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十一 浮亂三千


  「汝說什麼?眉姐死了?!」怎麼可能……龍繡無法相信,練峨眉可是天界最強的武將,怎麼可能輕易戰死。

  祭天遞了水餵龍繡喝,北辰胤坐鐵牢外在一旁,他抱著胸,說:「她像故意的……。她不閃躲我蒼龍弓,一箭射去,便掉入雲海中。」
  龍繡看了北辰胤一眼,「嗯,聽汝的解釋,吾確定眉姐故意詐死。」
  北辰胤呔地一聲,「龍繡你這是反過來挖貶我。」
  祭天也同樣靠在一旁,懶懶問:「龍繡,你還要被囚多久?」

  龍繡不想回答,他關心家裡的情況,問:「上回吾的小妹有來探望吾,最近都不見她的人,是家中有狀況嗎?」
  由於兩界大戰的關係,那些怨恨他的人們,也都不再刁難他,一心只想著如何戰荒後生存下去。

  龍繡問題提出,祭天和北辰胤同時變了臉色,凝重的分別撇開眼。
  氣氛乍時凍結,龍繡當然感覺得出來。突然心中一陣不好的預感──
  「汝們兩個之所以能常來看吾,該不會、該不會是妹妹她做了什麼傻事?」
  祭天微微地點頭,不直接回應。

  龍繡整顆心都沉了!「告訴吾!妹妹答應他們什麼條件!」他著急的問著。
  北辰胤和祭天互看一眼後,由北辰胤說出答案。
  「她自願代替你做為黃泉的活人祭。」

  龍繡氣的拍打岩壁,他怒道:「汝們兩個怎麼不阻止她!」
  祭天陰冷的回眸,他道:「對我們來說,你的重要性遠大於她。」
  「所以,兩者擇一。當然選擇你。」北辰胤接口道。
  「汝們怎能如此自私!那是吾的小妹啊。」

  祭天動了怒,舉拳重敲黑戟,他嗤嗤的笑道:「這是現實!如同十人葬那天,我們同樣都選擇你!」
  龍繡啞口無言,他氣抖。「這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

  地界在這一時分,又傳來為數不小的震動。
  「黃泉時間不多了,地震越來越頻繁。正因為這樣,那些人又把腦筋動到你身上,打算活祭你以平天怒。也許這樣大家的生活會好過一點……」北辰胤有感而發道。人的知識越貧瘠,越會去尋求神怪之法,讓自己活下去。
  「可惡!那就來找吾啊!這身體吾不稀罕!要就儘管拿去!」

  「龍繡!我不准你這樣看輕你自己!」北辰胤一聲沉喝。
  「吾的妹妹呢?現在人呢?快告訴吾──」……該不會已經被活祭了?
  龍繡一心擔憂妹妹的安危,他什麼都顧及不了。

  「今夜子時,十人葬,進行活祭儀式。」

  砰然巨響,洞塌地陷,祭天、北辰胤兩人瞬間被一股強悍力波震飛了數十丈。
  抬頭驚見龍繡不知用何種方法掙脫了黑牢,以急快的身形飛掠而出,奔馳的模樣,像一尾騰雲的龍身,耳邊似乎還聽得見怒吼的龍鳴嘯波。

  此番紫龍雲舞跨風姿態,北辰胤和祭天也無心去深想,只知道那壓倒性美麗絕倫的姿態,像光明一樣,引領著風衝破黑暗雲霄。
  龍繡豁命的疾馳著,這腳這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他僅有不可摧毀的意念,告訴他,跑啊、快跑、遲了,他會後悔一輩子!

  從很早前他就已經從黑暗中痊癒,聆聽眉姐對他說過的話,將龍氣轉為自己所用,挪作保衛自己身體的冑甲,穿骨之刑的傷,也在龍氣的治癒下逐漸完好。
  痊癒後,他並沒有急著脫身,他想著,或許自己安份點兒,時間久了,那一晚的傷口會隨著時間淡去,人們對那晚的印象也不再鮮明強烈。

  他再忍耐幾年,其他人對他家人的成見和敵意會減輕。他抱持著這種平和退縮的想法;委屈自己,能換來家人的安樂,他願意囊括承受。
  為此,他便一直將自己囚著、關著。妄想用自己的自由,換取家人的平安。


