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二 浮亂三千

 


  一拳打在他肚上,肚沒開花,眼倒是先開花了。
  「你……打得很……認真。」噗地一聲,劍子從嘴裡噴了一口血,臉上的冷汗像水柱一樣,在他臉上流得張狂。他抬眼,「──這麼生氣?」
  龍首避開污血,冷冷地睨著眸光,哼地一哼,將劍子跩到腳邊。
  「喂……我真的快死了,你怎麼還這麼狠?」
  他悶了聲,忽然臉紅了起來,「喂喂喂,你做什麼脫我衣服?!」

  龍首掌心一開,按住劍子的頸背,將劍子翻過身來,膝頭抵著劍子的背骨,二話不說,動手便剝了劍子身上不像白衣的白衣。
  「汝廢話真多。」

  搞了半天,他終於知道這位俊美的過火的龍首到底在做什麼。他在搜身,把他身上的東西都拿光光,丟到一旁去,把他扒個精光後,又繞道他正前方,一臉難以置信的在他身上東摸西摸。
  「怎麼沒有?」沉默稍許,龍首低頭吐了這麼沒頭沒腦的一句話。
  劍子一楞,激動的抱怨起來,「我當然有!」
  龍首聞言一喜,脫口道:「在哪裡?」

  劍子挺起胸膛,拱著。「你瞧。我的完美的胸肌和我驕傲的四腹肌,還有──二頭肌!」他展現他的力與美,鼓鼓地,強悍十足。只可惜,跟他蒼白的血色實在不搭。
  龍首瞬間沉了一張臉,見狀,劍子僵了笑。

  又忽然,龍首在劍子眼前,笑開了他本一開始冷漠的俊臉﹔這笑,美得連他肩上的紫髮都像一帶彩虹般的絢美。
  劍子心驚地捧著心。噢,他居然把黃泉之王給惹火了。他捶了自己一下。
  真是佩服我自己!

  「汝……好似沒有身為階下囚該有的自覺,吾該好好的教教汝──何謂『俘虜』?」僅見那宛如像利刃的指尖,抵在他的右心處。
  劍子閉上眼,隱隱低吟一聲。「你扣住我的心,莫非是想控制我?」
  「吾沒那低級的興趣。」他低叱。

  劍子乍地睜眼,眸中仙昂的幽光,像兩把明媚如春火的霞光,射進他的眼底。龍首猝不及防,眼與心皆震了震,劍子反手握住他的手腕,他邪著笑,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清心寡慾的天界之人。
  「那麼……就是想知道我的真名,是不是?」他在他耳邊,吹拂一氣熱哄的氣息,「那,我便告訴你,我的真名是『劍子﹔仙跡』,黃泉的龍首。」

  龍首偏過臉,有股難以察覺的顏色,以俘虜的姿態停在他眼上,虔誠地吻著他的眼睫,神聖伏地膜拜。
  他與他,只有一指的距離,兩雙眼在彼此眼中看得裸露。他的氣,留在他鼻翼間﹔他的息,鑽入他眼瞳底。

  「為什麼告訴吾?」真正姓名被知道後,便能拿來詛咒。這是天界最忌諱第界的一點。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想找『紅塵』?」

  龍首變了神色,那像是一眨眼的時間,銅牆鐵壁在開闔的起末,他迅速武裝自己。
  劍子鬆開手。也鬆開那好不容易抓到縫隙。他不急切地﹔他等待網羅。
  「吾以為紅塵在汝身上。」他皺眉。也許類似地圖的暗語文字,刻在白玉身上。所以他剛才才會先脫了他的衣服。
  劍子偏著臉,看不出個用意,只平淡的說:「紅塵已經死了很久,你找著一則虛幻的傳說究竟在執著什麼?」
  「吾曉得紅塵已死。吾所要的……」起承間,他把聲音給吞了。
  像是吞入一個連他也說不出口的悲傷。緩著、含著、裹著,小心地嚥入自己的胃袋裡,讓那份悲傷留在自己體內,牢牢記住疼的感覺。

