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天末雲歌】 三 千 夜 話  文/九祐. 

  疏樓西風今日來了意外的訪客。

  穆仙鳳先傳來一聲倉皇的尖叫聲,默言歆一記悶哼,兩個人雙雙被攔腰抱了起來。

  「啊啊啊啊───」

  「你你你──嗚喔……」

  「哈哈哈……」

  來者,正是──笑風月!(註:其身分是疏樓龍宿的師弟)

  「鳳兒姐姐、言歆哥哥你們……怎麼了?」小桃華從旁探出頭來,她張著水汪汪的瞳眸看著眼前的陌生人。

  笑風月是頭一回見到這可愛玲瓏的小姑娘,他兩臂拑著穆仙鳳和默言歆,大個兒跟小不點,四眼看著。
  笑風月一張臉的表情,變換的十分精彩,像唱戲似的,他吚吚唔唔了好久,一句話在他嘴裡滾來滾去,彷彿找不到引線來點燃的炸藥!
  掛在他肩上的穆仙鳳倒是很能理解。

  「啊──────這小女孩兒是師兄的孫女嗎!?囧~~~~~」

  「什麼孫女!是吾女兒!」

  被吵得午寐不成眠的疏樓龍宿出來看看狀況,想不到竟是他多年未見的師弟笑風月,江南一帶的酒樓,現今都是笑風月經營的據點。

  「什麼!?女兒!」笑風月整張臉是垮了又垮,口無遮攔的說:「師兄你老蚌生珠!?」

  疏樓龍宿顏面抽搐,紫扇瞬揚,重重地朝笑風月的後腦勺敲下去。「狗嘴裡吐不出個象牙來!」

  「師兄~」笑風月嘟著嘴,將手上的人放下來,兩手揉著自己的後腦,俊眸無辜地泛淚,他哭音加重:「上回我來看你的時候,明明沒這兒小女娃呀。」

  桃華抱著疏樓龍宿的腳,她小臉看看爹爹又看看笑風月,小手拉拉:「爹爹抱抱。」

  疏樓龍宿二話不說彎腰一把撈起他可愛的小女兒,讓桃華坐在他的臂彎裡。
  驚見師兄這副良家婦女的樣子,笑風月兩串淚泉立刻噴了出來。

  「那個沒良心的劍子仙跡上哪去了!?居然讓師兄琵琶別抱,就說他那等姿色怎麼可能讓師兄死心蹋地,連命都不要了!」

  「你用字遣詞注意一點,否則儒尊會從墳裡跳出來再把你拖進去作伴。」

  從外頭買了一堆東西提回家的劍子仙跡,運氣使劍,命古塵劍用柄頭搥了笑風月的頭頂。
  頭蓋二度受創的笑風月,不只流淚,連鼻血都給噴出來了。他抹著鼻血,回頭瞪著劍子仙跡,他說:「瑪利亞,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打客人!」而且下手比師兄打他還重!有沒有天理啊。

  「什麼瑪利亞!」古塵再捅。

  「劍子爹爹!抱抱。」桃華小手張開,也要他抱抱。

  穆仙鳳向前接過劍子仙跡手上的一堆戰利品,兩手空空的劍子仙跡,走至疏樓龍宿身邊將他懷中的桃華抱到自己身上。

  「妳這愛撒嬌的鬼靈精。」劍子仙跡揉揉女兒頭上的兩球髮包。

  乍聽這酷像疏樓龍宿的小女娃也喊劍子仙跡一聲爹爹,笑風月這就疑惑了。小女娃長相神似師兄,尤其頰邊一對明顯的小梨窩……這該是師兄的孩子沒錯,怎麼連劍子仙跡……

  笑風月嚴肅問:「這小女娃究竟是師兄與哪家有福氣的姑娘所生的?」

  問句一出,眾人鴉雀無聲。

  穆仙鳳先看了默言歆,默言歆轉頭再看疏樓龍宿,疏樓龍宿再看女兒,女兒桃華抬眼盯著爹爹劍子仙跡。
  劍子仙跡一驚,正好看到剛踏進疏樓西風的佛劍分說。

  被六雙眼睛盯著瞧的佛劍分說,冷汗一滴,有種頭上舍利似乎要爆開的感覺,不好。

  阿彌陀佛。


  ●


  佛劍分說背上佛牒金光併射,瑞氣生輝,照耀疏樓西風,金碧輝煌。
  看完戲的笑風月,目瞪口呆,驚懾了很久才回過神。

  「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奇妙的『夜話樹』……」而這小女孩是師兄與劍子仙跡的『緣果』。

  「風月叔叔好,桃華今年七歲。」小桃華曳著裙襬,像小公主般地端莊行禮。

  七歲?那麼是七年前把桃華從夜話樹上摘回來的?笑風月心喜,這麼奇妙的小女娃,他一定也要抱抱。

  「來,小桃華~風月叔叔抱……」

  笑風月腰都還沒彎足,突然被佛劍分說撞歪了一邊。佛劍分說面無表情張開手臂對桃華說:「來。」

  「好~」桃華甜甜一笑,撲至佛劍分說。「佛劍叔叔,抱抱。」

  笑風月揉著腰。有沒有搞錯?連出家人也跟他搶?