  結果證明,是他癡人作夢。


  ◇◆◇◇◆


  「可惡!讓吾過去!」來到十人葬,人群像一座城牆一樣,將他格擋於外。
  眼前佇立高聳入天際的二十黑戟,像舉著鐮刀揮舞的死神,龍繡怎能想像,他可愛的妹妹,柔弱的身軀要遭受這成對待?!
  「汝們再不讓開……休怪吾開殺戒了!」
  「你敢!」

  母親冰冷的聲音突然從他腦後跳出,猶似招魂回班的站在他身後。龍繡難以置信的回頭凝視母親的臉。
  母親也在這兒……難不成妹妹獻祭也是母親同意之後的決定……
  母親冷瞪著他,不作話。而這等沉默,是變相的奉送答案。

  龍繡倒抽冷氣,寒透地全灌入肺裡,「……怎能、忍心……怎能……」
  母親往前走上,身手欲要拾起他,龍繡抓狂的揮開母親無聲歉然的舉止。
  「別碰吾!」
  母親冷然的撫著被拍紅的手臂,冤紅的視線,一點一滴的被傷心給層層凝固。

  母親頹然的看著自己的孩子往人群衝,不要她這個母親了。到頭來,割捨一塊心頭肉後,原來另一塊心肝肉,也會厭惡的離開母親的身體。

  遠去的孩子,已經長大了。不需要母親的餵食,飛的,可以比任何人還高還遠。
  母親,欣慰的笑了;她知道她的孩子總會掙脫屏間,往天上飛去;翔天蛟龍,人間豈困得住紫龍。

  曾經,她在手巾上繡了一條乖巧的繡龍,常伴膝下,歡笑如歌。如今,足了……都足了……
  她坐在岩臺,仰面心疼的看著天際高聳的黑戟。

  ……乖女兒,這條路……作娘的不會讓妳一個人孤單受寒,娘會替妳打點好、不讓妳餓著……凍著……
  帕上的繡龍自母親的手裡怒騰騰地朝蒼穹躍升而去;那條帕子,傷懷地洩了行蹤,面上沾著兩行淚,躺在黃沙印下……隨風飄搖…離去……。


  龍繡挌開人群,他慌急的只想往十人葬裡衝 。試圖抓住他的人,都被他身上的氣勁震開。
  「抓住他!別讓他破壞儀式!」
  身邊的人洶湧而上,比他還不要命的爭相追趕。龍繡大怒,出手不容情,一掌一拳皆是氣衝入腑,震碎阻擋他的人的五臟。
  哀嚎聲像一曲送葬曲,眼前數十張臉孔,人性的面具,不斷的在他眼前放大,一雙雙像獸爪的人手,一隻隻往他身上拉扯。

  這是什麼世界?
  人殘心殘的阿鼻地獄。

  「喝!」龍繡解開上身上的龍氣,一把天火燒得眾人滿臉肉泥。
  灼傷焚肉的痛,人們倒在地上,抓著臉滿地翻滾,張嘴痛苦叫喊。

  龍繡見此情景,難受的移開眼。他…沒有錯…‥沒有──

  往前一步,他踩著眾人的肉,一刀一刀的屠殺他人。
  祭台前,他們看見龍繡的人已闖入,誦咒一唸,二十黑戟架起那一身紅的女孩。

  「啊──!不要───」龍繡崩潰的大喊。
  眼見著那一根根黑戟穿過他用心疼愛的妹妹的柔軟身軀,看著妹妹的血,蜿蜒的從體內流出……

  「哇啊────」龍繡兩手抱頭,瘋狂且淒厲的,一聲一聲大喊。

  哥哥……能做你的妹妹,我很幸福喔……
  胡說!哪裡幸福?!沒有!根本沒有────
  哀絕的雙眸,潰散的堅強意念……「不要……不要這樣懲罰吾……」
  他淚流滿面,跪在地上,淒咽聲聲。
  
  ……哥哥……
  龍繡抬眼,激靈疙顫的往前方爬去。
  他的妹妹伸長了手,高高的掛在天上,一身紅下,蔓延成河的血雨。
  ………哥哥……
  龍繡哭著,啞著口,看著妹妹被鮮血吃紅的手,凝聚的血珠自妹妹的指尖滴落──墬落到他臉上。
  別哭……我真的很幸福……。妹妹對他眨眨眼,嘴角微微地笑了。
  「嗚……啊……」顫抖不止的雙手,盛著墬紅的雪,停留在他臉上,和著他臉上的淚水,攪紅。

