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因為不捨……】、一

 

  「你們要的不過就是我族秘寶,放過我妻兒,我雙手奉上!」虎族族長縱然渾身血污仍不減威嚴,挺身護住身後妻小,冷靜的面對俊美異常的闇黑死神。

  唇角一揚,邪美的臉龐籠著摸不透底的神情,只是饒有興味的瞧著那嚇的一臉慘白卻仍倔傲狠瞪他的娃兒。瞧那小小圓圓的虎耳可憐兮兮垂壓在髮上,細長的虎尾巴捲成一團的抖著,真是可愛透了。

  察覺那人根本無視於他,只是盯著自己身後笑的邪門,族長內心驚恐。下意識的挪了身子,試圖擋住那人的視線。

  視線受阻,俊美的臉龐瞬間冷凝下來,周遭氣溫似乎跟著降了下來,在場所有人同時打了個冷顫,不分敵我。

  「如果說,我要命不要寶呢?」感覺很故意但語氣卻很認真,無表情的臉讓人無法判斷是說笑還是當真。

  「認首座,請不要忘了今天的任務。」跟隨出征的護法忍不住大皺其眉。

  「吾做事需要你教?」被稱為首座的認萍生冷冷的視線掃過,讓開口的護法都不禁倒退數步,臉色慘白。

  不屑理會那狗仗人勢膽子卻沒一顆核桃大的護法,認萍生緩步往虎族族長一家踱去。

  看著巨大的黑影緩慢的吞噬光明,小小的身子卻反湧起了莫大的勇氣,掙脫母親的懷抱,一個箭步衝到了父親身前,大張著短小的雙臂護衛著身後的雙親,用著顫抖卻堅定的童音大喊著:「壞人走開!不准欺負我爹娘!」

