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六 浮亂三千

 

  當他睜開雙眼,是全身赤裸的。周圍的長者,見他,一臉興奮難平。
  其中有一個人,牽著他的手,將他裹在手中。後來,這人便成了他的姆父。

  「乖孩子,你知道自個兒叫什麼名兒嗎?」
  他仰著臉,想著,撫著額頭,有股灼熱的感覺……「藺無雙。我的名字。」

  身旁的人們,開心的鼓譟。說著、太好了、果然是轉生到天界──之類喜賀的話。
  「那,無雙的另一個名字呢?」

  他低頭,穿著姆父為他準備的衣服。紮好腰帶後,他望著掌心,說了一句:「雲飄渺。」

  他的姆父深深將他擁抱在懷,在這個時候,他從姆父的肩膀處,看到樹下坐了一位年紀跟他差不多相同的男孩子。
  因為太特別了,他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

  那名男孩穿著跟他不一樣顏色的白衣,頭顱低垂,一頭黑色的長髮,像樹藤般掛在他身上,看起來又濃又重。
  但男孩體型很瘦弱,擺在腳邊的小手腕,突出的關節看的非常清楚。他轉頭,不禁問著姆父:「他是誰?」

  姆父的視線,由男孩的方向,緊張了一下。安撫他的後腦勺,輕聲說:「他跟你一樣,另一個名字裡,也有無雙。」
  「為什麼他只有自己一人?」他問。因為從他第一眼張開,就知道他身邊的人是誰,以及誰是授命為照顧他的姆父。
  他的姆父表情很為難,但也在他的眼光下,多少透漏。「他上輩子犯下罪愆……雖然今生輪迴生於天界。但──」
  「但?」
  「別難為姆父,好嗎?」姆父輕拍他著額頭,苦笑。
  「唔。」他點點頭。


  姆父至天泉池裡掬了一爿葉杓的水,讓他飲入。喝完後,手裡的葉杓在他眼前慢慢地轉變了型態,從青綠色蛻變為粉桃色,擱在他掌心中,小小的,像一片水滴狀的花瓣。
  掌心底的花瓣,自他掌中飄起,盪著、搖曳著……最後在他眉間燒成了灰燼。

  他不明白,手一撈,只有空蕩的餘灰,吹進他眼裡。
  餘灰,像謎紅,腦袋裡轟隆轟隆作響,他疼的,眼眶蓄滿了些淚水。
  橫著小臂,他擦著溽濕的肉眶。姆父看著他的雙眸,抱著他抽泣。

  「姆父,你哭什麼?還有,我的眼睛好痛。」
  姆父仍舊沒有說話。一逕地,伏在他身上,流淚。

  藺無雙,三生三劫,你的選擇依然不改其心?
  一念之差,會害死你自己。

  原來,姆父藉由他的雙眼看到他的前世,也看到他未來成人的模樣。
  但,姆父為他,哭泣著,是為了什麼?

  直至後來,他也知道原因了。同樣的,他也看到上輩子的自己。
  他的眼神,都注視著同一位女子。

  盈滿的、心戀的、愛慕著那一位褐髮綠裳的女子。
  他的眼神,捨不得一刻離開她。

  一旦逕流後,雲附飄杳的思慕的雨水,無法阻擋。幽幽深深,三生數劫,只為一世的聚首。
  後悔嗎?友人曾經這麼問過他。

  前世的他,含恨而亡。
  死後,他確是帶笑入殮。

  所以,一直到死,他都不曾後悔。


  ◇◆◇◇◆


  即使前世愛戀如此之深,同樣鐵齒的性格,也不會相去太遠。自從他得知他前世愛慕的女子也轉生於天界,且還比他早降生數年。
  他專心練著他的武功,一招一式都不輸前世的自己。只是練過的,現在溫習回來而已。這種理所當然,就好比說,人的身上,一定有血有肉,這般自然。

  ……比他早輪迴生於天界……那麼,上輩子她比他早死?
  究竟是怎麼死的?

