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十 浮亂三千  

 

  東北方傳來一聲振動,頭上的天,像是裂的數道開縫,有什麼似要驚醒的脈動。黃泉悽楚的綻滿片紅的花野,那一天,地界有史以來,頭一次綻放花朵,不吉祥的死人花。
  地界東南方的尾角,陷落了直徑約六百公里的地塊。那一天,地界的居民,死了近三千人。

  『哈哈……哈……』
  這笑聲,是鬼的笑聲;悽涼且憎恨,憎恨裡又填滿著膨脹的沙漠;冰冷的流沙,從龍繡的眼角崩塌洩流。
  囂紅的眼神,凜冽如一對閃爍青光的刃牙,龍繡指著在場的活人,指尖也成一種象徵性的兵器。

  『來,汝來告訴吾……』妖邪的長眸,笑彎彎地,折騰起,『汝們又將他藏到那兒了?』
  眾人恐懼的退後著,驚恐的禁不住渾身顫抖。
  龍繡話鋒一頓,戚然的眼眸哀厲似雨,又啞聲低唸著︰『吾,找好久、好久……』
  犀利的眼神削去半分,連帶著,將龍繡身上的殺氣,都變成了被屠戮的可憐姿態。

  眼前的景象迷迷朣眸,龍繡如似被抽乾了氣力,恍恍然的腳步輕浮搖晃不定,龍繡按著額頭,表情是痛苦的擰絞,他看著前方朝他奔來的兩個人……
  「阿……胤……」求救的手,千斤重。

  北辰胤和祭天聞訊急趕而來,他們無心於龍繡身後屍山的殘酷景象,北辰胤冷漠的臉上緊張的情緒,擔心的將龍繡挽入懷中。
  祭天站在一旁,戒慎的掃視四周,而緊繃的氛圍,似乎在北辰胤將龍繡圈入懷中,看似鬆懈不少。

  正當放下懸掛的心情後,龍繡背後的紫龍騰,安祥的面孔剎時換作惡獰的模樣,龍繡眼睛紅光大熾,張嘴,一對森白的長牙,頃刻即往北辰胤的脖子嗜咬。
  北辰胤閃避不及,只覺得一陣侵襲的暈眩盤旋於腦,悶哼了一聲,臉上血色降的飛快。

  祭天臉色大變,繞到龍繡身後,出掌往龍繡背上擊去,北辰胤抱著龍繡被力道擊退了數呎,侵襲感消失後,北辰胤抓回一些神智,看著龍繡昏迷的臉,再摸摸自己脖子上的疼痛感。兩個牙洞已然消失,只殘留一些血漬。

  北辰胤撥開龍繡背上的紫髮,上頭沒有龍騰,只留下祭天的掌印。

  「你、你們……大家都看見了吧……那個少年……那個少年吸人血……」
  此話一出,眾人騷動不已,恐慌的互換眼色。
  「還有……」其中一人指著那些被分屍的屍塊,「這些人也都是被這少年殺的……」

  一種對危險的共鳴,即使是普通人,也能變成為生存而謀殺其他人的殘忍動物。十幾雙眼睛,同一刻都散發相同的訊息,白色的殺人光芒,這一刻,是成全大我的無畏精神。

  殺一人,能救眾人;何樂不為?
  放下屠刀和拿起屠刀,其實很簡單,只要想著如何使自己得救?殺與不殺,都是良善的念頭。

  眾人手上的斧頭,一個一個極有默契的高高舉起,斧上閃爍的利光,在他們眼裡看來,是歡愉的尖叫!
  「死吧!禍龍!」

  龍繡張開眼,眼瞳中就是上映這慘絕無道的景象,那些都是對他綻開微笑的人,一張張臉,而今都是一面精神失常的誇張笑殺。

  一把把斧頭往他身上砍伐,血,濺到他身上───
  「啊……」龍繡呆瞪瞪地直了眼,看著兩把斧頭就這麼沒入祭天的肩甲骨。「不……不……」龍繡震驚的起身,有一股暗藏的力量,讓他振作起來。

  龍繡衝上前,怒狠的將那些人手的斧頭全數震飛,他怒吼著:「那些人是吾殺的!是吾!」
  北辰胤將祭天扶著,祭天掙著喘不上的氣,動手將肩上的短斧拔下,青白的肉屑懸著血,一柱血驚跳地往外裡衝天。

  龍繡轉頭過來,顫抖的壓著祭天噴發的血口,他的手不聽使喚,半分力也使不上。「怎麼辦……怎麼辦……止不住……吾止不住……」龍繡見著祭天兩處鑿骨的刀痕,他控制不了自己低嚎的無助。

