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一眼永恆補遺篇(衍生)】畫心

         雨疏風驟,地上逐漸凝聚的水灘被雨滴激起圈圈漣漪,闇絨簡裁的軟靴輕輕掠過灘面,雨景蕭然,打著油傘的墨衣男子在杳然寂寥的大路上顯得突兀,傘面微揚,斜飛入眼的雨珠浸濕了那銳利眸稍,仰望四方匾額,朱底金漆鐫琢卻已斑駁三字,直勾勾的印入眼底。

         去蠹居。

         去除了蠹政之事物,心靈真的就能得到完全平靜麼?

         凝睇未移,青漆褪色嵌著朱紋的大門嘎啦開啟,裡頭來人一身法門肅服,看見門外之人,不免疑惑,遂開口問道:「請問閣下是誰?找人否?」
         男子瞳仁仍專注匾上三字,嘴裡逸出微渺二字,「無名……」
         來人聞言不明所以,祇得再問:「無名兄台,你來此有事嗎?」

         傘身扶正,他垂眸復揚一瞥,吁吟:「楓葉於詩經名槭,植樹人曰其楓香。唯有她……最愛楓紅。」不留隻字,飄搖而來,瀟灑而去。

         門內人聽得莫名,正搔頭思索其語,肩際忽來一記輕拍,「虎哥,你說要出去打理午膳,怎麼立在門邊發愣?」蕙茗從他身旁鑽出,見他恍神態,隨後再拍一記,「怎麼啦?瞧你失神模樣。」
         喚作虎哥男子嘴裡咕噥,聲音雖細但還是讓她聽見。

         「有奇怪的陌生人?」晶亮雙瞳逡看四周,甭說人影,就連鬼影也無。
         「是不是雨天淒迷,你眼睛犯瞎?」
         「真的,方才這裡就站了個人,打著油傘,問他何名欲做何事,他卻說了一些莫名之話。」虎哥急解釋,他正值壯年,怎會犯瞎,這罪名可冤枉。

         「那他姓甚名誰?長何模樣?」
         「他喚無名,長相嘛……就書生樣,哎喲,讀書人都長得差不多,我哪記得住?」

         蕙茗聞言瞳仁瞪大如燦星,一瞬間以為自己錯聽,顫顫復問:「你再說一遍,那人喚何名?」不會的,無名早已亡於神柱崩毀時,當時她還刻意隱瞞消息,為的就是不再刺激小姐的情緒。
         「他還說了一堆什麼詩經跟植樹人的,最後說了一句唯有她最愛楓紅。」

         楓紅?莫非真是無名!

         虎哥見她想得出神,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蕙茗,妳怎麼了?想事情想到出神?」
         凝神一呼,她抹去心底憂慮,將他扳轉過身推向前,笑呵道:「虎哥你還是快出門去打理午膳吧。對了,別忘了帶傘呢。」順手將門邊的紙傘遞至他手上,虎哥無奈,祇好打著傘出門去了。





**



 
         又是雨淒風迷的慘澹天,雨聲若大珠小珠落玉盤,清脆跌宕的在飛垂簷瓦轉勾一圈。

         殷芊妘授課之餘,偷得幾分空閒。本欲喚來蕙茗一同去不遠市場採買這月生活所需,但找遍去蠹居四周皆未見她人影,看來祇好獨自去採買了。
         打了傘,提起竹籃,殷芊妘嬌姿溫婉,大門方啟,便見門邊駐一人影,正欲離去,她匆忙帶上門,蓮步快移,在十步距離下喚住那人。

         「這位壯士,請留步。」
         那人步伐停頓,卻未回頭。

         「因方才見壯士在去蠹居門前停佇,故猜想壯士是否有要事,欲尋去蠹居之人?」
         身影悠然迴旋,四目相對的剎那,殷芊妘忽覺時間霎那暫停,全身血液彷彿湧至熱燙腦門,讓她腦袋沉甸壅塞,整人僵麻,祇餘雙瞳可靈活轉動。

         「你……你是何人?」那雙眸子為何這般熟悉?好似前世見過他。
         男子朝她走近,自袖裡拿出一片楓葉,放至她手中竹籃裡,「我受故人之託,前來送還此物。」
         「故人?楓紅?」她顫顫吐語,莫名喚出最愛楓紅,心中悸動盪盪,一雙柔美眸子轉著慌茫。

         「無名,他託我轉告,今生無法伴妳身旁,他很抱歉。」男子俊逸眸子透著歉意,微啟的薄脣蘊著溫柔,殷芊妘神緒漸穩,瞳中的驚震未消,朱脣無意識呢喃:「無名……楓紅……記不得了,我……什麼也記不得……」

         男子無意惹她愁展,欲語遲際,不遠處蕙茗與虎哥正打著傘走來,眼尖的看見門前突兀兩人相對,她提傘急忙奔來,急切的橫在殷芊妘身前,防備的眸子惡狠的瞅著面前陌生男子。
         「你是哪來的登徒子?想要對小姐做什麼?」她才出門一光景,便有狂徒欺門,陌生面善之人,意欲何為?