  天界人一醒來,大都會知道自己前世是怎麼死的,還有死前最深的執念。
  雲海濤濤出掌,藺無雙面有鬱色的將尾勢收回。暗嘖一聲,他不滿自己的念頭。

  沒錯,他刻意不去想那個女子,也不想見那女子現在天界的何方?
  但腦袋總會有時候,不聽命於他﹔出竅後,老想著她。他甚至故意不從嘴裡喊出她名字,就算是一個字也不行!

  他有心埋藏前世一切的心思。但,那也要看對方肯不肯配合?
  不練功了。藺無雙氣呼呼的走回庭中的小石桌,為自己沏上一壺熱茶。

  他前世愛慕的她,在天界中,非常出名,名聲相當響亮。
  偶不一時,又傳來她居首的消息。無論是武功、品德、智慧……一堆,能沾上眉目的女子榜,她通通拿第一。
  好厲害。厲害到他心中感到好多切齒和大盆悶火。

  她是故意的嗎?不,應該不會吧。

  他直覺認為,她並不愛他。否則,他哪會還執著三世,只為換跟她一世重逢。
  又不是撐飽沒事幹,自己找罪受。

  放下陶杯,眼角餘光,他看見桌上自個兒捏的小兔。
  是他的一對兔兒呢。他開心的把兔子放在手心把玩。玩個沒兩下,他瞪著其中一隻陶土燒窯的兔子。

  它、它……它居然是「綠、色、的」!

  這不就擺明是一對情人兔嗎?!

  綠色是她。紅色是他。當初在捏陶,二次上釉燒色的時候,他怎麼壓根沒注意到──

  藺無雙趴桌,哀慘。


  ◇◆◇◇◆


  天界,也有成年禮。並非是大肆鋪張宣揚的禮儀。每個人的成年日期都不一樣。如何確定自己的成年日?

  姆父死的那個日子,即是自己的成年日。

  因為他將不再需要姆父的照顧。天命所歸。

  這一天他看著姆父漸漸消散在他眼前,眼角含淚,望著他微笑,姆父握著他的手,跟他說:

  無雙,別賭氣了……
  你很想見她一面的,不是嗎?

  別逃避、你該正視你自己的內心。
  我才沒有逃避!
他心虛似的辯駁。

  姆父不再說話了。藺無雙望著空無一人的床鋪,剛才……他的姆父還躺在上面。一轉眼,死得乾淨俐落。

  機會只有一次──聽說,這座天界就是為彌補缺憾而形成。
  而他們這些輪迴於天界的人,幾乎都是前世含恨而亡的不幸之人。

  他抹了手中凝聚的雲氣,朝著姆父消逝的方位,輕灑,聊表祭禱。 
  也許他該踏出自己的居所,浩然居。他一直刻意低調行事,少少出門,也不常和同袍們聯絡感情,待在自己的世界裡,一直重複過日子。他從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自在、悠閒。
  因為,他本就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志向。人,活著,就只是活著;心安理得的活著。

  如今,姆父死了。他是否也該順著這變化,做一些不同以往的事?

  他回頭,望著書案上那隻孤伶伶的小紅兔……另一隻,被他藏在一只方形書匣子裡﹔最深處地,牢藏著。
  下定決心般,他終於離開浩然居,踏出自己平靜的惶駭的,回眸處的闌珊燈火。

  彷若,燈火滅了、熄了,他再捻著油燈點上,不就好了?
  所以,姆父﹔他,並沒有逃避。
  沒有。


  ◇◆◇◇◆


  假使,一出門會遇到這麼多人頭,躲在矮樹叢裡,平常的他,一定會毫不留情、面不改色的,衝回浩然居,仰天大笑……
  但,主角是自己本人,他可就嘴角也裂不開半分。

  藺無雙臉色鐵青、目瞪注視他家門前,貼著一張下注開盤表,發起人:劍子仙跡。
  賠率,一賠五十。

  自他前腳一踏出,那些人就全數倒地,一景哀鴻遍野的景象。其中還有一位右眼臉上有一道紅色細疤的男子,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衝著他猛哭。

  「藺無雙啊……你早不出關、晚不出關,怎麼偏偏在今天出關啊!」
  什麼跟什麼。我出關難道還得挑時辰吉日?

