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十四 仙人無淚


  仍是夜。夜掩去另一名天界之人的行跡。
  劍子確定是同界人,他傳遞心音,阻止對方再繼續深入。

  『別再接近,紅玉。』
  『為什麼?白玉?』對方停下步伐,回答疑問。
  『我身上被黃泉之首下了以命相連的咒術,我無法離開他。』

  對方沉默了半晌,『你不想辦法解咒嗎?』
  劍子凝重回答:『黃泉之首目的是要奪走紅塵,我不能──』
  『我知道了,謹慎點,別讓對方知道「夢土」也在你身上。』
  劍子的笑聲輕輕飄送,『放心,我很珍惜我這條命。』
  對方正準備要走,劍子臨時喊住他。
  『無雙!』

  藺無雙愣下,不太高興:『在地界請用稱號,我可不想跟某位天下無雙一樣被下咒。』
  『你……你在乎前世的記憶嗎?』劍子的聲音聽起來很苦惱。
  『為什麼忽然這麼問?』藺無雙有點感興趣起來。

  『先別問原因,告訴我是或不是。』
  藺無雙思索後,再開口聲音多了一層蔭濃的苦味,『若能選擇不在乎,我想我這一趟也不必來了;若能看開,之前瘋狂的行為,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我也曾想過輕鬆看開前塵,但……真的,只需一眼、一眼就好,堅持的都會變成泡沫。身體最直接的反應,已經告訴自己最在意的什麼。』
  『練峨眉嗎?』
  『是啊。』藺無雙的聲調有些無可奈何的沮喪,『我沒想到她會為了避開我,而選擇詐死……』
  『也許練峨眉這麼做,自有她的理由,並非完全為了躲你。』劍子感覺練峨眉此舉還有另一層用意。
  『是嗎……』能這樣想,就算自欺欺人也無所謂。『直到現在,我仍然覺得承諾只是承諾,並不能代表什麼。即使拜過堂、成了親,抓住了人,能意味著心也在對方心底嗎?』

  三生三世,他,仍是虛渡輪迴嗎?離開前,藺無雙,擲了滿地惆悵。
  劍子仙跡聽著藺無雙的心言,那是屬於藺無雙的前世。而他自己,直拗著一世破碎的人影,做什麼?
  疏樓龍宿;龍繡;龍宿;龍首。同一個人,世世如何變換,他都不該動了善念。

  面對一名將自己殺死的兇手,他把自己的妄念,加在龍宿身上,他到底想從龍宿身上得到什麼?
  曾經,他希望龍繡不是龍宿,但看到龍首的臉,他又強烈渴望他就是疏樓龍宿的轉世。
  這種執念已經變質,疏樓龍宿,這令他矛盾的人影。

  他以為腦海中的人影,是紅塵的記憶;那人實在太美麗了,一眸一笑都那麼迷人,連強悍的眼神都充滿迷魅姚艷的魄力。
  前世的他和疏樓龍宿之間,有一段兩人也橫跨不了的距離,他們同樣都在等待,等待誰先自尋死路。
  誰也不肯先承認,是誰先愛上誰。

  到最後,他只記著疏樓龍宿笑的很悽慘的臉,糾結的眼神,紅霜橫肆的臉,儀態狼狽的坐在他身上,凌亂的頭髮,用著受傷的嘴唇,一張一閤,一字一句,笑著說,這是他們兩人的結局,一條回頭不了的死路斷橋……
  他像結了冰,發瘋的一次又一次鞭罰疏樓龍宿;他痛的無法言語,只能扣著疏樓龍宿的脖子,告訴他,他有多麼的憤怒。

  而,疏樓龍宿,根本殺不死;他像成群的死蟻,挖了墳,住在他心上,無從驅離。即使,他曾試圖屠殺疏樓龍宿千萬次,圖個解心的暢快。
  這是他的記憶,前世,劍子仙跡片段的記憶。


  ◇◆◇◇◆


  沉睡中的龍宿,他正作著一個夢,他夢見他今天看見的白衣人,那名白衣人跟劍子仙跡也是同一張臉,相差的是臉上的神情,那名白衣人,不似劍子嘻皮笑臉不正經,嚴肅不茍的面容,眉頭永遠是緊皺的剛毅表情。

  那名不茍言笑的劍子仙跡,用一種很危險的眼神警告他,他當下心底不太痛快,正想開口,但未開啟的聲音卻早一步從他身體發出,登時由身體深處發展出一股同波的顫意。
  龍宿發覺,原來他看劍子的視線,是從那名跟他長的一模一樣的男子的眼神同一位置發出。
  『龍宿。』
  是誰在叫他?龍宿驚慌的望四處張去,駭然的發覺,他根本逃不出去……他被困在夢裡的人的軀殼。

