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玩笑與欺騙】、七(完)


  往事如雲煙,錯色的煙嵐又再度盤旋的時候,他又該作何打算?
  他抓著手裡溫熱的物體,甜美的滋味一直從嘴裡源源不絕的傳來。

  這味道太香、太美,他想妄好久的美妙滋味。所以他貪婪的汲取著,一口又一口。
  透過溫飽的血液,龍宿找回了過往的記憶。恍惚中,他回憶著,有很多甜蜜、開心的事﹔但也有很多令人傷心難受的心事。

  他張開了眼,白色的髮即飄在他眼前﹔心中激悅的紅火,在見到白色之後,澆息。他惶惶地、收起獠犽,吞了最後一口在喉中的鮮血。
  龍宿貼著胸前這體溫略略下降的人。
  「……劍子?」龍宿抖著唇,蒼白的臉色配上那鮮紅的嘴唇,淒艷地使人無法移開視線。
  龍宿問:「為什麼?」為什麼汝要讓吾喝汝的血?

  劍子的氣色也沒好到哪裡去,青白的,像缺氧的雪。他靠在牆上,兩臂抱著龍宿。清白的道袍上有著一處鮮豔的血,刺目的痕跡從頸項蜿蜒至胸前。

  「為什麼?我也想問為什麼……」劍子抬首仰後,疲倦的閉上眼。
  明明是不想再理會他的,明明對他不再有所眷戀的。
  任性、生氣的龍宿,卻偏偏把他遺忘好久的感情都給挖了出來。

  他雖然找回了龍宿,但心裡總難免會想好好懲罰他幾回。每每想到他不聽他的話,跑去成為黑暗勢力的一員,他滿腔的怒氣怎麼就是消不了。
  但見龍宿孤單,他偏又於心不忍﹔於是,又將他帶回自己的身邊。

  逗他、氣他、耍他──一連串的,連自己也料想不到的舉止,都開始亂了調。再加上滅定師太的種種糾纏,他又苦苦容忍,雙方刺激下,他的情緒逐漸沸騰,像停不了的閘門,感覺都從五百年的墳墓裡,全部復甦活醒。

  劍子舉起手輕輕撫摸龍宿總是蒼白的臉頰。龍宿無法呼吸的睜大雙眼,他從劍子的眼中讀到疼惜的顏色,甜得令他不想眨眼。
  龍宿開不了口,也或許是他自己不想破壞這難得甜美的氣氛,眼前這溫柔又疼愛他的劍子。

  「我總以為我割捨得下對你的感情。從我決心入關修煉開始,我告訴自己要斷絕這不安份的感情。」
  「每一回出關,我總是不敢去儒門找你。我怕……只稍我見到你第一眼,我五十年的努力全白費了。」
  「師尊總是告誡我,別讓俗世的感情毀了我、也毀了你。儒尊同樣也對你抱持的極高的厚望。你想成為儒門龍首,我便讓你安心成為儒門龍首。我花了五百年的時間,才有勇氣去看你。」
  「看到你的第一眼……你變高了,整個人的氣勢也不同了,比以前更漂亮……而且不再是從前那黏著我的龍宿。忽然之間,我感到安心許多,原來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劍子停了言語,深深的凝望的龍宿。這一眼,包含了太多龍宿錯失的訊息。
  交纏的視線,糾纏了他們遺失好久的五百年。劍子收回眼神,掩睫感喟:「我總不曉得該拿你怎麼辦……放不開手……」

  「那汝就別放手!」龍宿專注的眼神,認真的發光發亮。他要劍子看著他的眼睛,龍宿說道:「別放開吾。緊緊的把吾綁在汝的身邊。」

  劍子看著龍宿,漆黑的眸子,閃著龍宿曾經見過的波痕。
  龍宿微著笑,美麗的臉龐,散發著回憶中才看得到笑靨,美的無邪、美的令劍子好像看到以前的龍宿,小小的,總愛纏著他的龍宿。

  「汝喜歡吾嗎?」龍宿舔著劍子頸邊被他咬出來的傷口。
  「我記得,這問題的答案,我很久以前就回答你了。」劍子輕輕來回撫摸龍宿太過纖細的腰身,在龍宿耳邊底吐著他的情話。
  「太久了,吾記不清了……」龍宿躲著劍子那充滿情味的捉弄,惹的他下半身,輕靈地戰慄著。

