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因為不捨……】、四

  小九疲倦的靠著床柱,圓潤的大眼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采,連虎耳都軟軟的垂在頭上直不起來。

  「那些老傢伙們呢?」
  「如首座所料,已經開始動作了。」侍衛應著。
  「是嗎?那時間不多了……」認萍生停了筆,合上書,神情有點微妙。
  「唔……」小九含糊的嘟嚷一聲,頭一歪就睡著了。

  認萍生走過去將小九移平躺著,侍衛則轉身走到門外守著。靜靜的看著小九的睡顏,認萍生伸出手輕撫著嫩嫩的小臉蛋,陷入遙遠的回憶。


☆★☆★


  每個月固定一次的長老會議,本應該如上個月安靜,但這個月卻有點不同。
  認萍生照例托著腮坐在王座上不言,但底下的長老們卻不像上個月悶著臉圍坐著不語,反而當著認萍生的面竊竊私語,一點也沒把認萍生放在眼底,只顧爭論的面紅耳赤。

  這幫老傢伙,真以為壓低了聲音不提到本座名諱就不知道你們暗裡在唱什麼戲嗎?就這麼光明正大當著我的面討論要在什麼時辰什麼地點用什麼方式暗殺我?
  認萍生要非常克制才能不將養在水晶盒裡的蠍子給灑在老傢伙們那禿了大半的頂上。

  認萍生撇了撇嘴角,「長老們,若沒有其他要事要匯報,那會議就到此為止。」不想再繼續看老傢伙們爭論怎麼暗算他,走人。

  正爭論不休的眾長老們措手不及,「認萍生,對黑派的戰事還沒討論啊!」
  「對長老而言怎麼處理掉萍生這絆腳石似乎比較重要?那對黑派的戰事留待晚膳時再討論吧!」認萍生事不關己似的無謂口吻,拋下一殿漲紅了臉的長老,走出議事廳。

  貼身侍衛又如影似的出現在認萍生身後,恭敬低聲的回報:「黑派確定在戊時發兵。」
  認萍生沉默一會,突然笑開了臉:「一夫當關是嗎?那可不能讓老傢伙失望。」
  「屬下已經打點好了。小少爺要如何安置?」
  「看他造化。」認萍生眼神閃了閃,「如果你不忍,可以帶他走。」
  「……他不是我的主子。」一反平常的堅決,侍衛的語氣很遲疑。
  「死腦筋。」搖搖頭,「隨你,但我可不幫你收屍。」
  「侍衛也不替主子建墓碑的。」

  同樣冷漠的主從,同時露出不可多得的微笑。


☆★☆★


  小九邊喝著粥邊看書,專注的模樣煞是可愛,但看在進入書房的男人眼中,有種恍若隔世的迷茫。背上不輕不重的按壓力道,讓他拉回了神智,收斂起他不該有的情緒。

  認萍生無聲的在躺椅邊緣坐了下來,只是靜靜的看著小九,也不發出聲音打擾。侍衛閣上門的動作更是輕的毫無聲息,只有偶爾會有紙張翻動摩擦的沙沙聲輕響著。

  這樣的寧靜,卻無法平復認萍生心中漸昇的焦慮。

  喝光了粥,小九滿足的舔了舔唇,一抬頭卻是對上了認萍生滿臉的複雜。眨了眨大眼微愣後才反應過來,有點無措的閣上面前的書,動作大的差點將碗給打翻。

  將小九的驚慌收進眼底,認萍生不禁好奇。不過他先將好奇收入心中,只是在心中計量著今夜衝突起時,可能會有的抉擇。關於這孩子的生死。

  今夜對他來說,是很關鍵的時刻,多年的鋪陳計劃,都只為了這一刻。如果因為自己的一念之仁而毀了這次的機會,那他將無顏以對所有死在他手中的無辜者。無意識的撫摸自己臉上的黥面暗想者。

  從懷裡掏出一個姆指頭大小的瓶子,遞了過去。

  抿著唇接過,將藥倒在掌心中,紅豔的丸子在手心中滾轉。
  將小手中的藥丸放回瓶裡,合攏起那小小的手,讓小將瓶身牢牢實實的握著,而他則握住了小手,將人牽著往溫泉方向的山谷走著。