         殷芊妘慘白的臉龐逐漸恢復血色,她拉拉蕙茗衣袖,輕聲解釋:「蕙茗,妳誤會這位壯士了。他是受人之託前來送還東西予我。」
         蕙茗眸子透著懷疑,仍是未敢輕信。

         「你叫什麼名字?受誰之託?」
         後面匆匆趕來的虎哥見來人一驚,低呼插話:「就是他!上回我跟妳說在門口逗留的人就是他 。他說他叫無名,就是他。」

         「他不是無名。」蕙茗十分肯定。
         無名化成灰她都認得,而且此人氣質溫雅,與無名的懵懵天真形成強烈對比。

         男子俊容未有慍色,脣角漾開如風一笑,「故人名喚無名,我乃受他託付而來。」
         「說謊!無名早就──」蕙茗語半打住,趕忙覷眼身旁殷芊妘,幸好神色如常,她差點就說溜嘴,真是驚險。

         男子不再回應,轉向她身後殷芊妘,禮貌一揖,慎重介紹自己:「我叫問天譴,住在隔壁村里。受託之事已完成,我終可放下內心所繫,叨擾妳許久,我該告辭了。」他欠身道別,翩然似風離去。
         蕙茗待他走遠,轉身欲問殷芊妘,卻見她目光仍望著遠去的人影,祇得故意一咳,順勢將身子移擋她面前,「小姐,外面風寒,我們還是先進屋吧。」

         殷芊妘看出她的刻意,提籃纖手握起她的,嗓音柔柔的,「蕙茗,妳知道誰是無名,對否?」
         蕙茗瞳仁飄移,回應聲裡透著心虛。
         「我不知道什麼無名呀,小姐,妳別理會那個人的胡言亂語啦。」
         「蕙茗。」略帶沉重的簡短一喚,蕙茗知道這是殷芊妘表現不悅的方法。

         她轉而打唬弄笑嘻嘻回道:「哎喲,小姐,無名是誰並不重要,那都與我們無關。」
         「妳不想告訴我,對不對?」殷芊妘熟知侍女心性,見她推三扯四的就是不肯正面回應,便是不想說之態。

         心事被小姐看穿,蕙茗索性不避也無遮,直截了當地說:「小姐,既然妳都知道,那就別逼蕙茗開口了。」
         殷芊妘吁長一呵,拍拍她手背道:「我非強勢無禮之人,既然妳不想說,我就不勉強妳了。」

         蕙茗開心的勾起她手腕,恢復一貫淘氣笑道:「小姐,我們進屋吧。我與虎哥買了不少食物呢。」努努嘴示意虎哥湊前獻寶,殷芊妘祇能笑而不語,由她去了。
         進屋之際,她不住再復望早已無人影的遠處,神色摻著些許疑惑,瞬即掩去。

         無名與楓紅,還有那名男子,問天譴。
         她一定要將這些疑團解開,包括心中浮現的無由悵然。






**




         淡蕩春光,微風吹著絲雨,戲弄著天空的輕雲,今日課畢,殷芊妘決意出門遠行。

         刻意避開蕙茗前後服侍的緊隨,她慵整纖手,手裡提了竹籃,裡面裝滿一些水果纖蔬,身旁虎哥在她要求下陪伴而行,甫出門便迎面飄來細雨,虎哥趕忙打了傘遮住她頭頂上方。
         「女師,我看天色似乎要變天了,不如我們下回再去吧。」
         搖搖首,殷芊妘軟言堅語的說:「不,我想早點釐清心中的疑團,虎大哥,很抱歉麻煩你陪我去,芊妘心中實在過意不去。」

         「哪兒的話,女師妳教導我們學業知識,幫妳一點忙又算得了什麼?」
         「謝謝你。」
         「我們還是快啟程吧,晚了怕是雨勢會變大。」
         點點頭,兩人遂加緊步伐離去。


         到鄰村巷口,虎哥向村裡人打聽了問天譴的居所後,殷芊妘便請他待在村口處休息等她。
         「女師,妳一個人前往是否太危險,還是由我陪妳同行罷。」        
         「不用了,謝謝你虎大哥。芊妘自有分寸,何況對方你也見過,不似會逞兇欺弱之人,所以不用替芊妘擔心。」
         「那……好吧,我會在村口的茶棧處等妳。」見她心意甚決,虎哥也不好再勉強。

         告別虎哥,殷芊妘循著村人告知的路徑,一路行至村南處的磚砌小屋。
         屋前種滿花草,沿著屋圍五尺處築成竹籬,一縷緇塵提著水桶正在庭前來回穿梭澆灌。殷芊妘站在竹籬外,猶豫著該不該出聲喚他。
         似乎感受到身後異樣,忙碌身影倏然止作,他猶疑數秒,回頭便看見殷芊妘嫺雅嬌姿,靜靜地站在竹籬外。

         「是妳。」他注意到她手中沉重竹籃,隨即放下手邊竹桶,上前替她開了籬門。
         「先進來吧。」體貼的自她手裡接過竹籃,她美眸一愣,瞬即欠身以謝。
         「謝謝你。」蓮步緩緩,搖颻生華。

         領著她進屋,他端來一壺兩只杯,斟滿遞至她面前。
         「家居簡陋,僅有粗茶涼水招待。希望妳不要介意才好。」
         「只要真心誠意,不是瓊漿玉露又何妨?謝謝你。」她接過陶杯,涼冷的杯意自掌中傳來,她執杯慢飲,不知該從何說起。

         問天譴明其來意,見她躊躇不好先言,遂打破沉默,率先開口:「殷姑娘此次前來,是為了何事?」
         蓄積的勇氣在他先導話題下全數鼓起,她抹去眼中恓惶,柔柔開口:「上回你說你受故人之託,我想知道,那個故人……就是無名,他是誰?為什麼要委託你前來尋我?」

         問天譴眉眼未眨,一雙蘊著溫柔的眸子平靜望著她。
         「當時,為助素還真對抗異度魔界,我力抗魔界大軍,怎奈勢單力薄,最後力竭而亡。」他幽幽平訴,她靜靜以聞。
         「在冥河彼岸,那裏是個時間靜止的空間,我被勾去了心魂,失了心的人無法離開黃泉,在那裏,我祇是孤獨的等待死亡。死亡……原來離我如此近……」剔亮瞳仁滲入點點淒迷,焦距似被打散,殷芊妘水靈瞳孔似被感染那份淒然,盈盈顫盪,她輕聲吐語:「後來呢?你是如何離開那裏?」

