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花雨夜

   那是她陷入昏甜前聽見的一句話,宛如定心咒,清明又堅定,讓她安詳沉睡。
         「佛誓願渡眾生,吾愛妳之心與吾佛同也。」慈眉善眸,輕語道出博愛佛心。

         好夢易醒,醒後方知夢甜。
        一切之舉皆是為救己命而行,她不怨天,更不尤命。
 

         銀面布靴倏而止步,她頓行倏止,不解他止作何來。
         「看此天色,我想今夜要在此山過一宿,言姑娘,我們在此休息升火吧。」
         螓首輕應,逆來順受已是腦深根,羞怯怯的,祇因孤男寡女之慮。
 

         瞧出她心中所慮,他眸光炯炯,「我與妳,是佛與信徒,我已放下妳,妳還不肯下來嗎?」
         她羞慚的偏過眼,呼吸回穩漸序,才回頭看他。
         「我心清明,聖僧不必多言。」抹去多餘情緒,她柔美眸子裡映著坦蕩。
 

         佛劍分說未再多言,尋了一僻靜聳天樹下,稍加清理出兩處乾淨地面。
         「荒郊野地,祇得委屈妳。」他俯身撿拾周遭散落木材,卻聞她啟脣慧黠一應。
         「心中無塵,哪怕泥濘陋地,也是明淨窗臺。」
         他心窩震盪,慈祥細目掠過訝然,似是怔忪,復而靜穆。
 

         將收集來的木材圍堆成圈,他掌勁微振,點燃熊熊焰火。
         山風溪水,篝篝炊煙,聳天樹旁五步遙,還蘊著昨日雨後的小雨塘,夜風吹來,波紋流宕泛漪,兩步之寬的塘中綴著一大一小楓紅,漣漪泛泛,拂動楓紅似舟飄搖。
 

         「妳與佛有緣。」嗶剝火燃材燼聲,他看著對座的她秀麗臉龐平靜吐語。
         她搖首,雙眸彈出一歎。
         「妳不認同。」佛劍分說透過焰火隙縫,想要看進她的靈魂裡。
         言傾城欲語又止,最後祇能螓首復搖。
 

         「佛曰,不可說。聖僧,總有一天你會明白。」
         「妳不願說,我不勉強。」莫名心中悸動為何,佛心該是無波,無念渡眾生才是一生所求。

         他睫扇一歛,彈去所有愛恨癡嗔。

         「此行前去幽泉林,有勞妳一路相助。」既是無心,不必多情。
         「能幫上你的忙,我非常高興。祇願此行能順利取得照耀往昔之燈,助你一往沒山。」多情惱魂,她該無心。
 

         山間忽瀰漫陣陣寒意,攏近的薄霧,像是蓬萊仙山的雲彩飄緲,籠罩大地,也在兩人心中蒙上憂忡薄紗。

         「謝謝妳。」不復多言,他閉目而憩。
         佛心,不該觸動,人情,亦是空託。

 


 


**

 
 


         幽泉林內尋得照耀往昔之燈,再憑藉言傾城觀向未來之眼,探得通往沒山不存現在之穴。
        陣法啟動,意識離體,已成生靈的佛劍分說,茫然一瞬,魂魄似遊,不知身在何處。
 

        淒淒迷地,慘慘陰風,沒山鎖魂,魑魅魍魎,幽幽哀泣,殺業積重,造就身重若鉛沉。
        幾番折騰,他終尋得盜夔獠翾,問得阿那律眼下落,欲返陽間,束縛的氛流驟然壓縮四方,跌坐塵土,他闔眸試著清心,嘴裡喃唸佛家慈悲誦經。

        兇魅惡魎,在他周身喧囂;苦魂孤鬼,在他耳邊悲鳴。

        「你的殺業千古未見之重,你不配成佛。」鬼魅嘻嘻嗤笑,虛無的枯手妄圖糾纏他身。
        「你是殺生佛,既能成佛,何不大發慈悲超渡我們?」孤魂嗚嗚泣訴,空洞的雙圓窟窿,彷似流出久違的淚珠。
        不,他是斬業非斬人,殺生為護生,他不是殺生惡徒,他是……佛劍分說。
 

        恍然渺渺,腦思倏地千迴百轉,喀然一響,耳梢傳來淒厲哭喊,以及霍霍迅劃的刀音。


 

 