  頓了一下,認萍生意外的大笑:「好個張牙舞爪的小貓咪!」下一秒卻是掐住了娃兒的脖子高舉過頭,有趣的看著娃兒的掙扎。

  「放過我兒子!」身為母親那容得孩子被如此玩弄,怒吼著撲向認萍生,卻被護衛一腳給重踹倒向一旁,嘔了口血後便不動了。

  「可惡的毒蠻子,我跟你拼了!」族長怒氣併發,不要命的出拳攻向認萍生。

  認萍生挑了挑眉,倒是不閃不避,卻將手中的孩子給擋在胸前,逼得族長將拳頭給轉向,險險擊中孩子的心窩。認萍生順勢一擒,掌蓋天靈的將族長給打跪在地,就要昏厥。

  「別衝動呀,你族被滅已成定局,何苦掙扎?」將手中的孩子拋給忠心的侍衛抓牢,將唇貼近族長的耳邊輕聲的說,「乖乖的順從,或許你能用你的命換得你孩子的生機。」

  咬著牙,族長內心一陣猶豫,交出秘寶雖仍有可能被全數殺除,但不交出,自己最後一滴血脈勢必被滅絕,那是否賭上一賭?「我會傻得相信你翳流會守諾?」

  「你沒得選擇。」認萍生鬆了手,將族長的臉扭向自個眼前,用著其他人都聽不到的音量低聲說:「請你相信我。」

  一瞬間,族長傻了眼。或許是因為背光造成的錯覺,他竟在這俊美死神眼中看到一絲的不忍與痛楚,讓他無所感的紅了眼。「我兒小九的命,交你了……」

  認萍生鬆了手起身,轉身走向已被點穴不得動彈的娃兒,將他抱入懷裡。隨軍護法則與他錯身而過,走向跪在地上的族長。

  將娃兒的臉壓向自個的胸口,掩住娃兒的虎耳,背過身去。「不要看……」一聲淒厲的慘叫自身後傳來,感覺懷中的身子猛的抖了一下,接著是衣服沾濕的感覺。

  「首座,心已取得。」將挖出的心置入寶盒裡,護法厭惡的瞪了認萍生懷裡的孩子一眼,冷冰冰的報告著。

  「收兵。」帶點疲倦,認萍生揮了揮手,要所有人先走,只留下自己的貼身侍衛。

  「請首座小心。」接過認萍生遞過來的孩子,忠誠的侍衛明白自己的上司無聲的指示,沒有多問一句,抱著孩子跟在軍隊尾離開。

  獨自站在原地,等所有人都離的夠遠後,認萍生燃起了一把火,一把吞噬整個村落的大火。望著熊熊燃燒的明亮,那俊美卻毫無表情的臉,卻滑過了一滴淚。

☆★☆★

  大殿上,翳流之主正在論功行賞,對於認萍生搶眼的表現,南宮教主非常滿意。「萍生,你這次做的很好,有想要什麼賞賜嗎?」

  「想要不該要的教主都賞過了,還能再賞什麼?」認萍生坐沒坐姿的懶在自己的位子上,要笑不笑的應著。「再賞下去只怕整個翳流都得賞給了萍生。」

  「認首座未免放肆了,這話豈不在暗示你想當教主?!」教內長老聞言不禁大怒。

  「就是,當著教主的面也敢說這大逆不道之言!」仗著長老的怒氣,對認萍生早已心生妒怨的各派人馬紛紛大聲譴罵,激動莫名的樣子彷彿篡位之事正發生在他們眼前。而另一邊的教主南宮神翳也用著打量的眼神盯著認萍生,想從他的神情裡看出一絲端倪。

  對著底下怒目咆哮的人群,認萍生臉上出現了詭異的冷笑,像是在看笑話般。「是真心為教主氣憤,還是惱萍生太敬老尊賢將不小心聽到的內心話給脫口而出呢?」

  話一出口,座下一部份的人臉色一陣青,另一部份的人是一臉尷尬。

  「不鬧了,省得有人禁不得玩笑會腦充血,到時萍生又是一條罪孽呀!」轉頭對著始終做壁上觀的南宮神翳,「教主,萍生只有一個小小要求。」

  「除了本皇的項上人頭,有什麼是准不得的呢?」南宮神翳托著下巴,意有所指。

  「沒什麼,不過就是向教主討隻貓來養罷了。」

  南宮神翳眼中閃過一絲狡詐的光芒,揚起笑容,十分算計。「准。」

  「那接下來沒萍生的事了,告退了。」對於南宮神翳的允諾不叩謝,反而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非常高傲又挑釁的對著底下眾人一笑,自顧自的走人。

  「認萍生,你眼中還有沒有教主!」認萍生的狂妄激怒了護法,顧不得自己的身份還矮了對方好幾階,以下犯上的出手攻擊。

  身形一退,認萍生閃開了護法的攻擊。一擊不中,顏面盡失的護法發起了狠,出招更是毫不留情的想致人於死地,偏偏認萍生吊兒郎當的左躲右閃,就是不跟他正面交鋒,像是戲耍獵物似,還發出一陣很鄙夷的笑聲。

  這麼被羞辱,護法惱羞成怒,竟想暗中撒出獨門迷藥暗算認萍生。但認萍生卻早一步查覺,一改被動的往對方衝去。

  「啊!」淒厲的慘叫,護法的眼窩裡已不見雙瞳,卻是鮮血淋漓的兩個空洞。

  沾滿鮮血的掌上置放著二顆染滿紅豔的眼珠子,認萍生一臉自在的轉著掌中的眼球,像似他在把玩的是琉璃珠而非血淋淋的眼珠子般,笑的邪氣。

  「認萍生,你怎能這樣對待自己同志?」看到認萍生如此殘酷的手段,長老不由得大怒。

  「唔?身為首座,難道無權處置企圖以下犯上的部屬?」挑眉,手指輕輕的收攏,掌中的眼珠瞬間化成塵粉,認萍生吹了口氣,將粉末吹向護法。

  被粉塵沾到的部份就像被潑灑了強烈的腐蝕劑般,一點一滴的開始融解,還發出滋滋聲響。強烈的屍臭味伴隨著淒厲慘叫的淡去消失,惡毒的咒罵也融蝕在地上的一灘血水裡。

  大廳靜的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聽的見,眾人幾乎連呼吸都忘了,只是畏懼的看著依然笑的邪氣的認萍生。

  「萍生可是按照教規處理的乾乾淨淨喔!」優雅的向眾人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大廳。

