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玩笑與欺騙】、五


  畫面再換。龍宿發覺自己正在一間廂房內,他站在圓形黑檀木桌旁,左手邊是兩對雕有玉竹縷花的方形活動綺窗。
  這是哪裡?吾又怎會在此處?龍宿一臉茫茫然。

  無所適從的目光,四處輕飄。龍宿已被這莫名的夢境搞得頭昏腦脹。究竟這是現實還是幻術?他自己都不曉得。

  「龍宿,別淨顧著發呆!」身後傳來劍子的聲音,龍宿聽到熟悉的聲音,心中莫名的感到放心,他開心的轉過身,視線一定,自己又被驚嚇了一次!
  龍宿按著心口,平緩著當自己看見眼前成熟男子的樣貌後的不規矩心跳。

  眼前劍子的模樣又不一樣了,看上去約莫二十七、八歲。剛毅的臉龐,散發著成熟的味道,唯一沒變的是,劍子仍是一頭黑色的頭髮。
  劍子忙碌地在暗櫃裡東翻西找,似乎在找著某件物品。

  龍宿開口問:「汝在找什麼?」聲音一出,不再是剛才甜軟的聲音,龍宿感動的差點當下舉手歡呼。
  這才是吾華麗無雙的儒門龍宿該有的聲音啊~汝聽聽、汝聽聽,多麼的富有磁性和不容侵抗的威嚴。

  聽到龍宿的問話,劍子的手停在半空中,他不可置信的側過眼,冷冷回道:「是誰說要一探冥界天嶽的?!」
  龍宿停了往前的步伐,不禁楞了楞,反問:「這裡是冥界天嶽?」
  見劍子的臉色不是頂好,龍宿小心問:「吾們現在處的是誰人的廂房?」
  劍子扯嘴,冷硬答道:「四無君。」

  龍宿再驚:「汝與吾為何會在四無君房內?」
  劍子臉上的表情是扭曲再扭曲,氣到不行。「是你自己說要來的!」
  「是嗎?」龍宿好無辜的回應。可他真的沒印象啊。

  「龍、宿!」劍子兩掌一掐,狠狠的捏著龍宿滑嫩臉頰。這些日子來,他已經被自身的感情擾的煩都煩死了,偏偏又放不下龍宿,師尊交代的事,他還未給予答覆。

  成道修仙道這一途,他該不該走?任或是、放了這多年來的感情?

  「劍子!汝快放手!」龍宿雖痛得掙扎,但使他浮躁的卻是劍子過近的距離,偏高的體溫都撲到他胸口上來了。

  「是誰吵著說要奪冥界魔珠?一解蒼生魔刀為患?」劍子在龍宿耳邊低吼。

  龍宿覺得自己都快窒息了,說話就說話,為何要貼他這麼近?還有,他發現,眼前現在的劍子身高居然高他半個頭?!
  這怎麼可以!

  倏地,門外傳來爭吵的聲音。劍子回過神,心中大感不妙。
  該是四無君回來了!

  「怎麼辦?」龍宿撫著臉頰看著劍子問。
  「先找地方躲起來!」
  劍子急的四處看,雖然他與龍宿功夫皆屬上層,但行蹤一在冥界洩漏,要逃出生天,非要經過一番苦戰不可。
  房間裡除了屏風、桌椅……唯能容納兩人地方的就只剩──四無君的床了!

  不用說,龍宿用眼睛看也知道劍子在看哪處。龍宿立刻拒絕道:「吾儒門龍首絕不做躲在床底下此等有失體面的事!」龍宿十足驕傲的挺胸。

  劍子強勢的壓著龍宿,「由不得你,」他將龍宿抱在懷中,然後一口氣兩人都躲入床下,他的身體撐在龍宿的上方,笑問:「還有,龍宿你何時成了儒門龍首,我怎麼都不知道。」
  躺下下方的龍宿嘴張了張,弄懂了一些錯落的環節。原來,這時候的他尚未成為儒門龍首。龍宿終於清楚自己的狀況後,立即補充道:「吾未來一定會成為儒門天下的龍首。」

  劍子深深的凝視著龍宿,眼神變得森詭起來,像是體內情感因龍宿這句話而被他割捨體外。
  劍子雲淡風清的淡問,那冷淡的語味讓龍宿感到一絲的不對勁,因為重量太輕渺,龍宿也沒來的及抓住那風過的尾巴。

  「你的目標是儒門的最高權位嗎,龍宿。」
  龍宿點點頭。
  劍子沉默了,旋即在黑暗中,笑得有點刺眼,那話的聲調也讓龍宿耳朵一陣一陣嗡嗡的震鳴。
  那很像是從遠方崩落的山鳴,沉沉地嗚嗚著,迴盪在龍宿的耳裡。
  「也好……那很適合你,龍宿。」劍子這麼對他說,說完,那眸底的漾著詭譎的波光,不再出現。

  龍宿想問,但劍子立刻捂住他的嘴,「噓,四無君進來了。」
  龍宿也安靜下來,乖乖的一動也不動。觀察床下外頭的動靜。

  突然,床板震動了好大一聲響,如是某個人被丟到床上所發出的聲音。
  然後又是另一撲上床的聲音,很激烈的震動,到處都發出碰撞的重聲。

  龍宿納悶的望著橫在上方的劍子,眼裡問:有人會在床上打架嗎?
  劍子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床上碰撞的聲響依然劇烈,不過半晌,傳來耳際的,是衣服的撕裂聲,一下又一下,當中還伴隨著低咽聲……好似是口腔被撐開,嘴中被塞入東西所發出的聲音。
  某一種喘息的聲音越來越清晰,其中不乏還有類似水聲的滋滋聲,說水聲又不完全像,不如說是一種互相拍擊、衝撞的摩擦聲。