        「哭泣吧,求饒呀,哈哈哈,我要用你們嘶啞的叫聲,盛滿我內心的恚憤;我要用笑容打碎你們的善良,哈哈哈,絳色的景致,這般迷人。」握刀在手,刀身還滴淌著殷熱液體,滴答答的落在塵土上,那是自地獄無間爬至人世的嗜殺狂魔,怒髮衝飛的銀色髮絲透出憤世嫉俗的嗤囂,瞪大的闇瞳轉著狷狂,佞笑未止的脣瓣吐著冷血殺意,一路行來,人煙盡冺,眼內所見,惟有絳紅。

        「全死光了?不夠,不夠呀!我要殺!我要殺盡天下人!」再提刀筆急馳,忽見一莊嚴古寺。

        「佛門淨地,哼,人世祇有污穢背叛,何來清淨!」刀身迴旋反握,掌風一振,嘎啦門啟,他昂首闊步,得意睥睨,帶著一身傲然步入。

 

 

        冷汗沁出,在他眉眼流竄,佛劍分說欲睜眼,竟覺眼皮竟重如千斤,周圍泣囂未止,他肺腑恍若巨石壓縛,呼吸哽縮,思緒再度陷入茫茫……

 

 

        菩堤惹塵埃,佛門喋血,刀筆再添畫魂。
        一寺血染,嗆鼻的殷腥在周遭擴散開來,他貪婪吸吮,滿足的快意在脣角笑開。

        忽然望見院庭一僻靜角落,有著一扇斑駁褪漆小門,仔細聆聽,隱約聞得梵唄佛誦。
        漏網之魚,妄想脫逃!
 

        輕重恰好的掌勁擊碎那脆弱門板,四方簡陋的屋裡,木榻上蒲團端坐一名氣質超然世俗的和尚,榻旁椅上坐著一名清秀女子,忽來砰然巨響,屋內二人卻是絲毫未動。

        「禿驢,現在求你的佛保祐也沒用!」橫指的刀尖凜冽,殺機,已萌。
        椅內人兒驟然起身,張開雙手橫亙在他眼前。

        「女人,妳想保護他?」他玩味哈笑,刀身低抑,「哈哈哈,我難得善心,祇要妳能說出一個讓我不殺妳的理由,我就饒了妳。」
        女子搖首,眸中透著同情。
        「不想說?那妳受死吧!」舉刀欲斬,榻上佛誦驟止。
        「女施主想說的是,不需要理由。因為你心中早已有了想要的答案。」和尚年紀看似而立之年,卻已髮蒼雪白,清瘦的臉龐透著明白清澈。
 

        一把拽起女子在肩旁,他將凜凜尖端抵上她的頸項。微俯首邪佞地以舌舔舐還淌著血的刀身,沾著顛狂笑問:「和尚,出家人不是最愛救人一命,你何不求我饒你們兩人一命?哈哈哈,不過我先說明,我今天心情十分惡劣,殺意正濃,恐怕饒不得你們!」
        和尚閤掌禱唸,雙眸仍是平靜一片。
        「生死有命,既然天命要吾亡,吾不會逃避。且我佛慈悲,凡事皆有天數,無須抗拒。」
 

        「虛言!全是虛言!」他倏爾大怒,尖銳在那纖細頸膚劃出細長血痕。
        「若佛慈悲,為何我生來悲慘?爹娘不疼不愛,親朋鄰里更視我為野蠻寇讎,欲除之而後快?哈,這世上沒有佛,惟一能相信的祇有自己!所以我開始殺戮,嘻嘻,愚蠢又平凡的人類,在死前剎那,露出的卑微醜陋嘴臉,傻呀,那祇會加深我更狂的殺意。」
 

        他將女子由肩際移向胸前,尖刀未曾放鬆,仍是緊貼她頸項,女子毫無懼色,在聽完他憤然不平的陳述,突伸出雙手握住那抵命銀刀,劃破的掌心赭液汩流,小巧檀口輕輕柔問:「你沒有愛過人嗎?」
         「愛是虛幻!全是虛假!」他欲奪刀,未料女子力量竟穩若泰山,無法撼動。
         「祇要用心去感覺,愛就在你我心中。」和尚勸語善誘,望能弭平他的殺念。
 

         他忽揚掌一擊,宏大掌勁震得女子跌坐榻旁。
         「開口閉口全是愛,禿驢你六根清淨,未懂世俗情愛,何以渡我?我一生悽涼,不懂愛,也不想愛,這世上不會有人願意愛我!」他嘶吼狂叫,激動握拳顫顫。

         「不要跟我說愛,我不需要!」殺機恍若霧攏,瞬間漫過全身。
         刀起,銀光閃爍──


 

         「住手!」雙瞳暴睜,佛劍分說語出倏跳而起。
         哪得古寺偏屋,更遑狂人和尚。
         若非南柯夢境,為何影像似真在眼前?