  他緩步定在劍子面前,紫眸下也是看不清的言語。劍子仰首與他互望,臨下的卑退,他無路可退。他用氣勢告訴他,誰是王,誰是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汝是囚。」他的聲音不容侵犯。
  「我知道。」他的語氣不卑不亢。

 

  ◇◆◇◇◆

 

  「白玉」被俘,這件消息已經轟轟烈烈的傳回天界,連生死不明的天界第一女將練雲人沒死的消息也傳入天界中,且還成了地界驍勇善戰的第一女武將。萬萬想不到,兩人竟是同一人。
  這兩件消息,使整座天界沸沸騰騰。

  然而最令天界訝異的,是地界黃泉進攻天界的原因,居然是為了一則虛幻飄邈的已死傳說?
  黃泉之王在想些什麼?無人知曉。也許,尋找紅塵只是障眼法,真正想要的也許是天界的柱石──「夢土」。
  天界眾將們無不往這方向聯想。一來,黃泉之命已所剩無多,無日無月,眾命難以在地界生存,地界之鬼,也逐年減少。生活之艱難,可想而知。
  天界的生活遠比地界好上太多。四季陽光充足,如春如夏,每四年輪一季冬雪。鳥語花香,迎風搖曳盈盈香語。
  這一切的世世佳景,都歸功於天界的夢土。

  夢土,傳為紅塵骨肋中的一骨殘骸,亦是唯一遺留人間的淨土。
  千萬年前,江湖已死,天地一分為二,日陽獨拋留於天,陰陽兩分。

  數百年來,天與地互不相犯,相安無事各生活在自己的領域。但生活上的差異卻已讓黃泉無法再堅持下去,那份高傲,只會讓他們走向毀滅一途。
  而今,世道輪迴,傳言中,那遠古前令江湖滅亡的龍,轉入地界。

  懼怕嗎?不。
  那末世之龍反而是黃泉的希望,因為龍有滅世的力量,他們期望以龍的姿態,吃了天界。

  他們痛恨天界的無憂無慮,憑什麼!是啊,憑什麼留住夢土。

 

  ◇◆◇◇◆

 

  他被俘了。
  被脫光光的俘了。
  嘖,該抗議嗎?劍子低頭瞪著腰間一塊遮住重要部位的黑布。
  都已經鎖住他的功體,甚至還以命相連的咒術,讓他離不開龍首身邊十呎範圍。都謹慎到這樣變態的地步,還讓他一絲不掛?
  也許,他該暗自竊喜。這位龍首沒只拿一片葉子給他遮羞。

  劍子坐在地上,已經換了十幾二十個姿勢。手腳上鐵鍊不時發出碰撞的糾纏聲響。
  正前方的龍首,恍若未聞,依舊持續相同閱案拜讀書首的姿勢,頭都不轉個歪,活像尊石像。
  「喂……」劍子很悶,天曉得他已經十天沒跟人交談過。
  「喂喂……」連進來叩首的人,壓根沒看見他似的。
  「前面的龍首大爺,您好歹也出個聲吧!我快憋死了!」他裝著一張受虐的淒慘表情,任何人見著了,都會忍不住丟銅板給他。

  這會兒,總算請動這位不動如山的龍首,他放下手裡的書卷,斜眸扯嘴問:「紅塵在哪裡?」
  劍子深情款款地雙手合掌,虔誠低喃:「在你我心裡。」
  龍首步過身來,低頭看,「很好玩嗎?」
  「龍首更配合一點,這戲會更璀璨動人。」劍子中肯的下註腳。
  不用明說,又是一拳彩虹下的星光滿天。

  劍子抱著肚子哀哀叫,臉上的笑容卻是該死的狡詐。他笑問,一點也不像身在敵營囚犯的模樣,樂個跟大孩子似的。「你給我的傷藥很有效啊!第四天時,我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大半。」
  「那是眉姐給吾的。」他動手翻了書卷下一頁,回道。
  眉姐?好親暱的稱呼。劍子好生好奇他們之間的關係。
  「你怎麼沒對我嚴刑逼供?」這點他最好奇,因為他頂多打打他幾拳,那些拳頭還都是他自找來的。沒辦法,他無聊。

