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三十四 佛心無悔


  劍子仙跡直至深夜才離開疏樓西風,一步踏出前,他仰首遙望疏樓西風獨有的星空,繁星滿佈,卻沒有一顆星,是屬於他的。

  默言歆目送他離開,他看得見少年眼中的憤怒──是的,誠實而單純的憤怒。

  他沒有回應他一記任何眼神,他不是龍宿。感情這種事向來沒道理可言。
  來時路,他總覺得陌生,深刻察覺自己做了萬不可饒恕的事情──從他發覺龍宿看他的眼神變質時,他便覺得他陌生了。

  劍子仙跡低頭看著掌心,方才,龍宿將它捏握得牢緊,總相信這雙手裡有他想要的一句話。

  他相信他一句話──卻不願相信他的心。

  劍子收攏掌心,將星空裡的繁星也一併攏入,闔眼再緩緩張開,他的手裡依然留有龍宿的香味。
  他看得雙眸不禁苦澀起來,心惶惶地駭跳著。

  破舊的銅鑼聲,吵雜刺耳,發出冰刮似的鑼聲,背上的寒毛一吋吋發起疙瘩。

  今晚的自己,連他也不熟悉了。

  看著龍宿入睡,抓著他手裡苦戀著的依依不捨,聲音是靜的,他眼裡卻起風了。
  一陣冰涼刺骨的寒風,背上發涼,心裡卻古怪地生熱發燙。

  「龍宿……」他忽而嘶啞一聲,眼底濁色忽明,心跳急竄一聲後拔高爆碎。劍子仙跡退了一步,撫額顫抖難釐。

  他怕得是他藏的?亦或是他深埋?他苦苦壓抑的自覺?
  獨夜裡生涼,更生魍魎。今晚,他的身體裡,有太多龍宿的聲音,攝魂奪魄,一旦失守,他無法預知自己會做出什麼事。

  他若不信他的心。長年來,他踏遍千山萬水,最終歸途,仍是豁然之境。他也懂得龍宿會在闌珊處等著相聚一刻。
  他也清楚明白自己在龍宿心中是優勢地位。他可以沾沾自喜,卻也猶恐南柯。

  這一生,兩次怦然心動。兩次心動都給了龍宿。

  疏樓龍宿,讓他無法抗拒,他不得不豁盡全力去抗拒。
  第一眼的心動,給了他;
  第二眼的情動,也給了他。

  龍宿……你還想奪走我什麼呢?再多的心,他再也不能忍耐。

  壓皺眉心,劍子飛奔至不解巖,瀑泉依舊,銀杏如常,人情無常。他飛越冰瀑,古塵劍出鞘直衝冰瀑,龐大劍氣,將河面劈出萬丈水花,透亮的水花像一顆顆晶瑩的冰晶──

每一顆水珠裡都有龍宿的聲音。

  他捨不得它碎,卻又留他不得。

  劍氣一揚,週圍停滯的細小瑩透水珠,皆被細微的劍氣一一射穿,龍宿的聲音成了半空凝聚的雨水。

  滴滴墜落,將水面上飄浮的銀杏,擊沉爿心,漣漪餘韻後,滿目遍體鱗傷。

  水面上,一字人傷;水面下,不見心傷。

  上一回,他把心傷注入泉底。佛劍曾言,紅塵弱水,皆因水生水起。塵世人間,眾生都在因緣鏡裡輪迴。
  佛劍分說去了一趟未來,那處未來裡沒有劍子仙跡──可有「一半的龍字」停在未來。
  僅一半的龍,使他心驚。

  他笑著說不可能。可是,一齣『紅塵劫』卻讓他再也笑不出來。

  原來,笑容在眼前被射穿了一個洞,逼得他憤怒得無以復加,眼前畫面都龜裂成冰霜的模糊視覺。

  龍宿的雙眼在他眼前成了一張平糊的紙,強使紙面無痕,可紙糊的真相往往不堪一擊。

  當下看穿龍宿的心慌,就如同他看穿自己往深淵裡下墜的心。
  北辰胤彷彿知悉一切的眼神,短短一瞬兩目照角,他探他的心思,他得他的真相。
  一半的龍,是真是假?這未來他並不樂見。

  假如,他把一半的龍宿留在未來裡……那麼,他劍子仙跡身在何方未來?