         「惡人、和尚與女子,究竟有何關聯?」與自己又有何牽扯?否則沒山幽冥地,怎會看見陌生他事?

         四周鬼魅再度喧囂,旋迴的陰森冰涼不斷在他周身築起一道看不見的霜牆。
         「你是萬古殺業重,也是殺生成佛,和尚,你無法離開沒山,你註定要替自己的罪孽贖罪……哈哈哈……」沒山裏的孤魂野魅,張狂撩繞,在他腦海來回諷示。
 

        森森淒厲音,幽幽咒怨恨,妄想吞噬他最純淨的靈魂。
        殺生,成佛,求之,不得。



 

 

 

**

 



 


        昨夜霏雨微微,滴答未盡的雨聲和著蛙鳴,在暗夜涼風裏協奏未歇,清晨雨後初晴,葉末還沾著未融珠圓,承受不住重量的答啦墜落塵泥,碎散迸飛。
        自從沒山倖回,佛劍分說便一心奔走尋回阿律那眼,後助練峨眉探魔界秘密功成,他終可稍歇喘息,忽憶起春霖傾城,無人憐愛的罣人,幸得他援手未死,不知近況可好?
 

        思及,念至。
        不知不覺,他已身在春霖言府外。
 

        敲門數聲未應,正欲離去,大門伊呀開啟,來人是名樸素妝扮的女子,看見佛劍分說,驚訝之餘還摻著一絲欣喜,「聖僧,你來找言小姐嗎?」
佛劍分說欲答,來人忽而一笑,「哎呀,我真糊塗,聖僧你定是掛心言小姐安危而來。」
 

        「姑娘是?」生份之人,先前未在言府見過。
        「我是鬼梁兵府的婢女,我家少爺派我前來服侍照料言小姐的生活起居的。」
        聽聞鬼梁之名,佛劍分說心中擔憂倏散。
        「言小姐現在不在府內,她去幽泉山了。」婢女據實以告。
 

        幽泉涼山,佛劍分說不覺心中莫名悵然。
        「謝謝妳。」謝過婢女,他轉身朝向幽泉山而去。


 


**



 

 


        山裏林木參天,雨後的山色像是披上雪色紡紗,薄如蟬翼的透明紗衣下是因雨生機勃發的青翠山河,山澗湖泊川流不息,日光照射下,波光瀲灩,夾岸柳樹嬌嬈搖曳,水色映珀翠,微風徐來,吹動漣漪泛重重。
 

        佛劍分說一路漫行,行至湖岸,望見一秀美倩影佇立岸旁突出高石上,孤影寂寞,嬌弱堪憐,頃刻一瞬,他宛似看見那日沒山冥想中所見之女子,氣韻相彷,纖瘦身軀蘊藏堅毅韌心,眼迷恍,不覺近前數步,欲語卻難言。
        沒山迷夢,不該是真,耳邊彷彿又聽見兇魅孤魂的鼓譟,他費勁啟脣,仍是徒勞。
 

        「是聖僧嗎?」娉婷悠悠輕問,他神緒驟然回穩。
        「言姑娘。」佛劍分說在她身後五步遙立定,湖水輕輕拍打石頭周沿,翻濺石面之處透出片片溼亮,彷彿折映湖水碧綠,粼粼閃耀。
 

        「聖僧已尋回阿那律眼了麼?」她翩然轉身,記憶中的清秀臉龐仍是恬靜溫柔,瞳仁盪漾,轉著欣喜,一月來去,腦海裏全是他慈悲善顏。
        佛劍分說抹去腦中不該有的特殊情緒,維持平靜的開口:「業已告成,此回是特意前來探望妳。」
 

        「其實……你可以不必特地來這趟的。」雖言拒絕,內心卻無比歡快。
        「我祇想確定妳是否真正安全。」風自他銀袂掠過,竄溜至她眉眼間,在其上吹開放心釋然。
        原來,他仍是為了她的安全而來。
        佛誓渡眾生,可誰憐她一腔熱腸摰愛,罣身無依,情愛,終究是空盼。
 