  一大一小就這麼沉默的走著,進了山谷,往不同於溫泉的方向走著,來到了一處很隱密的山洞裡。

  山洞顯然被打理過,裡面已經鋪了很厚一層的乾草墊,旁邊還有著水瓶及一包乾糧,認萍生讓小九坐在乾草墊上頭。

  認萍生摸了摸那柔軟的虎耳後,快速的點了小九的軟麻穴,小小的身子馬上軟倒在草墊上,大眼盈滿了不解的揪著認萍生。

  「乖乖的待在這裡,我會回來接你。如果在我還沒回來之前翳流的人先找到了你時,就把藥吞了吧……」

  雖然不十分明白認萍生的用意,但小九卻隱約的感覺,認萍生可能不會再回來了。這個認知,讓他忍不住哽咽的說:「你什麼時候回來?」

  「很快。」認萍生別過臉,不去看那可憐的模樣,因為他發現,他並不怎麼喜歡看到那孩子眼中出現難過。「收好了它,記住我說的。」

  將一個小巧別緻的項圈戴在小九脖子上,認萍生撫摸了會小九的臉蛋,而後點了昏穴。

  沉重的睡意排山倒海而來,小九撐不住眼皮的沉重慢慢閤上雙眼。最後的影像,是認萍生挺的筆直的驕傲背影。


☆★☆★


  眺望那漸落的餘暉,認萍生雖然狀似若有所思,其實心中是一片空白。等了這麼久,壓抑了這麼久,終於盼到了他一直在等的日子,他卻沒有一絲喜悅,有的只是茫然。

  身後的侍女怯生生的喊著:「首座,晚膳已備妥了,請入席吧!長老們都侯著呢!」

  「一會便去,那班老傢伙若挨不住餓,就先用膳別等我了。」
  「是。」

  「首座,已備妥了。」侍衛在認萍生身後低聲報告。
  「是嗎?你辛苦了。」轉向往議事廳走著,認萍生的嘴角有抹淡淡的笑。
  「這是屬下該做的。」

  議事廳的喧嘩在認萍生踏入時靜默了下來,眾長老們雖然神情如常但卻不太自然的轉開眼神,彷彿做錯事被大人抓包的心虛樣。在認萍生冷笑兩聲後,氣氛更是一整個尷尬。

  從容的在主位上坐下,認萍生只是端起酒杯啜飲了一口,邪笑的環視在座眾人。其中一位長老清咳了聲,提起了對黑派戰事的人員佈署及調派計畫,其他人也紛紛投入討論,按照慣例認萍生只是靜靜的聽著不開口。

  靜靜的等。


  當議事廳的爭論聲逐漸被外面的騷動聲浪壓過時,長老們還來不及驚覺異狀時,傳令兵已經連滾帶爬的衝了進來。

  「報告首座長老,黑派殺進來了!」
  「什麼?!他們不是進攻南翼分壇嗎?」
  「黑派人數不多,但每個武功高強!」
  「是聲東擊西,我們大意了!」
  在長老們做著無用的爭辯時,認萍生已經閃身出去,往總壇入口飛奔而去。

  而在長老們辯論完無用的結論趕到入口時,總壇入口已經屍橫遍野,不論是黑派或翳流的人馬,纏鬥成一團。無瑕細想,長老們被黑派人馬沖散開來,各自抓對廝殺了起來,沒人察覺應該比他們早到的認萍生,並不在這裡。


☆★☆★


  黑派人馬不斷試著想擊破南宮神翳閉關處的入口,認萍生站在暗處冷眼看著。他清楚這票人馬雖是精英,但不見得能佔了多少便宜,只能在南宮神翳尚未功成出關前,突破層層保護出其不意的突襲,否則沒有一點勝算。

