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因為不捨……】、三

  「據探子回報,忠烈府已針對被我教所滅的門派進行調查,要不了多久應有眉目。」很平常的回報,但下一句話卻讓認萍生眉尾動了動。「另外,長期與我教對立的黑派近來動作頻頻,有不少武林人士進出,似乎在策劃著什麼。」

  「……繼續監視。另外將所有據點的人力撒回總壇,只留下基本兵力留守。」認萍生下了個指令,卻引來長老群們的責罵。

  「就這麼將各據點的人力撒回總壇不就漏了餡?」
  「就是,這不就讓黑派有了提防心?」
  「據點撤了防守,不等於門戶大開等人來佔?」

  長老們愈罵愈大聲,逼的回報的探子頭不得不提高聲量,兩邊活像在吵架般,個個臉紅脖子粗。認萍生雖然懶洋洋的托著下巴,卻將兩邊的資訊全聽入了耳,在回應指示探子頭任務後,偶爾也會轉頭回應長老們的指責。

  從南宮神翳閉關開始,整個翳流就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敵視認萍生與巴結認萍生的人馬壁壘分明的對峙牽制,兩派人馬維持著非常危險的表面平衡。

  好不容易聽完了所有匯報,認萍生疲累的揉揉額角,很無奈的聽著底下的吵鬧,卻無法拒絕這種精神折磨,這是他的職責之一。

  正當認萍生在心裡把南宮神翳的列祖列宗問侯到第七十八次時,駐守他別院裡的侍衛快步進入殿內,貼近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認萍生聽完後臉色微變,一掌就把自己的侍衛給打飛到仍吵鬧不已的人群中間,把所有人的喉嚨給嚇啞了。

  「堂堂翳流首座的別院竟讓宵小輕易的侵入撒野,養你們這批廢物何用?」認萍生臉色不善的一拂袖,拋下大殿上莫名的眾人不理,快步的走回自己的別院。


  認萍生雖然面無表情,但略微不穩的腳步卻洩露了他的情緒。他最忠誠的貼身侍衛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身後,低聲請罪。

  「未保護好小少爺,請首座治罪。」
  「他有個三長兩短,誰也跑不掉。」

  推開主樓的大門,認萍生筆直往小九房間走去,貼身侍衛摒退所有侍女到外頭候著,自己守在小九房門口警戒著。

  躺在床上的小九臉色死灰,而脖子以下的皮膚卻是異常泛紅,呼吸輕淺而急促,認萍生把過脈後鬆了口氣,臉色也和緩了下來,摸著小九的臉頰,心裡有著說不出的疼。

  打從撿回小九的那天起,就一直在他的食物裡摻入非常微量的毒藥,被吸收的毒藥不構成威脅但卻一點一點累積在體內成了抗體。這雖讓小九逃過死劫,但這毒還是非同小可,尋常解毒劑也只能緩一緩痛苦。

  坐在床邊將小九靠躺在自己懷裡,認萍生的右手指輕劃過自己的左手腕,頓時裂了個口子,暗紅色的血液緩緩滲出。

  將小九的頭往上仰,將自己的手腕靠近小九的嘴,讓順流下的血液滴入微張的小嘴裡。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小九,也因入喉的腥味給嗆醒了過來。

  「你給我喝什麼……好腥!」虛弱的想別過頭,卻被認萍生用手臂架著不能動彈;想閉緊嘴卻被捏緊了鼻子,不得已張大嘴呼吸並吞入更多的血。

  「不想死就吞下去,我沒時間顧著你這娃子。」認萍生一貫無情緒的聲音表情。

  這陣子的相處雖然互動極少,但小孩子敏銳的直覺還是讓他明白,身處在翳流這個極度危險處處敵意的地方,認萍生對他卻是最無害最善良的存在。雖然認萍生表面上總是在戲弄他、欺負他,卻不曾傷害他。

  小九眨了眨眼硬將口中的血給吞了下去,強忍腥味造成的反胃倔強的“哼”了聲。

  認萍生微抽嘴角,將手腕抽離小九的唇邊,將人給放平回床上躺著,「聽著,這陣子除了我親手給你的水及食物,其餘的都不要碰不要吃。」

  轉頭望著認萍生的臉,小九雖然不明白,卻是順從的點點頭。野性的直覺告訴他,有種危險潛伏著要他的命,聽話才能保的住小命。

  認萍生露出滿意的笑容,輕輕的搓揉小九的虎耳,「聰明的孩子。」轉身去將香爐點燃,淡淡的香味瞬間瀰漫房間,小九開始覺得眼皮沉重起來。

  確定小九沉睡後,認萍生出了房門,望了貼身侍衛一眼。會意主子無聲的命令,侍衛立即退出了樓閣,前往調動屬於認萍生的私人衛隊,將整個別院圍個水洩不通,加強護衛。

  上了閣樓,認萍生攤開空白的紙卷,振筆疾書。


☆★☆★


  一連數天,各種偷襲接連不斷,但並不單對誰,而是不分層級高低通通有獎。甚至連南宮神翳閉關處都被探了著,要不是認萍生擋的快,怕不被破了入口暗算了去。只是一些武力低微更甚至是被擄來為妾為奴的平民們就沒那麼幸運,死因千奇百怪,絕大多數都是中了難解奇毒。