        扯脣微一笑,她蓮足慢慢的步下大石,忽來細細飄雨,似她內心流淌辛酸淚。
        佛劍分說默默隨在其後,一切盡在不言中;見她薄弱嬌身猶若附蓬女蘿,無依無靠,秀麗小臉卻有著堅忍不拔的堅強,彈指霎那,他竟將言傾城的身影與那日夢境中之女子重疊。
         究竟何由,言傾城與夢中之女是何關係,熟悉之感猶如腦海深刻般強烈,早在初見她時便有莫名悸動,摒除佛愛世人一心外,對言傾城的熟悉感更是促使他不計代價救她之因。
 

         「言姑娘。」紅妝轉身回看,那肖似目光猶如前世見過,不信閤目復而再望,方才異樣感受已渺。
         「聖僧。」言傾城看出他心中疑惑,蓮粉脣瓣柔柔吐語,「還記得你曾說過我與佛有緣一事嗎?」

         他眉眼未眨,祇是寧靜以視。
         「你說的沒錯,我與佛確實有緣。」
         他一雙墨玉瞳子轉著悵惑看她,言傾城瑩瑩雙瞳燦光點點,不避不懼,「還記得你從村民手裏救回我時說的那句話否?」

         「吾願愛妳。」深刻腦海,豈會遺忘。
         「那便是我的答案。」因果循環,她與他,前世糾葛,今生再續。


 

 

 

**

 


 

 

         森寂幽然,燈火颻晃,像是遺世獨立的失修破廟裏點燃的微亮,在蒼茫人世中孤獨綻放。
 

         佛劍分說閤目端坐榻上,身旁點著安眠香,縷縷香煙,不遠桌上放著照耀往昔之燈,心念催動,光華灼燁,安眠香氣渺渺,微風吹來,撲面旋飄,沁入鼻間,讓他思緒瞬轉空茫,彈指瞬刻,身子恍落四方幽闃虛緲空間,耳窩深處似揚起遙遠穹蒼迢遞而來的聲音──



         銀光落下,燁燁似雷電將身旁桌椅劈裂成半。
 

         「這次是失了準頭,下回可沒那麼好運。」男子猖狂冷嗤,和尚神情猶似靜海未驚波,一逕自若恬適。
         「你沒有人愛你麼?」女子不畏不懼,起身在他面前站定。
         「我是沒人愛,女人,妳一再言愛,莫非妳願意愛我?愛我這十惡不赦的惡徒?哈哈哈……」他逼近她,一雙抹著腥駭紅光的瞳子啣怒鄙視,惡狠的表情摻著苦痛,猶如芒針刺指,在他早已摒棄人性的冷血身軀潑劃怵目丹紅。
 

         女子秀氣面容凝神半晌,專注神態不摻戲嘲,眨眼瞬間,粉色脣瓣吐出最誠摰的允諾。
         「我、願意愛你。」
         「妳!」突生誓言,震得他心顫駭目。
 

         她伸出手先是撫上自己心口,「不論你是白癩顛狂的殘者抑或是擢髮難數之惡人,我,願意愛你。」搭上他溫熱衣面,傳遞無私愛意。
         他惱得拂開,怒擲一吼:「我不需要妳的同情!」
         「誰要妳愛了?誰說我需要愛了?自作多情是妳,我根本不需要愛!」銀刀瘋狂揮舞,像是要抹去心深處最純淨最渴求的希望,為惡才是他本色,善良慈愛是吞噬他陰惻狂暴的毒蠍,妄圖鑽入,淨化穢心。
 

         一旁默禱的和尚誦音霎止,他睜眼柔視,嗓音仿似銅壺滴漏,那樣規律平靜,無一岔緒。「女施主是真心真意,你既是不畏世俗目光,何不接受呢?」
         「住口!」,被人看穿的窘迫讓他惱羞成怒,挑著佞佻的脣角彈跳著怒焰,「和尚,既然你的佛勸人向善,助人為樂,那我現在心情不快,非常痛苦,沒有殺人我會很難過,嘻嘻,那你何不捨身成仁,助我擺脫此種鬱悶?」忽轉嘻笑的臉龐顯得瘋顛,祇有他明白,那是憤怒臻至極點下的行為,愚蠢世人,妄以一席善語勸他放下屠刀,癡念!惟有殺戮,才是統治人心的唯一手段。
 