  「冷靜,龍繡。」北辰胤撕下外袍,簡略的先為祭天兩處大傷口作包紮止血的動作。
  祭天撕扯臉上的笑,他道:「我壯得很,這點傷還死不了。」他摸摸龍繡的頭,「龍繡你要冷靜。」祭天用眼神示意他身後那些仍舊虎視眈眈的人們。

  龍繡看著他們兩人,心中的大石緩緩落下,他們仍是跟以前一樣……對待他,無絲毫更改,就算他殺了那些人也一樣。
  在阿胤和祭天眼裡,他依然是他們知道的龍繡。
  龍繡沉湖般平靜的眸子,無波無痕,挺直脊背,轉身無愧於天的凜然,看著他們。
  「那些人……不分是非,執意置吾於死地。」龍繡揚眸三分,冷揶地一笑,「吾之心,與汝等相同。乃屬正當防衛。」

  這般氣勢,眾人氣焰被壓退了不少。眾人面面相覷,他們心中有數;要打,也打不過他們三人,他們三人都是參加天界武學論會的極高奇才;而他們這些小眾,卻只是普通人。
  無畏在自知的眼下,弱小的撐不起自個兒肩上。當中有人,狼狽的大聲道:「這樣你一條命,就可以抵他們三十幾條命嗎!」

  這算什麼?龍繡熾寒著眼目,「人是吾殺,吾之殺也是由汝等所逼迫。汝們不來相犯,今日的慘劇也不會發生!」
  「你是禍龍之身,這罪惡就該由你承擔!」
  「沒錯!不祥之人!所有的怨恨和不幸都是你引來的!」
  眾人一言一語,皆咬定他的身分,雖然這是公認的真相,龍繡卻也無法反駁。而過往的安祥,都是自欺欺人的假象,因為他們害怕他,所以才一起聯手演戲,一場人皮把戲的戲碼。

  禍龍禍龍禍龍?!他甘心作禍龍嗎?!不……他生來便揹了這罪名,他也曾疑問過,為何是吾?

  他有一雙乾淨的手,一顆不想傷害任何人的心,一心保護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單純的世界──為什麼只因為他是禍龍就得改變一切?!

  他明明什麼罪都沒犯過!可惡!他不甘心、不甘心啊!
  被迫之下的殺戮,使他一雙乾淨的手一夜間染上數十條性命,辛苦維持的……都崩塌了、都盡毀了!

  眼前的路,一片黑暗。


  ◇◆◇◇◆


  因為他有罪,所以死了就算。因為他有用,所以留著身軀,在前方為他們擋死。這具禍龍之身,有壞處……原來也有好處。
  龍繡靠在牆面上,冷漠的嘲笑自己的處境。

  母親來見過他一面,因為罪是咎由自取得來的,那雙眼睛也不再對他寵愛,淡漠的掠過他的臉,如同看見一名陌生人,只是別人手上的一塊俎肉。
  他心涼了,無法撒嬌什麼,是他不聽話,所以這些身體上的苦難,他要認罪。

  母親在他在腳上貫上兩桿鐵棍,廢了他的腳。
  他不吭聲,母親的眼神鞭笞了他,這比什麼都痛。
  在那些被他殺死的人的家屬眼前,他的母親親自刑戮自己的孩子,被害者能從中得到快慰的獎賞,見他人的痛苦,是減輕自身痛苦的不二方法。

  無論是人還是鬼,都一樣謊言的殘忍。

  那麼,他得到什麼?
  龍繡笑透了心。被殺、與殺人的、血淋認命。

  他幾乎沒有什麼強烈的意志,他拋棄了自己,把自己丟的遠遠的,直到手也勾不著的地方,慢慢的,慢慢的自我凌遲。
  與他為伴的,只剩銬鎖住雙手的鐵銬、廢去他雙足的穿骨之刑、四周狹矮的牢壁,前方用七根黑戟框架他的鐵牢。

  沒有人來探望他,連朋友的聲音和長相……他都快忘了。
  外頭發生什麼事,他也不曉得。他只知道,黑暗;黑暗冰冷的偎在他背上,與他一起品嘗這失溫的孤獨感。

  一無所有,能將一名少年逼瘋到什麼地步?

  將靈魂踩在腳底下,一遍一遍,欺騙自己,將感情從身上撕開,直到挖空自己為止。
  地面傳來為數不小的震動,龍繡無自覺的掀眸,枯黃的眼眶,平靜如一灘死水。原本絲綢般的紫髮,而今也只是枯糙的乾草,髒灰的顏色,反而成為他還活著的意識態。

  前方傳來細碎的腳步聲,這步伐很熟悉,不是地界之人的氣息……
  龍繡的心,動了一下。他想轉動脖子,但每動一下,都是刨骨苦痛。

  「……龍繡。」
  對,沒錯,這是他的名字,而這是人說話的聲音。
  「眉姐終於找到你了。」練峨眉極克制自己的聲調,她知道以龍繡驕傲的性子,絕不容許半點同情施捨予他。

  龍繡張著嘴,發不出聲音,只能傳出滲血的沙啞低嗚聲。
  練峨眉點點頭,「眉姐知道你的處境,無法說話,就先別說話。」

  練峨眉看著眼前人,那名在十恆河沙與她談天闊論的聰明孩子,僅剩被強剝不去的堅強。她不捨地看著眼前的龍繡,瀕死的人,用不服輸的意念撐著這具逐漸敗壞的身體。

  因為一個傳說,扼殺一名無辜的孩子,公平嗎?