         他收神回魂,眉宇刷開一道溫文儒雅,「我遇到無名,他那時祇是一道飄蕩心識,祇因他心中仍有祈念,故還長留彼岸未滅。」
         「飄蕩心識……無名他沒有靈魂嗎?」不知怎地,她靈秀眸子竟湧著淚意,彷若陰霏欲來,在瞳裏打轉漸盈。

         見她欲淚還悲,他明白自己一席話已觸動她埋藏深處的記憶。
         「他沒有過去亦無未來,所以死後祇能化做一縷孤寂心識,永遠在天地縫隙彼岸黃泉間徘徊。」
         「後來他遇上了你,是否?」她訥訥問著。
         點頭,他再續道:「他言尚有心願未了,故想託我代他完成,便助我離開彼岸奈何境,也幸我的肉身被素還真眾人保護不壞,所以尚得重返人間。」

     「你言無心之人不能離開彼岸,那你藉無名之助離開了那裏,現在的你,有心麼?」殷芊妘忽來莫名幽問,他一時語塞,俊目掠過一抹怔忪,閉脣未應。        
         「對不起,是芊妘逾越,讓你困擾了。」見他怔然神色,方知自己問語不該,問天譴搖搖頭,眸子詳和如暖陽看她。
         「妳的問題問得很好,我確實不知。」
         她眉心綻著疑惑,張著水靈眸子不解望他。

         他撫上心口,幽幽悵道:「這裏還留有無名殘存心識,我雖得以脫離彼岸,卻忘卻了曾有的心動。」
         殷芊妘羽睫微歛,無來由地,對他的話感到一陣悽愴哀哀。

         本以為釐清無名此人來由,便可解開當日迷惘,如今明白,卻仍墜五里霧中,更甚者,她對於眼前男子孤寂的默然感到心傷。
         「你沒有心麼?失去了心魂,猶如行屍走肉,日子是苦是悲,皆不知了……」

         問天譴沒有自憐哀怨,垂眸彈去悵然情緒,再揚眸,又是一貫溫雅和煦。
         「或許我沒有心,也識不得何謂七情六慾,如今我祇知平穩過日,是謂該然。」
         她不贊同反駁回道:「人與禽獸植物之別,便是擁有七情六慾,難過時會流淚,喜悅時會暢笑,若失了這份天賦感覺,豈不悲哉?」
         語竟她忽覺己語過份,貝齒微咬嫩脣,似在懊悔方才無禮之言。

         他沒有發怒,薄脣綻出徐徐一笑,「妳說的很對,不知七情六慾之感,實枉為人哉。」
         「是芊妘失禮,還請你見諒才好。」
         「妳雖是一介女流,卻是飽讀詩書,博學多聞。我聽聞妳在居處開班授學,教導村民智識,是否?」
         「嗯。因為我想貢獻自己所學,將法門精義傳授給普羅大眾,芊妘希望有朝一日,這江湖不再有殺戮,武林無征戰,能夠成為詳和安樂的大同世界。」

         他闇瞳微綻訝色,未料看似恬靜淡雅如她,竟有此般鴻圖大志,他不覺愧怍,想自己祇願安居平凡,與她較之,便顯庸俗自私。
         「我……我想叨擾你許久,也該告辭了。」見他默語不應,殷芊妘以為他意在清靜,她的打擾確實讓他作息中斷。

         突憶起自己帶來的竹籃,她將籃子推至他面前,羞怯一笑 ,「這是我送給你的小小薄禮,粗果鮮蔬,還望你莫見怪。」
         伸手接過,他起身送她至竹籬口,屋外已轉晴朗,庭院花草映出和煦日光。
        見她嬌影便要離去,忽來莫名情緒,低聲喚住她的腳步。

         「殷姑娘,請留步。」
         她翩翩似蝶旋迴轉身,流颺的水袖跌飛在他袂間。
         「不知問壯士還有何事?」
         「妳願意收一名無心之人為徒嗎?」
         天外問句,震得她腦思晃盪。

         「我想與妳學習,當妳的門徒。

         即使在她到了村口茶棧處與虎哥會合,仍是心茫意慌,不知其然。





**



 

         闃暗若無間煉獄,壓縮時間四方,緊箝的箍縛讓咽喉如溺水難通,他眉心沁出了冷汗,脣畔咬出驚慌,欲睜眼卻益覺眼皮沉重,心口傳來陣陣躁動,而後直竄腦門。

         「祇要一眼,對我而言便是永恆……」淒淒哀語如深山隱寺響鐘重重,不斷在他腦中來回迴盪。
         一眼永恆……他不明白,他早已無心,不懂何謂思念,更遑相思。

         「無名祇要一眼,便已心足……」像是腦海深處發出的悲鳴,似颶風驚雷,震動他每一分神經,在他身軀氾濫成災。
         他恍然驚醒,迅起端坐的身子還顫著哆嗦,大手撫上心口,那隱隱疼麻的觸痛是什麼?

         無名,問天譴已回報你所祈望,為何仍是幽怨難離?
         「你究竟想要告訴我什麼?無名,問天譴已是無心之人,無法體會你的相思與戀慕……」

         撫著心窩,他聽到的唯有平穩律動。
         無心軀殼,畫不出多情骨骼,動心難,畫心亦難。





**



          沉香薰心,玉爐蘊塵,去蠹居的一天又開始了。
         法門在殷末簫亡故後,在江湖上從此銷聲匿跡。殷芊妘隱居在去蠹居,雖不再涉足江湖,卻決定繼續教授法門教義,便開始在去蠹居招收學生,因她有教無類,來者不拒,所以附近村子有心向學的成人們皆會來此向她學習知識 ,其中也不乏仰慕法門名聲之人。

         問天譴則是這眾多人中的例外。

         他一不仰慕法門精神,二非為了學習法門教義而來,雖說殷芊妘除了教授法門教義外也會教授儒家思想,詩書禮樂等學識,但像問天譴這般,祇因純粹想當殷芊妘門徒之人,僅止一人。

