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第十七回──【惡殺】-愛殺



  莫滄桑走的那天夜裡,聖閻羅非常乾脆,彷彿對待一名無關緊要的人,陌生地連瞧她一眼也沒有,整個人出神地望著窗外。窗外框著一隅被分割的黑白畫,斑駁闌干上頭有海蝕的痕跡,鹽鹵粗糙的在窗櫺干鑿出蜂窩型毛孔似的小洞。

  那幅畫上,貼著一棵樹,粗壯的樹身,樹枝擬似獨角仙的大顎觸角,一枝枝張著牙舞著爪,枝幹泛著黑色的光澤。
  樹枝上掛滿七彩綢緞,他刻意命人結在樹上,繽紛染布掛在樹枝頭,迎風吹,一吹舞,像嬝娜多姿的仙女。
  那些妄想神物,全都讓他綁在枝頭上,做不成九重飛仙,垂死倒掛著──掙扎垂死的,神與仙。

  聽著哪……莫滄桑在他耳邊說著鬼話。
  他懂她是刻骨地萬分痛恨他、恨不得撕碎他的狼心狗肺。

  他是禽獸。
  他不否認。

  聖閻羅扭曲面孔可怖地嗤嗤笑,唇牙來回廝磨,他將感情放在唇上,舔拭那舌苔上分泌的味道。
  暗暗的窗光,自他深凹的眼窩上,打亮那雙發寒詭亮的銀眸,像對銀製刀叉。

 
  淫穢的思想。

  『師九如沒死。』

  淫穢的人。

  『師九如沒死。』

  淫穢的身體。


  他總想自己是深愛著他的。
  所以,他將師九如吊在那上頭,要他甘心做一名被束縛的神。
  但他偏要走,偏惹惱他!


  ◆


  師九如伏在嗜殺者身上,摸著他蒼白的臉。回到小屋後,他才真發覺自己做得過份了。
  嗜殺者背上的血從沒停止過,他拿了一堆白紗布包紮他的傷口,沒一會兒,白色變成紅色,沾著被褥,髒了數處。

  他瞧著心慌,過意不去。

  可是又不能不做……他不想嗜殺者背負著仇恨,唯一的方法,就是控制他的殺戮。
  只要捱過十天,這把劍身會與嗜殺者完全結合在一起,成為他的骨,他成為劍的肉。

  師九如告訴自己沒有賭錯,各種方法都試了,軟的不行,他只好強行採這種方法。

  「殺……別生我的氣──我是為你好!不想你繼續這麼恨著……」

  師九如撮尖唇,吻了他一口,往他背上的傷口吹了一口氣,之後,又將臉伏貼在他的胸上,手抓著嗜殺者擺於腿側的手掌。
  師九如的五指輕輕穿過嗜殺者的指縫,慢慢握攏,撳按數下,廝磨兩人交叉的手指。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心疼地拂著嗜殺者偏涼的胸口。

  「殺,你醒來……可別兇我,」師九如目光順著嗜殺者的側輪廓,高高低低,像座小山高聳的線條。他勾起食指指節,滑過那座小山,最後停在摺皺的眉心。
  指腹揉平那些不開心的,「別氣、別氣。」

  情人間鬧點小脾氣,都是該被寬宥。

  嗜殺者身體震動了一下,眉心又擰了起來,這會兒挾著幼時淡淡的影子,嘴唇微張,似乎不安地顫動著。

  他瞧見了什麼?

  嗜殺者看著眼前被欺負的孩子。
  一顆顆尖銳的小石塊往那瘦弱的男孩身上擲,男孩額角磨破了皮,半張臉都是血。

  『你們看,他的額上沒我們這種印記?』
  『我聽我娘說,他的爹不是咱們族內的人,所以他不算是咱們的族民。』
  『不是咱們的族民,為什麼會住在這裡?』
  『把他趕出去。』
  『嗯,趕出去。』

  碎石朝他的眉心擲來,嗜殺者迷惘地摸著自己的額心,手指觸摸的地方沒有任何屬於屠戮一族的記號……他是不容於世的……異類。

  『吾兒……』

  嗜殺者轉眸看著眼前的秀麗女子,困惑的眼神,包含著期盼。他喊出聲,一聲像是人的語調,不帶有怨戾。

  『母親。』

  他的母親額頭上有屬於屠戮一族的印記,也有一張漂亮的臉蛋,和師九如一樣,溫馴的外貌下,有一顆堅決難以駁倒的心。

  母親蹲下身伸手將他拉近身前,手心摸著他的臉,憐愛地看著他,可又強烈的握緊他的手。

  『恨吧。這一切的怨恨都是你的父親帶來,使你陷入這般境地,是你的父親!』
  『你看見了,你的父親,他殺了我!』
  『將我的愛一塊塊分屍的裝載甕裡,我與他的訂情物,裝著我的屍體和愛!』
  『吾兒──你是我唯一的期待。』
  『唯有恨,才能使你堅強,愛只會毀了你!』

  久遠的血腥回憶,引發他體內深處最原始的屠殺本能,一點一滴的順著恨意的絲線將他喚醒。
  母親的手是搖籃,是孕育恨意的搖籃。而他就是從這搖籃中成長,他看見的是恨、餵食他的同樣也是恨!

