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第一回──【惡殺.七殺篇】-唇印









 

 


  那裡,有座屠戮之森,滿山滿谷的濃烈綠;當中只有一片沉睡的綠意。
  偶爾,葉梢拍動,傳來颯颯聲。
  有時,嗚嗚地鳴,傳來悲嚎聲。

  人說,那裡住著死神。
  鬼說,深處死了一座地獄。
  傳說,百年樹上,釘了一身愛恨。


         ──●──


  百年三睡,地獄島上喪喜行差兩列出巡,一紅一白,手持舊罪,腳踏新鍊,鋃鐺鐵鎖,在白沙上拖出兩列蛇跡。

  曾經,那裡也有過埋藏。
  如今,這裡。開出彼岸。

  喪喜行差吟唱著喪歌,幽怨森森,步履飄忽不定。

      啊……莫忘了銀帳白頭,月彎如鉤。
   啊……人間雪畫,飛了……那處風鈴噹。
   嘿呀……月光如焚,織星猶淚。
   嘿呀……無常來了……
    ……無常……

  喪歌搖踏,越過晚霞,飛過黑夜。風鈴聲,一聲兩聲三聲,姿態慢行,猶若香爐上燃燒的嫋嫋白煙,彌留返照。
  紙灰如雪花,片片飄過屠戮之森,看不見深山那頭的螢光,僅有成群成列的螢火蟲,棲息沼澤旁,形成一處綠色人間螢火。
  一閃一閃地,與天上冷光,冷眼相望。天上無星,地下有星。

  一身嫩黃衣裳,在這處深綠的無盡中,顯得特別顯眼。蕭瑟春秋不邀請月色,反倒踏月而來。

  他身上有一股深海的氣味,同出一類的氣味。蕭瑟春秋張眸,仰望那身被釘在樹上的恨。

  「真可憐。」他淡淡地嘆了口氣,嘴角卻是彎的。輕搖手中羽扇,他有一身溫暖的色彩,卻挾著一股不安定的血味。

  所以說,他們是同類。
  「我喜歡你與生俱來氣味。不過,」壞,惡劣的,殘酷的。
  「可惜被封印了。」

  再看看那柄被樹籐纏繞的劍,剛好就插在嗜殺者的心口。

  蕭瑟春秋頗惋惜地說:「哪個沒良心的這般折磨你。如果是我,不會這麼甜蜜的殺死你。」

  他踩著樹根,從容不迫地登上去,親暱地靠在嗜殺者的肩上,仰額,撥開前頭的樹枝,讓月光射進來,照清楚嗜殺者沉睡的輪廓。

  「瞧瞧你,一臉不甘心。」

  月光緩慢地移動視線,映照著嗜殺者憤世的線條,逐漸的移動到嗜殺者的胸口上。
  蕭瑟春秋碰著那柄劍,冷不防地被將了一軍。他抽回手,掌心被刻劃出一道十字的刻痕。

  紅色的十字架。蕭瑟春秋擰瞪著,一張可愛的娃臉,這時倒也變得陰狠。薄怒的說:「我猜這劍的主人,一定不是個好東西。這般大費周章的鎖著你,生怕別人碰你一根寒毛。」

  「吶,你等著。」他撫摸嗜殺者的臉頰,掌心的血痕構在肌膚上,蕭瑟春秋一見,眼底的光芒又更亮灼著。
  「血。跟你真是萬般匹配。」嘴唇微彎地又說:「真想親眼一瞧你殺人的模樣。」
  「我替你解除這柄劍的封印……」蕭瑟春秋眼眸微瞇,陶醉地,又看那抹月色印上了紅口子。