         去蠹居授課時程共分三個時段,清晨辰時便開門授課,以一炷香為限,休息一盞茶時間;如遇午膳時分,午後授課便由未時開始,最末課程是在申時結束。
         原本殷芊妘教育心切,打算課程以一炷香外加一盞茶時間為限,因去蠹居庭院寬廣,故課堂便在院內擺放講桌及課桌,殷芊妘授課全程站姿以授,僅止學生們是席地而坐,後經蕙茗抗議,才定為一炷香;原本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已夠漫長,若再多加一盞茶的時間,蕙茗深怕殷芊妘身體不堪負荷。

         時近午膳時分,蕙茗早已備妥膳食,就等殷芊妘授課完畢休憩。
         她在走廊欄亭處枯坐等侯,小姐授課時最忌他人打擾,所以每次祇要是授課時間,她都無聊的在一旁等侯。

         瞧瞧庭院裏端坐的學生,不意瞟到最末座之人,她攢眉疑惑,這個人……怎麼也跑來聽小姐授課?
         雖然知道他無惡意,但光聽他說出無名二字就夠她防備了,本以為他受託之事辦成,便會不再出現;怎知沒幾天,他便突然出現在課堂上,莫名其妙成了小姐的門徒。

         「這傢伙該不會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若是此般狂徒,哼哼,她頭一個要他好看!
         忽見學生們皆起身作揖謝師, 蕙茗知道上午課程已終了,趕忙躍下欄亭,興沖沖的跑至殷芊妘身旁。

         「小姐,蕙茗已將午膳備妥,我們去用膳吧。」
         「嗯。」她收拾好書卷,兩人正欲離開,就見問天譴自座位處緩緩走來。
         「女師。」他有禮的開口,一旁蕙茗張著大眼不悅瞪他。
        意欲何為,莫非此人真是別有居心?

         「問大哥,是否有課程上的問題?」殷芊妘不再喚他壯士,這三個月來的課堂相處,她已習慣他的個性作風。
         「不。」他搖首,隱於背後的右手忽獻花束至她眼前。
         「這是?」殷芊妘滿是驚喜。
         「茉莉花,因為一直待她開花,故而遲至今日才回贈於妳。謝謝妳上回的水果蔬菜,我非常喜歡。」

         接過花束,仔細一數,十朵清雅茉莉,花瓣潔白如玉膚凝脂,花萼處也同花瓣般散出清香,怡人芬芳,沁入鼻間,醉氛她一緒清明。
         「謝謝你,我很喜歡。」殷芊妘簡直愛不釋手,那烏亮水眸綻著喜光,纖柔手指愛憐的撫著瓣身,鼻尖也不斷湊近細聞,蕙茗看得不是滋味,努努嘴,風涼譏道:「不過是花朵,比起小姐送的禮物,差遠了。」

         「蕙茗,不可無禮。」殷芊妘沉聲輕斥,她黛眉晾著薄怒,蕙茗向來沒分寸慣了,但頭一回這般失言倒屬罕見。
         「無妨,這小小花朵的確算不上什麼貴重之禮。」問天譴面無表情,看不出是怒是惱。

         殷芊妘將花束擁緊心口,婉約端秀的麗容露出真誠一笑,如雁驚西湖,那樣的絕美攝魂。
         「禮輕情意重,問大哥,你的禮物我非常喜歡。」
         「妳知道茉莉花花語為何?」忽來問語,將她自花香迷醉拉回。
         蕙茗想要插話,但憶起方才小姐斥責之言,祇得將酸語全數嚥回。

         殷芊妘水瞳盛著迷惑,似乎不明暸他的問意。
         問天譴俊雅眸子鉤著一彎新月,道:「幸福。」
         蕙茗這下可逮著縫隙插話:「我家小姐現在就很幸福了。」 
         「幸福……」殷芊妘忽覺淚淌,無來由的悲傷自心口處向四肢百骸擴散,像是打翻的水瓶,流了一地清水難覆回。

         見殷芊妘神色不對勁,蕙茗隨即想到應是她內心深處塵封的記憶被問天譴之話所觸動,那是她一直努力不讓小姐想起的痛苦回憶呀。
         「夠了,問公子,你的問題皆問畢了吧?那我們要去用膳,午後課堂再見。」蕙茗不由分說,直接拉了愁傷的殷芊妘走人。

         問天譴沒有阻止,他甚至不明白自己方才為何突出此言,「幸福」二字,對他來說,是比平凡更遙遠的名詞。
         「無名,這是你的心在完成你仍未了心願否?」他暗暗低問,掌下的襟衣裡胸口仍熱燙,分不清是他還是無名的心跳。

         茉莉香氣,勾勒他最初的魂魄,空殼血窩,逐漸成形。




**



         秋深了,枝頭寒蟬已杳然;南飛征雁啼叫劃過遼闊長空,夕陽垂暮在天一方潑出殘赭暈色;穿過庭院,在去蠹居另一隅有座規模不大的花園,小橋流水,潺潺涓溪,溪旁楊柳茂密,清風吹過,激起柳海舞颻。

         一載寒暑過去,他在去蠹居接受殷芊妘的教導算算已有年餘,這一年多來,他自她身上學習到前所未有的新知,不論是過往所熟知儒門思想,抑或新習之法門教義,他深感己身才學之不足,學無止境,用於他境,再恰當不過。

         「昔能制天下者,必先制其民者也;能勝強敵,必先制其民者也,制民之道  務在弱民。 」殷芊妘引前人之語,藉以訓導學生今時之觀,她侃侃而談,用最簡單的解釋引導學生們融會貫通其中真義。
         倏忽,一名書生裝扮的二十青年起身作揖後問道:「女師,妳此言乃是君權至上之思想,若一名君王將其國民視為其財產,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讓人民成為愚民,這豈不是君王玩弄君權造就的結果?」