  嗜殺者自回憶中清醒,原本青綠色的眼瞳,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是一雙朱紅色的殺戮之眼。

  愛,伏在他身上。
  愛,埋在他背上。
  愛……?是誰呢?

  這股自嗜殺者身上傳來的強烈又巨大的瘋狂殺意,饒是師九如也嚇的自睡夢中醒來。

  怎會如此?師九如眼神驚悸地看著眼前坐起身的嗜殺者。

  他瞅緊嗜殺者的雙眸,心口抽了一鞭,霎眼糾結。

  紅瞳!漆滿恨荒的紅火!
  怎麼會這樣?

  嗜殺者的眼神發出驚人的寒火,流洩一地駭人精光,一閃一閃地像刀光一樣,正反兩面都映有他的臉孔。
  嗜殺者的眼神清楚的傳達一樣訊息──他真想殺了他──舒舒服服地一劍爽快殺了他!

  「殺……」

  師九如話沒來得及開口,嗜殺者將背上的六魄劍抽出,血與肉磨擦的血濘聲,嗜殺者勾唇邪笑,眼神中只有瘋殘!

  見他這模樣,師九如腦中空白了一片。

  嗜殺者身上的綠意消失了,溫柔的,也蕩然無存。身上只剩下被烈火橫燒百里的灰燼,綠葉焦黃,當中無愛。

  無愛?不──!他的愛呢?他的愛去了哪?
  師九如慌了,他真慌了!

  「殺……你別這模樣的看著我……」師九如渾身哆嗦,連說出口的聲音都被凍僵。
  嗜殺者直勾勾地斜睨的眼,玩味哂笑。
  「師九如?」
  臉龐斜揚,睥睨的眼,他說著恐怖的話:「是誰?」

  師九如聞言怔忡。

  「哼哼……我想起來了,」嗜殺者調回視線,端正五官,他開口一字一句的這麼對師九如說:「可憎之人。」

  閃爍的劍光狀似墜落的流星,天邊的光,地裂了容貌,贔風乍作,疾風如雷。嗜殺者颯然飛至,手中六魄劍橫置師九如胸前。

  「它,殺不了你。」

  一目了然的惡意。

  嗜殺者湊近臉龐,極其柔情的劃過他的唇瓣,短暫地囓咬。

 「如何使你同我這般痛不欲生?」 

  嗜殺者丟下這句話,人便消失了。

  師九如跌坐在地,背靠牆,而心……心靠哪兒呢?


  ◆


  這一切脫離了軌道,所有的一切都在師九如眼前失去控制。
  嗜殺者消失後,師九如也隨即衝出小屋外,心亂如麻的找尋嗜殺者的身影。
  他一邊跑一邊哭,同時感應著椎心之痛!

  他殺人了!
  他又殺人了!

  天地都顛倒了,他的心碎成了四面八方,哪裡都有他的氣息!那裡又死了一個!
  狂亂四濺的鮮血沾滿他的六魄,血淋淋地,沐浴他全新造作的愛之劍。

  「不要這般殘忍對待我!」
  「不要──」
  「不要──不要!」

  師九如痛心疾首地朝天吶喊。

  「嗚……」氣血攻心,師九如噴了一口鮮血。

  他的血,拋過他的天,成了他的雨,血雨滴落在他的臉上,拓染一霜淒美殘紅。

  師九如伏臥在地,眼前一片都是紅光,體內的血,失控的流出體外。
  他不斷地嘔出鮮血,心神俱壞,慘遭肢解的愛,一樣一樣從他體內剝離。
  他哭著,是血在哭,還是淚在哭?他已經弄不清楚了。

  被撕裂的痛,一股股往他心裡灌,溢了又滿,師九如渾身止不住地惴慄著。
  「嗚……嗚……」
  震耳欲裂的哀嚎聲,一聲聲穿過他的軀體,一聲聲刺穿他的三魂。人有多痛?心就有多痛!

  來訪的死神跫音,師九如緩緩抬起臉,他的悽慘全看在死神的眼底。
  「痛苦嗎?」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嗜殺者轉身仰天長笑,手中的劍,在離去的地上留下一條扭曲的長長血痕……

  痕裡,掩埋他,以及他曾經歡天喜地的愛與美好。

  『殺,喜歡嗎?』


  『嗯,喜歡。』

    喜歡?


  師九如曾經以為地想著。

  愛,不說,是寂寞;


  愛,說了……


 

 

 

 

【後記】:六魄篇進入收尾的最後一章節,感謝大家陪著這篇故事走到這一階段。
  三天貼一文,攻頂成功。雖說遲了一個月,完封此篇,指日可待。
  【惡殺s'agapo】六魄篇一書已確定能集結成冊,也請多多支持^^七殺篇也會陸續貼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