         和尚沒有驚懼,閤掌笑然應允。「如此能讓施主放下屠刀,走向正道,貧僧願意。」
         「果然是慈悲心腸,那你乖乖獻命吧!」他揚刀迅斬,一切就像眨眼未及,滲血的刀身嵌入纖秀身軀,錯愕愣視,坐與立的四目交錯不信。
 

         「妳!」汩湧的腥紅順著刀身流向握柄掌心,他不能理解,更難置信,世人庸俗自私,竟有人肯無悔替人代死?心念震動,不覺抽刀。
         染血嬌影打了踉蹌,和尚適時以扶,心中無限懊悔,「妳不該代我受這一刀的……」
         女子艱難啟脣哽訴:「聖僧,不要為我難過……一切該是天命……」她迷茫雙瞳焦距忽轉,睇向一旁呆愣男子。
        
         「即使你不相信……我……還是要說……我,願意……愛你……真心真意,沒有……虛假……」喉頭忽來嗆熱,口裏噴嘔一地腥殷。
         男子睫扇失措急振,張口卻難言,望見掌中紅漬,忽感燙手,銀刀迅脫而落。

         「不,不可能,人都是自私的,妳錯了,妳錯了!」他瘋狂大吼,握緊的拳頭抑著恨恨顫慄。

         抖顫纖手握住和尚溫掌,失了血色的秀容透著懇求,「聖僧,我希望你能……渡化……他,沒有人……生來是惡人……祇願來世……他也能如佛……渡眾生……」交握的手再也無法傳遞溫暖,漸涼的冰膚是無情江湖裏橫流血淚的滄海一滴,引不起衝天巨浪,更濺不出圈圈漣漪。
 

         「施主,我答應你。」和尚痛心應允,男子心神倏整,本為慌亂的情緒忽轉顛狂,「和尚,她的死全是你造成的,真要計較罪行,你比我還要可惡。」
         「施主,莫再妄言,放下屠刀,祇要有心,人人皆可成佛。」和尚閤掌勸禱,試用佛家慈愛精神引動他內心最原始的良善。
 

         男子俯身拾刀,眸中殺機驟現。
         「放下屠刀,真能立地成佛?」嗓音拔尖質問,男子舔轉沾著丹膩的脣瓣一圈,「妄言!禿驢!你擅打誑語,你的佛容許嗎?」
         和尚微微一笑,脣畔綻著暖意,「過去已成虛幻,未來尚是夢想,施主,要能放下,才能提起。」
         「你自身難保,還妄渡化我?」男子忽視腦海翻騰的錯雜亂語,提刀逼進,祇有殺戮,才能讓他心靈平靜。
 

         「無事忙中老,空裡有哭笑,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抛。」心鏡菩堤,他俯仰無愧天地,死,何懼之有。
         和尚從容赴死的神態,撼心一句震盪,他胸口恍若泰山壓縛,「生死皆可拋……即便死到臨頭,你仍不畏生死?」
         「我的心沒有病,所以我不畏死。」我佛慈悲,天數該然,他欣然以受。
 

         男子腦海裏的喧嚷如狂風驟起,在他全身竄嘯,他疼絞得丟棄了刀,雙手抱首,喃喃掙扎,「為什麼你們一個個都不怕死?她如此,你亦然?」
         「施主,罪者亦能成佛,祇要你願意,放下屠刀,便能成佛。」和尚誦經朗朗,傳送到屋內每個角落,男子頓時虛軟頹地,抱頭雙手隱隱抖動,以為早已乾涸的淚田忽汩汩湧出熱燙水流,在他雙頰蜿蜒。
 

         耳旁恍如響起隱寺誦經亙朗,佛祖渡化眾生的慈愛在他心田種下桃李春風的種子;罪惡的戮暴,狷狂的殺怒全化做春泥融逝,重獲新生。
         「施主,願你來世,如我佛慈悲,渡化眾生。」和尚雙目微閉,脣角微微含笑,心願已了,羽化圓寂。
 

         男子望著沾滿血腥的雙手,瀉流的淚水已非悔恨,而是悟道的喜悅。
         「若有來世……不願再為人……」放下,才能提起……於是,他執起銀刀,仰天朝頸一刎──



