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九 浮亂三千

  他,有一名妹妹,親妹妹。他非常疼愛她,甚至是用全部的生命去呵護她。
  他的妹妹是個很普通的女孩子,很膽小,但是只要一扯上有關他的事情,妹妹可以比任何人還勇敢。
  她說,你是我的哥哥,我不保護你,那我該保護誰呢?

  他囚在黑牢裡,睜著眼,望著她。親情的湧動,毫不分說的,衝進他乾涸很久的湖泊。
  他的雙手被綁,雙腳被釘,腳上被貫穿的骨骼,已經麻木很久。他幾乎忘了痛的感覺,但因妹妹的一句話,卻令他感到流出來的淚水,原來是這樣的痛。
  濕鹹的液體,滑下他髒紅的臉龐,落到他彎曲的腳上;那一滴從體內湧生的水,是這樣的沉疼。

  汝……汝不怕吾嗎?他低垂頭顱,倔強的害怕,牢住在他心。
  吾、吾說不定有一天會吃了汝。
  他問著他的罪過,等了很久的沉默,捱在他心上,像條詛咒的繩子,只能認命。

  後來,他聞到血腥味,震驚的抬起頭來,慌張的看著妹妹在他面前,拿起尖石劃破自己的手臂,遞到他面前,只道:
  餓了,便飲我的血,撕我的肉!
  吾不要!
  他如恐的將自己往內縮,突出尖銳的岩牆刮他背肉。背上的疼不恐怖,恐怖的是妹妹說出來的話。
  這不就好了。她說著。
  他疑惑的抬眸,只見妹妹堅定的笑容。

  我只要這句話,勉強不來的,哥哥不會做。
  我知道,那些人不是哥哥殺的。

  不……那些人是吾親手殺的。他萬分虛弱。
  但,不是真心,不是嗎?
  這句話,他回答不出來。只道有股暗湧的思潮,在他腹中,穿梭。

  他的妹妹遠走了,就為他殺死的三十二個人,付出她的代價。


◇◆◇◇◆


  在地界有個傳言,因為鬼快死了,需要活人祭填飽鬼的肚子。每七年,黃泉的源頭樹,十人葬會流出一攤白骨,白骨上都有被穿刺的痕跡。那一年一定會死人。至於是誰死,那就不一定了。
  只是死的那戶人家,只要其中一名成員死亡,接著會接二連三的全戶離奇死亡。
  久了,大家便說這是怨靈的遷怒。

  他們說,需要指定的祭品,方能使怨靈息怒。由此觀來,即使變換了世界,無知與愚蠢,人們的愚知仍舊不變。

  世界死了一次,人心再活,也更換不了屬於人才有的劣根性。
  他們說,於是,就他吧。
  他們竊竊私語,謀說著,如何殺了那戶人家的長子。

  善良的婦人,心驚膽顫的跑去跟那戶人家報信,卻慘遭那些人亂棍打死。
  他們又說,這是怨靈的懲罰,是那名長子引來的禍端。
  找了一天,他們浩浩蕩蕩的衝入那戶人家,抓了那戶人家的長子。

  長子的母親護子心切,說著她的孩子沒有罪。
  胡說!那一天夜裡,我們都看見紫龍在妳生產的那天,附在這孩子身上!
  沒有、沒有。
  被指稱為紫龍附身的男孩子,生冷的眼神瞪視著眼前的人們。他窩在母親的懷抱下,母親的恐懼像牢籠一樣,把他圈在羊水裡。死活不肯放。

  他的妹妹從一旁跳了出來,雙臂橫檔,明明是個比在場眾人還年幼的女孩,站在他恐懼的母親面前,驕傲的對他們說:我的哥哥才不是禍害!他是黃泉的希望!

  小娃子,妖言惑眾,妳八成跟禍龍沾上關係,現在打死妳,免得日後害了咱們。

  母親心疼的看著自己懷胎的兒女,眼前是她的肉,身下的同樣也是肉。死了誰……都是同等的哀痛。
  母親哀哀的大叫起來,張嘴咬著長子肩上的肉,憤恨的眼神,活像見到仇人。
  男孩悶哼的一聲。
  死活都別還手!為了你的妹妹!為了咱們!

