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十五 仙人無淚


  如果傷人能不用見血,她想這也許是不錯的選擇途徑,但萬想不到,這種不見血的傷人方式,原來這麼難受。
  練峨眉不曉得自己此刻表情,但她看見藺無雙懊喪的雙眼,她知道自己的模樣一定也傷到藺無雙了。
  雖然她現在心情不好受,但再怎麼難受都沒有藺無雙那雙彷彿陷入泥沼的暗眸,更令她揪心生受。

  她想安慰他,卻不知該怎麼開口。
  他想安撫她,卻不知從何處下手。

  他們就這麼深凝的對望彼此,一雙眼,無言的望入他們艱澀的心言心語。
  他們在感情這條路上,同樣都不善表達。尤其是面對,他與她。

  夜裡飛揚的黑髮,低溫地輕掠練峨眉的胸口,她低首,指尖拈著那拂拭她心口的黑髮。練峨眉不經意的舉止,藺無雙心微微一動,如似白雲撩騷萍山之巔,雲沼的暗,拈指蓮花尖,微柔生花地訴情沸騰。
  他想,這吻,該然是動情的,然而他不敢輕舉妄動,不美的情感是一種劣質的墮落,更言是一種褻瀆的激情。

  不吻她的唇,僅僅是微撩水面的漣漪。峨眉螓首低斜,低涼的夜風擁著她的手腕;她同樣也吻著,有藺無雙氣息的夜來滄浪暗香。
  吻裡,揉潤著;他的歉意;她的包容。
  觸吻,一抹微甜微澀;她輕輕地掩睫默許;低香暗語,讓他們都卸下心防。

  他們無防地解放下心,暗處的鬼,卻是歪斜地崩恨心牆。
  鬼。
  親眼見到,他用心癡戀的,名為親姐的女人,又將他丟下了。
  綠色的眼,真的成為一束忌妒的青鬼綠火,壓藏在心口的鬼面獠牙,激惡地,衝破心房,撕胸剖肺的張牙立頂。
  一聲笑面額上血管青筋暴露,一如地裂的蠻狠軌跡,他知道,他心中包藏的愛意,下陷了,躺入地底成為黃泉的死水。

  他恨透玷汙練峨眉的所有人!

  ──嗤、有誰呢?且讓我數數。
  一聲笑異變地笑看自他眼中化成腐肉的練峨眉;腥臭的肉,被一名骯髒的畜生,當成牲料地吃著。

  很餓吧……是啊,他餓了很久;從上輩子開始。
  啊,他還記得,香軟的味道,他記得那是他垂涎貪慾的美肉,那肉味裡,混搭著他的血味;身體裡,血液流過的最深處。

  既親且濃的同生騷味,沒人嚐過,只有他而已。
  還有誰呢?能比他更親近練峨眉。
  沒人了。她的血裡有他啊……哼哈哈、咭喀嘻嘻──他像個暗處的鼠輩,喜淫淫地窺笑著,震動著、滾燙的灼熱血意,煽撥著,一下又一下,逐次的加快速度意淫他的姐姐,最美最香甜的阿姐。

  激烈的巔峰蔓延過,手中多了一灘黏白汗味,貼在掌心上,一聲笑抹著褲管。他望著那一污漬,椎尾骨毛寒豎抖,體內難以克制的數波亢奮顫慄,他覺得那也許是練峨眉私潮的汁液,他開心的又摩擦數下,又洩了不少。
  骨綠的眼抬起,一聲笑看見融在黑夜裡頭的藺無雙,慾望頓時垂頭陽萎。退縮的慾望,一聲笑瞬間沒了興致,穢液氣味嗅臭的傳入他鼻中,突然褲管上那濕坨污漬看起來嘔心極了,一聲笑在地上抓了一把沙,抹在腿上,土味蓋住難聞的味道。
  掌心嵌上細粒密滿的黃砂,一聲笑瞇著眼,一粒一粒的把它們撥下來,像取卸下一顆又一顆他討厭的人頭人臉。

  當中,有數個藺無雙;還有數個練峨眉。


  ◇◆◇◇◆


  「你──是疏樓龍宿……」
  劍子張口唸著這千萬年前的名字,頭一回自他嘴中親身喚名。他退開兩人過近的距離,生縮怯意。當真正見到前世的人,他反而沒了思考,像看見毒蛇般的驚恐;他想落荒而逃……對,他得快點離開──
  他抓起衣服,就想跑!

