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天末雲歌.十】 

【天末雲歌.十】  浮月沉陽.黃昏之燈


  「你到底要不要親?不要拉倒。算我倒楣。」天履噴著氣,哼道。好心教他,還嫌東嫌西。
  「好好好。」劍子投降。他把一步天履拉到身前,正面對著自己。看著眼前的臉,他告訴自己:這是龍宿的臉、這是龍宿的臉、這是龍宿的臉……

  劍子的臉壓了下來,天履也閉起眼睛,他感覺劍子的唇貼在自己的唇上,溫溫涼涼,跟聖蹤冰薄的唇意,完全不同。果然是什麼樣的人,就給人相同的感覺。
  可是,劍子也只是把唇貼著而已,並沒有再繼續下一個動作,天履覺得奇怪,張開眼……
  「噗嗤!」

  ──沒水準的傢伙,竟然貼著他的嘴巴,然後噴得他滿臉口水。
  劍子笑得激動,頻舉手道歉:「抱歉,因為實在太爆笑了,我忍不住。」
  一步天履擦著自己滿臉的水意,當下很想動手打人。
  「再重來一次、再重來一次。」劍子憋笑意紅了臉,保證道:「我不會再笑了。」
  「你要是再噴口水……我馬上一拳給你。」他也撂下狠話。

  劍子一整臉色,他很嚴肅又正經的捧著天履的臉,他喚道:「龍宿……」
  天履氣歪了臉,他道:「不用喊出來!你在心裡默念就可以!」吼,朽木不可雕也!
  「是是是……」
  沒再廢話連篇,他也橫了心真的吻了,不像剛才只是親著、貼著。
  
  只是親了半天,天履實在是無言。是自己太純熟,還是劍子太青澀?他在心裡嘆氣千百迴,雖然很過意不去,他來當一次主導者吧。
  方向一換,輕而易舉主導易位。天履沒好氣的說:「接吻要像這樣。」
  「你──!」劍子好震驚。唔───嗯……

  一輪之下,劍子像是有所領悟,舉一反三,又奪回主控大權。天履差點應接不暇,看來他教了個天份高超的學生。
  不曉得是親到太忘我,還是學生劍子仙跡吸收力高超,老師一步天履居然腳軟,支持不住的往後倒下去,劍子也沒料到會忽然往後倒──他也跟著跌下去。

  一步天履墊底,撞到門牙,痛得他齜牙咧嘴。天履皺著臉,抱怨:「劍子你的頭撞到我牙齒了。」
  「沒斷吧?」劍子撐起身,扣著天履的下巴,看了看:「還好,你門牙還在。」
  兩人互看,現在情形實在滑稽,好像玩扮家家酒的小娃,稚氣的可笑,他們原本想放聲大笑,只是,明亮的月光忽然轉暗,一道陰影罩在他們身上。
  一道又暗又沉的陰影……

  劍子抬頭,他看見背著月光的龍宿,陰暗的臉孔下,絕美不再……只見一雙好像在發亮的水盈珠子,絕望的搖晃著。
  他楞在當下,遲遲說不出話來。眼前的龍宿身著素白簡單的衣服,沒有任何裝飾。高盤的華美髮型也不在,孤憑滿頭銀紫色的髮絲在月光下無依地飄著、盪著。浸淫在月沐的銀髮,飄散著一圈淡金色的光輝。
  那成了一種變相的淚光,清楚的映在他眼底。

  龍宿惘惘的盯視著他們良久,彷彿陷入一泓絕大的空洞,無止境的向下墬落。冰凝住的指尖,輕輕地開始顫動。
  顫動著唇,他發不出丁點兒聲,如似被撳沒住的聲音,乾厲的無法自主。
  啊……那一晚,他看見了誰?那一個逆月的夜晚──

  白與黑身影,在月光下激情地交纏著,像條纏扭花捲的蛇,貪婪的死命圈勾彼此。
  那人的臉孔……白髮噴撲在奶油色的肉體上,青黝黝的夜色,繞上月下的白,特別醒目。
  
  龍宿的神色,青白不定,混著懊恨,絕美的臉孔上,呈現一種說不出口的哭嚎扭曲。那景、那情,像一座牢崁入他的眼,不真切的像把恨不得親手砸碎的牢景!
  「吾想起來了……」龍宿喃喃自語。
  「什麼?」
  劍子的聲音驚醒了龍宿。龍宿困難的移動他的目光。
  沒錯,他當時看見了他們。就在他眼下的兩人。
  『劍子仙跡和一步天履』。
  龍宿踉蹌的退了兩步。那他剛剛又看見了什麼景象……?