         倏然回魂,佛劍分說匡然睜目,冷靜過後,方知香煙已渺,燈火還透著微光。
         「原來,這就是一切真相。」前世殺業,今世償。他本該轉入六道輪迴,卻因高僧渡化,此生為佛入世贖罪。
 

         「要能放下,才能提起。」窗外飄進翩然微風,細微的碎語和著風流,拂了他一身了悟。
 

        是誰,在聲音裡徘徊?
         前生後世輪迴中,宿命早已安排。


 

 


 

**

 

 

 
         空氣中飄著秋瑟稀疏的草香,枝頭葉色泛著蕭條褪黃,佔地廣闊的言府山水造景幽美,堪稱春霖國度首富家,偌大廣廈第,人丁幾零稀,除卻言府女主與其客外,掐指細算竟僅五人已,言傾城悵然輕歎,衰敗的庭院再也不復昔日光華。
 

         「言姑娘。」不知何時,佛者已在身後佇立。
         言傾城揪著胸口,努力壓抑鼓譟加遽的心跳震顫,情怯音顫的低問:「聖僧,你已明暸一切真相否?」
         「妳早就看出前世今生因果。」是他糊塗,早該在兩人初識那刻察覺她莫名神態,觀向未來之眼,能透視未來,亦能回溯過去。
 

         她感覺心口的顫跳倏歸寧靜,深喘口氣,理整好紊亂心思後轉身面對。
         「前世你我緣份糾纏,未料今生再逢。」她與他,三生石上早已註定緣繫一線,祇是不料他已是佛中人。

         佛劍分說瞇細的雙眸試圖看穿她內心真實想法,腦中來回搗攪的重擊憶波卻不斷分散他的專注,讓他看不清,心徬徨。

         「還記得前世我許你之諾否?」言傾城偏頭悶聲細問,終於明白當日他義助之舉何由,前世未了債,合該今生償還。
         「當日之語,並非虛言。」語落鏗然,情真意切。
 

         隨緣入世,因殺出世,無情亦有情,隨緣順性,不爭不勝,無情是有情。
 

         「是真!」言傾城喜得轉頭急望,瞧見他溫柔面容,不覺羞怯。
         「聖僧。」欲言卻教他打斷,「妳不必喚我聖僧,喚吾名即可。」
         「佛……劍。」怯縮縮的嗓音仍有一絲敬畏,他的身份仍是崇高佛者,讓人不敢輕易褻瀆。
 

         「傾城。」他伸出手握住她一雙柔荑。
         「我需要時間,釐清心中迷惘。」雖言斬惡除暴為一生宏願,逆天之路,救世本是佛意,如若宿命天定,他亦坦然承受。
 

         望著他真誠臉龐,眉眼間綻著正氣凜然,堅強慈善在那誦讀脣畔繚颺。
         「我會等你。」輕輕抽出小手,在心窩交錯暖搭。






**




 

 

          半月荏苒,秋天的顏色漸漸收歛,花瓣零落,庭園小徑上滿是凋碎殘花。

         佛劍分說待在言府十餘天,不停地思索一切諸事,無論前世因果,抑是業障今償,那種雜亂混沌的茫然感,像是航海船伕失了方向的焦慮,不斷的尋找岸邊的微弱燈光。
 

         經過半月來的相處,他逐漸了解言傾城的個性為人,雖然孓然一身,卻未喪志,她將個人小愛化做無私大愛,散盡家產,義助春霖境界裡的貧苦人家,不但發米發糧,還將言府私有土地劃分為數小田地,無條件贈予貧困農戶,如此善行,就連齊名之鬼梁兵府都未曾有過。
 

         「妳如此樂善好施,為何仍被村民視為魔女,欲除之而後快?」
         言傾城邊收拾東西,那是稍晚要送去給鄰村一些貧戶的糧食與生活用品,一邊不經心的回答:「這世上,不是每個人都能真正看清了解另一人。」
 

         輕描淡寫的一句,卻似佛理真機,如醍醐灌頂,在他怔然無緒的眉眼際點綻一朵曇華清明。
         他神一凝,眸光不再炯然銳利,更多的溫柔在瞳裡盪漾。

         「讓我幫妳吧。」他伸手接過她手裡重物,無語情長,相知的愛意在彼此心田悄然滋長。

         窸窣雜亂的步伐噠噠而來,連蹦帶跳的雪色稚影竄入,撞得言傾城滿懷。
         「娘,娘,圓兒也要去。」本是猿身人相,幾經貴人匡助,圓兒早已蛻變人形,不復猿猴毛態。
 