  「想溫習嗎?」劍子發出低低的笑聲,他的手靈活的探入龍宿的衣襟內。食指與中指指末,在內襟中的兩朵茱萸上慢揉狎玩。
  龍宿眸底蘊的粉紫的濕朧色,染得他一雙偏紅的紫眸,濛上一層意亂情迷的水色波光。
  「劍子……」龍宿壓抑著喉嚨裡的乾渴,呼吸都因劍子的觸碰亂了序,「汝……餓嗎?」
  眼前一雙無辜的水眸,劍子眸底慾望,更是閃動。
  劍子欣賞著龍宿不同的風貌,「我餓了五百年了……你說呢?」他抬高龍宿的兩爿滑嫩的臀,指尖搜尋著那飢餓難耐而收縮的窄口。
  「吾也好餓……劍子。」微蹙的紫眉,漸露迷亂的神態,微啟地、溢出嬌吟的鮮豔的嘴唇,那對獠牙露出蠢動慾望。

  「我剛剛不是餵飽你了嗎?」劍子吻著那對老實的嘴唇,龍宿尖銳的利牙劃破劍子的嘴唇。
  一絲血絲連接著兩人的唇瓣,頂級的香味,對龍宿來說無非是一大刺激。龍宿愛狂的咬著劍子的嘴,激狂的啃吻劍子的舌尖。
  喘著氣息,劍子看著坐在他身上散發著絕惑姿態的龍宿,紫媚的龍在他身上起舞,有著一身淫戀顏色的尤物。

  「這麼餓?難不成我的血有催情作用嗎?」得意的笑,它逃逸地飛快,「原來我這麼美味呀……」劍子扯下龍宿襦襬下的襯褲,「不把你栓在身邊,我還真怕你會餓死。」
  一記挺身搗進,劍子俐落的將自己的飢餓埋入龍宿的體內。熱情濕窄的肉壁,因突來的佔有縮緊的激烈,龍宿更因為不適應的疼痛,下身更是繃緊的厲害。

  劍子舒緩著龍宿的疼痛,前後套弄著龍宿因疼痛而疲軟慾望,疼痛得到了安慰,龍宿的慾望在劍子的手裡,誘抖的讓劍子前後愛弄。
  「我的龍宿好熱情啊……」泌出液體的窄道,順利的讓劍子逐一收取他的舒活。

  柔嫩的穴壁承受著劍子每一次像是需索不盡的衝勁,被撞擊的部位,龍宿無力的只能任由劍子次次深入,抽插的交合聲,和著拍黏交融的聲響,聲聲都聽入龍宿發紅的耳裡,震動的迎合,龍宿胸口蕩漾著遍遍春潮愛滿的細汗。
  注視著龍宿全數承受的模樣,劍子灼熱地黑眸激亮的嚇人。龍宿一點也不嬌作,自然的展現他體驗的激情,體內的激情正是劍子帶給他的。
  完全的征服感,劍子嘆息這真誠可愛到令他想繼續折磨的龍宿。

  「龍宿你再這麼熱情下去,我的理智恐怕會把持不住。」想對你做這個、對你做那個,折彎你柔軟的身子,盡展你完美的長腿被我撐開時的姿勢,你的表情會是怎生的楚楚動人?
  龍宿……愛你,只會讓我變得不是我……會想將你的一切都佔有,將你體內所有的表情都展露給我一個人看﹔只許我一個人,你永遠都是我的。

  黑亮的眸子清楚的映上那遲了五百年的慾望,劍子熱燙的手撫上龍宿微紅的頸腰,不急不徐地,逗弄身下迎合他律動的身軀。
  他小聲的笑著,愉悅的將那至高至美的聲音從龍宿體內一一碰撞出來。
  真佩服他的毅力,怎麼有把握玩了這場遊戲玩了這麼久,也不怕龍宿跑了。
  他自娛自嘆地,不小心又把壞心的笑鑲進熱浪的彎眸裡,驅使他很不小心折磨的太過火,龍宿迷亂的表情摻了點痛色。

  「龍宿……還受得住嗎?」劍子傾倒他絕對有意圖的溫柔,指尖刮著那因痛而收縮的穴口。
  這撩撥的摩娑,令龍宿起了一身輕顫,身體畏縮了一下,結果讓體內律動的抽送,受到壓迫的緊窒感,劍子微怒的瞇起雙眼,故意讓自己的聲調沉降數分,略帶懲罰地口吻道:「該罰。」一手抓著龍宿的腿,壓在自個兒肩上,將身體的重量放在下半身。

  「啊!」龍宿皺起了眉,眼裡起了徬徨的水霧,似乎不太了解劍子為什麼要弄痛他。
  劍子沒說話,倒是用身下的行動,另一種變相的贈與。
  被撐開的限度,無法容納了,龍宿咬著唇,眉間盡是容納的屈服,小聲的溢出痛感的低聲喘息。
 