  妹妹撲了上來,她不敢相信母親捨得咬下哥哥身上的肉。
  母親您這是在做什麼?!您不疼嗎?他是哥哥、您最驕傲的孩子啊。
  在眼前的已經不是一張母親的臉,是獸的本能,獸紅的眼神抓著自己的兒女,反撲的力量,使得母親變得像捍衛雛鳥的鬼隼。

  飲了黃泉水,誰都是鬼。這是地界流傳很久的童謠。

  意圖謀殺的人們,怯怯地往後退一步,他們親眼看到一個母親在他們面前化成了鬼。劊刀就在他們手上,橫豎都是一刀,血染天;血染血;反正死的都是別人。

  人心成了腐水,他們拖著那名紫龍附身的長子,在地面上留下慘忍的血跡。十里長,十里血,少年的背上磨撞十里路,背上是十里痕跡,乳白色的背骨磨出了臉,一滴血也流不出。
  男孩一骨子硬氣,不吭聲,一雙眼冷漠的愀著面前那些人。

  他們都曾經對他溫潤的笑過,慈祥的臉上,笑著長輩獨有和藹的笑容。
  現在看來,不過是一面憎唾的人皮面具,撕開了皮,裡頭只有見骨的濃恨惡毒。

  那些人將他拖到十人葬下,一攤白骨在他身下。
  他們說,那些白骨是他的冤魂;他殺的無名鬼。
  他笑著爬起來,腳下的白骨,踩碎成灰,喀喀地發出類似悉悉的刮骨笑聲,陰陰冷冷地,喃喃自語唱著小童謠。

  別走別唱別跳,死了;頭骨敲鼓、敲的是你身的腳骨。

  他寒著臉,逼近他們,他們指著他的臉卻說他是鬼。
  他面無表情的回答:在這裡誰是鬼。

  十人葬的樹葉發出像烏鴉般難聽的嘎嘎聲,風聲大起,吹落的樹上蠶食白骨的屍蟲。
  那些人驚惶失措的四處亂竄,屍蟲咬著他們皮上的肉,鑽食出拳頭大小的窟窿。

  慘叫聲越來越悽離,十人葬的葉聲越來越激昂,兩相合奏下,竟有種末世的哀鳴曲,緩緩成調。
  悲壯悽涼的高聲合奏;尖銳的拔聲,沉重的銅鼓,犀魅的豎琴,在這裡有著一群起舞的女鬼,瘋狂的轉著垂死的鬼門。

  吾何罪之有。一聲責問的憐憫,驚醒的他們體內死不瞑目的鬼。

  向月的井,他們有股集體投井的衝動;搖晃的月光,是久遠的記憶,就算死了,也還記得撈月的浪漫。
  他們全體著魔的往他的方向撲身而來,狂亂的視線,瞳孔一張一縮的,悚動的厲害。
  狂魔們的眼睛,發亮的盯著他,數十雙手同一時刻、朝他的身體撲抓。

  一聲命令,他們做著同樣一件事,整齊一致的抓著他的四肢。
  帶頭的人,手持一根尖心木樁,兩腳跨立在他上方。
  他頭一回見到地界的月亮,就在那人的頭頂上,泛著紅色的月暈,體內綻放著似曾相識的顫慄。
  一時間他忘了反抗,紅月的魔力,令他忘了危險的警戒,幾近呆滯的紫眸,在紅月的帶領下,由紫轉紅,紅琥珀的靈魂結晶在他瞳底。

  殘忍嗜虐的笑容,放大的倍速快得讓他僵直了身體。
  意會過後,他承受不住的淒吼──!
  一根木樁穿過他的身體,身下淌出血的速度,像無言的月光,從他體外疾速擴大再擴大。

  是誰殺了你?
  在紅月下、在紅花土下──他逆著月光,站在一片悽悽紅的黃泉之花中,走了萬年的黃梁寂寞。

  腦海裡,閃爍著何人悔恨的背影?搖擺不定的畫面,刺激著他遲鈍的神智,他激烈的反抗,一次由底甦醒的力量,身下的血詭異的回流到他的體內。他拔開貫穿腹上的粗壯木樁,他站起來,低頭看著自己身體被穿了兩個拳頭大的洞……
  他感到恍惚,困惑的看著他們,呆呆的摸著自己身上的洞口,還溫溫熱熱的。

