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一 浮亂三千

 

  傳說,龍乃不祥之子。龍的眼瞳是吃了仙人的心眼,才得以一見萬千。
  據言,龍鱗是眾多死人的魂魄,凝固在上頭,結成一道結實胄甲。那裡頭,躲了成千上萬的謊言。

  紫色,是鬼的顏色。紅色,是塵的顏色。
  黑色,是黃泉﹔白色,是比翼。
  拆開了,無月無日。閤閉了,無情無愛。

  仙人輕輕地嘆息了。龍……怎麼也放不開,僵持炬毀的約定。
  於是,仙人挖開了自己,成全了龍堅持尋回的紅塵。
  那漫開了的紅塵,是龍選擇的結局。
  即使,那紅塵繡上仙人輕笑的夜語,
  繡上了﹔袖上了﹔
  哭了,卻再也喚不回。


  ◆◇◆◇◇◆

  
  在地界一年,同等於天界的一日。在這裡無日無月,只有一片青藍的灰暗迷霧,圍住地界八方。
  十年一雨,百年一日。所以,地界無花無草,僅有防衛地界般的尖石,林林總總的鋼鐵意志。
  地界飲的水是黃泉,黑色,如人心腐爛的毒水。
  既然飲的是黃泉之水,便不再為人﹔地界之人,為鬼,不稱人。

  最後一顆日陽壽盡的那一年,地界的西方,出現一尾盤巨大地的黑龍,閃爍著耀眼的銀光,朝著天界的方向,嘶吼了一聲。
  黑龍在寅輝色天空舞著龍身,挑釁般的嘶嘶鳴吼。
  天門,仍是不開。
  黑龍猙目,試著用龍身撞開天門。
  天門,仍是不開。
  黑龍尖吼,震裂天祭,一聲破了心防,破了天奉。

  從天奉裡探出來的人臉,有一頭如夜色的長髮,那人,對黑龍邪惡地綻開微笑。
  是誰在呼喚我?
  哦,是你嗎?
  就是你挖走我的雙眼?

  黑龍,退了身。仰著首:『……吾……不想要紅塵了。』
  後悔?那夜色的人,嘴角勾起一抹龍愛看的弧度。
  黑龍啞了聲,難受的哽著。
  『吾,不言悔……只是──』
  只是?
  『只是,失去了他,吾只能得到後悔。』
  哼,愚蠢。


  ◆◇◆◇◇◆


  甫一睜眼,他狼狽翻身坐起。按著自己發麻的左臂膀,微微生疼。
  他抹去頸上的汗,細冷的,一顆顆顫抖地冒出嫩水。
  步下床,信手披上一袍深紫繡白的外氅,他推開窗,生冷無情的黃泉之窗,睜著眸,觸及眼底,仍是一片寂滅的往生黃土。

  白蓮的燈火,流放在黃泉之上,無聲無息地,綻放著黃泉下唯一的芯燈。

  他,是黃泉的王,黃泉的王首,鬼民們稱他為——「龍首」。
  何謂「龍」?他是命帶不祥之禍的龍,卻也是黃泉內,唯一視死的一盞希望之燈。
  憑著過人的手腕、犀利的目光、不可催之意志、不可動搖之信念﹔他,一步一步,計計劃劃,謀謀略略。終而踏上黃泉之首,領著自己的信念,證明自己並非如傳說中一樣,是不祥之子、毀滅之龍。

  他是黃泉裡,唯一的希望。

  那乾冷的風,千萬難計的聲聲呼喚,化成風,圍繞在他身旁,每一下輕碰的吹拂,皆是每一夜死願的寄託。
  他的肩上有千萬鬼民的靈魂,千萬的字句,以及千萬折騰的信念。

  『龍首啊……我們英明果斷的黃泉之王啊……』
  『……別忘了您對我們的承諾……王啊、我們付出生命推從的龍首啊……』
  『別忘了、別忘了……』

  他握緊擱在櫺台上的橫檻,沉沉閉上他那雙綴著紫火的眼瞳。

  『哥哥……』
  『別傷心,為了黃泉的延續,我甘願啊。』
  『不!汝是吾唯一的小妹!吾怎能讓汝為黃泉獻祭?!吾不准!』
  『哥哥,我為得不是黃泉,是你啊。哥哥是我唯一個親人,更是希望。你不是告訴過我,你會證明給我看。』
  『不……不──』
  他往前抓著那為了黃泉、為了他,前去獻祭的妹妹。
  回來……回來……別去──!
  仰首,墬入他眼中的是一滴帶著微笑的血,親身血脈的血。