  「唔……」龍宿推著劍子強勢的動作,「──慢……痛……啊、嗯啊!」劍子扣著他的手腕,節奏忽快忽慢,又是退出又是擠入的兩大落差,龍宿猛然睜開眼,兩串水珠撲簌簌地滾出眼眶。
  劍子楞了一下,回神之後,興奮的不能自抑。他繃緊喉嚨,望著龍宿著迷的說:「你這模樣好迷人……」
  聞言,龍宿氣呼呼的撐起身體,張嘴想咬劍子的胸膛──

  「別亂動、龍宿!」
  劍子壓抑著熱緊的嘶啞。天曉得,龍宿剛才這麼一動,差點沒把他給逼出來。劍子咬牙輕斥:「別考驗我的耐力,龍宿。」
  「誰教汝剛才那樣說吾!」
  劍子摸摸龍宿的臉,誘導而言道:「耶,我那是在稱讚你。」

  龍宿一臉不信,劍子俯下身,在龍宿性感的耳朵旁輕聲細語嘆道:「很少人流淚流得像你這麼有美感的……嗯?」
  「還不相信?」劍子笑看著龍宿將頭偏到另一邊。「那……不然我哭給你看好了?」
  「汝會哭?」這傢伙居然跟他說他會哭?──怎麼可能?!
  「當然。」劍子一臉真誠,繼續苦情的說:「我在閉關的那些日子裡,每次一想到你……」聲音顫了顫,劍子情不自禁的掩下簾,那模樣有幾分強撐的悲傷與煎熬,看的龍宿一顆心都軟了。

  龍宿心慌的伸出兩手,圈上劍子寬厚結實的背膀,歉然道:「劍子……當年、當年……如果吾能及早發現吾對汝的感情,汝與吾便不會遲了這麼久的時間──」
  劍子將臉靠在龍宿的肩窩上,繼續抖動他悲情的思念,唯有上揚的嘴角才得以透漏他詭計得逞的銜笑。
  「那,我們繼續做吧。」劍子將龍宿又壓回床上。
  「耶?」怎麼轉變得這麼快?原想再說些什麼,但劍子卻好像不這麼想,又開始愉快的製造它美妙的聲音。
  龍宿一開始還想掙扎,不過劍子的惡趣味好像沒有再出現的跡象,很用心地繼續挑起兩人的火焰。
  不過,那只限於「開始」。


  ◆‥◆‥◆


 
  「劍、子、仙、跡───」
  龍宿趴在床上,嬌白玉凝的臉蛋,微微泛紅,額上又輕冒著細汗。
  劍子眉鋒輕擰,「唉,你別使力……」
  「吾,不需要抹藥!」
  劍子故意又在指腹上出力,惹得龍宿又是一聲曖昧的吸氣。「啊……汝這……渾蛋──啊……」
  劍子捧心輕喟:「多好聽的聲音……是從我心愛的龍宿嘴裡喊出來的。」抽出指頭,細嫩透明的水絲沾在劍子的手上。
  劍子看了龍宿臀上那兩爿雪白的尤物,劍子眼睛晶亮地說:「你成為嗜血者後,膚色白的跟陶瓷一樣……」好美。

  好吧,這一點算是他安慰的報酬,勉強原諒龍宿變成非人類。
  龍宿本就生得美,成為嗜血者後,整個人轉變得有種妖魅的脫俗,輕靈亮美。這驚人的傾城氣質靈韻……怪不得,當日慕少艾見了龍宿,會這麼驚艷。

  「劍子……」龍宿凝視著劍子,「汝是不是忘了吾是不死之身?」
  劍子嗯地一聲,吞在嘴裡。
  「吾就算受傷了,也不用抹藥,它很快就自動癒合。」
  劍子依然應得含糊。
  「劍子!」龍宿忍著聲,縮著身子,「汝……別抹了──」

  劍子拒絕。「不行!我一直期待的這麼一天,一定要親手幫你上藥。」
  「為什麼?」龍宿氣喘呼呼,眼神又開始迷亂炫熱。
  劍子不卑不亢地回道:「視覺享受。」

  「汝喜歡玩這個?!」龍宿這時才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這傢伙的偽裝已經成仙登道了。
  「好說。你不也騙了我這麼久?」轉頭微偏,劍子式的微笑。
  「那不一樣!」龍宿嘟嘴。
  劍子捏捏龍宿的臉頰,再替他穿上衣服。
  「都一樣。」劍子按著自己的心首,深情款款地灌迷湯,「我這裡、和你的心都是一樣。」

  迷湯?誰都愛喝。


  <完>


  後記:不曉得各位看完最後一篇有什麼想法?是變態呢?還是詭異?總之,這隻腹黑劍已經突破九祐對床戲的描寫“動作”……
應該說,這「惡趣味」任憑大家想像,九祐如果膽子再大一些,或許可行吧。九祐很忌諱色情的描寫,希望這篇應該沒有不良影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