  為什麼會這樣……他並沒有做什麼壞事啊……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只因為他的名字是「龍宿」?
  就算擁有紫龍,他也沒有有傷害任何人的念頭。他安份守己的做著他屏上的「繡龍」……

  何必呢……何必呢……
  ……要這樣逼人太甚……
  「啊──────」
  「啊──────」
  死活都別還手!他忘了母親溫柔的臉、忘了妹妹捍衛的小小身影、忘了自己安分的『龍繡』。
  「啊──────」


◇◆◇◇◆


  在阿胤和祭天趕來前,眾人眼前看見的畫面是一座由屍塊堆成的山,那山頭,全在龍繡腳下。
  龍繡茫然無神的坐在上頭,孤憑殘魄的髮絲,由慢的輕輕飄蕩,像串純潔的銀紫風鈴,寧靜的傳訟清歌。

  龍繡轉眸看著他們,好像忘了他們。龍繡抬起手臂,擦著自己的嘴,眼神木然,一板一眼的做著、猶若儀式的動作。

  下頭成堆的血水,傾斜的往黃泉之源流去,十人葬吸飽紅色液體,看上去是樹身一瞬間膨脹,心臟停止無聲後,颯轟一聲巨響,十人葬上頭開滿了像蓬鬆白雲的白花,碩大的白雲,罩住眾人的天穹。

  眾人愣眼的盯著這幕詭異天景,有種難言的莊嚴聖重,白花成群成團的往天空飛去,在青黑天際繡出一線白柔的細光,極細極柔的光;眾人跪於地上,仔細看著那群白花,原來是屍蟲蛻變的太白蝴蝶,又大又美,振翅地往天邊飛去。

  一種若是由天起降的天諭,他們虔誠的自此有了信仰的殉道。
  龍繡由上面赤腳走下來,一張臉除了空白,什麼都沒有。龍宿的身上,衣服殘破不堪,但身上不見一絲傷痕,光滑的像出生的嬰兒。

  龍繡的背上息舞著一尾龍,像紫色又像黑色的龍騰,那龍圖伏在龍繡背後,沒有猙獰的牙,有著是安靜的歇息。
  眾人都在自己眼裡規劃了一幅圖,每一幅都不一樣;青嵐圖、龍躍天、刃天門、合陰陽、覆生下、歸一上。

  龍繡站在原地不動,也沒有人敢上前去,無聲是他們共同的語言。

  『……把他……把他……還給吾……』
  龍繡的嘴沒動過,可是他們都知道這聲音是龍繡的。

  『他。是吾的,是、吾的……』  
  像句陰魂不散的咒語呢喃,聲句不離歸還的陰駭噬人。

  這聲音有點低沉,有點距離,像是沉睡許久的聲音,方才清醒,聲帶裡還掛著迷亂般彌留混雜。
  他們發現龍繡的眼睛微紅,像是一筆塗留上去的血色、一抹執狂的人血停留。
  龍繡那雙如血瞳的眼,盯得他們全身發毛。但是他們不知道龍繡究竟要找誰?又或是要歸還他什麼?

  龍繡眼光一狠,冷酷絕對的殘扭;從他身上發出,龐大如暴風圈的中心氣旋,嗤冷地紅眸一瞇,龍繡張嘴說話:『汝們一個、一個將他逼死──』

  『企圖讓吾永遠找不到他──吾就會因此認輸?』

  『哈哈哈、哈哈───』
  龍繡放聲狂笑,自負又自傲的暢笑。

  『共飲逍遙、終歸虛話……哈哈……』

  【待續--】

  後記:這是一篇嚴肅的故事,近來感受特別深。冷水熱水混著,起起落落。
  用詞內斂些,在他們身上好好琢磨、親情、友情、愛情--如夢初醒。
  不過……就才燒了一篇近似開玩笑的短篇,將心情轉回來,也真是驚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