  二十黑戟,棍棍穿透她纖細的女體。
  手足一穿,是為釘地﹔
  肱肘二穿,是為釘山﹔
  肩胛骨鎖三穿,是為釘風﹔
  額心末穿,釘泉釘澤。

  『啊……啊……』他淒離低哀,受不住此情此景。

  哥哥,別哭啊……再痛、再苦,你,也得笑著接受。
  因為,你是我們的龍首,我們的黃泉之龍。


  ◇◆◇◇◆


  他支著腮,由頭過肩的紫髮,躺在他平挺的雙肩上,略帶邪氣的紫眸,幽暗地發著明冷的火。
  端著一張俊美無儔的臉龐,身上陰冷的氣焰,卻也使人無敢直視那曾為不祥傳說之人。
  屈膝跪在冰岩上的令兵,額頭抵著地,害怕的縮成一團。
  連指尖都透漏著怒意的聲響,一下一下敲進令兵的心腑底,抖著顫著,一顆心隨著敲桌的碎響,一抵一緊,緊緊縮縮,只差沒把一顆惶恐的心給敲死了。

  「龍……龍首……」
  「說。」不重不輕的語調,也足夠使人吊著膽子,鬆不下半分。
  「現在出兵領征的將領……是……是武將、練武將……」
  「吾要的答案是誰將出兵的消息給練武將的!說!」
  「是、是練武將的弟弟……」

  轟地一聲。破裂的聲音驟響,令兵只覺得一陣冷冽的冰風停在頂處,甫一抬眼,前方已陷入一圈半圓二十徑的窟窿。
  「龍首請息怒、請息怒──」

  他怒顏而起,按在桌上的手,努著氣。好啊……一聲笑,吾處處看在眉姐的情分上容忍汝,而汝卻巴不得讓汝的親姊姊洩漏行蹤!
  他揮袖而過,怒焰不止,但在來處,卻已是丟進一道黑影,他斂眉閃身而避,抬眸入進眼簾的,是一身殘血的練武將。

  黃泉之都,第一女武將──練峨眉。

  他低首看著被丟進來的人,那一身白衣上驚心的大量血污,他凝目收斂起怒意。腳邊散亂的白髮,一頭攪著血汙的白髮,撲在那重傷的人的臉上,看不清樣貌。
  他譴退令兵後,緩了眼神,卻仍不減眼中不贊同的意念。他啟口:「眉姐……眼下不是汝洩漏行蹤的時機。」

  練峨眉抬眸,凜然中那掩不去的疲憊。她走上前,「你心繫之人已經不能再等。黃泉裡沒那永恆的時間。最快的方法是偷襲。」語停,不忍見龍首眸底被她的殤,轉眸另道:「這人是天界『白玉』。」

  白玉?
  龍首霎時一驚。「眉姐汝……直接入天界竊走『白玉』?」

  「這是最快的方法。」她微微嘆氣。聲音裡一股難以查覺的歉疚。「在天界中,唯有寶玉級以上的仙人,才會知道『白玉』是誰。」
  練峨眉在黃泉身分特殊,唯有少數人知道她真正身分是天界四武將之一的練雲人。當年天界大戰的練雲人生死不明,至今屍首仍未尋獲。而目前練雲人四方武將的位置,暫由藺無雙代掌。

  「眉姐……汝、汝這是何苦──」想也知道,一定跟藺無雙正面交手過了。否則,這等複雜的表情又怎會出現在眉姐冰清玉潔的面容上。
  「我的事先別管。倒是你,你不是很想知道『紅塵』究竟在哪裡?『白玉』就是唯一知道的人。」