  疏樓的爭執,他後悔道出一切。那是他心裡的魔,又髒又醜。本是不希望讓劍子知道他的過往,緊緊密密,只道那是無法挽瀾的錯。
  他追了出來,他發狂的想著劍子,那如仙似幻的背影,離他越來越遠……伸手搆不著,如墬深淵。他徹底心慌,心裡只惦念著劍子,顧不得衣冠,逃也似的離開疏樓……
  
  可……為什麼……?水霧又欺上龍宿的眼目。咬痛的心思,身體明明重得令他無法順暢呼吸。在看到他們親吻的那一幕,他從未感受到這世界原來這麼清晰,每一循環的吐息,不會要了他的命,倒是送回他連日來的不安真相。
  他終於知道,他為什麼對一步天履有敵意。是啊,他有動機,被背叛的動機,心裡不踏實,怪不得劍子說什麼都無法安撫他心底刻意隱藏的不安。

  龍宿冷僵著臉,悲冷的笑,托上他蒼白的唇畔。一道刺目的月光,附在他身上。不懂悲涼滋味的月色,映射得更加張狂。
  愛呀,迂迴多年的情啊愛呀……你為什麼這般對待我?在手中扼死的眷戀,為什麼在對上劍子澄如鏡色的眼眸,卻又復燃?
  是他愛得太深,癲傻了心嗎?

  一步天履在心中大呼糟糕,看疏樓龍宿的表情就知道他誤會了。他趕緊將劍子從身上踢開,緊張的從地上躍起。
  天履急忙澄清:「你千萬別誤會我跟劍子,我們剛才都是鬧著玩的!你千萬別想歪了,事實上不像你想得那般嚴重!」

  像冰又像水霧的視線,他開口,那聲音卻不像是自己的聲音:「吾看見了,那夜晚……你們做的事。」
  「你說什麼?」那一晚?看見什麼事?他不是在生剛才自己和劍子親嘴的事嗎?一步天履聞話聽得一頭霧水。

  劍子默不作聲。如是一團黑霧棲息他底眼,深澤的慍怒,襲襲水漲。
  龍宿為何忽然跑來,他明明跟他說跟他在一起很痛苦,現在又悽然地跑了過來……他越來越不了解他到底在想什麼。哭著把他推開,轉頭又來找他。
  劍子走上前一把摟住錯愕的一步天履,扶著天履的腰,他看著龍宿說道:「你來做什麼。」他問得情冷,一雙眼淡如冰。

  一步天履聞此言,整張臉都綠了。劍子,現在不是用激將法的時候。你看不出來疏樓龍宿的表情多冷然嗎?!
  龍宿臉上沒有表情,像一張什麼都沒有的白紙。空洞的雙眼,容納著嘆息的愛過。
  看到龍宿這副模樣,劍子氣勢消了一半。怎麼強硬的態度,也無法面對他傾心呵護的龍宿。
  他鬆開摟著天履的手,走到龍宿面前。劍子和緩臉色,不知該如何是好,卻又不放心他的語調,他輕喚:「龍宿……」

  聞聲,龍宿啟唇含笑,一抹無聲的笑意。眼裡一無所有。彷彿哭過了頭,睜著眼,再痛的心,也流不出半滴淚水。
  劍子猛地心揪得緊,彷若釋出的血味。鐵銹的味道,囂笑的漫開在他與龍宿之間。不好的預感剛冒出新芽,分神的一瞬,果然聽到礙耳的聲音。

  聖蹤偕同星象一起出現在豁然之境。聖蹤凝望著黑濃如墨的天幕,金弦如彎刀的灰眸,燐燐熾熾。
  劍子納悶這時候聖蹤怎會來訪豁然之境,身邊還帶著一位白髮覆面的藍衣男子。
  聖蹤搭著星象的肩窩,愉悅興奮的灰眸,金色亮瑩瑩的澀光,閃爍得激靈。
  星象低吟沉澱的說話音嗓,他伸出手,指著龍宿的方位。說道:「雲歌呀……雲歌快出現了。」

