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穿越時空情人夢、一


  一大清早,龍宿心不甘情不願地被劍子仙跡從暖呼呼的被窩挖起,天曉得他一頭亂髮,迷迷糊糊地梳妝盤髻鎖紫釵。
  雙足半浮半沉,彷彿人還賴在天蠶枕上,金眸微瞇,撐起又斂下。頭一次,疏樓龍宿真覺自己的頭頂還真沉……

  疏樓龍宿頭偏了一邊,劍子仙跡眼看龍宿快要打起瞌睡,他張口疾呼:「龍宿!有狗!」

  「什麼!」龍宿驚驚抬首,左右張望。「哪有狗?」

  疏樓西風裡怎會有犬類?疏樓龍宿銳眸掃了一環,最後停在劍子仙跡那張眉頭緊鎖的眼眉間。
  劍子仙跡瞪了回去,兩人眼瞪眼,誰也不讓誰,看得一旁鳳兒不由得掩嘴輕笑,兩手端上劍子先生吩咐她準備的早膳。

  「主人、劍子先生請用早膳。」穆仙鳳將食物端上桌後,雙手交疊地退至一旁。

  「這是……」龍宿疑惑地看著鳳兒端上桌的食材。

  「我昨晚做的。」

  劍子仙跡燦爛一笑,疏樓龍宿瞬間睜不開眼。

  「汝……親手做的?」

  「是。」

  劍子仙跡露出一排整潔的牙,咧嘴再笑。

  「夠了,闔上汝那排礙眼的牙。」閃得吾眼瞎。

  劍子仙跡只好乖乖閉上他的嘴。龍宿眉一皺,撿起金筷挾起眼前一塊狀似年糕的不明物,他心中問號瞬間衝上眉心,問:「恕吾有眼不識劍界頂峰初次下廚作品……這是──?」

  「饅頭……」

  親聞答案,龍宿當下執筷罷手,滿臉驚愕,瓷盤鏗鏘兩聲,恰中他心怦怦心跳。

  龍宿硬是壓低怒吼的嗓音,他試著溫柔地說:「汝……忘了放進蒸籠裡蒸吧。」

  劍子仙跡撇了他一眼,龍宿懷疑剛才看見劍子眼裡的……惱羞?

  「我當然知道饅頭擀完要入籠子裡蒸。」

  若非眼前劍子仙跡一臉嚴肅,他當真以為劍子又再說冷笑話。

  龍宿不死心再探問:「汝是同認真跟吾說的?」

  劍子仙跡嘴角慢慢抿成一條很平的直線……繃緊了腮幫子,咬牙說:「半分不假。」

  「你嚐不嚐?」劍子仙跡胸膛往前傾了三分。

  「吾可以拒絕嗎?」疏樓龍宿胸膛往後退了十度角。

  「你忍心?」劍子仙跡一臉『╯△╰』的哀怨神情。

  「吾還可以立刻睡回籠覺。」龍宿回以『( ̄. ̄)』的饒了吾的神情。

  正當兩人僵持不下時,年紀尚小的穆仙鳳自告奮勇地拿起一旁竹筷試吃了其中一樣。

  「鳳兒!」疏樓龍宿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團不明物體被鳳兒吃下肚。

  吾可憐的傻徒兒……

  兩名超先天神情緊張的盯著穆仙鳳。

  「嗯~口感綿而不膩、甜而爽口。」穆仙鳳盡責地吃完後,歡欣地道出她食後感想。

  「確定?」疏樓龍宿又將目光調回桌上,仍是狐疑。

  「仙鳳吃了也沒事,你這做主人的再不吃未免說不過。」劍子仙跡逮到機會立刻催促。

  「吾……」龍宿面有難色。看著一桌子不像樣的食材……他連壯膽吃的念頭也燃不起來。

  「吃吧吃吧!」

  劍子仙跡趁龍宿猶疑不定之際,一把扣住龍宿的下巴,飛筷一插,轉眼兩團黏呼呼沾著花生粉的詭異食物投入他嘴裡。

  「嗚!……唔?!!!」黏呼呼的~~龍宿眼眶含淚。

  「好好含著。」劍子銳眼一睜。

  「吾……不──」

  「用舌頭去攪動它。」劍子兩眼瞇緊。

  「嗚……噁……」

  「用心去感受它的豐──唔!」劍子睜圓了眼,這輩子大概沒機會能瞪得這麼大眼。

  龍宿飛撲上來,劍子沒想到龍宿竟會選擇犧牲色相?!驚嚇不已,他軟了腿。
  龍宿見機不可失出拳痛擊了劍子一記。
  劍子驚呼一聲,龍宿繳回嘴中另一半未入肚的謎物,他抹抹嘴,哼了一聲:「人不為已,天誅地滅!」