  他神情一窒,迅速恢復冷靜。紅塵……是啊,紅塵!他找了多久、又尋覓了多久,才知道唯有天界白玉才知道遺落的紅塵究竟在哪裡。
  「眉姐,謝謝汝。」

  「白玉,我就交給你了。還有……你萬不可刑殺白玉,看在我的面子上,別太殘忍對待。」
  「吾自有分寸。」

  送走了練峨眉,他看見眉姐拿在手中的半邊面具,已經裂了,裂的顏色,已逐漸駐進眉姐褐色的眼眸中。
  是在眼眶中,曾經捨棄的顏色,思念的紅色。


  ◇◆◇◇◆


  濕冷的水,灌在他身上,黃泉污穢的氣息滲入他的傷口,疼得他不得不睜開沉重的眼皮,狼狽的臥在冰冷的地上頻頻抽氣。

  他恍惚的揚高臉龐,見到的是有著一張冷漠表情的男子,那一身著名招牌紫髮,應該是黃泉的龍首,被天界諭為末世天禍的不祥之龍。

  他故意笑著,即使他痛得連話都不想說。但,招呼也得打。
  「嗨,數百年不見,你變得更帥勁十足……」

  龍首挑眉。「汝認得吾?」印象中,他不曾見過這享譽天界的白玉。
  「唉呀呀,真無情……」他扭了一張臉,撥開貼在臉上的白髮,緩緩將背靠在壁上,稍作喘息。「普光初陽那年的武學論會,我就坐在你隔壁。」

  他小哀低呼。腹部熱辣熱辣的痛火,燒得他五臟六腑都給移了位。練蛾眉下手沒個輕重。若不是忽然見到她,一時間忘了反應,也不至於會敗得這麼慘。被打得落花流水、五花大綁的從天界被踹到地界來。
  他暗笑了一聲。不過,現在藺無雙肯定怒火騰騰,在天界氣得直跳腳吧。想想那隻紅眼兔子繃繃亂跳,倒也十分可愛。

  龍首暗了眸,伸手將身下那一臉痛汗滿佈的男人抓到眼前來。
  他卻反倒是得意的揚開臉。哈……這下可抓到你了。

  他鎖住他幽冷的紫琥珀,兩雙強勢的眼,在彼此眼中作著驚烈的戰事。究竟是誰擒住誰?呵,勝負未明。
  龍首凝眼瞧了眼前的白玉好一會兒。一來,這人沒半點傳聞中白玉的出塵絕逸、仙影飄飄。眼前這張臉,稱不上天界的美,單有一雙多變的眼神,惹人心驚。

  「還認不出來?真傷我的心。」
  他抓起鬢髮頰邊的一束髮充當白鬍子,掛在嘴上,咧著笑:「怎麼?這樣想得起來吧?」

  他狡詐的咀嚼著龍首臉上一躍而出的美妙錯愕。
  就說是他贏了……

  呃,他把前話收回。
  因為這位翻臉跟變天一樣快的龍首,沒個通知,直接在他傷口上埋下沉重有力結實絕對且迅速的驚天一拳!
  嘖,有痛到。他想哭了。

  眼前的龍首,臉上冰冷的表情融了,一朵邪惡的算計,開得滿山遍野,不多不少,剛好足以讓人回味無窮。

  「真是好久不見,汝說是不是?『劍子』老伯。」
  「嘿嘿。」

 


  【待續--】


  後記:準備了許久,終於可以將這篇新作登出來跟大家見面.^_^.
  這篇「烽火」主角仍是三先天,但會有不少支線配角有一定的戲份。
  在這裡,劍子和龍宿非友非敵,但在信念和立場上,他們兩個是絕對的敵人。
  這一篇將是挑戰跟雲歌完全不同風格的故事,情愛部分為輔,主走兩個男人的理念的堅持(龍首部分)
  為何他們會是敵人,又完全不認識對方?這故事進行至中段會有線索出來。大家請耐心品嚐故事。
  此篇故事將走比較激烈路線,九祐膽子有小小訓練一下。激烈的部分應該可以……
  再透漏一下,這一篇的主角定位……大家應該不難發現,都是很強勢的男子。(劍子此性格後期會發揮出來)
  第一回大家應該有疑問,小小線索在第一段^^b

  忙著創作的同時,也收到雲歌的消息。九祐謝謝大家熱烈支持,雲歌有大幅修改,也希望大家別太震驚^^||...
  番外兩篇,也謝謝大家喜歡。桃華那篇,該是不會續篇了。結局就在最末段話^_^
  辛苦參與製作的各位了。悠韻的圖好可愛(聖蹤跳舞那張很有趣)、謝謝小涴的帥帥小尋、
  謝謝贊圖的曇子,您圖上的桃華十分可人。介末圖上的劍子英氣十足!(龍歸中,劍子保護龍宿擋在蛇女之前那一幕)
  ^_^...非常謝謝大家。也希望這長篇新作,大家喜歡^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