  冷狠的五指,敏捷的扣牢他的腳踝,碰地摔響,他直挺挺地被絆倒在地上。
  『汝……又想逃──』
  憤怒的聲音,陰幽幽地像奈何橋上的過橋聲。怒中有怨,怨中又裹著痛。

  龍宿撲上他的背,整個人壓跨在他身上,低掃發寒的聲音,咬著他的耳廓,低聲呼呼的戲弄著。
  『汝怕吾?』

  劍子被刺激了,兩掌壓地,肘窩弓起,一掌擊地,發氣的甩頭反撲。
  「誰怕你來著!」

  輪到他壓著他的半身,劍子冷顏,與龍宿面對面,兩人的鼻尖僅一指之距。
  龍宿的紫髮已經微微變淡,仔細一看,燭火下是銀色的。劍子冷抿著唇,脣形看上去扁薄不少,龍宿低吟著,眼瞳跳燃的兩束他不曾見過的妍紅赭色,此景,讓劍子心移了半分。

  手掌自動自發的攬著身下之人的腰,貼近自己的身體;掌下年輕的彈性,結實精悍的腰吋,劍子有些迷茫的熱浪了自己。
  龍宿的舌尖舔著他的下唇,猶似舔著糖球吃的孩童,吟迷地瞇眼,龍宿的眼窩,彎彎的笑著。

  『劍子……』龍宿的聲音,像承受衝擊的熱喘,『劍……』聽入劍子的眼耳,簡直像場視覺饗宴。
  『對……就是這樣……』龍宿的聲音引導他,作下一步的進階。
  他含著龍宿的舌腰,舐吮龍宿嘴裡靈活的味道,他真的不自覺自己正在侵犯一名男子,且跟他一模一樣的同性。
  拉下貼在龍宿肩頭上的衣料,他瞧見龍宿精緻的骨肋肌里,又是一陣難以抵擋的騷動,他低首品嘗著龍宿的鎖骨,起伏的鑿凹曲線,彷若啃著骨髓般的美妙滋味。

  龍宿的軀體,依著他,輕輕地顫動,他忽然覺得這種本能反應,像對他暗示的邀請。腦子裡又更一團渾熱,抬頭的野獸,腹下蓄勢待發,想更進一步撕裂某種能包覆自己的緊窒濕潤。
  正當他想再做些什麼的時候,身體一瞬間像被浸入冰冷的河水,冷得像冰刺一樣,痛的他收回自己想悖亂的手指。

  啊……對……對了……,劍子凝視著半斜躺在地上的龍宿,凌亂的頭髮、紅霜浮頰,水色迷濛的模樣。
  疏樓龍宿也是這張模樣的笑著,坐在他身上,嘴唇一張一閤,蜜色的肌膚,在他身上搖動──飛揚的髮,像蛛絲盤藤。
  疏樓龍宿還說了什麼……?劍子臉色煞地激白,種種前世的因愛而狂的痛楚,鞭打他的眼目,使他怒紅了眼眶。

  當他苦浸在前世的迷團,原本斜躺在地上的龍宿,又忽然變了張面貌,十指指甲暴增長度,整個人妖媚的像朵黃泉上的紅蓮。

  嘶啞地音陣,一雙眼,乞懇的像某種不真切的哀求。龍宿欺身,身軀壓迫至他胸前,冰冷的手,指尖括滑他的臉龐輪廓。
  龍宿的臉頰低溫的來回磨蹭他的脖頸,他能感受到龍宿鼻息的韻律,如摻了迷藥的薄紗,愛愁的迷惑他的聽覺。
  『劍子……陪吾……恆世……可好……』
  說完這句話後,劍子即感覺到頸肉似乎被銳利的東西刺穿的錯覺;最終,那彷彿也只是他的錯覺。

