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一眼永恆》

 
問天譴拍撫手中的天伐劍,任劍誰叮嚀的話語遊盪耳邊。其實在素還真入狹道天關前早已告知他此一劫數。
生死之關,他早已看淡,問天譴此生求的,問心無愧,一生坦蕩。
天伐劍陪伴他百載,未能助天伐劍突破天關,他也心有遺憾。劍身散發著不屈撓的劍光,彷彿呼應主人的心緒。
他以此身此劫,一賭素還真白蓮天命。素還真乃中原正道不可缺的領袖,他便以自心埋下扭轉白蓮天命九轉劫數。
已自命換白蓮一線生機。心識若被識界吞食,再無翻身之日。如同皇甫定濤、六禍蒼龍……
所幸,他並未親身與識界定下契約,所以契約在他身上並不能生效,只不過他的魂魄卻困在幽冥之間,動彈不得。無法脫離,只能遊盪於此。
問天譴坐在彼岸,他看著彼岸之間的魂魄。白螢點點,猶如魁儡的意識體,散漫的在幽冥之河迷途。
他見過六禍蒼龍與皇甫定濤,只是他們都被抽去意識,只是一縷被箝制的魂,無法擁有思考的能力。
在這處彷彿沒有邊界的幽冥之間,他就像唯一的活人,沒有可以交談的對象,他只能靜默的佇立。
消失的日月,不存在的人性,這裡是魂魄的荒野。沒有天亮,亦無月霞,僅有一片黑暗相伴。
問天譴輕閉眼眸,靜靜的躺下,潮來無信,無聲也無嘆息。
 
 
時間靜止的空間裡,問天譴十分訝異的看見一名不該出現在這幽冥之魂。觀神情樣貌合該是長生殿的殺人武器.人造人無名。
他記得無名全身功力盡廢,半身不遂,與黑夷族之人文字春退隱去了……怎會出現在此處?
莫非也被識界迫害?問天譴攢眉深思。再觀其型態又與其他魂魄不同,不似被囚禁於幽冥之間的魂魄。
不……該說連魂魄一體也稱不上,是更微渺的思念體。問天譴舉步往前,輕觸眼前的光體。
來到幽冥之間這麼久,問天譴頭一次開口說話:「閣下可是無名?」
光體忽明忽滅,似乎因他的叫喚而產生變化。
『無……名……是啊,我想起來了……我是無名……』光體喃喃自語後,隱約露出半身臉。
問天譴心有異樣,觀無名神態似乎不識得他。
『多……多謝你……』
問天譴再擰眉,問道:「無名,你為何會在幽冥之間?」
無名嘴唇蠕動,失神失神地,並沒有回答問天譴的問題,自顧自的說:『無名……要……回到大小姐的……身邊……』
『別哭……無名這就回……到大小姐的身邊……』
問天譴見無名形態忽滅,掌心凝聚一道氣灌入無名之態,畢竟與生人不同,問天譴一運氣,氣力立刻流失,半刻便癱坐在地。
問天譴喘氣難緩,體內寒風陣陣,尤其是空了的心,更讓他四肢寒顫難停,問天譴萬想不到自己竟虛弱至此。
原來,這便是失心的感覺。問天譴扯嘴一笑,無關悲喜哀樂。
無名轉身,望了他一眼,伸手壓在他心上,問天譴瞬覺心口流入一陣暖意,他問:「你做了什麼?」
『大小姐教無名的……』無名說得憨厚。
「大小姐?」地獄島與仙靈地界有公文上的往來,所以他也略微知道一些事情。「無名,你口中所說的大小姐……可是在仙靈地界接受封印之術的法門千金殷芊妘?」
無名的臉色黯淡下來……『無名,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傷害大小姐……』
「他?」問天譴疑問,「是誰?」
『不只他……還有他、更有他們……』
無名的回話,問天譴更加疑惑。
『師尊、師兄……請原諒無名……沒能保護大小姐……』
問天譴盤腿而坐,沒再出聲問話,只是靜靜在一旁傾聽無名沒頭沒尾的斷句。這一片寂寥的黑暗世界,有人陪他說話也不錯。
至少,不再漫長。
 
 
嚴格說來,他只識得思念的滋味,並不曾體會過相思的滋味。永恆的黑夜裡他聆聽無名對殷芊妘種種的相思與戀慕,由無名口中的描述,殷芊妘在他心中勾勒出似近還遠的形象。
幽幽冷香,芳蘭竟體;
霧鬢風鬟,柳眉星眼。
這是殷芊妘的模樣,聽著無名的描述,殷芊妘也在他心中輾轉成形。
而且,原來他身邊的無名並非是人類魂魄,只是一股心識能量,懵懂無知而被法門栽培出來的第一個良善之心,經過教化後,才有現在的無名。只是……
問天譴輕嘆一口氣。
無名本身並非是順應萬物自然之理而生,而是逆天人為的結果,所以不屬六道。
所以當無名竭盡全力一拼長生殿的詛咒,那份心識為救殷芊妘也自體內剝離。
不屬六道,無名便無法在人道之下輪迴,沒有解脫只能不斷的徘迴。可是無名有股執念,才導致他現在的狀態,求生求死皆不得。
「無名,這股執念你為何能如此念念不忘?」忘了,便能解除這身痛苦。
『無名不想忘了……大小姐。』
「可是殷芊妘的記憶已被封印,她的記憶中不再有你無名。」
無名渾身一震,過了許久都沒說話,問天譴見狀也不好再說。
自那天後,無名不再開口說任何的話,也只是靜靜的坐在原來的地方,淡淡的螢光,在彼岸,望著彼岸。
 
 
不知過了多久,當問天譴都快忘記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何模樣,身邊的景物都快將他心神麻痺了,無名又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問天譴,你知道這種感覺嗎?』
『想牢牢抓住……不想放開的感覺……』
問天譴因無名的問題,閉眸回想,彷彿那種感覺對他來說已經遙不可及。
『無名有,從第一眼看見大小姐開始。無名便不想放開了。』
『可是,終究是不得不放開……』無名攤開兩掌,癡癡的看著。『無名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我……只是一個心識。』思索了許久,他也終於得到最殘酷的答案。
問天譴無聲,他看著無名流下淚來,一顆顆不甘心的淚。
『問天譴你可有想過離開這裡,離開幽冥之間?』無名定定的看著問天譴的雙眼。
「我離開不了。」問天譴倒是很平靜的道出自己的處境。
『我可以助你離開這裡。』
「你有什麼辦法?」問天譴遲疑問。
『用我做你的心,這樣你便可以不受幽冥之間的限制離開這處地方。』
沒有心的人才會被囚於此處,而無名只是單純的心識,所以不受幽冥之限。
問天譴對此提議擰眉,他是心動沒錯,這個代價卻是……問天譴再度凝視無名,他問:「你……是否有什麼心願想要我替你完成?」
『無名不奢求永恆……無名只要一眼……便已心足。』
「你想再看殷芊妘一眼是嗎?」
『我無法輪迴、亦無來世,只求……將無名的心帶到大小姐的身邊。』
問天譴輕嘆:「你也很傻。」
『不傻,無名不傻。』
 
那是問天譴最後一次看見無名,也是最後一次與他對話。
 
 
 
 
    輾轉紅塵後,神州陸沉,唯心不滅。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