  「你們?」劍子壓皺眉心。那男人在說什麼?雲歌又是指?
  劍子還處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天履又忽然大聲叫自己的名字。
  如果時光可以重來,他真希望當時自己不要回頭……

  龍宿胸前沾滿了暗紅而接近黑色的汙血,那兒盛開了一株死黑的血珠花,又大又美。嘴邊淌著一線血絲,不斷流著,像一條不斷的黑線,沿牽著血花,繁盛綻放。
  劍子大驚失色,他想立刻衝過去抱緊龍宿,但兩腳像是被釘住,動彈不得。

  龍宿恓然地仰首望天,身邊淡著一圈悲傷的光點。從龍宿的胸房好像掉出微細晶亮的碎光,點點細細,灑了一地,那碎光碰上了沙地,激閃一瞬後倏地消失。
  那是什麼?劍子心裡疑問,但他無法發出聲音。

  「原來心碎長那樣子,」聖蹤對著身邊的星象笑著,他像個漠然的觀戲者,「總算看到了,真美。星象你說是不是?」
  心碎?那是心碎?劍子當然聽得見聖蹤說的話。該然是聖蹤故意講給他聽。

  龍宿一直望著夜空,天履不禁也順著他的方向抬首往天上望去。
  「是……極光……」
  一步天履指著夜空中,那飄悠一片的光簾極幕。暈黃的月,落在極光幕帷簾後。極光出現在豁然之境上空,那模樣像是為了某人而出現,淒美極致,好不尋常。
  接著,一陣低忽輕慢的旋律,淺淺飄送而來。隨著曲音越彰明顯,龍宿的身影越淡,漆上慘澹的哀美,聲聲送別。
  這調子很熟悉,劍子仙跡聽得很明白,那正是今天從龍宿口中吟出來的曲調。

  「是雲歌,天響起雲歌。」星象指著那片光幕。聖蹤仰頸專注的凝視那片極光,深怕遺漏什麼。
  眼見龍宿的身影愈加淡透,劍子很焦急,偏偏他動彈不得。而聖蹤他們又像是什麼都懂,活像來看戲似的!

  ……看……戲?
  海波如雷乍醒。劍子彷彿弄懂了一切,從頭至尾,清清楚楚的呈現在他眼前。

  雲歌的的曲調越來越清楚,悠揚而輕快,那並不是多麼快樂的曲音,而是一種濃得化不開的悲傷。那像是戀人之間的情曲,相互眷戀,卻又失去的哀歌。
  劍子不喜歡雲歌。這音調讓他心惶恐懼不已,是前奏還是結尾,他都不想聽,他只知道龍宿快消失了、快消失了───

  來回踅點清脆的鈴聲,一骰一骰,像是迎接某人的月舞,張開了飛蓬,翔揚的極光慢慢出現一絲一裂一痕,如是準備碎墬的光幕……是啊,猶是心碎一般。

  「龍宿───」
  劍子戚痛的喊著眼前逐漸透明的人兒。透明的身子顫動了一下,仰空的面首,龍宿回頭看了他一眼。
  很淡,卻有著化不開的濃。

  什麼都遲慢地上演著,無聲的畫面,上映在他瞳裡。
  劍子衝破了禁制,朝龍宿飛奔,心情是缺空的風石,穿越隙隙嗚喑的厲風,悽悽憐憐。
  「不要───」
  劍子恐懼的喊著,手一撈,撲成空。
  什麼叫做一縷輕煙……龍宿不見了……不見了……在他眼前就這麼消失了。

  天際轟然巨響,那不似悶雷,而是爆碎劇烈的聲音,天上的極幕在夜空鏗然破碎,送下一簾清光,光的淚點,天與地連成了一線。

  「啊────」

  『你若問我心碎是什麼模樣,我會告訴你,我看到了。』
  『你若問我一個男人失去所愛,他的聲音是不是也碎了?』
  『……讓我告訴你,你一定也聽見了。』

  
  【待續--】
  

  後記:九祐原是想兩回一起貼,這樣也看得過癮。雲歌過程是寫出來了,但總覺得描寫的不夠生動。於是又拖了幾天……
     深怕無法想像出雲歌出現的景象。大家能否接收得到?
     此兩回不像第八回描述得比較動態,而是較靜態的悲沉。
     迴響的極光雲歌和劍子聲碎的吶喊,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得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