  就算是走了很遠,離大廳有好長一段距離,還是聽的見南宮的笑聲,認萍生臉上笑容漸漸褪去,回復冰冷淡漠的神情,只是眼中藏不住對這一切的厭惡唾棄。

  回到別院裡,認萍生用眼睛掃視檢查房內一切是否有異。良久,才緩慢的呼出口氣,走進房間時疲憊的一抹臉,仍是那副冷漠的表情,只是眼角餘光在掃到了縮在床角的影子時,嘴角微抽。

  這孩子叫做……小九是吧?
  本該是天真無慮的年紀,圓潤雙眼裡卻滿溢怨恨,防備的神態像是兇狠野貓隨時準備與侵犯領域的不速之客來場廝殺般的,張起了滿身刺。

  認萍生好整以暇的踱到貴妃椅上斜躺,帶著森冷卻嘲諷的笑容對床上的小九招了招手,還很惡意的學貓叫的“喵”一聲。

  小九雖然年紀幼小,但從小在雙親嚴厲的教導下卻是十分懂事早熟,在頓了一頓後會意認萍生將他當成寵物禁臠般戲耍,內心甚感屈辱,氣紅了臉。

  黑影一掠而過,一條細長的緞帶捲住了小九的纖細頸子,認萍生手一振,小九瞬間已到他懷中。空著的手將人按趴在他腿上,持帶的手便往小九蹺起的臀狠狠揮下。

  「啊!你這壞人做什麼?放開我──」響亮的巴掌聲加上臀上傳來的火辣刺痛感,小九死命掙扎亂踹,不斷的鬼吼鬼叫。

  「真是不受教……」認萍生皺眉,反手將趴著的小九一把提起,毫不留情的往那稚嫩的臉頰揮去。

  被認萍生一掌打的腦袋發昏眼冒金星,小九停下了掙扎吼叫,傻愣愣的坐在認萍生腿上,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圓滾大眼裡已蓄滿了淚水。

  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垂在他腿邊的長尾巴,認萍生一臉興味,「知道分寸了嗎?小貓咪,在主人面前張牙舞爪可是不應該呀!」

  「你這個大壞蛋!」小小的身子用力撲向前,只想跟眼前這可惡的壞人拼了命。

  認萍生像是早料到般,細長的緞帶再度從衣袖裡飛出,在半空中便將那雙小手給綑了個紮實,輕輕一扯人便整個摔下躺椅。

  認萍生一腳將娃兒踩在底下,力道雖不大,卻也難掙脫。打小就是父母親捧在掌心裡疼的天之驕子,怎堪如此被凌辱,小九終是忍不住哭喊起來:「你這壞蛋、殺人犯!我一定會幫我爹娘報仇!你會有報應!你會下地獄的!」

  「喔?不錯的志氣,值得鼓勵。」認萍生讚賞似的點點頭,移開了腳,將小九整個人給提了起來,點了睡穴後將人扔到床上,「不過你吵的我犯頭疼呢!」

  「你這個壞蛋……我恨……你……」淚水混了地上的塵沙,小九的臉掛著髒兮兮的淚痕,雙眼開始沉重的閤上,聲音也漸漸沒了。

  認萍生臉上的淡笑也隨著隱沒,臉上凝滿了肅殺之意,暗自提勁,將渾身的殺氣給散逸出去,「煩人的鼠輩,真是讓萍生不勝煩擾呢……」手掌憑空一頓,屋頂上一聲悶哼後接著傳來重物落地聲。

  「好生處理後再送回去,禮數可別怠慢了。」一陣聲響後,整個空間又歸於寧靜。

  閉了閉眼,認萍生握緊了拳後,緩緩放開。踱到床邊的腳步猶如千斤重,一步一步,艱難的移動著。

  將小九的身體移正弄平,用自己的衣袖淨了那髒污的小臉,將被子扯過來蓋住,認萍生神情依舊冷漠,但眼底掩蓋不去那深入骨子裡的痛楚。

  「很恨吧?那就恨吧。恨我,恨翳流,恨命運。用這股恨意,讓你自己活下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