  龍宿看著他們兩人的無聲對話,濛濛的霏雨,沾濕了劍子仙跡的白綾,心底的他也開始下著雨。
  他自己接過一柄紫簫,手在顫抖,怨恨的視線目送劍子仙跡轉身冷漠的離開。

  竹葉聲擊碎仙白的身影,只剩下青綠色的拍打聲,他倚靠在欄杆上,幽幽的吹起紫簫。
  洞簫的聲音,很荒涼,再轉眼,他看見桌子上的白玉琴,已披上一層厚厚的塵灰。

  他摸著自己的臉,龍宿發現那名愛笑的男子,已經不笑了,面無生情,漂亮的臉,像死人一樣蒼白。
  一張臉,龍宿與自己面對面,鏡面的衝擊,龍宿被自己臉上的表情,嚇飛魂,從夢中驚醒。

  龍宿冷汗直流,腦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被他囚禁的劍子仙跡。
  他神情錯亂的找著劍子仙跡,瞪大的眼,他站在劍子仙跡面前,顫抖著將咒言解開。
  他抓著劍子仙跡的兩手,他問著前世的答案。
  『告訴吾……』

  劍子納悶的看著面前表情詭譎的龍宿,他以為是龍宿發現藺無雙的氣息,心底戒備著,只是當龍宿問出來的話,卻讓劍子震動不已。
  『劍子……汝告訴吾,汝不是存心的……不是存心要死在吾面前──』
  龍宿抓著他的頭髮,像抓著救命的繩索,跪在他雙腿間,痛苦的神色,瀕臨崩潰的眼神,額心抵住他的胸口,整個人都在顫抖。

  劍子遲疑的看著這樣神態的龍宿,這是陷阱嗎?懸在半空的手,望著龍宿拱起打顫的背;該不該擁住龍宿身體的兩手無法決定,劍子讓現下情況弄得心神混亂。
  劍子還在猶豫,但龍宿卻突然從他胸膛上抬首,此時的眼神像極疏樓龍宿,劍子的思考有一瞬間的停擺。

  倏地,龍宿即激狂的貼上嘴唇,噬啃他的嘴。熟練的撥開他身上的衣服,劍子當下無法反應,這種吻法……真的是今天他才吻過的龍宿嗎?
  龍宿用強烈的技巧勾著他的身體,劍子極力不使自己的呼吸走亂,眼神盯著埋在他胸口晃動的頭顱,狡猾的舌尖佔領他的敏感地帶,劍子甚至能感覺到大腿內側的酥麻,被撩撥的慾望,貼緊的下半身,龍宿的手居然探入他的褻褲。

  劍子暗喘了一聲,額穴逐漸被逼出熱汗,體內的血意已經不受他控制,集體往半身集中,劍子暗咒數聲,這才握緊雙拳,抓回神智。
  心神回攏,他抓住龍宿不規矩的手,長腿一挾,扣住龍宿的腰臀,兩人情勢立即翻轉,將龍宿壓制在身下。
  劍子粗喘著,「……龍首……半夜發情嗎?」

  龍宿單單張眸望著他看,恍惚地,吻紅的嘴,輕輕顫顫的開閤。
  眼下這張表情,劍子的心彷彿被重擊一下,壓制龍宿的手腕的力量,有些潰散。

  他剛剛說什麼?劍子賁張的背肌,繃緊。
  『汝吾……沒有退路回頭……』
  『劍子,汝犯戒了……』

  龍宿臉上笑容,邪惡且猙獰。

  劍子臉色發青的從龍宿身上挺起上半身;他,難以置信。
  眼前笑得猶如像在滴血的龍宿。

  「你是疏樓龍宿!」

 
  ◇◆◇◇◆


  另一方面,同樣追隨前世步伐的人,藺無雙停下腳步,他不發一語,張凝的雙眼,他想說的話,都在眼裡。
  練峨眉同樣也凝看著藺無雙的面容。
  他……好憔悴,她想著,心頭像被刮下一痕。每次一看到藺無雙,她都會變得不像她自己。
  「峨眉……」
  連呼喚她的聲音,都有重量,橫壓在心頭;夜風呼刮兩人的衣襬,練峨眉的情感,像黑夜一樣,看不見蹤跡。

  藺無雙也不動,兩人也維持著一道距離。
  「我來見妳,只想跟妳要個答案。」
  她斂下眼睫,現在已經連筆直的注視著藺無雙的眼睛,都成一道難題。她從不對人感到困惑,但對藺無雙,她總有許多她不曾感受的情緒拍岸。