         殷芊妘翦水盈瞳喜孜一轉,脣角帶著讚揚,不急不徐的回道:「你的問題非常好。」青年有禮再行一揖,其餘眾人皆凝神專注聆聽她的回答。

         「方才我所言是戰國法家商鞅之思想,他認為人民:樸則弱,淫則強;弱則軌,淫則越志;弱則有用,越志則強。」
         「故君王想要有效的統治管理人民,最好的弱民之道便是使民樸,也就是愚民,民愚則易治也。」她話鋒一轉,神情也變嚴肅,「然而此舉雖使君王得以易治人民,卻忽略到國家的根本,人民沒有了思考是非的能力,那祇不過是一群毫無感情的機器罷了。」

         「故愚民是專制政權最好的土壤,但法治之道,必須從開啟民智而始。」她應答有序,見解精闢,眾人聞之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
         她見眾人議論熱烈,遂決定再深入探討此話題。
         「孟子曰: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所謂重仁義、輕功利,所有的人皆可成為如堯舜般聖賢,正因為人性本善。」香燼火渺,今日授課時刻已了,殷芊妘向來謹守分寸,她知道有些學生求學之餘尚要幫忙家務或工作,為免加課導致某部份人喪失知的權利,她通常會在某個段落結束,避免加課。

         「今天課程到此為止,明天我們就此話題再續議論。」
         眾學生向她一一拜別離去,她收拾著案上文冊書卷,眼角餘光瞟見坐在末座的問天譴這時才在整理桌面,抱起冊卷,她頓了頓,正欲走向問天譴,孰知他已主動朝她行來。

         「女師。」照例有禮作揖。
         殷芊妘眸子微歛,揚眸彈出澀然,「你可以喚我芊妘。至少我認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問天譴眸掠訝色,而後掩去又復淡然。

         「芊妘。」輕柔一喚,簡短二字,拉近兩人距離。
         「問大哥。」羞怯怯的,她仍是未敢直呼其名。
         「叫我天譴罷,因為我認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沒有輕浮,默然神色端著正經,殷芊妘淺淺一笑,嫣紅輕喚:「天譴。」

         「 方才課堂上聽妳所言,似乎頗贊同儒家思想。」
         「我祇是相信人性本善。」她微揚袖,飄搖宛若霓裳舞。
         「但法家根本,中心思想卻是人性本惡。」他丟出反例,意在考驗。
         殷芊妘不慌不惱,柔和雙瞳迎向他挑戰目光。

         「法家代表人物為秦國商鞅,商鞅在秦國實行變法,旨在富國強兵,使民為樸;但商鞅奉行法的精義,以致秦國由衰敗轉富強,但人民之民智未開,祇知一味遵從法規而缺乏道德思考,甚至失去分辯是非能力,且商鞅不通人情,刻薄寡恩,最後終究作法自斃,被處以車裂極刑。」
         問天譴再落一句,毫無喘息之地,「商鞅雖刻薄寡恩,但法的精義,鐵的紀律,卻是管理人民最好的方式。」

         「民為根本,本固邦寧;若祇一味教導人民守法,卻未從心理層面教化人民,開啟民智,也不過是強權霸道,人若無道德是非,那祇不過是盲從愚民罷了。」她反應敏捷,未有恓色。
         從容不迫,敘理分明,她的應答讓他為之深深折服。
         漾開的笑紋有著全然的欣賞與佩服。

         殷芊妘忽笑了起來,他不明其意,隨後她伸出手撫上自己心窩。
         「這裡,你有了生命。」
         「我的心?」
         「方才你的笑容,讓我感覺到你的心。」        

         問天譴訥訥疑惑,他的心……有了生命?
         「之前,你的笑讓人覺得毫無生命,不論是喜是悲,都讓人感覺,你純粹祇是牽動脣角,而非真的心有所觸。」她欣喜一呵,喜悅的快意自脣角躍至眉稍,「如今,你方才一笑,讓我感覺你是真的因為開心而笑,充滿真心誠意。」

         他垂眸掩去心慌,努力扯出一抹僵笑。
         「你看你現在的笑容,讓我感覺你很心慌意亂。」她朱脣熨上玩味,他的突來慌張讓她覺得逗趣。
         霎然一愣,復即失笑長吁一氣。

         「我第一次感覺挫敗。」撫著心口,他竟有如釋重負的輕鬆。        
         「那就記住這份感覺,因為那是你的心在告訴你,它感受到了什麼。」
         他看進她真摰眼眸,那裡祇有欣慰歡悅的坦然,剛正亦折,他向來肅穆的臉龐露出春風桃李的暖意。
         「謝謝妳,芊妘。」
         縱是百鍊鋼,終也折服於她婉約秀慧的氣韻下,化為繞指柔。

         「是朋友就無需客氣。」見他不再生疏,心底莫名感到歡喜。
         躲在一旁樹後的蕙茗,將二人對話全數聽見耳底,她從不知殷芊妘可以如此開懷笑談,至少在她被洗去記憶後,就未曾見她這般快樂生活。
         這個問天譴看來是個好人,也許……自己之前錯怪他了。
         如果他對小姐是真心相待,那她便會全力支持,推波助瀾一番。

         「問天譴呀問天譴,你可不能讓我失望,更不能辜負小姐呀。」她忽喜上眉梢,躡足悄然從樹後退離。
         才子佳人,也需牽線紅娘一臂之助,看來她得好好琢磨琢磨。





**



 
         朝露滴葉,日曦穿過雲霧微微透亮;遠處天幕陰雲攏聚,闇昏的天色隱去日華,黑壓壓的好似山雨欲來;時近清明,殷芊妘特意將今日課程延至午後開始,上午時分便讓學生們先行掃墓祭祖一番。
         她自己也是備妥香燭紙錢,帶著蕙茗前往祭拜父親殷末簫。