         「圓兒?」佛劍分說又驚又喜,記憶中的圓兒仍是稚齡猿孩,今而一見,早脫獸性,已然是名聰慧靈敏的小孩童。
         聞己姓名,圓兒偏頭一望,喜出望外,立馬狂竄進他懷裡。

         「佛劍,佛劍分說。」圓兒伸出小掌拉扯他衣袂,滿臉盡是歡喜。

         佛劍分說神情微怔,不解圓兒狂喜何來。
         眼神瞟向一旁言傾城,似在詢問她的答案,祇見她笑而未語。

         「圓兒,妳收他為嫇蛉子了。」肯定揣想,俯首慈愛以視,見得一肖似細瞳。
         心臟匡然一震,陌名情緒在腦海掠過,他急切回頭,卻依然祇見得她微笑溫雅。
         「他與我……是否……」回憶像海水潮汐來來去去,惡人與女子,和尚與圓兒,像是腦海颳起漩渦,所有的人與事全化作水流,跌落在無盡藍海,順著渦流,捲入深不見底的漩渦眼裏。
 

         掌心忽來溫暖觸感,原來圓兒貪玩,小小嫩掌與他厚實大掌交疊,童心的比劃玩樂。
         「你的手掌比圓兒的還大還寬。佛劍,圓兒很喜歡你呢。」圓兒童蒙稚言的真心誠語,讓他咽鼻嗆過一陣無由感動。
         撫撫他蒼蒼雪髮,佛劍分說復而再望娉婷,又問一次:「他與我,是否也有緣?」
         她依然笑而不答,嫻雅笑容蘊涵無限深機。
 

         「佛劍、佛劍,你當圓兒的父親可好?圓兒有娘親了,但圓兒想要有個家,所以你當圓兒的爹親好嗎?」急切切的懇求,透著怕被拒絕的心慌。
         佛劍分說沒有一口應允,他半閤細目反覆思索,來回猜量,靜默神態教圓兒驚慌不安。
 

         「佛劍?」他怯怯仰看,一心盼其能成所望。
         言傾城蹲下身將他拉到跟前,溫聲安慰:「不著急,圓兒,你讓佛劍分說想一想。」
         「可是……」小人兒仍是遲疑,就怕大失所望。
         「圓兒,你在遇到重大抉擇時,是否也像佛劍分說這樣仔細考慮呢?」言傾城用最簡單的話讓小人兒明白懂事。
 

         嘟起的嘴呼了一氣,像是頓悟的點點頭。
         「圓兒知道了,那……佛劍分說會留在這裡陪圓兒嗎?」
         言傾城將問題丟予正主兒,不再替他回答。
         佛劍分說笑而頷之,果使圓兒憂轉歡笑。

         「太好了,圓兒好高興,好高興!」圓兒又叫又跳,磨蹭兩人一會,隨即又蹦跳得跑走。

        見他歡心模樣,言傾城似也感受那份愉悅。

        「他與你,確是有緣。」她未回首,卻在他欲言之時先行開口。
         佛劍分說沒有插話,安靜以聆。
 

         「圓兒,便是你前世惡身裡僅存的一絲善念。」
         「善念?」
         她仍然微笑以對。
 

         見此和美笑靨,佛劍分說恍然頓悟!
         受高僧渡化之惡人,在死前許下的最後心願。
         來世,不願再為人。
 

         「現在,你知道他對你如此喜愛,這般熟稔之緣故了。」
         他雙目半掩,忽來一陣麻熱在眉心舒開,一彈睫,才知不是淚。
 

         言傾城微風般的柔嗓輕輕揚起,「佛劍。」
         「你還願意愛我嗎?」晶瑩瞳仁閃著坦蕩,堅決在那細緻眉目間舖成浩氣揚揚。
         佛劍分說怔麻了眸眉,遲惑在眉川間開出迷茫冷流。
 

         是佛對他的考驗,讓他在閶闔前躊躇。
        一步,即是永遠。

 




 

**

 




   
  