  真美,這是殺人的唇印。

  總該讓他甦醒的。

  蕭瑟春秋將掌心的血,當成了胭脂塗在自己的唇上,微微抿起,拓染血紅的纏綿扣。

  兩掌捧著嗜殺者的臉,蕭瑟春秋吹了一口氣,顫動那雙沉睡的睫毛,他吻著如是說:「再醒的殺戮,我奉命將你從愛的束縛解放出來。好生記住我,蕭瑟春秋,救你的人。」

  海色吹來鵝黃色的風味,像頂上那把黃亮的倒鉤月,一抹停留眼角的溫柔殺伐。


        ──●──


  「唉呀,上哪兒去。二島主。」
  蕭瑟春秋湊上前,像貓兒似地輕嗅。

  問天譴不自在按開蕭瑟春秋這張巴掌大的小臉。以一名成年男子來說,蕭瑟春秋是過於可愛了。
  「好好說,別手來腳來。」問天譴皺著張俊臉,就是拿他沒辦法。

  蕭瑟春秋一把攬住問天譴的腰,眼兒勾,從問天譴的角度看下去,根本就是一張纖秀的臉蛋。

  問天譴嘆了一口氣:「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直說無妨。」
  「二島主……」
  「嗯?」
  「你接吻過嗎?」

  「啊?!」

  不難想像平時不苟言笑的二島主問天譴一臉被打敗的模樣。

  蕭瑟春秋繞過問天譴的腰後,趁機手裡衡量了一把。他說:「二島主我剛剛吻了人。」

  問天譴挑眉,凝視眼前這雙像塗了胭脂的小唇。「跟誰?」
  點唇微笑,「一名半死不活的人。」

  問天譴敲了他一記,半是譴責的口吻:「別去捉弄人。」
  蕭瑟春秋半是嬌嗔地瞪了問天譴一眼。
  「怎麼不問我是親男人還是親女人?」

  問天譴看了他一會兒,煞是認真的說:「肯定是男人。」
  蕭瑟春秋聞言一驚:「二島主,你怎麼這麼說。」

  問天譴微微笑開了臉,跨步往前走。
  「沒有一名姑娘家願意給你輕薄的。」

  蕭瑟春秋瞪著問天譴俊拔不凡的身影,心生一計,即刻跟上前,他問:「那我現在要找哪家姑娘輕薄比較好?」
  問天譴隨口即答:「最好塊頭比你壯。」

  「喔……這樣啊。」蕭瑟春秋拉長了音。
  這聲長音,著實怪,問天譴心有疑惑的側頭低看身邊高度只到他肩頭的蕭瑟春秋。不料,方轉頭,肩胛便被一把狠狠地拉下來,問天譴不穩地往前傾。

  「──唔!」

  蕭瑟春秋抹唇,一臉賊笑,表情像隻偷腥成功的虎皮小黃貓。

  「這黑姑娘塊頭真壯,唉呀,舉著我的脖子真酸。」

  「……」問天譴臉黑了一半。

  蕭瑟春秋搖著羽扇,吹涼了領口間的悶熱,雙頰有那麼一點悶紅。他向來行事愜意,頂著一張糖衣的臉,四處招搖撞騙。
  這是地獄島眾人皆知的事情,可是沒人有怨言。蕭瑟春秋那張臉蛋,是張絕品的可愛糖衣,騙的眾人無法反抗。

  他是甜膩的糖,沾著口,卻下不了肚。

  生得漂亮的人,是一口斃命的鴆毒。生得可愛的人,是穿腸肚爛的砒霜。

  問天譴拉長了臉,看來一肚子悶。總不能出手貓他兩拳……蕭瑟春秋那張臉他打得下去──那就神奇了。
  「拘刑長,蕭瑟春秋,這趟出島你奉命何事?」
  蕭瑟春秋輕鬆的步伐一頓,羽扇搖快了數下,他開口這麼說:「去見見屠戮之森的受刑者。」

  「嗜殺者?」問天譴擰眉。他記得沒錯,嗜殺者消失武林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

  「他不是被封印了?為何去見他?」

  「好奇。想見見傳說中的殺人魔,長的什麼模樣。見見他是否與島內『那個人』一樣嚇人。」蕭瑟春秋意有所指。

  問天譴自是聽得懂他口中所說的『那個人』。他問:「看完結論如何?」

  這會兒,眼兒拋媚,蕭瑟春秋笑的倒有幾分陰險的美。
  「性格。嗜殺者的容貌像一把鐮刀,我真想見見他笑的模樣。」如鐮刀分筋錯骨一樣地殘忍美。

  「你對嗜殺者興趣濃厚。」問天譴頗意外。總以為他偏愛的是小貓小狗那類的小寵物。
  「……興趣嗎?」眼睛轉了轉。他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嗜殺者對我的胃口。」