  嗜血年紀裡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佛劍分說動身找尋觀向未來之眼,只要能拖住未來的步伐,他與佛劍便有機會改變另一半三光盡掩的未來。

  劍子仙跡站在石階上,眼神迷濛地凝視被水霧瀰漫一半的視線,口中喃喃唸著未來行走的方向。

  「四月,陰陽師失蹤。六月,杜一葦身亡……」


  ◇◆◇◇◆


  枯葉凋零,片片折飛,蕭瑟冷風拂來,傲笑紅塵閉目而立。他身前有一座新立好的墓碑,上頭刻著『文劍天書.君楓白』。

  微弱光線落在他平挺的肩上,幾束光芒折射頰邊隨風微揚幾綹銀絲。他微微張眸,眼底無波,眼下微光稍移,明顯地映出他心中鬱結不解的陰翳。

  耳邊,人聲幢幢,那是,哀嚎薄命的哭嚎聲。聲音有老有少,多少夜裡在他耳邊盤旋不去的哭泣聲。
  那些,是他難以根除的心魔與罪咎。

  數十年了……傲笑紅塵邁開步伐往前,目光抬揚,輕嘆一聲。

  「半涉濁流……」

  濁流總伴隨著人心險惡而奔流,他曾在湍急處,拄劍而立,起劍立義,俠道心腸也在人心淪落下,不斷地正面迎擊,跌倒了、再站起。

  曾經,怒氣攻心,吐血未止。當年的他以為再也沒有能讓他痛心至此的經歷,每走一步、就是一句虛情謊言,每一口血,就是他的心痛和憤怒。

  他視若珍寶的,竟是最虛偽的感情;他視若鄙屣的,到頭來卻是他一方天地的唯一淨土。

  曾以為,他是感情上最荒謬的失敗者。現在,他連憤怒的情感也視如蛇蠍。傲笑紅塵想起被文劍天書背叛的那一日,不堪憤怒凌駕於他的理智上,他用他的正義波及無辜村民

  ──夕月村慘案──兇手便是他自己。

  一招紅塵輪迴,眨眼間,村莊百姓無一倖免,幼童殘骸、老弱孱軀、狂風橫掃過後的人間慘景……回過神後,眼前的事實他已無力挽救。
  膽怯吞腹,徨徨心亂。堅信公理正義的他,萬想不到有一天他的雙手會染上無辜百姓的鮮血。

  罪惡感瞬間在他心中膨脹數倍,心彷彿要裂開了,心裡會逃竄出怎生模樣的妖魔?

  他想,是憤怒的傲笑紅塵、是痛恨欺騙的傲笑紅塵。

  他不想看見自己的淒慘模樣,於是拖著渾身罪惡的血液,親手埋了傲視人間的紅塵劍。

  傲視人間?不,從頭至尾他不曾腳足穩妥的站立人間,他一直被人間無情殘酷面壓在地面。

  君楓白死前只留了一句話給他:『紅塵……謀……龍……』

  看著君楓白殘缺的半邊面容,他曉得君楓白也付出了背叛的代價。
  他動手斟了一杯清茶,緩緩地推至君楓白的面前,君楓白頸下流的血繞過杯角,血水行至桌央便停,遇到了桌面鑿痕,也蜿蜒了方向,最終又回到自己的方向。

  也許是說不出口的歉意。

  他看見君楓白眼角銜著未墜落的眼淚,半殘的眼,單眼清炯炯張目,凌厲注視他的方向。

  也許是來不及挽回的懊悔。

  沉思一會兒,最終他執起杯,清透茶水,盪漾他說出口的聲音:「一杯茶,不嫌遲。」

  他選擇原諒他、原諒這名背叛他的君楓白。
  君楓白若有感知似的,一雙眼眸竟同時闔下眼簾,懸在眼角的那顆淚珠滑落嘴角,半濁淚珠吸入唇縫,乍望看上,須臾微笑。

  這一幕深刻的烙印在傲笑紅塵心中。

  君楓白解脫自己的生死,聽見他的聲音而心安微笑。
  一杯茶,他原諒自己的憤怒,卻無法原諒當年的始作俑者!

  為了一本紅塵劍譜!殺人、奪書、滅口──虛偽的疏樓龍宿!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