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三十二 佛心無悔


  他想,他愛著龍宿;以一種無法計量的深度愛著龍宿。所以,當他知道,原來,龍宿欺騙了他──他才更無法克制自己憤怒。
  他滿身血的站在天涯的盡頭,抬眸張望著一片虛無情關。


  
龍宿……


  他笑得有些愴然,在闔上眼的剎那,所有愛過的情思,也隨之湮滅。
  只是,那也是之後的事了……

 

    ◇◆◇◇◆

 

  這是她第三次見到眼前這副景象。言傾城倚在夢境的另一處的樹後,她像一名隔在彼端的旁觀者。
  她自小便擁有窺見未來的能力,而眼前的未來,一片荒涼的淒景,黃土下掩埋了多少不知名的屍首。

  她難忍,在眼前的,孤獨又寂寞的景象,是千萬百姓即將迎接的嗎?
  天啊,蒼天何忍。
  她別過臉,不想再繼續觀望那男人的憔悴身影,再多觀望數次,眼前的黃土也不會開出怵目驚心的彼岸花。

  『娘!』

  言傾城突聞此聲童音呼喚,身子不由得僵住,她握緊了撳在羅裙上的手。
  這次與往常不一樣!?
  柔軟的軀體又一輕顫,一雙溫暖的小手從她的身後,圍住她腰際……她的心澎湃且驚悸著──她抽了一口氣。

  原以為,此生女人緣夢緣家的奢望,是不能成真;因為,她是眾矢之的的魔女、禍水。
  這份揪住心口的異樣情感,她彷彿過了冥河擺渡的橋,心湖,刻上的震盪,搖擺地使她生慌生惶。

  『……傾城。』

  言傾城摀住了嘴,纖細的肩上,禁不住震撼的,一股焦身悚慄。

  不……這是一場夢!她比誰都清楚,她預知的、向來都是死亡!

  從她的肩上傳來一股溫柔的力量,言傾城咬著唇瓣,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方能主動撳按住她肩上的這雙手。

  從碰到指尖的那一刻,她便知道了。

  這是一雙屬於男子的手。

  言傾城觸碰著卻無法再進一步,她沒有足夠勇氣回頭看那男子的面貌。

  『娘……』

  這一聲童音聽來有些模糊,言傾城藏不住擔心地又張開眼,只是當她張開眼搜尋,孩童和身後的人都不見了。

  轉眼成空。言傾城忍不住心頭的落寞之情,舉起袖口,默默地拭去眼角的淚。
  風勢從背後吹拂,襲來一股檀香風味,言傾城撩起顴骨邊被風吹亂的長瀏海,若有感應,她的目光跟隨著那股檀香味,放眼望去,似是尋找棲身處而飄盪蒲公英。

  天涯盡頭,她見著了佛,一名佛氣凜然的劍佛。

  劍佛身上有一襲令人生畏的莊嚴感,慈悲與殺戮,兩樣截然不同的面貌卻在佛的身上看得清晰。

  劍佛身後白髮飄揚剎然,卓然仙姿,言傾城望入眼簾,心中一陣陣地踏實,將她的心抓得牢穩。

  眼眸一眨,佛的身影,出現兩樣疊影,一銀一白,她不甚確定又眨著眸,定睛一看,眼前又出現那名身穿白衣、白髮被鮮血染成紅髮的陌生男子。

  不……不一樣了,這個夢,不一樣了。
  言傾城退了一步,心中惶惶不安,沒由來的她就是知道眼前預知夢的變化,非好!

  她不希望眼前佇劍浴血於天涯盡頭的男子換成那位劍佛。

  不……不要……她死命的搖著頭──不要!

