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第五回──【惡殺Eros】-崩解

  師九如獨身一人坐在綠坪上,身旁的山百合依舊綻得囂張高潔,短溪上流動的水,也不曾改變過方向。
  為何萬物的容貌不變,身邊的人卻變了呢?
  連腳步聲也不一樣了。

  「師九如,下雨了。」

  他仰首看著頂上為他遮雨而來的人──策馬天下。
  「這雨是甘露,傷不了我分毫。」師九如淡淡地說著。
  策馬天下肩一聳,索性將紙傘擱在兩人身後,他也盤腿坐在師九如身邊,腳邊有一株星星草,搖搖顫顫。

  「我曉得你厲害。」策馬天下半是揶揄的說:「又再想他了?」
  師九如不作話,人往後躺去,傘緣恰好為他遮住斜風細雨。
  「想他就去看他,反正人被封在樹上,也跑不掉。」策馬天下轉頭凝視師九如側臉,問:「如果他不是嗜殺者,你也不是師九如……你們兩人會有好結局嗎?」

  師九如輕笑一聲,「就因為他是嗜殺者,我才放不下他。沒有他,就沒有開始;有了他,才沒有結局。」
  「你為何這麼關心嗜殺者?他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你這樣掛念著?」策馬天下終於把放在心裡多年的疑問說出來。

  師九如靜了半晌,靜默的時間彷彿走到從前的時光;而這裡,有太多屬於他和嗜殺者的回憶。
  「他是一名很可憐的人……」
  師九如的聲音有些恍惚的錯覺,他想起那天晚上,嗜殺者倚在窗邊和他說他的故事,那模樣很脆弱、很脆弱。
  他比誰都還渴望被愛,也比任何人還懼怕被愛。因為愛抹殺了他的存在,而恨也俘虜他的存在。
  「你居然因為他可憐而愛他?」策馬天下驚訝地看著躺在一旁的師九如,「如果是我,我得說你的愛很殘忍。」
  「那並非是全部原因,而是在我動心後,才發現他是一名可憐的人,因為這樣更讓我無法不去在乎他,當相愛的理由都水到渠成後,相處卻成了最難磨合的隔閡。」

  「在我眼裡,嗜殺者只是一名無血淚的殺人魔。」策馬天下語調陡然變冷。
  師九如站起身,順手拿起紙傘,替策馬天下擋著雨,對他伸出手,並道:「如果有機會,去試著了解嗜殺者這人,你會了解我剛才說的話。」
  策馬天下握住眼前的手,借力起身。

  「我不希望有了解嗜殺者的一天。」
  「為什麼?」師九如問。
  「一旦他再甦醒,生靈塗炭,人間慘景,我不想再見。師九如,『同情』並不適用於每個人身上,尤其是嗜殺者。」
  「我對嗜殺者並不是同情。」師九如重申道。

  策馬天下看了他一眼,想了好一會兒,才說:「愛情是自私的。我只能說,嗜殺者是真愛你。」
  師九如別過頭,「這點很久前我早就知道了。」
  「可是他也不愛你了。」策馬天下再道。

  五十年前那場戰爭他是見證者,他看他們在痛苦的邊緣裡爭戰,他親眼看見嗜殺者輸給自己對師九如的愛,而師九如的本能讓他輸了嗜殺者的愛。

  神明,在人性的某部份,注定是永遠的輸家。

  「是啊……」師九如苦笑一聲,「我親眼看見他對我的愛化成灰燼了。」
  「是解脫了嗎?」策馬天下不禁問。那天滂沱大雨下的師九如,他傷心模樣令他難忘。

  「解脫?」師九如按著胸口,眼眸微瞇,搖搖頭,他說:「我不會丟下他一個人走,就算是地獄,我也與他同行。」

  「很偉大……」策馬天下凝看他,卻道:「但,只要是人類,就不可能無私。」
  情感,是由個體觸發再形成各種型態的情緒;來到人世,第一道哭聲,便是恐懼。所以人類第一個學會的感情,就是對未知的情緒感到恐懼。

  師九如要一個不懂愛的殺人魔去接受他的愛;在愛上前,恐懼就先腐蝕嗜殺者了。
  嗜殺者輸得不冤枉,這證明,他仍有身為人類的基本情感。


         ──●──


  策馬天下與師九如返回小屋途中,師九如突感胸口一陣劇痛。
  「唔……」
  這是?師九如臉色蒼白的抓著糾結的心口。
  六魄……對,是六魄。六魄怎麼會染上清聖之血?
  察覺身後師九如的不對勁,策馬天下立刻返頭,攙扶師九如,擔心問:「你怎樣了?」

