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玩笑與欺騙】、六

  【玩笑與欺騙】、六  文/九祐.

  他的靈魂又離開那與劍子躲在四無君床下的自己,在飄蕩的時候,龍宿老覺得自己快想起什麼事了。

  劍子的頭髮是什麼時候變成白色的?

  龍宿飄呀飄呀、盪呀盪地。他飄遊在他與劍子過去的每個時空當中。他看見自己和劍子整天膩在一起的模樣,還有連作課題的時候,他們也一起。雖然隸屬不同派門,但他們感情好得不得了。

  這時他飄到一扇門前,門內是劍子和劍子的師尊。劍子的師尊臉色很難看,臉上是對劍子勸戒的神情,一雙蒼老的手按著劍子的肩膀。
  當他想靠近的時候,有一股引力將他拉走,那猶似在告訴他,那是屬於劍子的,不是他該窺看的。

  後來他看到自己。他站在道教的門前,由其他門生得知劍子已經進入道元,門生進入修煉期,五十載始得一出。
  這麼一來……劍子是要專心修道煉仙。

  龍宿看見自己得知消息後,訝異的神情,那多是被欺瞞的怨懟。

  啊……他想起來了。當年的他,怪劍子要閉關修道沒有跟他知會一聲,他一氣之下回到儒門,心中起了競爭的心理。

  五十年一載,他耗了十個五十年。

  劍子第一回出關並沒有來找他,而他也不想主動去找劍子。之後五十年一次的出關,劍子都沒來找他﹔當然,驕傲如他,怎麼可能拉下臉自己跑去。更何況當年不告而別的人是劍子,錯不在他。

  直到第十個五十年,心中再多的氣也被歲月磨光了。五十年能有多少變化?更何況是十個五十年,年少的心,也化成了過去時光的一隅,封閉在那層層的高塔上,他自己把自己給鎖上。

  在他當上儒門龍首,最高權位。他開始想念起劍子這個朋友來……他現在生的是何模樣?修道亦是可以保持輕壯的樣貌,劍子是老或少?
  他在夜裡輾轉難眠,偶爾會想起那天離開冥界天嶽,當時劍子最後看他的眼神。
  那眼神裡透漏著,是何種訊息?他讀不出來。為什麼劍子不直接告訴他?

  某一年冰雪紛飛的日子,他從遠方看見身穿白衣、手持紙傘的男人朝儒門的方向步步前進。
  那白衣的道者,一身氣息太過突出,讓人想不注意都難。

  好奇的心,使他想主動結識那名道者﹔很少人能引起他的注意。
  等待他來到那名道者面前﹔移開的紙傘、傘下露出的面容、那彷彿與白雪融成一體的白髮──

  面與面,眼對眼,對視的剎那,他整個人被釘住般,無法動彈。
  「……劍……子……」不難發現他的聲音在顫抖。眼前的劍子,給他太多震撼,好多好多好多他不曾體驗的情緒,一下子都因眼前的劍子,與記憶中的劍子不一樣,全跑到他的心底,胡亂的撞著,撞得他整身的骨頭,疼地喀喀作響,像是要被拆了一般。

  「嗨,好久不見,龍宿。」劍子輕鬆自在的朝他微笑著。


  汝是誰?!這一頃刻間,他幾乎要脫口而問。
  汝把吾的劍子藏到哪裡去了?!心中的他,慌亂不已。那個疼他的劍子跑哪去了?那個生氣會吼他、不爽會捏他臉頰的劍子去哪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他在心裡激烈的拉扯著。
  說!汝是誰!是誰!吾的劍子、吾的劍子呢?把他還給吾!還給吾!

  失控的情緒,使他在冰雪中吐了一口血。血霧也被潔白的雪花一口不剩的全吃光了﹔體內一併曾有的回憶與過往,親密的年少時期……都被駭人的雪白吞噬了──

  潔淨的白,是不是容納不了?
  仙跡,飄邈的足跡。他的劍子啊……回不來了…再也回不來了……
  小小的他,拉著劍子的衣角﹔在心底嚎啕大哭。


  ◆‥◆‥◆


  當他再醒來的時候,腦袋焦糊糊的,黏黏稠稠的心緒。他第一眼看見的是那一頭白髮的劍子,他的視界晃盪起來──
  因為晃得受不了,他砍了自己好幾刀,連那疼他的劍子也被砍得七零八落,碎成片片紙花躺在他的腳邊﹔風一吹,全散了。

  原來,從那一刻開始,從見到脫胎換骨的劍子仙跡開始﹔他,疏樓龍宿把過去都捨棄了。因為他受不了被拋棄的感覺,只有他一個人停留在過去。那樣很傻,不如把自己也給殺了,換了一個新,這樣他會比較舒服一些。

  龍宿站在一旁看著另一個自己。他想起了好多事。

  然後呢……?哦哦,他想起來了。
  劍子帶來了佛劍分說,於是他們三人成為朋友。
  他還發現劍子有好多朋友,那些朋友都是劍子在每五十年出關的時候結交認識的。
  杜一葦、聖蹤、識中玄、邪影、令狐神逸……這幾個人,都是。

  一開始都很正常,他覺得這樣新的相處方式也不錯。劍子仙跡人很好,會和他鬥嘴,雖然講得都是一些無聊話。
  漸漸地,他把過往忘得很快,一乾二淨。

  脫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從傲笑紅塵開始吧。
  他從劍子口中得知,劍子嘴裡是滿滿對傲笑紅塵讚賞的口吻。
  那時候,他心中的天秤,出現傾斜的情況。有某種他想遺忘的情緒,從體內被強迫挖出來。

  怪異的情緒,讓他失了分寸。

  再來是蜀道行,體內的情緒更張狂了。
  蜀道行三個字,隱約牽扯著他很在意的情感。
  他發瘋似的尋仇。

  最後,他看到禔摩。
  剛開始,他真的是想要幫劍子一臂之力﹔劍子這麼關心蒼生、憂心嗜血者。他想幫他、想幫他。
  劍子再三叮嚀他別走極端。可,走極端是最快的方法。他有力量,他知道他夠強大,他不會輸給嗜血者。

  或許他成功除掉嗜血者,劍子就會跟他合好如初。因為,傲笑紅塵那件事,他真的不是有心的。圓了一個謊,就會拼了命想圓另一個謊﹔為的就是不讓對方討厭自己。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成了嗜血者之後,劍子變了個人似的厭惡他。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他不知道。
  是因為蜀道行嗎?

  最後,他的心情亂得令他開始煩躁。要氣,好啊,吾就與汝作對。
  吾不在乎汝,因為吾夠堅強。

  【待續--】

  
  
後記:這一回確實是描寫兩人心境上的變化。龍宿受到不小打擊,導致後來才變成那性子。
  而這仙人模樣的劍子,大家比較熟悉了吧?不過,下回腹黑劍即將慾火全開(?),請多擔待^^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