         言府有一廣大花園,園旁有一長廊與主屋相接,長廊典雅樸實,沒有過多雕樑誇飾,廊道內兩旁嵌築了倚欄亭台,讓主人也能在不出長廊而能欣賞滿園美景。
 

        秋意淡淡,徐風彷似蘸了雪溫的冰涼剌骨,欄亭內大小人兒溫暖相偎,斜躺角柱邊的言傾城雙手將懷裏小人兒環得緊密,午後悠閒時光,日陽暖映,讓甫用完膳的兩人不覺進入夢鄉,一同好眠。
        方跨出門檻的身影遙遠便看見廊道上休憩的兩抹熟睡態,旋即折返進屋,再出來,手中已多了兩條薄被。
 

        歛聲走向深睡中的兩人,佛劍分說細心的將薄被替身子顫著哆嗦的熟睡二人蓋妥。
        他狹細雙眸溫柔凝睇,似乎想要將兩人面貌深鑿於心。
 

        「等我完成應盡責任,便會回來陪伴你們。」他願斬盡世間萬千惡業,即使墜入無間亦不悔。
        花草是佛,蜂蝶是佛,青山流水亦佛;世間萬物,圓融合一,祇要有心,萬物皆可為佛。
        復望一眼,他轉身離去。
 

        不知過了多久,俯靠在言傾城懷裏的圓兒嚶嚀翻了身,抖動薄被滑落,身子復感寒顫,更朝言傾城懷裏縮去,輕微動作教她倏然驚醒,朦朧睜眼,方覺肩上溫熱覆貼。
        「這是?」心裡疑惑,低頭看看仍沈眠的圓兒,瞧見同樣披被,她忽感心頭一陣悵然若失。
        莫名失落感何來,猶似山雨欲襲,在她心口颳起呼嘯狂風。
 

        「不……不要……佛劍……」本熟睡的圓兒忽變得不安穩,搖頭晃腦,隨即掙脫她彈跳而起──
        「佛劍,不要走!」哪得僧跡,祇有空寂的寥寥秋光。
        「圓兒,你怎麼了?」
        「娘親,佛劍……不,爹親離開我們了!」圓兒慌張的來回尋找,終究是遺憾。
        那肖似佛劍分說的眉目泫然欲泣,揉搓淚眼的小掌彷彿在訴著他的不捨。
 

        「娘親,爹親走了……走了……」夢中,佛劍分說細柔的嗓音與他輕輕道別。
        「佛劍答應你要留在這裡陪你一段日子,我想他應該還在屋裡,不如我們進屋去找他。」她柔聲安慰,心裡卻是無端慌亂。
        一股隱隱悶痛是什麼,像是臟腑被銳針刺戳,讓她每個呼吸都發顫。
 

        牽起圓兒小手,緩緩來到主屋,推開的門內是一片蒼涼冷意,像是空山杳無人跡的隱渺。
        「爹親真的離開我們了!」嗚嗚放聲,圓兒畢竟孩童天性,對於好不容易獲得的天倫聚首,突然分離,也難忍悲。
 

        言傾城逡看屋內四周,忽瞧見桌上一封紙箋。
        拾起一閱,祇見簡短四句。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她咽喉一哽,感覺有奔騰熱意直竄上喉嚨,掩住口,她艱澀的嚥下悲傷,熱淚卻像斷線珍珠不斷滾落芙腮。
        相遇最初,結局已定。
 

        「不負如來不負卿……這就是你的答案嗎?佛劍……」人生第一耽別離,即使告訴自己要笑著送別,但至別離時,淚終究無法遏止。
        「娘親……」圓兒見她難過模樣,心中悲痛益深,祇得偎在她懷中,與她共擔愁傷。
 

        「不要哭,圓兒……爹親,佛劍一定會再回來的。」她摟緊他,舌尖拭淨軟弱,脣畔綻出希望笑花。
        「娘親,圓兒不哭,不哭,我們一起等爹親回來。」圓兒抽噎的嗓音不再抖泣,望向她的眸子綻著堅定炯光。
        「嗯,我們一起等他。」她撫撫他銀軟短髮,內心不再悲傷。
 

        地老天荒,她會一直在這裏等侯。
        百年孤寂,祇為一個誓約。

 



 

 
 

**

 

 


 


         涼風微微吹來,拂起翠葉翻浪,嬌小軟履獨行,空寂林間踩踏一片細碎音響;天末渺渺,彷佛望不見盡處,她躑躅回身睇看,祇見來路杳然。
         幾載寒暑,謝却荼靡,人事已非,她心未老,歲月已滄桑。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