         清香三炷,焚焚熇焰,融燬的紙錢宛若過往雲煙,如今她煢煢孤單,曾經風光,門徒萬千的法門,終究抵不過江湖無情,消逝在時間流裏。
         「父親,女兒芊妘又來看您老人家了。」
         「教祖,蕙茗也來了。」憶起慈祥和靄的教祖,蕙茗不禁悲從中來。

         「法門雖滅,但芊妘仍在,法門教義,芊妘會一直傳承下去,不論再多艱苦,我都會遵循父親的教誨,將你的思想發揚光大。」
         她恭敬行禮三巡,而後舉杯環灑抔土四周。
         「芊妘敬你一杯,望你在天之靈,能保祐女兒一切平安。」她合掌默祈,一旁蕙茗見狀也趕緊合掌從之。

         蕙茗見她沉思禱唸,便微吐丁香,心中默默喃祈。
         「教祖,我想小姐一定不會自己跟你說,所以蕙茗就當個碎嘴丫環啦。現在有一名男子,名喚問天譴,聽聞從前是地獄島二島主,後因重傷退出武林不問江湖事。他現在是小姐的門徒,求學態度十分認真,對於小姐的態度……也是十分認真。蕙茗心想,他應該是喜歡小姐的。而且小姐對他也有好感, 所以蕙茗有個念頭,還請教祖你在天之靈可要多幫忙多保祐 ,讓蕙茗能助這一對才子佳人成雙,嘻嘻,您也好當上外公。」

         「蕙茗,蕙茗。」恍然回神,才知殷芊妘已禱告完畢,喚她數聲了。
         「小姐。」蕙茗連忙正身以對。
         「我們離開吧。」蕙茗提起竹籃,跟著其後而行。



         午後申時已至,今日課程又告一段落,學生們一一跟殷芊妘拜別而去,走在最末的問天譴今天一反常態,沒有前來拜別,殷芊妘看著逐漸清空的課堂,好不容易在魚貫離去的人群裏發現問天譴的身影。
         欲開口喚他,想想還是作罷。

         躲在旁邊偷偷觀察許久的蕙茗終於逮著好時機,瞧小姐一臉遺憾神情,看來是對問天譴未辭而別感到落寞,呵呵,她早就料到會有這天,所以早已想好一切牽線作戰方略。
         她趁著殷芊妘轉身收拾案上物品之際,偷偷繞至課堂末端,將早已備妥的油傘放在問天譴的桌角一隅。
         而後再繞回前面,假裝自內室慢步而來。

         「小姐,我來幫妳收拾課堂罷 。」殷芊妘點頭應允,蕙茗隨即著手打理學生們的桌椅坐墊,見殷芊妘仍是專注己案未還頭,她瞬即小跑步至問天譴桌邊,假意整理紊亂桌面。
         「咦?這不是問公子的油傘嗎?」拾起一隅油傘,她故作訝異的驚呼。
         殷芊妘聞言吸引而來,「怎麼了?什麼油傘?」

         將傘遞至她眼前,蕙茗嘴角一努,「問公子忘了帶走他的傘,我今天看到他拿在手上的,想必是行走匆忙,一時落下了。」
         「小姐,問公子想必還未走遠,不如我現在去追應該還來得及。」蕙茗說著便要轉身去追,殷芊妘喚住她步伐,「蕙茗。」
         「怎麼了?小姐。」嘻嘻,看來魚兒上鉤了。
         「還是由我去歸還吧。」她接過傘,心中有了主意。
        「不行呀,小姐。妳的腳程慢,肯定追不上問公子的。」故作為難,蕙茗開始佩服自己精湛的演技。

         殷芊妘心意已決,不容她反對。
         「不礙事的,我追不上也可以直接登門送還。」
         「那……好吧,小姐妳要早去早回。」再阻止便會露餡,蕙茗聰明的打住話。
         點點頭,她拍拍她小手,笑應:「妳將此地好好整理收拾一番,我去去便回。」

         待她走遠,蕙茗才敢放心喜笑。
         「計謀成功,接下來就得看問天譴的表現了。」啦啦啦,心情真是愉快,她打算收拾完此地便要去吃頓豐盛美食,好好犒賞自己。





**


 
 
         灰闇的空氣如沙場揚塵,滯悶悚息的令人難受,殷芊妘懷抱油傘,腳步急促,雖已加快步伐,卻仍是追不上遠颺的問天譴。
         來到鄰村口,終於在前方三尺處看見問天譴身形,她步伐微頓,稍整儀容,而後上前輕喚:「天譴。」
         問天譴旋過身,望見是她,表情有些愣住。

         「芊妘?」正欲上前,天空突掠一道白光,驚雷隨響,震耳欲聾的破空穹音,教兩人心神怔愣;忽爾,天空降下豆大雨滴,問天譴見天色驟變,隨即欺近她身前,攬腰一抱,將她捲入懷裡,輕輕落了一句:「捉緊了。」
         迅如雷電,快如疾風的奔回他居住小屋,就在兩人安全在屋內立定之際,屋外傳來燁燁雷電,狂嘯暴雷,隨之而來的是急雨狂風,問天譴將門關妥,轉身看見殷芊妘懷裏仍抱著油傘,身子微微顫抖,我見猶憐的嬌弱,讓他心頭浮現淡淡的疼惜。

         「妳可以將傘先放下,我去升火讓屋子暖和些。」他越過她走進內室,殷芊妘這才緩緩鬆開緊抱的雙手。
         低頭逡看一身狼狽,所幸他在大雨傾盆之際將兩人送回屋內,潔白衣袍祇沾了幾許雨漬,並未淋溼。
         抖振衣裳,甩落殘留水滴,她復而起身認真打量屋內景致。