  「──嗚嗚……」龍繡抽噎低聲嗚泣。有罪的人是他,為什麼要他的妹妹為他受罪……
  地面強烈的搖晃起來,貫穿女體的黑戟,棍身劇烈晃動,撕裂的上頭的女孩,傾盆的血柱,由天降下,傾淋在龍繡身上,龍繡神情顛顛癡癡,神魂俱喪的承受這陣將他殺毀的親妹之血。

  啊……什麼東西掉下來了……
  龍繡茫然的摸著……轉過臉來……
  噯,這不是他妹妹的可愛臉龐嗎?
  怎麼掉下來了?
  龍繡又哭又笑的捧著妹妹的臉,輕輕的幫她把臉擦乾淨。


  傻丫頭,怎麼老弄得一身髒。
  龍繡視線往下移去……
  龍繡的手胡亂地揮著。……怎麼是空的?
  妹妹脖子以下都不見了……不見了……
  龍繡再看看妹妹的臉。他揚開臉,整片視線糊紅了他。聲嘶力竭,他悲涼癡笑的抱著妹妹的頭。
  「啊─啊───啊────」
  淒斷聲絕。


  ◇◆◇◇◆


  他悲嚎的痛哭著,洩盡知覺的想逼死自己的淒愴。
  風死在他腳邊,哭與笑也都同樣,絞碎他的骨架。

  劇烈爆發的感情,過於悲傷的情緒,身體負荷不了地,龍繡咳噴著血,鼻竅也淌著血。
  磨磨地,身上的親人,龍繡哭顫顫的無地自容。
  「對不起……吾對不起汝……」該死的人是他、是他……

  龍繡虛弱的站起身來,懷中緊抱著妹妹的頭顱,他想著他還有母親……他要保護她……保護最後一個親人。
  龍繡像風一樣,連腳步都漂浮發軟,周圍的人群,見他渾身血意,一張臉白得可怕,自動的退開一條路。

  龍繡困難的往前走著,他看著前方坐在樹下的母親。
  越是靠近一步、越是接近一分、越是清晰的景象,讓他再也沒力氣抱住妹妹。
  「……為什麼…為什麼……」龍繡哭紅的眼眶,哽咽的問著面前的母親:「汝也同樣要離開吾……」

  他的母親伸過手,將妹妹抱回懷中,像是對待剛剛出生的女嬰一樣,把她的心頭肉靠在溫柔的胸房。
  母親冰冷的手,卻是溫暖的撫摩他的臉頰,小心地替他拭著臉上的血。
  「……繡兒……」母親溫詳地喚著他的乳名,「娘把你的名字還給你……」

  「吾不要……」龍繡激動的抱著母親逐漸僵冷清瘦的身軀。
  「龍宿乖,聽娘的話。」母親安撫著孩子怕懼的背彎。
  「吾不是龍宿!不是……」他緊抱著母親,拒絕接受:「吾只要當娘的繡龍就好了……吾不要龍宿……不要……」

  母親推開他,真誠地凝視他,「能擁有你,娘很幸福、很幸福……」
  聽著句話,龍繡一顆心又揪緊一次。
  「……汝騙吾…騙吾的。」擁有他,哪裡有幸福可言,只有無妄之禍。

  「娘把名字還給你,你安心做翱翔天際自由的紫龍;這片天,都會是屬於你。」
  他哭著,在母親面前,像孩子一樣哭著。
  母親撥開他額尖的髮,一點不捨,「……龍宿…龍宿。」三生有幸,讓她生為他的母親。
  「龍宿,讓娘再抱你最後一次……」

  他聽話的偎進母親的懷中,像孩時一樣,張眼,另一端就是妹妹可愛的小臉,嬌膩的喚他數聲哥哥。
  是啊,張眼,他看見的同樣也是妹妹的臉──


  他無聲的哭,無聲的看著他親愛的家人,一夕之間都離開他。


  【待續--】

  後記:這一回哭了四次,也洗了四次臉,每一句每一段,難過的要抱著龍宿一起哭
  龍繡的母親是服毒死的。活祭這一段劇情,大家可以看回烽火第一回的描述,
  只是寫雲歌降臨的那一幕,都還沒這一幕,讓九祐這般傷心難過……(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