  「我──」話沒來得及說完,心魂強烈的震盪著,人一晃,簡直要將他的靈魂撞擊出體內。
  「師九如,你先別出聲,先把自己穩住!」
  策馬天下就算不瞭解狀況,單看師九如痛苦虛弱的模樣,也明白事情絕對不單純。

  師九如盤腿席地而坐,兩掌化圓,穩住心脈。他曉得必是六魄發生狀況,可是……是誰?
  是誰在嗜殺者的身邊?

  師九如心中難掩焦急,心魂乍開,放任將鑲在六魄內的情感全部往自己心神裡導來。
  明知這樣是最危險的狀態,但為了掌握六魄的情況,他也得放手一搏!

  師九如感應著六魄的情感,越往深處探尋,視野僅見一片血紅的血池,而那中心站著一個人。
  ……殺……
  他從上空懸浮地看著站在血池中央的嗜殺者,他以為他仍沉睡著,像以前一樣,安安靜靜的。

  驀地,嗜殺者身軀震動了一下,接著,慢慢地他仰首看著他,雙眼上的封印慢慢溶解,嗜殺者睜開了雙眼。
  他瞪視著,並用最原始且野蠻的憤恨,仇視他。

  師九如心湖起波振盪,頃刻分心,兩腳便被捉住,身子一墜,狠狠地往血池裡摔落。
  「嗚!」
  師九如在血池裡掙扎,嗜殺者的手按著他的頭顱,硬是把他往血水裡壓,恨不得立刻將他淹死在這兒。
  血水往他的七孔裡灌,師九如全身不斷發麻,像中毒一樣,全身抽搐。

  護他軀體的策馬天下,驚見師九如七孔流血,大驚失色,立刻贊掌助他一臂之力。
  「師九如!」
  接收到外來的力量援助,師九如反手抓住嗜殺者的手臂,使力一扯,嗜殺者也摔進血池中。

  師九如站起身,重重喘氣,往左右張望,就不見嗜殺者的人影。難過湧上了心,情緒焦迫下,師九如忍不住大吼:「你就這麼恨我!」
  話才說到當頭,師九如突然被人從身後擁著,師九如一愣,他識得這味道……
  「殺……」師九如心頭又驚又喜,整顆心彷彿就要飛上天。

  師九如轉頭,耳後一麻,觸目驚心的血眨眼間從他的脖頸處噴灑出來,師九如不及反應,只覺一陣陣疼痛耳鳴,脖子、頸動脈、他的血……似假仿真。
  嗜殺者埋首咬著他的脖子,像原始的野獸制伏掌下的獵物的姿態。

  耳邊還聽得很清楚,他用牙齒撕裂他的肉的聲音,一口一口的,將他生吞活剝。
  『被愛者與愛人者,是牲畜與屠刀的關係。』師九如腦裡想起嗜殺者曾與他說過的這句話……

  那麼、現在的答案。是他選擇處決他嗎?

  『可是他也不愛你了。』
  答案都擺在眼前,再自欺欺人下去,就顯得滑稽可笑了。

  師九如氣空力盡倒入血池,半張臉浸泡在血水中,人逐漸被血淹埋,他一只眼看著,看著嗜殺者現在的表情,是不是有一些眷戀他的意味。

  可是,血淹上他的眼眉,他依舊得不到他眷戀他的一眼。
  心裡的空虛,一點一滴穿心而過,冰且脆地,像透明的水晶,一眼望去,空無一物的愁美。

  他終究死在他心底。


          ──●──


  天上黑雲急催,金雷大怒的擊落林木,屠戮之森燃起落雷火焰,森林裡,動物們慌亂奔逃。
  「哈哈哈……燒吧,將紅蓮之火獻予你──嗜殺者!」
  第十日,蕭瑟春秋已瘋狂的殘殺第九十六名僧侶,無情劍光,犀利俐落,最後三名僧侶被縛綁跪地,嘴裡不停頌唸『阿彌陀佛』。