  思量下,認萍生決定暗地出手助黑派一臂之力。提氣運勁,雙手幻化出太極圖印,氣勁掠過黑派人馬的頂頭,向堅固的山壁轟去。

  而同時,山壁開始震動,小碎石不住的滾落。在氣勁轟破山壁時,另一股更強悍的勁道擊散了認萍生的攻擊,掃中了來不及反應的黑派精英們,再往認萍生襲來。

  袍袖一揚,輕易的卸去了已不具威力的攻擊,認萍生心中一沉,暗自扼腕遲了一步。


  「萍生,這就是你回報吾的方式?」南宮神翳神色淡定,毫無驚訝之色,彷彿早已知曉一切因由。

  「教主不滿意?」認萍生同樣從容,淡淡的笑容看不出想法。

  「滿不滿意,要等戲唱完了才能評論不是?」認萍生笑顏之下的殺意,南宮神翳倒不氣惱,倒是覺得十分興味。

  清楚自己的武學造詣及不上對手,但認萍生並不畏懼。失去一切的人,是不在乎再失去更多,因為已經沒有什麼能再失去了。只是不期然的,一個小小的身影跳入腦海中……

  從不曾擁有,何來失去?
  抹去腦海裡那嬌小無依的身影,眼底只剩灰燼般的死寂;隨著內力爆發,四散飛揚的髮絲掩去了眼底一絲眷戀。

  同時疾動的身影,不同的內心思量,南宮神翳並不真的想取認萍生性命,所以出招有所保留,反觀認萍生的打法根本是蠻攻不守。


  認萍生不要命的攻擊,逼的南宮神翳無法再手下留情,開始針對認萍生的要害出手,激烈的戰鬥讓兩人均掛了彩,已分不清身上沾染的是誰的血,鮮紅的色澤不斷擴散在兩人的衣袍上,南宮神翳一掌將認萍生轟出了結界外,同時也被認萍生擊中了腹側,南宮神翳腳步踉蹌,唇邊也溢出了絲絲的血液。

  被重創一擊,南宮神翳驚訝於認萍生竟隱藏自己的實力如廝,雖然終究不敵於他,但留他一命卻是後患無窮。南宮神翳決定斬草除根!

  調勻自己的呼吸,南宮神翳飛身出結界之外,不意外看到受創甚深的認萍生仍倒在地上喘息著。

  南宮神翳一臉惋惜的抬起雙手準備結束認萍生的性命。對於死亡這結局,認萍生並沒有掙扎起身試著逃離,只是抬起頭,蓄積自己僅餘的內力,以求同歸於盡。

  二道力量強悍的掌氣錯身而過,南宮神翳硬生生接下認萍生賭命一擊,跪倒在地上,口中湧出大量鮮血。

  氣空力盡的身軀已無法閃躲南宮神翳的傾力一擊,從容的閉上眼等待自己的末日。只是遺憾著,他終究要對那孩子食言了。

  突然一股力道將認萍生撞斜了身子,一個嬌小的人影撲上了認萍生,兩人一同承接了氣勁,雙雙跌落塵土之中。

  嘔咳出血,認萍生無法置信的緊摟住撲跌在自己身上小小身軀,感受到手底的潮濕溫暖逐漸擴大範圍,只能徒勞無功的按壓在小九的傷口上,想減緩生命的流失。

  「你這不聽話的孩子,我不是要你乖乖的等著?!」分不清心中的五味雜陳,認萍生只能用責難的語氣去掩飾他的激動。

  「因為你騙我,你根本不打算回來……」生命的流失讓小九意識逐漸散離,但揪緊認萍生衣襟的小手卻仍抓的死緊。

  「果然是為了這孩子……」明瞭了幾分,南宮神翳心頭不禁惱了火,卻不是為了背叛的事實,而是明白了在認萍生心中,他給予的一切竟然及不上一個孩子的命。

  衝動的上前揪起已昏厥的小九,南宮神翳單手掐住小九將人提起,目露兇光的準備在認萍生面前折斷那細小的脖子,卻突覺掌心一個刺痛!

  麻痺的感覺快速蔓延全身,南宮神翳整個人軟倒在地,小九也跟著摔倒在一旁。

  「哈哈哈!你居然用那孩子的身體養毒,真是出本皇意料!」被暗算的南宮神翳雖然狼狽,仍是不得不佩服認萍生的心機沉重。

  已經模糊的視線已經看不清南宮神翳怨懟的神情,所以也看不見南宮神翳背後那片漆黑的夜空中,出現了一抹白色圓點,快速的逼進,逐漸的擴大。

  他只是堅持著他的承諾,勉強的掙扎爬行到小九身邊,將人摟入懷裡用身體護著,暈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