         簡單樸實的一桌四椅,廳裏正中靠牆處則是木造書案,上頭擺放著整齊的文房四寶,看來是他書寫之處;屋裡左右各一木製書櫃,擺放著各家論著,古人詩歌,上回造訪並未將他居處參看仔細,今而觀之,可見主人十分喜歡閱讀。
         忽然瞧見屋內一隅壁上掛著一口寶劍,欲湊近打量,問天譴正好自內出來。

         「我升了火,屋子就會暖和多。」他將焰火蕩蕩的火爐端到桌邊半尺地面放穩,見她立在青玉劍旁,輕輕回應:「那是我的佩劍青玉劍。」
         她芙頰一赧,像是被人看穿心事的螓首微垂,而後走回桌邊坐下。
         「我無意刺探你的隱私。」
         「我明暸。」他眉目未擰,祇是透著了然。

         隨即他注意她仍抱著油傘,好奇問道:「這把傘,是很重要之物?」
         殷芊妘未料有此一問,蛾眉微蹙,神情充滿不解。
         「這……把傘是你落在去蠹居座位上的,我是特地為了送還它而來。」

         問天譴眸露訝異,再續問道:「妳怎知這把傘是我所有?」
         「是蕙茗告訴我,她今日看見你帶著此傘前來去蠹居。」
         多虧蕙茗細心,否則她還真不知去何處尋此傘之主人。
         問天譴似笑非笑,清冷一吐:「很有心的小聰明。」那名慧黠伶俐的侍女,也學人當起牽線的紅娘。

         「你說什麼?」殷芊妘不明白他的話意,莫非這把傘並非他所有?
         他搖首,伸手接過傘,「謝謝妳,芊妘。」
         「外面風急雨驟,看此天況可能會持續到明日,今夜可能要委屈妳在此過夜了。」
         殷芊妘芙蓉面生霞,羞怯怯的低應一聲,氣氛霎時陷入尷尬。

         他無言以對,不知該從何處開口,望她低垂嬌態,忽想起茉莉花的風采韻致。
         清冷秋風吹來,四周飄揚茉莉幽香,潔白高雅,怡人芳香,不由想到,宋朝有詩云:「江梅去去木犀晚,萱草石榴刺人眼;沒利獨立幽更佳,龍涎避香雪避花。」
         茉莉又名末利,在詩人心中,末利芳姿遠勝江梅、木犀、萱草、石榴等花哀江梅、木犀雖好,卻已衰落;萱草、石榴雖旺,但又過於顯眼,唯茉莉氛香,才是詩人意中之花。

         「天譴,你在想什麼呢?」見他半晌不語,若有所思,她不禁出聲喚他。
         回神一凝,他恍覺鼻間飄過茉莉清香,斂眸一振,又是浩氣凜然的錚錚漢子 。
        
         「我在想,妳對無名有什麼感覺?」
         她未料突來一問,神情霎時僵凝。

         一彈指,她搖首幽幽悵道:「沒有感覺。」看他急欲探究之神色,她嘴一抿,徐徐輕吐:「如你所言,無名他曾對我許下情誓,卻又無能伴我身旁,祇能託你致歉;予我而言,無名不過是個虛幻人名,或許我曾愛過他,或者他曾是我最重要的人,而今我心無所覺,更無所念;你說我該想起他或是該忘掉他麼?」

         「妳……不想知道所有關於他的事?」包括曾經的纏綿愛戀?他終究未能問出口。
         殷芊妘吁吁一呼,靈秀瞳子轉著惶惑,羽睫似蝶舞揚,彈去所有愁悲。

         「不想。」曾有過的歡悅,共同生活的快樂,皆在她腦海褪色不留痕;今而復憶,真能重回往日時光?
         「可是無名他……是真心愛妳,雖然他無法再陪伴妳身旁。」心口又傳來陣陣躁動,如戰鼓急催,在殺伐戰地擊響震天撼雷。

         她似是怔忡,瞬然歎息。
        「有時侯,一些事一旦錯過,就無法再回頭了。」
         「我現在……心底唯一能想到的人……祇有……你。」她沈檀淡淡,嫣脣羞吐,芙蓉蓮腮熨上赭色,眉目情長,凝睇愛濃。

         問天譴心窩的鼓躁加遽,胸口像是欲脫閘而出的洪水,不斷撞擊脆弱的心堤,忽爾風靜雨息,心口的囂狂歸於寧靜。
         溼熱暖意忽在他頰邊拓開,恍惚凝神,才知清圓在那顏壁印出斑駁兩行。

         「你哭了……」殷芊妘驚懾低吁。
         他拉起她潔柔小手搭至自己心窩:「我在妳眼中,看見了幸福。」那是無名放心的釋然,在他脣裡逸出圓滿。

         「天譴……」彷佛一瞬,她覺得眼前之人不是原本的他。
         呼吸驟收,他猛地哽咽,雙瞳一震,炯炯燦光似星點點瑩亮。
         再撫溫熱心處,平日隱忍悸動已息,問天譴方知,無名早已離去。

         「妳……願意聽我說一個故事嗎?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前塵過往,地獄問罪刑掌,都像遙不可及的日月,再也無法觸碰。
         「嗯,祇要你願意,我會是很好的聽眾。」
         「那是我尚為地獄島二島主時,我猶不知大島主聖閻羅那醜陋的邪惡野心……」
         侃侃而敘,悠悠以訴,屋外狂風怒雨襲,屋內就著爐火,相對坐的二人,一個慨談,一個傾聽……


         「後來我遇見了無名,之後的事妳全都知曉了……」不知不覺中,風停雨靜,日光迤邐而入,灑了兩人一身溫暖。
         殷芊妘微揚袖遮去淡薄略顯刺目的陽光,栗色髮絲在寂寥蕭瑟早晨漾著似浪翻波,在日陽下映出蕩蕩微亮。

         「一夜未眠,妳一定很疲倦,我去燒開水泡壺茶讓妳醒醒腦。」他起身先是開了窗,而後轉入內室。
         殷芊妘望向窗外雨後景色,葉梢上還殘留涓滴雨珠,不遠處地面落了一地碎花,似是昨夜狂風暴雨下的傑作。