  「峨眉,妳會愛上我嗎?」
  練峨眉倍受震驚的抬頭,揪緊的不是愛不愛的問題,而問這句話的藺無雙,他的聲音聽起來滿佈傷痕,疲憊虛弱。

  持等著,練峨眉栓緊了聲音,而,藺無雙卻等不到她的回答。
  緊窒氣氛中,藺無雙像是覺悟了什麼。
  他沉道:「我……解除我們的婚約了,妳……不必這樣躲著我。」

  婚約…解除了……。練峨眉一時無法消化藺無雙的話意,臉上的神情碎了幾分,練峨眉的動搖,藺無雙卻以為她是鬆了一口氣的終於解脫他。

  藺無雙暗下眼神,整個人像戰敗的戰士,右揚的嘴角,氣弱的嘲笑自己的一往情深。
  第一世,他愛上飛仙的梅樹,注定成不了果的愛戀。
  第二世,他愛上追求仙道的練峨眉,看不開絕逸紅塵。
  第三世,她亦非梅樹身、亦不追求成仙之道,他強勢的套牢她,以為這樣能結果,但她的愛慾像朝露一樣,曙光即逝。

  她沒有凡人的七情六慾,像一澤純淨的仙湖,用乾淨的仙氣培育的女人,他不曾見她傷心難過的模樣,臉上永遠都是一貫像在世菩薩,莊嚴肅穆的表情。連親吻、擁抱、提親……都不見她有任何羞澀的嬌態。
  愛情對她來說,也許是不存在的形體。
  藺無雙這三個字,能不能在她心底投下片片浪花,他笑自己的不自量力。
  他以為只要世世努力,說不定能打動她的心湖,企圖著使她沾染凡人之愛。

  越是深想,藺無雙只覺得自己快解體了,刺骨的無力感,圈著他魂,魂飛魄散,不過眨眼之刻。
  練峨眉望著他沮喪的背肩,望著企望著,足下彷彿了意識,她踩著她不曾體會的思緒;她想,碰著藺無雙,心頭的硬梗,會不會軟化一些?
  練峨眉艱難的跨出屬於自己的步伐,她走進藺無雙的世界,

  當她的手搭上藺無雙的肩甲骨,藺無雙瞬間僵直身軀。
  藺無雙沒有勇氣回頭,他擔心是自己錯覺,直到柔軟的女體貼在他背上,溫軟的氣息像回應一般,嗅入她的氣息。

  震動的心跳,像流水一樣,傳到練峨眉的耳裡。
  她輕聲道:「你心跳的好快……」

  藺無雙深吸一口氣,他緩緩轉身,面對面,他道:「峨眉,妳此舉何意?」
  看見藺無雙猶如會說話的眼瞳,練峨眉的神情僵硬,她發覺她的掌心開始膽怯,想不著痕跡地將手收回。
  藺無雙氣惱的擒住胸前這雙想逃跑的柔夷:「峨眉!看著我!」

  夜看起來更暗了,綠色的眸,陰暗的佇足暗處。喀喀的牙齒哧哧聲,練峨眉起了寒意,她立即知道一聲笑也在附近。
  心念折返,練峨眉低著頭說:「藺無雙……你怎麼死的?」

  低嗚的鬼氣風聲,幽燐綠色鬼火,暗處窺伺。
  藺無雙寒顏,練峨眉堅定的揚抬眸,眼神,她警告著:「別接近我。」

  鬼在那頭,變異的張嘴笑著,得意的吃下藺無雙的挫敗。
  距離,又退開千里遠,無聲的心如刀割,練峨眉成功的又擊潰他好不容易拼湊還魂的殘魄。
  藺無雙罕狃心思,冷殘的笑:「見我為妳失魂落魄,妳開心嗎?」

  誰說朝露即逝?

  當他從口中說出傷人的話,藺無雙頭一回看見練峨眉受傷的表情。
  那種感覺,像他砍了那顆梅樹一樣;殘梅驚魂。

  在地界,成為鬼,其實很容易。
  藺無雙終於體會這句話的含意。

  【待續--】

   後記:兩世劍子和龍宿的性格,明顯不一樣,應該容易分辨^^b
  開始逐步揭開前世的面貌,雖然目前看起來很靈異@_@……
  劍子和龍宿皆很強勢,別忘了最初設定^^
 
  關於無雙峨眉三生三世的設定,輪廓也出來了,大家應該不會錯愕吧?
  第一世的練峨眉是一棵梅樹,由飛仙種下而有仙靈之氣的梅樹。
  峨眉的設定是由無人性漸轉變為人,所以第二世遵循霹靂原劇的發展,追求仙道^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