  為此,翳流幾乎個個都提高了警覺,也放下了彼此的勾心鬥角共抗外敵。幾乎。

  熊熊的火盆燃燒著,認萍生微偏著頭,百賴無聊的斜靠在太師椅上,小九蒼白著臉的靠坐在他腿上,而他們的跟前跪著十來個刺客,個個被私刑的七零八落,沒有人的身軀是完整的。

  「動刑沒用就換個方式吧。」認萍生習慣性的玩著小九的虎尾巴,對底下的嚴刑拷打提不太起興趣。貼身侍衛用手勢比了一下,底下的奴僕們馬上撤了刑具。

  刺客們十分警覺的紛紛抬頭緊盯著認萍生,個個如臨大敵。認萍生從懷裡掏出掌心大的琉璃盒,裡頭關著一尾通體漆黑的蠍子,不安份的用粗大尾鉗撞著盒壁。

  「這些天忙昏頭了,忘了餵這小傢伙讓牠餓壞了,正好趁這機會給牠飽食一頓。」將琉璃盒給交給貼身侍衛,認萍生將懷中的小九給調整了姿勢,讓他正面對著,牢牢的摟抱住小九,不讓他掙脫跑掉。

  侍衛有點不忍的看了小九一眼才邁著腳步走向刺客們,在其中一個看來像是領頭者的面前,開了盒蓋。盒中的蠍子緩慢的探頭,對著強自鎮定但眼帶驚慌的人類,晃了晃尾鉗,猛一撲前。刺客還來不及反應,蠍子已鑽入領子裡,發出細細的滋滋聲。

  被點了啞穴的刺客,痛苦的無聲慘叫,倒在地上不住痙攣,臉色開始泛出異常的紅。

  將臉撇開,小九的聲音帶著驚恐的說:「我要回房間……」
  認萍生強硬的將小九的頭給扳正,冷冷的說:「你必須看,而且牢牢的記住。」
  「我不要!我不要!」刺客扭曲的表情讓小九更加驚懼,使力的掙扎,「你是壞蛋!惡魔!」

  不住的拳打腳踢皆落在認萍生身上,只是那力道不痛不癢,認萍生根本不當一回事,只是臉上的表情更加陰沉。

  「既然我是壞蛋,那我就該像個壞蛋是嗎?」抬手點了小九的軟麻穴,認萍生將小九給安放在太師椅上,自個走向底下的刺客群們。「我心愛的貓兒,看仔細了。」

  輕盈的移動身形,認萍生在十來人之間穿梭而過,輕快的步伐像隻飛舞的蝴蝶。認萍生一揚手,一群純白的蝴蝶從他手上竄出,優雅的飛舞在刺客群的頭上,紅色的血水從那十幾個刺客的頸子切口處漫天噴湧,美麗的潔白羽翼染上了紅豔色彩。

  身處其中的認萍生似是享受的仰頭承接這場紅雨,臉上神情是無法形容的絕美,但眼神卻有著嗜血的瘋狂,這美麗又殘酷的畫面深深的震撼住所有人。

  髮上臉上都沾染了點紅,認萍生緩步的走回太師椅,低下身子與噙著滿眶淚水的小九平視,滿意的勾起微笑。向後一揮手,侍衛會意的指揮奴僕清理現場,認萍生則抱起顫抖的厲害的小小身子,迴身走出別院。

  走的方向,是上回的溫泉。

  驚嚇過度的小九,沒有任何反抗的讓認萍生為他脫下衣物,將他放入溫泉裡。認萍生也卸下自己的衣物,穿著裡衣也下了泉裡,將小九移到自己的懷抱裡,掬著水淋著小九的身體,清洗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

  「這些日子的苦頭還吃不夠?還學不到教訓?」仔細的拭去髮上糾結泥塊,認萍生的聲音輕的像是錯覺。「在翳流誰都不能相信,教過你的忘了嗎?如果你不想跟那些刺客有同樣下場,就要記得教訓。」

  「爹……娘……」肉體傷尚未痊癒,又接連目睹那樣血腥的一幕,小小的心靈承受不住那般的打擊,只能無助的喊著雙親,將身體緊緊的偎住眼前唯一的溫暖。

  認萍生圈住那瘦小的身子,按摩著小九的背,讓他放鬆一直緊繃著的身體,一直到小九疲累的在他懷中睡著為止。

  將小九抱了上岸,用內力將身上的水給蒸乾,密密實實的將他的衣服給穿了回去,再拿過披風將人給包的密不通風,靠在樹身旁安睡著。認萍生靜靜的看著小九的睡顏好一會,才在小九的頰上烙下一個輕吻。

  認萍生閉起眼將自己整個沉入泉底,想徹底淨空自己所有的思想與突然湧上的軟弱,只是深入骨子裡的恐懼驅趕不去。

  腦子裡回想起幾日前看到小九癱在床上時的情景,認萍生仍是平復不了那股怒火。那小小的身子被毒蟲咬到渾身是傷,幾乎沒有完好的一片肌膚。那場偷襲護衛們雖極力抵抗,但人數居於劣勢的情形下還是讓小九受了傷,若不是他派遣貼身侍衛回別院拿取璽印時發現刺客入侵,晚了一步出手就是收屍。而意外發生的起因,是小九想偷溜出別院引來有心人的利用。

  將他視為眼中釘的那票老傢伙,在明白對他無處下手的情形下,只能從其他地方下手。而他們猜測,傷害小九就是對他最好的打擊。

  「我不會讓人傷你性命,這是我的承諾」閉上眼,將那不為人知的痛楚給逼回眼中。「就算必須不擇手段,毀了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