  「眉姐交代吾不可刑求汝。」他轉眸,眸光頓時陰森起來。看得出來,他其實很想走這條捷徑。
  劍子吞吞口水,笑嘻嘻的繞到他面前,光裸的屁屁在他面前晃得性感,支著臉問:「小的斗膽請問大爺一件事,」他指著自己精光的身體,「為什麼不給我衣服穿?」總不可能是欣賞他健美的體格吧?雖然他對自己的身材頗自得。

  「這不是汝的興趣嗎?吾只是成全汝。」他的聲調是平的,平的像是在說今晚的菜不夠鹹般的自然。
  他的下巴真歪了,就憑他那句話!「你在說笑吧?那我手上的腳鍊和手鍊怎麼說?」
  龍首放下書,抬眼,有點不耐煩。「做個樣子。」

  這傢伙!他開始懷疑他究竟是不是正牌白玉?怎麼這麼滑頭!既不能刑求,問也問不出話來,話沒先問完,人都已經被他氣死。
  最莫名奇妙的是,明明這傢伙被監禁在地界的消息已經傳回天界,怎麼不見天界有半個人影來救他?
  這天界白玉,該不會是個沒人緣的傢伙!

  劍子忽然嘆了一口氣,眼神變得遙遠而傷愁,「想那年普光初陽論武的那年……你那稚氣的臉龐,害羞的生嫩模樣……」
  砰的一聲!一塊碎裂的木頭板飛撲到劍子的臀邊,他閃了腰,轉頭就看見一掌打爆桌子的龍首。

  「汝……汝居然還有臉提那件事──!」那飆冽的極度冷音,龍首寒著臉,冰霜風雪怒揚的像隻嗜血的猛虎。
  劍子雙手捧頰,驚問:「這,不能提嗎?」

  那時候的龍首未脫少年模樣,看上去是十足十的翩翩美少年,不少參與武學論會天界人對龍首相當驚艷。甚至私底下還有天界人想眷養他。
  龍首雙手喀喀按響,指關節運動得充足,要把他打成天邊一顆星,也不成問題!

  「你為什麼這生氣?」他可不記得他對他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他還記得那年他對他可是禮遇有加,差點沒親手做個鞦韆給他盪了!
  龍首吼了一聲,發飆的朝劍子撲去!
  「汝這沒天良的臭老頭!」
  「唉呀!冤枉啊!我、我幹了啥事啊!」

  最後一塊蔽體的黑布,在拉扯下,它,含羞帶怯地,飛了。
  青春小鳥,跳著舞高唱著。
  
  但,眼下的練峨眉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她伸手摘下掛在她頂上髮簪的黑布。
  「──這是什麼?」眼掃地板上那可能是冒牌貨的交疊兩人。

  劍子眨眨眼,羞紅的說:「龍首大爺給我的兜襠布。」

  「龍首,你這樣子成何體統!」
  「眉姐!事情不是汝所看到的那樣!」龍首氣極敗壞的從劍子身上爬起。
  「你不能起來啊!你起來我名節就毀啦!」

  劍子情急之下抓住龍首的腰帶,手一扯,看起來像是無意間絆倒龍首的腳踝,龍首身子一歪,腳底飛空,整張臉就這麼埋在劍子的青春上。
  練峨眉錯愕的退了一步。
  「……嗯,你們先忙。」她,十二道「驚牌」,速速告退。

  人走了,兜襠布也瞇著笑,安息地躺在地上。

  小鳥,開花了……

 

 

  【待續--】

 


  後記:相信九祐……這篇真的不是搞笑……這只能說這隻劍子「騷勁」十足……
  有股衝動想把副標題改為「青春小鳥」...Orz
  p.s.應該知道「青春」二字暗喻劍子的哪個部位?

  這回發得嫌慢了。往常九祐回文完,都會發下一回。前些天發生了恐怖的事情,電腦開機找不到硬碟--瞬間風雲變色。
  很有可能是硬碟壞軌,嚇得九祐找電腦大神求救。但,還沒修復壞軌,打個文章都心驚膽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