  火紅大火襯得滿山殷紅,烈火熾焰,八熱地獄仿若降臨。
  蕭瑟春秋眼露寒光,羽扇化劍再出,無害笑意卻是殘酷斷命,僧侶人頭瞬斷,鮮血如噴泉乍迸,淋上了嗜殺者胸口的六魄劍。
  悲愴之風,挾帶劇烈焚風,周圍綠葉蜷曲枯黃、最後焦黑灰化,方圓三里以內草木皆死。

  嗜殺者的軀體動了,蕭瑟春秋漾開笑容,只見染血的六魄,哭泣似的陣陣低鳴,劍身散發出點點紅光。
  蕭瑟春秋眼眸亮得如天上熒星,他瞧見了!他瞧見阿殺笑了!
  一顆心彷彿快衝出胸口,蕭瑟春秋按捺著,等侯最甜蜜的果實。

  嗜殺者的指尖也稍稍地動了,像亟欲破土而出的綠芽,蕭瑟春秋見景興奮地顫抖,全身上下一股熱流體內惶惶喜喜地竄著,一會兒拔高,一會兒飛低,淘氣地像栓教不住的過動娃兒。
  「吶、阿殺……阿殺!」他捂著嘴,心跳壓著喉頭,噎得他眼眶熱淚。這一刻,他踩在雲端,興沖沖地飛高了。

  嗜殺者頃刻之間睜開雙目,高舉兩臂,兩掌握住六魄劍,齜牙咧嘴,嗔目爆喝一聲:「喝!」

  嗜殺者將心中排山倒海而來的恨意,豁盡全力緩緩拔出插在他心上的六魄劍,「……唔……師……九如──!」每一分每一秒,細細感受這穿心的痛楚!他的面容極端痛苦地扭曲著。
  當初的背叛,椎心之痛,歷歷在目,好似上一秒才發生。
  師九如!滿口謊言的人!
  他有多恨他!──他恨不得把自己心給挖出來!那上頭沾滿他嘔心的愛──畸形的愛!

  蕭瑟春秋聽見嗜殺者醒來第一句話喊的名字居然是師九如,心裡掠過數種難以釐清的複雜情緒,熱淚懸眼尾,半死不活,腦裡忽冷忽熱,不知該笑或怒?
  那名字狠狠地摑了他一掌,蕭瑟春秋面容難堪。
  師九如?姑且不察覺話裡的思念,即便是恨,他也不允許師九如在嗜殺者心中墊上分毫、廢渣殘羹也不許!

  蕭瑟春秋抓起將三具僧侶屍身,將屍身拋於空中,羽扇一揮,三道劍光同時將屍體一分為二,剖開的肉身,鮮紅的血如失速的噴泉,在半空中形成一株地獄死人花,從盛開到枯萎,蕭瑟春秋任憑清聖之血淋於自軀。
  指尖抹唇,妖媚之態,蕭瑟春秋飛身騰上嗜殺者身前,他出手握住六魄劍劍柄,六魄劍並沒有反噬他,碰到劍柄的剎那,遠處傳來聽不見的濃濃悲鳴。

  「嗜殺者,記住我……」

  蕭瑟春秋一手握住劍柄,一手撫摸嗜殺者的臉龐,他欺近他,故意湊近他耳邊,舔唇、近乎喘息地,他輕啟朱唇:「釋放你的人是我、蕭瑟春秋。」

  嗜殺者轉眸終於凝視他,蕭瑟春秋滿意的看見嗜殺者的眼中,兩處佔滿他的身影,呵,他在他眼底呢。
  多美的答案,美到令他生暈發眩。

  蕭瑟春秋低首立刻封住嗜殺者的嘴唇,將嗜殺者的驚愕收納眼底,他笑著纏住他的舌,極盡色情的含著。
  他動手轉動劍柄,嗜殺者心臟一緊,斗大汗珠嵌著額際,一條條青色血管瞬間佈滿面孔。

  「嗚──」嗜殺者眉間痛煞扭曲,他怒目反咬。

  蕭瑟春秋收回自己騷媚的唇舌,也一併拔出六魄劍,痛苦與快感並存的一瞬間,體內澎湃湧起相衝擊的男性快感。
  劍出一瞬,嗜殺者倒入蕭瑟春秋懷中,他撫摸嗜殺者胸口,睇眸逞笑:「舒服嗎?」
  「你……」
  「我的舌技會讓你更舒服唷。」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