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烽火紅塵】、三十一 仙人無淚

  他看了一齣戲,一齣人心的惡劣戲碼。劍子仙跡冷白的長睫,半冷似淡的看著眼前的掌中戲。
  戲台上演著,他結交半生的好友疏樓龍宿與人合謀奪了傲笑紅塵的劍譜,並滅口與他合謀的人。


  戲很精彩,他難解的心情同樣精彩;尤其在他已看過未來三十年的嗜血年紀。


  戲結束了,被掌演的主角的視線,眼神一直從未離開他的身上。
  「劍子?」龍宿沉而有力地喚出聲。


  劍子臉色倒是未變,反倒越過龍宿的肩,注視站在他身後的北嵎皇城的北辰胤。
  「劍子?莫非汝信了?」龍宿一向自信滿滿的聲音微揚高調,他搖著扇,眼神緊盯著他。


  劍子拂塵輕揮,似是揮去疏樓西風被沾染的閒雜人等氣息。「劇本很精彩,主角挑得不錯。」
  這是什麼意思?龍宿心裡暗想,有些驚急,欲開口說些什麼,未持扇的手被北辰胤握住,龍宿回頭,兩人眼神交流。


  劍子仙跡眉頭不動聲色聚攏了。
  北辰胤如刀鑿的剛毅臉龐輕湊到龍宿精緻面容吋旁,他出聲道:「龍宿,我三王爺千里迢迢自北嵎皇城來疏樓西風找你敘舊,難道就為了看這齣三流的戲碼?」


  三流?精彩?劍子不笑的臉,微微地動了,這別有深意的一笑,讓龍宿整顆心忽高忽低,沒個踏實。


  「龍宿,既然你有朋自遠方來,你好好招待三王爺,劍子仙跡這廂便不多做打擾,請。」


  龍宿愣在原地,太過在意劍子仙跡的反應,反令他失了方寸。龍宿小慌地注視北辰胤,北辰胤則示意要他先按下心。
  微妙的平衡,在今日被破壞了假象,龍宿陰暗的心往上升了數分;這失衡,錯的令所有人都陷入一種萬劫不復的境地。


  劍子仙跡離開疏樓西風,穆仙鳳在前方有禮地目送他離開。劍子停頓了離去的步伐,疏樓的風輕拂他的臉頰,穆仙鳳在一旁看著,心底有些發冷。
  穆仙鳳嚅了嚅嘴唇,心一動,怎麼也拉不回韁,她溫言道:「劍子先生……主人他……」


  冷不防,啪地一聲,穆仙鳳心跳霎時被提至喉頭,惶恐的神色立刻躍上她青澀地瞳底。
  劍子仙跡輕步移開,一瞬間犀利的冷風猶如驚悚的幻覺,穆仙鳳倚在楓樹旁,小手撫著被嚇出冷汗的胸口。


  默言歆從一旁暗處出來,他提著掃帚,青少的臉龐已有男性的風味,慣於沉默寡言的他,臉上也是一抹訝異的心驚。


  「言歆……剛才你可感覺到了?」穆仙鳳握著他的手,輕聲問。
  默言歆慢動作的點首,點頭的弧度和力道都像被塗抹的驚懼答案。


  「劍子先生的另一面……」
  不是無情無慾的仙氣超然的男子,而是──


  仙鳳摀住了默言歆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螓首微搖。


  「別說,言歆。」



    ◇◆◇◇◆


  那是什麼意思?
  劍子仙跡站在不解巖的岩礁旁,佛劍分說裸身沐於青蔥色的瀑布下,單衣透明地貼在胸前,一身令人讚嘆武僧的精魄。


  「劍子,你之心不平靜了。」佛劍穩然開口,雙眸仍閉。
  霜泉徹寒,也透徹兩人難停的兩樣心思。


  「佛劍,你之佛心也波動了。」劍子卸下背上古塵劍,立於冷灰色岩石下。他卸下足履、絲質外袍,精裸著。
  劍子涉身泉中,透冷的泉,沾濕了他的腳踝、腿肚、腰骨、及至胸膛,他立於泉中,一頭白髮如冰流,冷淋心扉。


  「你氣得不輕。」佛劍淡淡的說。「氣到需要靠不解巖的冷泉來冷靜。」


  「倒是瞞不過你。」


  佛劍分終於是睜開眼,眸光微暗,剖析道:「你從不刻意在我面前隱瞞。沒有什麼瞞不瞞的,劍子。」


  劍子靜靜地聽著,停在肩上的怒氣仍舊凍結,他隨手掬起飄浮在泉面上幾許杏瓣。
  原來不解巖上游的銀杏花,迎風處凋謝,順著水流而下。


  「你在乎的人?」
  佛劍與劍子的眼神在泉風交接處凝結,劍子啟口:「未來之境,似真似假。」


  佛劍分說臉色不由得凝重起來。「機率多少?」


  劍子吐了一口悶氣,他說:「一半。」


  「原本是零,現在多了百分之五十的機率,怪不得你會這樣生氣。」佛劍多了無奈,「如果真有一天,你最在乎的人背叛你的信任,劍子,你會怎麼做?」


  劍子揚起面龐,泉霧稍稍遮去他無解的心緒,過了很久,佛劍才聽見劍子的聲音……


  「我會把他的心挖出來。」


  這話,像被追討的誓言──他的心,抑或者、他曾給予的心。


  「劍子。」佛劍皺眉。


  泉面上,又恢復的靜了;唯有沉至泉底的白髮,載浮載沉。



    ◇◆◇◇◆


  佛劍分說……
  師尊。


  莊嚴肅穆的佛者,無私的法相,浮現了絲絲慈悲。佛心無相。


  佛劍分說,你之未來,將會遇上一名女子;紅顏若水,似水一般的女子──


  ……師尊?


  佛劍分說自禪定中回了神,頭一次,他回到了過往。想起天佛尊在圓寂前曾經叮嚀他的話。


  紅顏?佛劍分說沉穆的緩著胸口間雜亂的思緒。自未來之境見到的那名孩童,眉目無一處不像他,那眉那眼那身佛氣,活生生是他的翻版。


  心的驚懾如何能平?


  他真破戒了嗎?他很想篤定的否認,可是那聲呼喊卻著實令他難受不已。那孩子呼喊他的聲音有太多渴望和思念。像灘溫和的水,源源不絕地朝他湧來。


  這水,他拒絕不了。


  佛劍分說自蒲墊子上起身,修長的手指撳著佛牒,佛牒似受到他的感應而泛著微亮的金光,映照他莊嚴的面容。


  他底心,該是不動明王,如相金剛。


  「佛牒,這救世之路,你可願意與吾同行?」
  佛光,越發韶亮,將洞內的陰暗一掃而光。佛劍分說閉眸沉思定神,他揹起佛牒,斜置於肩,佛牒之心同佛劍之意。


  「劍子,未來之路,未曾不能改變。」


  佛劍分說留了話,劍子自另一頭的蒲團上睜開眼眸,他目送佛劍分說離開的昂然身影,他啟口說:「若有劫難,劍子仙跡願全力分擔。」


  那日,佛劍分說離開了不解巖,往東武林極東之地春霖境界。



  那有一條河名喚「慾溺」,往溺途而去,找尋預言者。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