪刺。退了數步,劍子按著冒血的傷口,他不憤怒,反而是傷神不已的凝視龍宿的面容。

  劍子苦笑:「……我剛才的話,傷你這樣深嗎?龍宿。」
  龍宿掀眼,明亮的眸中看不到一絲陰影。「汝太多情了,劍子仙跡。」

  「對你而言,我們相處的日子,在你的心中一點分量都沒有嗎?」拴緊的聲音,劍子企盼著、盼著那睡在他懷裡的龍宿不是假象。
  那身放心的體溫和沒有防備的模樣並非假作。一雙黑曇的眼眸,有太多難覓的訊息。

  「汝,不要再從吾之身上找到汝想要的答案。」平淡、陌生、無情無感的聲音,冰雕的眼神,每一回眸的注視,對劍子而言,都是心頭鞭笞。
  「哈哈……」劍子低首看著自己滿手的鮮血,情何以堪地落魄慘笑。「我在你身上找答案嗎?」劍子對這句話難受著。「原來我一直都在傷害你……」
  氣氛寒轉而下,劍子冷皺著眉頭,神情冷凝,他瞇起兩眸。龍宿乍見劍子變臉的模樣,胸口沒由來得一陣緊鎖,體內的喘息攀折的逐漸沸騰發熱。

  ……好像……像……那名疏樓龍宿眼中的白衣男子。還是該說,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胸口裡,有種陌生而激烈的情緒快跳出,難以駕馭的情緒讓他心慌!

  『吶……龍宿……』
  『龍宿……』

  眼前的景物,在他眼前一一飛舞旋轉,炫亂的花紋,飛跳著。龍宿甩著頭,試圖讓自己意識清醒。偏偏腦中像被重擊似的,記憶跳的混亂。

  『紫金簫……』

  「……白……玉琴……」龍宿凝視著劍子,神智猶若被抽離般的喃喃自語。「共飲、共飲──」被壓縮的影像中,閃過那白衣男子的數種表情,難以釋懷、種種苦惱和莫可奈何的神態。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崩裂的聲響,驚醒了龍宿游離的心神,體內一身冷汗,龍宿驚忒地顛了兩步,胸口震盪。
 
   巨大聲響引起劍子的注意,眼神越過後方,本以為藺無雙已先帶練峨眉離開,想不到前方卻看見藺無雙滿血淋頭的被練峨眉打入岩牆上。

  怎麼一回事?!劍子驚然。



 【待續--】


  後記:三聲嘆……毒霧崖這一戰,好像在寫武俠小說,寫到中途都有一種,真的很神奇……
  故事峰迴路轉也就算了,怎麼連寫法步調也千奇百變?還險險以為會演變成3P大對戰,好家在某人對龍宿沒有愛情的成分在--
  嚇死作者……文章寫那麼多,目前還沒寫到變3P輪戰的(有被驚到...bbb)
  
  不少看文的朋友說,烽火填坑很慢……九祐努力改過~目前網路發文先不潤稿,最後三部大翻修,再一起修得過癮……(汗)
  烽火紅塵不像同人文....|||(狂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