         眼瞳酸澀,忽感睡意迷茫,她掩口輕輕一呵,眼皮子再也負荷不了沉重的睡意,嬌軀逐漸放鬆,雙手交疊地在桌上安穩入眠。
         問天譴帶著歉意自內室步出,嘴裏笑問:「我一時粗心,忘了問妳喜好何類茶種……」看見嬌人兒已俯趴而眠,他寵溺一笑,欲取來薄被替她蓋上,轉而細想,那精明淘氣的侍女蕙茗一定急得慌了,昨夜突來的一場雨,定不在她精心策劃的計謀內。

         「謝謝妳。」在幽冥彼岸,他祇是一副無心軀殼;幸而有她,他逐漸尋回自己失落的心。
         輕力將她攬腰抱起,順手撈起桌角的油傘,他步履穩健的漫步而去,空出一手微一振,大門嘎啦閤上。

         「我的心早已不知不覺被妳蠱惑,為妳而心動。」
         不再留心夢裏憶過往,畫皮容易畫心難,多情已是深種肌。
        至此,他不再徬徨。





**


 
 
         經過一夜無眠,漫漫長夜將蕙茗活靈大眼四周燻出兩團黑圈,未待天明,見氣象轉好,她跑至門口苦苦等侯。
        焦急懊悔,她恨不得立馬飛奔至鄰村,自忖問天譴應有分寸,不會逾矩才是,但又唯恐小姐責怪,百般煎熬輾轉輪想,讓她在去蠹居門口來回徘徊,沙土路面被她踩踏出一條深痕。

        遠遠來處出現一道朦朧身影,蕙茗抹眼張望,拔尖驚喚:「小姐!」
        她衝上前,又驚又喜:「小姐,妳沒事實在太好了。」

        問天譴見她喜極而泣模樣,不免戲謔:「蕙茗姑娘,問某還要感謝妳的小聰明。」未待她反應,他抱著仍沉睡的殷芊妘進入去蠹居。
         將懷裏嬌軀安妥放於床榻躺平,他欲離開孰知自己左手卻被殷芊妘纖柔小手握得牢緊。
         隨後跟來的蕙茗見此情況,掩嘴呵呵竊笑,一掃方才驚慌貌。

         「看來小姐不想讓你離開呢。」經過一夜,兩人進展已這般快速?看此情景,教祖欲當外公的心願可望早日達成。
         望一眼榻上沉眠人兒,他沒有反駁蕙茗之語,祇是輕輕掙開她緊握小手。
         「好生照顧妳家小姐。」落下此句,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蕙茗倒也不阻止,以為問天譴祇是害羞。
         「小姐呀小姐,妳的這杯喜酒蕙茗是喝定了。」她端著小臉,對著仍熟睡的殷芊妘嘻嘻歡道。





**



 

         落花鋪滿小徑,綠水滿池,小橋輕寒瀰漫,天象乍晴卻又小雨霏霏,去蠹難得止讀,殷芊妘手執竹簡,輕履漫漫地在小橋上來回踱步。
         事過三月餘,問天譴竟不再出現去蠹居,不但荒廢了學業,更無消息。
         她百思難解,那日過後,他就像自她生命裡消失般,杳無音訊。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不由詠吟,易安一剪寒梅說的是送別離情,又彷若別後相思。
         展卷卻無心細閱,祇得一歎:「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她愁思淡淡,抬眼漫看一園美景。

         躲在廊柱後的蕙茗見殷芊妘愁惻憂傷貌,不免氣惱那始作俑者,為何三月前那英雄送美的進展後,他便再無動靜,甚至斷了聯絡?
         「難道問天譴對小姐沒有半點情意?」她直覺否定,「不可能,那日他望小姐的神情,分明充滿濃厚愛戀,難道是我錯看?」

         愈想頭腦愈脹,小手捶打自己呆滯不通腦袋瓜,邊走邊細聲嘟嚷:「笨蕙茗,那個問天譴不來也好,省得惹小姐心煩。」
         大門吚呀一開,叨唸的人兒正端立在門外。

         「蕙茗姑娘妳好,請問……芊妘在否?」一襲闇色俐落簡單裝扮,仍是記憶中的溫良謙恭,瞧他站立神態,似乎已在門外等待許久。
          蕙茗將方才碎唸拋之腦後,喜孜孜的迎他入門。「小姐現在在花園裡閱讀呢。」
         「謝謝妳。」問天譴憑著腦中印象朝向花園而去。

         涓流潺潺,百花爭妍,他放輕腳步,在園內亭徑瞧見心之所繫。
         「其學者,口稱先王之道,盛容服而飾辯悅,以疑當世之法,貳人主之心,其言古者,詐借外力,以成其私而損社稷大利。」誦讀朗朗,清芬雅致,紅酥執卷,美麗姿容宛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猶似黛玉質本潔來還潔去,透過淡薄日光,畫成謫仙織女,在人間葬花自傷。

         「芊妘。」一語解相思,背對而立的嬌影身子顫著哆嗦,旋身之際,感動早盈滿胸。
         「是你。」殷芊妘眨著美目,以為眼前之景是虛幻。

         他朝她走近,清風徐來,激起袂袖翻揚。
         「我有話想對妳說。」在她面前站定,她卻偏身側臉,麗容掩著激動。
         「我……」她一時情緒翻湧,有些不能適應突來驚喜。

         「昨晚,我夢見無名了。」
         遙久之憶,陌生不過的名字,殷芊妘內心無所波動。
         見她疑問未應,他續道:「他來向我告別。」
         「告別?」她不明白。

         問天譴反手晾於身後,眸色露出如釋重負一悅。
         「他說,他看見妳的幸福,所以他可以放下了。」原來,自己這顆心,早已不知不覺畫出多情輪廓。

        &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