  「蜀道行,別哀啦。快,把錢交出來。願賭服輸。」
  藺無雙冷眼一掃,只有這一身白的男子,是笑顏朗朗的。

  「劍子!算你好運!」蜀道行恨得牙癢癢的,從暗袋裡掏出他的荷包,丟到劍子攤開的掌上。
  「嘿,貪財貪財。」劍子一臉瞇瞇笑。不一會兒,他的獲利已經裝滿的一袋包袱。還附帶一車包子饅頭,上頭紅字刻著,杜一葦出品。
  眼望著,那位白髮白衣的仁兄,收好他的錢後,他這被下注人,發聲:「你就是劍子仙跡?」藺無雙撕下那張開注表,遞到劍子面前。

  不過,劍子似乎壓根沒看見他噴火的眼,還笑嘻嘻拿了幾顆白饅頭硬塞到他手裡,笑道:「恭喜你出關。來,這包子你吃吃看,很有名的!」
  藺無雙半信半疑的瞟了他一眼,張嘴撕了一口。
  「好不好吃?」劍子雙眼燦燦發亮。
  「蓬鬆之中,帶著死無遺憾的嚼勁。」
  呃……好、好奇特的評語。在場眾人,無不同一時間做此發想。

  藺無雙吃完饅頭後,朝著站在包子車旁的杜一葦頷首致謝。「手藝絕佳,不愧是名揚天界的第一包子店。」
  被這麼一位面龐清俊,氣質孤高雋雅的男子讚美,杜一葦一張老臉不由得紅臊熱辣。

  見藺無雙如此,劍子獻寶似的,又從身上挖出一斗小巧的紅酒玉壺。「來來來,無雙兄,吃不吃酒?這一壺可是我暗藏的……」
  另一側的聖蹤,目瞪口呆的看著劍子仙跡手裡再眼熟不過的小玉壺!
  三步作兩步衝,聖蹤吼道:「劍老猴!你又偷盜我奇谷裡珍藏的玉酒!你這殺千刀的!」
  「說這什麼渾話!我又不似你那麼小氣,這酒是我專來慶祝無雙兄成年日出關的賀禮。」
  牙根繃地霍霍響,「那你大可跟我買酒啊!」
  「朋友之間,談錢傷和氣呀。」劍子滿眼促狹捉弄賊笑。

  當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藺無雙好奇的打開酒栓,隨即壺口立刻溢出甜美濃醇的風味,還有些許清涼的舒爽沁脾。
  「一聞酒香,便知此酒乃為上上品。」
  製酒之人,無非是希望品酒人能聞香知其優劣。聖蹤楞呆的看著藺無雙真誠的雙眸,注視下,聖蹤害羞的搔搔臉頰,道:「多謝,無雙兄稱讚。」聖蹤一把搶過劍子的酒,由他親手送給藺無雙。
  「無雙兄這紅玉酒你收著,下回愚弟有新酒,便請無雙兄來寒舍暢飲一番。」
  「恭敬不如從命。」藺無雙笑著收下。
  「噯呀,直接稱兄道弟起來了。」劍子順勢擠開聖蹤,「無雙兄那我呢?」
  「你?」藺無雙不瞭解劍子眼中的期待之貌。
  見藺無雙的樣子,好似不懂,他好心的開口暗示:「對呀,該向我說說什麼話吧?好歹我也幫著你熱鬧熱鬧。」
  藺無雙、恍然開悟。
  「藺無雙三招不能敗你,當場自盡!」
  「什麼?!」
  劍子仙跡,錯愕。

  【待續--】

  後記:這次更新文章快了好幾天(鼓勵自己一下*)希望這位藺無雙能博得大家喜愛.^///^.
  要看他深情的模樣,還得等到他終於見到練大姐的英姿。
  (那位骨瘦如材的小孩子,就是劍子...b)可憐的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