  劍子捧腹,手指頻頻顫抖,他指著龍宿,道:「……算你有種──」吻男人這一招他還真使不出來。

  「哼,自己親口嚐嚐,口感如何。」龍宿急忙端杯漱口,還不忘教訓劍子一番。

  穆仙鳳一旁怯怯開口:「鳳兒覺得劍子先生搗得麻糬很好吃啊。」

  原本是滿腔好意的穆仙鳳再瞧見劍子仙跡瞬間垮臉的絕讚表情,她,終於也驚恐了……

  「鳳兒剛剛吃的不是豬腳口味的麻糬嗎?」小女孩心中感到一絲懼意。

  豬腳口味?!疏樓龍宿的臉活生生的歪了……他即刻抓住一臉懊悔的劍子仙跡,扳住劍子頹喪的雙肩劇烈搖晃。

  「給我說清楚!你剛剛給吾和鳳兒吃的東西是什麼!!!」

  「是、是、是……」劍子被搖晃得差點被自己嘴中的食物噎死。

  「是什麼快說!」龍宿氣得臉都快要猙獰變形。

  「是割包啦!」

  「刈、」音一揚,「包、、、」調一頓。龍宿身形飄忽顫顫,險險受不住這使人臉歪嘴斜的恐怖答案。他臉色慘白抬首扶額。

  老天……吾以為剛才吃的食物有可能是『發粿』之類的半成品,而它竟然是『刈包』、、、
  教他如何不腸胃虛弱……

  「嘎──咕嚕嚕……」

  劍子一愣,他傻呼呼地說:「龍宿,你的肚子在唱歌。」
 
  龍宿狠瞪,「劍子仙跡!這壓根一點都不好笑!」

  「嚕嚕嚕、嘎嘎──嚕啦啦啦……」

  「噗哧,現在從慢板變成進行曲了。」

  說起劍子仙跡白目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劍子抬揚臉,不意外看見一張臉色發白泛青想如廁的臉,他斯文有禮的說:「去吧,我不會笑你的。」

  疏樓龍宿青筋瞬冒,臉頰隱隱抽搐。也不想想是誰害的!龍宿只得在心裡咒罵。

  「嗚唔……」龍宿難受皺眉。

  「強忍著不好。」劍子仙跡一臉誠懇對龍宿說。

  真想一拳給它呼上去──嗚呃……龍宿抱著肚子,咬牙苦撐。「汝、汝、汝這筆帳等吾出來回頭再跟你算!嗚啊~」

  「龍宿,一路好走。」

  劍子仙跡目送龍宿倉皇離去的身影,突然覺得他其實挺可愛的,嘴巴不要那麼倔、老實一點或許更可愛。
  他轉眸看著一旁的鳳兒,瞧瞧她也無恙,怎麼龍宿一下就鬧肚子疼?劍子仙跡展眉、有感而發道:「仙鳳,你家主人的腸胃要好好照顧。」

  劍子仙跡才一說完,穆仙鳳苦憋著的一張小臉,兩眼一翻,吐完後立刻昏厥。

  劍子仙跡見景兩目憂忡,他終於們心自問:

  ──有這麼難吃嗎?


  ■


  龍宿怎麼想也想不透為何自己一大早就一團糟?
  起因是劍子仙跡心血來潮下廚,才害得他落得如此下場?

  他打開門、又關上門。
  站在門後,抱胸深思。

  他試著又如廁一次,算一算剛才所花費的時間,他重新又打開門,看見門外的景像,他停頓了許久……

  疏樓龍宿猶豫自己要不要踏出去。
  因為他從沒見過這麼矮小房子,和一堆他從沒見過的物品。

  疏樓龍宿遲疑了很久,他想著從外頭打開門或許會看見不一樣的景像。他其實內心有些驚惶可又得告訴自己冷靜。

  他踏出門檻,轉身欲握住門外把手,豈知眼前的門扉突然狠狠地掩上門,直接撞上他顏面,龍宿反應不及硬是被門彈開,腳步踉蹌,身子撞上一旁的擺飾,人搖搖晃晃的又絆倒腳邊陌生物品,視線一個大晃盪,他自己都撞暈了,接著又攔腰靠上一件又硬又柔軟的長條物,重心不穩下──他整個人翻了個倒栽蔥跟斗,兩條腿就這麼掛著。

  另一頭,劍子仙跡苦等龍宿久久不出,擔心龍宿是否在裡頭昏倒、一不小心跌進茅坑裡……那景象著實可怕!劍子仙跡在外頭喊了幾聲沒人應,他情急之下撞開門,卻沒想到他這多此一撞竟把龍宿撞入時空重疊效應之中──這也就是為何另一頭的龍宿會被突然掩上的門扉給彈飛──那是劍子仙跡撞的。
  撞開茅廁門的劍子仙跡,面對眼前無人茅廁。

  「……龍宿?」

  「……劍子?」

 

  「人呢?」

  那一方的劍子問。

 

  「你是誰?」

  這一方酷似劍子面貌的頹廢男子問。

 

  「唔……」龍宿也傻眼了。

 

 

 

 


 

 

  【後記】:這坑……其實去年就開了。(⊃Д⊂);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