  劍子不輕舉妄動,貼在他肩邊的龍宿也沒下一步的動靜。過了很久,有一珠水滴墜落在他肩背上,水珠沿著他的脊背融入他的皮膚裡,逐漸乾涸。
  接後,心臟不期然的痛縮了一口,彷若有人咬著他的心,他有短暫的疼惜的情感,閃過他的體內深處。

  他扳過龍宿的身體,讓龍宿現刻的面容面對他,那種落荒而逃的感覺已經消失了,他是有那麼一點的顫抖和期待,目光水濛地摸著龍宿的臉龐。
  他用著他不曾聽過的語調,抱著懷中的龍宿,也不清楚,這是哪來的情懷,他卻只想親口對龍宿說……
  「好…好…我陪你……陪你……恆世……」

  鼻腔湧起酸意,不知是誰人的,使他緊緊抱著龍宿,用雙臂圈著、抱著他。
  前世的淚,都羽化了。

  他有那麼一些明白自己前世的想法;那份對疏樓龍宿隱藏的感情。
  即使他殺了自己,殺了自己。

  
  ◇◆◇◇◆


  當龍宿睜開眼,他沒想過自己會依躺在劍子的懷抱中。因為這點原因,讓他發愣了好一段時間。
  視線就這麼交凝住,越過了千萬年,他瞧見劍子聚攏的眉間,模樣跟夢裡的白衣人是同一張臉。
  心底有驚詫,有遲疑,還有他不想承認的──雰圍安心。

  陌生的情愫,在他來不及防備的時候,在他心底結成了塊,而有了形體的精魂,盤棲在他體內唯一柔軟的地塊。
  為此,僅是單單凝望劍子的睡臉,胃裡凍成火的恨意,也在安心的揮發下,緩卻痛覺。

  龍宿頭一回放鬆自己,這種感覺其實不錯……很像是找到可以讓自己喘息的地方;他每天每刻不停的走著,不能稍稍停下腳步,一旦停下,他會覺得自己像個背信的叛徒。
  龍宿小心翼翼的發出洩懷的嘆息,蹭了一下,在劍子的手臂上找著一處舒服的點。闔上眼,他忘了自己的身分。
  ──黃泉之首。

  過了許久,劍子方才張開雙眼,直到確定龍宿真的睡著了,他才變動自己的呼吸起伏。
  眼神複雜的端凝龍宿沒有戒備的睡顏,模樣很安祥,一點也看不出他是那名冷漠的黃泉之王。

  在他懷抱的龍宿,成熟的臉,有冷美的稚氣,好似,他們又回到初次見面的地方。
  劍子無聲的凝眸很久。如果,能現在把龍宿帶走──是好的抉擇嗎?

  他做得到嗎?這樣做,能抵禦去地界對天界的種種敵意嗎?
  但是,龍宿想要『紅塵』……一想到這點,劍子眸底的顏色,深濃了。
  不論是『紅塵』還是『夢土』,他都不能給予。
  這場賭注,太大了。他沒把握能贏,就算他知道自己在龍宿心中仍是有不小的份量。

  【待續--】

  後記:九祐要說……其實這一回在九祐的安排下,不應該是這種情況的……= =
  原因就是龍宿,疏樓龍宿大人,自從在天末體驗過他是名會掙脫掌握的角色,在烽火中,龍宿大人又變本加厲了。
  這次他完全不配合……九祐這次妥協他了。(你贏了,大人)
  龍宿的前世記憶會重複上演,今生的龍宿會重複前世他自己說過的話和動作。
  這一回,本該劍子和龍宿會起衝突,劍子會逼問龍宿,為何前世殺了他……
  龍宿會一直重複他前世和前世劍子起衝突的話和肢體語言。劍子會更一團混亂。
  疏樓龍宿不走,九祐當然無法揮發自己安排的劇情,抗爭兩天後,作者繳械投降……
  反正,你就是想聽劍子跟你說那句話吧,作者成全你就是。(泣)

  這一回當中寫得最快樂的,就是一聲笑崩潰了,揣摩他的心境,比揣摩聖蹤還刺激。
  果然是個夠變態的角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