  問天譴瞬間連退了三步。「老早就懷疑你了……」

  蕭瑟春秋噗哧一笑,他笑道:「二島主,你不是我的菜色。」
  「怎麼說?」
  「太硬了、老梗。」

  「……」

  他怎麼想說這張臉說出來的話都是這樣。

  「『那個人』……知道嗜殺者被封印的事嗎?」

  「怎麼會不知道。天底下沒有『那個人』不知道的事。上回我陪他下棋,差點輸到沒衣服出來。」蕭瑟春秋一想到最後只穿了一條裙子走出來,真跌股。

  「你那還好。我上次連戰他三盤黑白棋,最後只剩下頭上的青玉冠……呃……遮羞。」

  蕭瑟春秋呆了很久。腦子裡忍不住想像,二島主問天譴輸到全身上下只剩下青玉冠……然後一臉正氣凜然的從牢房走出來……

  「話說回來,地獄島裡有誰是衣著整齊的從那間牢房出來的?」問天譴不禁問。
  「也對。仔細想想有誰是和局盤?」
  問天譴和蕭瑟春秋想破了腦袋,就是想不出來。

  「莫非是閻君?」蕭瑟春秋問。
  「大哥不玩黑白棋。」
  「那閻君玩什麼?」這他倒好奇了。

  問天譴抱胸嚴肅的說:「……跳棋。」

 

         ──●──

 

  屠戮之森

 

  他不想見著頂上刺眼的藍,閉上眼眸,過長的頭髮遮住他的面容,與之相伴的只有數不盡濃綠。

  胸口上的那柄劍,殘酷的提醒他,如今的下場。他的恨一直停留在那一段時間,記憶猶深,像一字一句的刻在他森白的骨骸上。

  那些痛苦的相愛的,都是最骯髒的記憶。
  他恨自己吻過愛,吻過師九如殺人的唇印。

  那些刻在他身體裡的骯髒回憶,總有一天……他要將師九如留給他的,全部抹煞。

  風聲颸颸地吹來,吹開他過長的綠髮,髮絲飄著,纏繞著胸前的那柄殺了他的愛之劍。
  『師九如』,這詛咒的名字。六魄劍,是師九如給他的詛咒。

  他恨著這滿口憐憫的人。

  風,霎時間,靜了,一片無聲。
  他曉得,是『那個人』來了。

 

  「吾兒……」

  住嘴!

  「背叛的滋味,是不是出乎意外的甜美?」

  住口!

  「只有把恨貫徹徹底,你才能得到超越我的力量。」

  滾!滾出這裡!

  「被愛,只是一場路過的笑話。吾兒,你已親身體驗,為父賜與你殺愛的力量。可別再愚蠢下去了。」

  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幫助! 
  滾──!


  「哈哈哈……吾兒,我等著你追上我的腳步。為父十分期待那天的到來。」


  一襲鐵灰色的冷然氣息,沒有軀體,只是一具精神體,他傲然的來,言語之中只有不可一世的自負。
  他是嗜殺者的父親,被囚禁在地獄島最裡處的狂人──軒轅不敗。

  一生尋求一敗的癡狂人。


  月沉,他一生中唯一在愛中親手殺過的女人。

  「我們的孩子,性子如妳一般,桀傲不馴。月沉,恨我,是妳愛我的表現。就是因為這樣……妳臨死前的容貌,深深地印在我的心底。」
  軒轅不敗唸著過往沉埋的名字。

  月沉,嗜殺者的母親。


  當愛已成回憶,再美的人,也只是回憶中的幻影。他不曾拜訪過回憶,隨身帶著那罈他們兩人親手窯燒的甕。

  片刻不離,攜在腰上。想著她時,便碾著她的骨灰,沾在唇上。親口告訴她──

 

  『此刻,我想妳。』

 

 


    ------------------------------------------------


  【後記】:地獄島狂想曲揭開序幕。另一棘手小黃貓《蕭瑟春秋》終於登場,為了讓小黃貓能夠與正妹師相庭抗禮,可愛加倍。
  軒轅拔也登場了,果然是好驚人的軒轅家族。【七殺篇】也請各位多多支持,九祐感激拜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