  眼見沒自己的份,只好眼巴巴地,見桃華與佛劍分說處得融洽,看樣子他們早知道有桃華的存在,只有他不知道。

  「師兄……你唯獨排擠我。只有我不知道桃華的存在。師兄,你早該通知我,這樣桃華的滿月酒我一定帶來江南最有名的酒釀酒!」

  「說什麼排擠。」疏樓龍宿冷哼。

  「還滿月酒。」劍子仙跡接哼。 
 
  穆仙鳳忍不住掩嘴一笑,她開口解釋的更清楚。「實際上,小主人才剛回來疏樓西風不滿十天呢。主人和劍子先生十天前才去將小主人接回來的。」穆仙鳳指尖一指,指著一旁剛剛默言歆拼回一半的殼──緣果的殼。

  「瞧,在那兒呢。」

  順著穆仙鳳所指,笑風月看見了孕育桃華的緣果,緣果約莫五歲小孩的高度,確實夠容納桃華。

  「可是……桃華不是七歲了?」怎麼會才剛剛孵化就有七歲孩童的模樣?

  穆仙鳳輕笑,再說一件他們藏在心中很久的回憶。她唸了首詩:「夜話千年,始得一緣;三遇千年,一世子女。」

  「三千年前,小主人剛來時,只有掌中的高度,小小的,萬分惹人憐愛。」想起當初只有三十天的相處,她對這名酷似主人的小女孩兒是疼入心。等著這一天三千年的約定到來,他們所有人是苦苦地卻心足地等候這份情緣成熟。

  「天啊……你們等了三千年……」這,是一份多麼甜蜜的折磨。

  「這『緣』,值得。」

  劍子仙跡此話一出,疏樓西風裡眾人皆有所感。因為他們都參與了那三十天的故事;都曾擁有過、失去過──再一次,重新擁有。

  重新來過的機會,並非每個人都能,他們都了解失去過的痛,因為愛過、痛過,再愛一次,他們再也不放手。生命的旅途,抓緊對方的手,再苦再痛,也不輕言分離。


  ●


  望著夜晚的星空,天上銀河逐漸羅織情蜜。疏樓龍宿躺在椅上,他凝望美麗的星空下,心有所感。

  「劍子……再過數天便是七夕了。」

  「嗯。」劍子翻身從身後將龍宿摟入懷中,親吻他的頸項。

  「突然覺得幸福,也突然覺得惶恐。」龍宿抓緊劍子的手,將臉靠在劍子的手心裡。

  他的生命中有他,曾以為遙不可及的奢望,如今他恨了、也愛了。「真真正正愛過一場,走過極光的旅途,才知星空下的美麗,每一年的純粹,都有一則傷心又美麗的故事。」

  「龍宿……你知道嗎,每一次我若抬頭看見極光,我一定要緊緊地將你抱在懷中……深怕下一秒張開眼,你又消失了。」

  「不、不會了。」龍宿反身將劍子靠在心上,兩臂圈著,兩人緊緊地相依相擁。

  「那一趟漫長的旅程……吾不會讓你孤獨的走過,下一次的天亮,吾承諾永遠陪汝看日出的美麗。」

  情話總是憾動人的。劍子拉下龍宿的腰,胸膛壓上前,按著龍宿的後腦,將兩人的唇依依相唾。

  「劍……劍子……」

  「噓,別說話……感受我,我同你一樣幸福又惶恐著。」

  「感受到了嗎?」

  劍子挺進龍宿的身體裡,將兩人的痛,緊密地相楔,愉悅可又窒痛,如同喘不過氣來的窒礙,可又再相遇那一刻,他們是如此地欣喜地相擁。

  「嗯……」龍宿皺眉低喘,全心全意的感受屬於劍子的另一種熱度。

  「汝在吾身邊……」

  「嗯?」

  「……幸福不會停止……」

  甜膩的、屬於龍宿對他的溫柔,劍子嗅著兩人激發出的幸福味道,他愛撫著龍宿,每一吋肌膚,無數次的心疼龍宿。

  那一夜的不悔情歌,換今日所有的纏綿。

  今日。未來。三千年。


  幸福嗎?


  龍宿,我有你,幸福就是你。


 

 

 

 

 
  【後記】:先說這一篇不是突來。算一算時間也差不多,桃華時間也到了。不知怎地,先有感應,掐指一算,雲歌轉眼三年,嗯,約定的時間確實來臨。看著七夕將臨,是個契機,冥冥中註定,故完作此篇,表心跡。寫至半途,有種想看看桃華和佛劍之子圓兒一同玩樂,同是『緣』。
  好個兩家天倫之樂……(妄想瞬間直線上升,險險破錶)
  可當下實情,兩篇故事乃不同世界,保險起見,還是別混為一談。妄想,九祐自己慢慢編織。
  預祝七夕佳節,霹靂佳人、配對萌芽、眾人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