  她也知道地界的禍龍傳說,甚至還知道更多關於末世之龍的事蹟;但,那已經是已死江湖的祭言,何苦再延續至今。
  所以她結識龍繡,單單因為他是龍繡,一名疼愛妹妹的好兄長。也許,她只是被龍繡身上純粹的感情吸引了也不一定,龍繡付出的感情,那模樣很純真,這是她在親弟一聲笑身上看不到的。
  而她自己也無法像龍繡對待妹妹一樣,對一聲笑全然付出。
  她從龍繡身上,慰藉著她自己做不到的情感。
  「龍繡……地界向天界宣戰了。眉姐來地界只想來看看你……只是想不到你發生了這事……」
  「你兩名朋友也在徵召之列。眉姐想跟你說的,這一戰地界一定會輸,而征戰過後,地界生活將更困廢。」

  練峨眉說完後,不見龍繡臉上有任何起伏。她嘆息:連關心的感情,也被抹殺的一點不存了嗎?

  「還有,眉姐去看了你家人的狀況。」練峨眉光潔的視線,看著龍繡總算有不一樣的表情,嚴肅道:「你母親病了,而你的妹妹被你母親限制住行動,不能來探望你。」
  龍繡聞言,哀痛地攏眉,一層灰都鑲龕在他眼目裡,一道難以脫身的自責陰影。

  「龍繡你自責嗎?但懊悔卻不能讓事情更好。」練峨眉自掌心化氣,作了一隻白鶴,幼嫩的光影,振翅地往龍繡胸前撲撲飛去。
  光影沒入龍繡的胸口,龍繡頓覺身上刺骨的寒冷,退了不少。

  「龍繡,活著才能改變一切。人一但死了,再多的自責都是廢物。」
  練峨眉抬首望著這片黑鴉的穹蒼,如果命運是注定的,那麼,也死的乾脆點吧。何苦呢。折磨一個人,只是滿足另一個人的自大自滿罷了。

  練峨眉起身向龍繡做最後的道別:「龍繡,如果是宿命規範了一切,我想打破它也是需要極大的勇氣。而你,有這份力量嗎?」

  龍繡終於緩緩抬眼,他注視著練峨眉玉雪絕塵的背影,昂然的往前方走著,算是兇猛的惡獸,也無法折損她心中的道尺。
  曾經,好像也有這麼一個人……陪在他身邊。龍繡飄浮地掩扇兩眸,陷入一種無法自拔的暖水裡,只要待在那裡,他知道,他是最幸福的人。


  ◇◆◇◇◆


  這年,兩界大戰,地界敗亡而歸。
  地界黃泉,戰死三萬民眾;三年後,黃泉之首,歾。
  天界第一女將,戰死,屍首未明。

  【待續--】


  後記:下一回...是非常悲慘的畫面,九祐邊寫邊流淚...
  下一回是活祭龍繡妹妹的場景,也是龍繡轉變性格的最主要關鍵...
  第一部快近尾聲,等藺無雙會齊之後……
  雖然龍繡的身世是早早設定好,但寫下來好難過(泣)


  再說說天末雲歌,打個廣告﹔)負責人:由貴已經去面壁思過了。
  第二刷預購的人,幾乎都是第一刷預購反而沒拿到書的朋友
  (由貴:我知錯了...||)
  九祐簽名擋下,第二刷預購中,達到開版數,即能二刷天末雲歌。
  歡迎朋友試閱^_^同樣以劍龍兩人為主,以雲族傳說串聯整部極光雲歌。
  由於有很多朋友說,龍歸九天,很難看...(汗)
  這是當然的,九祐不否認。當初寫龍歸九天只是抒發個人私慾,寫有趣的。
  劇情都沒有詳細思考過,結構鬆散。
  但出版品,雲歌第一部,九祐有重新寫過,跟龍歸九天不一樣的故事。
  (作者的補償心態...b)
  第一部的床戲,九祐還挺喜歡的,雖然出乎意料的粗殘...b
  但該表明的心態,兩個人都親口說了。
  番外篇,可愛的小桃華.^//^.是九祐疼愛的小小公主^^(偷偷說,桃華只有掌中大小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