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玩笑與欺騙】、四


  劍子嘴上有兩道很清楚的牙印,很整齊、很漂亮。
  看得出牙印的主人,有一口漂亮的牙齒。

  事發隔天,龍宿很得意,因為劍子嘴上有自己的痕跡。
  因為這件事,龍宿笑得閤不攏嘴﹔而劍子整整七天足不出房門。

  夜裡,劍子對著水盆中的倒影,他仔細的端望自己嘴上的牙痕,莫名的情緒,使得他自己自顧自的低低竊笑起來。
  劍子笑得很小聲,微抖的雙肩,輕輕的上下起伏。
  接著,他伸出舌尖舔著、龍宿的牙印。
  這動作持續了很久,久到劍子感到輕微的恍惚。
  輕度的罌粟中毒患者,大概類似他現在這種模樣吧?

  忽然間,劍子開始笑得有點淒狂、有點放肆。
  欲罷不能的,依稀之間,好似有什麼東西從他眼眶滾了出來。

  閃了閃,一灘死寂的昏黃色,流洩出劍子從不表明的心態。
  先背叛的,永遠都是輸家。

  是嗎?……是嗎?劍子喃喃低語著。微蹙的眉心、漆白的睫毛、濃淡的情慾從他眼裡化開,那難以喘息顏色。

  劍子為難地扯開嘴角,笑得有點難以釋懷。
  「感情一但流了血……龍宿,你該明白的……」

  回不到過去、也走不到永遠﹔你與我,永遠,再不可能。


  ◆‥◆‥◆


  很久了,龍宿幾乎忘了,他曾經跟劍子是這麼的融洽。
  孩童的笑靨,美地虛幻的純紅色,點綴著他的夢境,是這般的美好。

 (他張開手抱著靠近他的溫熱物體)


  從劍子的頭髮變白開始……
  他好像從某個視線中,發覺劍子不再一樣了。
  劍子不再是劍子,是更複雜的顏色。那一身白,是他微笑的偽裝色。

  (他張開嘴吻著那柔軟的物體)


  那雙看著自己的眼神,深濃微甜的黏稠,交纏的目光﹔只稍每回輕輕的轉頭望去,他知道的。

  (因為太開心了,他忘情的露出尖牙,咬著仍是緊緊抱著他的物體)


  那一瞬間,他們都知道彼此很幸福﹔因有對方而「存在」的幸福。
  幸福很小,雖然像握在掌心般的體小﹔然,那卻是他們最無憂的時光。


  也許是他不該淡忘的。
  龍宿難得憂傷了起來……千百年的歲月,時間對他和劍子,已經不再有意義。隨著意義的消失,他們那段在人間的回憶,也被沖斷了尾腳。


  ◆‥◆‥◆


  『龍宿、龍宿!』

  唉呀,是誰拍他的頭!討厭!

  『龍宿!別睡了!我們還有功課未做!』

  終於,他不情願得張開眼。首先,映入他眼簾的竟是一張青澀年少的臉龐,黑色的長髮,規矩的束成一把。
  咦?這張臉好眼熟?龍宿納悶的伸出手,要摸摸眼前黑髮少年的臉頰,手還沒碰到,他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手變小了?!

  再低首看看自己,他綹起胸前的髮,很多的紫髮摻在其中,微紫帶紅。兩掌再翻了翻,眼前這也是一雙年少的手。

  「龍宿,你在看什麼?睡呆啦!走啦,走啦。」劍子不客氣地將還坐在草地上,且一臉疑惑的龍宿,硬是強行拖著走。
  龍宿兩眼發直的看著這隻拉著他的自己的手臂,不確定的喊:「劍、劍……子?」

  劍子停下步伐,回頭注視著他。
  龍宿聽到自己的聲音,被嚇了好大一跳!「吾的、吾的聲音……?!」他摸摸自己的脖子。

  劍子無奈的挑起兩眉,「龍宿,你該不會連自己還沒變聲這件事都忘了嗎?」
  「吾還沒變聲?!」天啊,真不敢相信……這軟軟甜甜的聲音是從他嘴中發出的!
  龍宿一臉難以接受。再問:「吾現在幾歲?」
  劍子沉默的盯著眼前的龍宿許久,最後,他放開手,慢慢的收攏臂膀,兩臂環胸。「你還玩?」劍子皺眉,臉上不是很高興。
  他為了師尊出的課題,心正煩。龍宿又耗了他大半的時間。

  龍宿見他不答,乾脆直接往河邊跑,他斜傾身體,看著水中自己現刻的模樣。
  河波上,倒映出來的是一張柔美的中性嬌顏,無關男相女相,總而言之,是一張漂亮的臉蛋。
  柔美的瓜子臉,配上過肩微捲的紫髮,大而美的一對雙鳳眼,嘴唇稍啟,兩頰邊的酒窩,便十分可愛親切的一起浮現。

  龍宿腿軟的往後跌坐,隻手撐住自己的上身。他哀苦的想:老天,吾總以為別會有機會再重回自己最討厭的時期。
  這年紀的龍宿,剛好還處在未顯現第二性徵的階段,只是名孩子,一張臉蛋根本分不出性別來,即便他本是貨真價實的男孩。

  「龍宿,你到底怎麼了?」劍子一直弄不懂龍宿午睡醒後的一連串舉止,究竟是何用意?先是一臉驚嚇,又好似不認識自己的表情……現在又一臉苦悶的坐在地上,整個人垂頭喪氣。

  龍宿仰首對站在他身後十六、七歲模樣的劍子,苦苦而笑:「劍子……」龍宿低下首,「吾只是被吾自己的長相嚇到了。」嗯,還有這過於甜美的童音。
  「有什麼好嚇到的?」劍子撇撇嘴,不以為然。再度把龍宿一把撈起,邊拖邊講:「你生的很漂亮,有什麼不好?」

  龍宿嘟嘴:「吾不喜歡。」
  劍子回首,手臂圈起龍宿的腰身,往上一躍,踏枝凌空,輕巧的穿越足下樹林。回道:「我很喜歡就好。」

  聞言,「什麼?!」龍宿咋舌。他懷疑剛剛自己是否耳誤。捧著心再問:「汝喜歡吾的臉?」
  劍子沒有低下臉看著懷中的龍宿,只有加緊手臂的力量,他無拘束的任風吹過他的臉頰,迎著風,劍子開口說:「傻呆。我說我喜歡的是你。」

  不曉得,是打擊太大?還是劍子說的那句宣告太有震撼力?龍宿看著自己慢慢飄離那被劍子摟在懷中自己。
  他看見他自己的兩手攀著劍子,害羞的仰著臉,很開心的笑了。

  若不是自己親眼所見,他真不曉得自己有此天真無邪、罪惡千萬的笑容。
  實在是……好可怕!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