  聽到這裡,劍子的表情就開始古怪了起來。

  正當龍宿還在想上頭那兩個人究竟在幹什麼的時候,終於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強忍著,很痛苦的……沐流塵。』
  四無君說這句話的時候,龍宿剛好捕捉到劍子的表情。
  再一聲猛烈的撞擊,四無君口中的人,終於發出聲音……那痛苦而顫抖的低音。
  劍子的表情僵的很厲害,有點不敢相信的色彩,在他眼底闖了闖。

  板上傳來富有節奏的拍響聲,那好似折磨的抽插聲,那人的聲音從緊窒的顫慄,逐一地……像被施了法術,那明明是出自男子的聲音,聲聲的低音卻轉成魔魅喘息,嬌軟的聲音,放浪得像天堂的聲樂,淫糜的交合聲。

  這下子,龍宿終於知道床上的他們在進行何種運動……他尷尬的抬眼偷覷劍子現下的表情。
  躲在床底下的他們目光正好對上,上方又正好發出激烈的動喘、曖昧的泣饒聲,龍宿與劍子交會的視線,龍宿紅窘地飛快移開。

  上頭進行的情事著實太香豔刺激,雖然看不到,但臨場的聲音親近的令人迴避不了。
  剛剛還沒發覺,狹隘的空間,他跟劍子身體貼在一起。察覺到這點後,龍宿忽然臉頰熱了起來,不自在的想退開跟劍子疊在一起的身體。
  龍宿才一動,劍子身體震了好大一下,臉色難看到極點,那模樣好似巴不得一掌斃了他。

  龍宿壓根沒想到劍子的反應,他只想涼快一點,因為氣氛好悶熱,他受不了﹔心一想,龍宿又試著移動半分,下半身不經意地摩擦著劍子腿側。
  劍子忍的下身都快爆炸了,龍宿居然還在他身下摩摩蹭蹭?!他氣得渾身肌肉繃地死緊。

  龍宿抬起腿想將自己往上移去,這樣至少不用兩個人臉對臉。腿一彎正好不小心碰到劍子全心全意壓抑的部位,這一碰劍子真的是當下抓狂!

  他瞪著龍宿的領口,他真想直接──不行……劍子握緊掌心,告訴自己千萬要忍住、忍住……萬不可以釋放自己的情感……
  劍子額邊死憋的熱汗,不偏不倚的落在龍宿的臉頰上,龍宿終於將注意力重新放在劍子身上,龍宿沒心機的笑著用唇形說:汝也熱到流汗了……

  龍宿說話是沒有聲音的,看在劍子的眼裡只有一張一閤紅潤的脣形,在漆黑裡顯得特別紅艷,像極了一朵初蕊的蘭花。這樣視覺效果上,耳畔邊的呻吟聲彷彿是從龍宿嘴裡喊出來……

  一瞬間,劍子的理智和假象全退到慾望之後,入魔般漆黑色眸子,黑邪臨淵的刃,險險破鞘。
  若不是上方傳來兩人爭吵的聲音,劍子瞬間撤回慾望,腦袋清醒不少。

  『你死了這條心!』四無君氣急敗壞,極怒:『蜀道行早就妻兒成群,你再怎麼在乎蜀道行,他永不會把你這師弟放在心上!』
  『吾的事……用不著你管。』沐流塵用著清冷的聲音,漠然回道。
  『既然你這麼在乎蜀道行,那你剛剛在床上的表現你又如何說!』四無君咄咄逼人。
  『不過是……各取所需。』平淡的語調,真與剛才放浪的聲音聯想不起。
  『……沐流塵!』四無君忍了忍胸腔的怒海,緩和道:『我就不行嗎?我給你的還不夠多嗎?我百般寵著你,你不想待在天嶽,我也找了一所你會喜歡的世外桃源送你。別再想了,你對蜀道行的執著只是你的迷惘,他並不是你該追逐的對象。』
  『你又確定是你四無君是我沐流塵該追逐的對象?』
  『為何不是!你信不信我連靈魂都可以掏給你,只要你沐流塵想要的,吾四無君都付得出。』

  『我只要蜀道行一人。』
  『你!』四無君氣結。
  一室難捱的死寂,最後四無君冷哼一聲離開房間,留下沐流塵。

  不知過了多久,床底下的劍子和龍宿都在期望沐流塵也快快離開這間房間,這樣他們兩個也好方便離開。
  安靜的房內,沐流塵開口說話,自問自答,淒涼的像是夜雨在他身上淋了一整夜。
  『……倘若不找個追尋的目標,我不知道我該不該放任自己與你沉淪下去……這是愛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四無君……蜀道行、師尊……』

  龍宿聽得不是很懂,但他知道劍子跟蜀道行關係還不錯,問俠峰上的問道劍子去了不少趟。

  直到好久好久之後,龍宿終於見到那位蜀道行後,他才知道他處處圍剿蜀道行的種種行為,其因都是來自他的「忌妒」。

  【待續--】

  後記:這一次貼了三回,希望看得滿意。當中也有被拉下水的天嶽軍師,這配對純粹是九祐個人視覺上的喜愛,別介意。想到蜀道行,便聯想到沐流塵。想到沐流塵即想到四無君…以此類推。安插他們兩人的戲份,順手的有點意外,大概是這類型調味,九祐比較喜歡。
  這裡的龍宿年紀比劍子小個幾歲,所以文中比較依賴劍子。這篇總共七回,九祐決定把這隻「鬼畜劍」就地正法,最後一回他虐龍的心態,確實的嚇到九祐……寫出來後,就想:這隻劍子心靈好扭曲啊,怎麼會養成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