  她衝了過去,拋棄約束的規範,私心促使她邁開夢裡的第一步,心跳如雷貫耳,彷彿快衝出她心口。
  伸手抓住那袍翻飛衣袂,銀蓮袈裟漫蓋她錯愕的驚嘆,銀白光束,霎時清朗,她看清了佛的面容。

  溫柔地,佛對她綻開一抹愛柔。

  此情此景,使她留下了兩行清淚。
  他一聲呼喊:「傾城……」

  一輩子也忘不了的聲音,她知道的,眼前的佛,與剛才站在她身後的男子。

  是同一人。


  
是同一人。

 

    ◇◆◇◇◆

 

  「赫!」
  言傾城自畫案上驚醒,神魂顫顫,兩眸慌張的朝四方張望,心頭沒個穩,身子浮脹的似騰在雲端。

  屋子裡靜謐謐,悄得令人生懼,這屋子就是這樣令人發慌,丁點聲響也敲不響,活生生的只有她自己。

  夜裡寒冷的風溜過窗檯,擾得畫案上的燈燭心蕊火光閃爍。言傾城一見燈燭即滅,伸手護著火光,穩著這屋子裡唯一淘氣顏色。
  紅黃色帶燦爛,同她身上穿著的衣裳,無奈她的性子卻不似這色彩。一枚弱小的火光映在她瞳眸裡成了一雙,她抿起嘴緩緩地勾出一抹自憐的溫婉笑容。

  寒風減弱,她方始抽回手,眸光一定,低凝畫案上攤平的白宣紙,紙上無一物,她偏偏卻看出一張莊嚴輪廓。
  畫中人,眼目銳利,慈悲不減的狹長厲眸。她怕著吶,是不是一眨眼,畫中人也隨著她眼底浮起的水光,碎了融了。

  言傾城梨花噙淚,趁著一抹心慌的罪惡未離,她想將方才的夢,留在眼前。


  她不過是一介尋常女子,怎能私心畫佛呢?

  孤獨園裡她嚐盡眾離死別的孤獨。

  慈悲的佛,能否帶領她跨越無盡孤獨?


  她提筆沾染一捻顏彩,筆尖迅速汲墨,待墨彩未涸,言傾城循著腦中印象不猶豫地勾勒佛像。
  筆尖愈提,心愈紮實,全神貫注捕捉佛顏神韻。她曉得,此一刻,她用晦暗的心思褻瀆佛像。

  侷促的心,她終是浮屠眼下一名弱小凡人,孤獨使她習慣無能為力,她僅能如此而為;無法克制的心思,只能懺悔祈求佛原諒她的冒昧和凡念。
  筆墨完成,白宣上不再無物,汙穢心思竟使她將佛囚入眼下這張凡念世界。

  言傾城心緒激動,單手捂嘴無助的掩聲啜泣。

  輪迴凡間無自由可言,她這狹隘心思、借紅塵之手三繪佛顏,言傾城一想到自己竟用凡人私情筆繪佛像,她的淚,淌得更急,橫過她的指間,凡念水泉重重的跌落紙上一點雪

裡紅梅,紅梅暈染開來,擴得急忒,轉眼間化成雪中一灘血跡,在佛的腳邊成了株株傷跡之紅。

  她驚聲抽泣,難平惶惶心事,伸手揩抹,欲停住拓染的紅墨,怎知指腹拂壓,卻使畫上添新傷,她慌得不知所措,手上也沾了些許朱砂顏料。
  血花在她指尖上綻開紅梅,彷彿控訴她夢中三巡的凡塵情愫。

  是啊,千不該萬不允,她怎能因長夜孤獨,滿腹情感無處宣洩而寄予夢中劍佛。

  言傾城心懷懺念,她雙手合握,藕臂併攏虔誠地喃喃低語,請求慈悲寬宥。


  風,吹熄長案上燭臺火光,明滅間,她似乎瞧見畫中佛慈眼垂視,耳畔,清靜梵音遠近可聞其嘹亮澈扉。

  梵音忽遠猶近,檀香之音美妙圓滿,一如塵垢不染、平等愛護眾生。

  言傾城墜入深遠中,屈身伏案,螓首傍畫輕偎,闔眼輕嘆。這一晚即便黑夜無星,可畫中卻有一片明亮微妙世界。


  她在孤獨裡聽著梵音。

  威儀妙相,澄淨聲音,溫暖響木魚,聲聲入夢來。

  她夢裡綻開一株大小彌菊花,同根並蒂長伴佛陀心。

 

  【待續--】


  -----------------------------------------------------------------------------

 

   後記:是的,它真的更新了。有把握寫佛言了,合掌,紅顏有夢,一切有情。
   萬分感念各位無私之情,一年等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