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惡殺】-窒息 第十回

  
 

     ◆


  師九如發現,嗜殺者會在遠處遠遠望著他看。
  在遠方,他便看不清他的表情。

  當兩人靠近的時候,嗜殺者變得異常安靜。
  那種靜,會使他心跳加快。他會撫摸他的臉頰,手勁殘留著一種壓抑、一種壓抑般的無向恐懼。
  找不到方向的恐懼。

  為了什麼呢?數次了,相擁而眠的夜晚,他總望著他入睡。
  不幸福嗎?被他愛著,不幸福嗎?

  「你醒著?」沾上黑髮的指間,圈了半圈,在一聲疑問下,髮絲一慌,鬆開滑落。
  慌的,是他的心。

  師九如張開眼眸,雖然夜晚睡在他身邊,是一件令人感到舒服又安心的事。蠕了蠕身子,他伸出蜷在被窩裡的手,五指緊扣著嗜殺者方才圈著他髮絲的手。
  他捺著他的手,交按的十指,密而無縫。
  師九如問:「你為何醒著?」

  嗜殺者心一蕩,如乾涸的土壤,被這手心裡的溫度,緩慢滲濕。
  師九如翻身壓在他身上,無束的黑髮像飛濂一樣,一洩而下,兩人面對面,嗜殺者由下仰視師九如湛亮的藍瞳,有一瞬間,他覺得師九如像一片曳著銀河的夜,來到他的面前。
  他的黑髮是夜幕,他瞳裡的靈魂,是他封鎖已久的窗……引領著虛幻的星河,賜與他長久以來寂寞的迷夢。

  師九如藍眸瞇著緊,可又帶著那麼一點濛濛的誘惑。
  「數個夜了,我發覺你根本是睜著眼到破曉。──光看著我,你就能睡飽了嗎?」

  「氣了?」嗜殺者嘴末一勾,溺的很,像顆不沾手的糖球。
  師九如嘴一鼓,眼兒一瞪,嗔道:「瘋了、氣瘋了!」他臥在他心口,面首在他項窩裡蹭了又蹭。

  嗜殺者兩手一張,反撫摸著他的背,像在他的背上摘果子似的,指尖輕捏。
  他坦白道:「我喜歡看著你睡著的模樣。」
  「……」又蹭了一下,不甘願又問:「還有嗎?」

  喜歡這字眼兒是永不嫌多的,他同樣愛聽。

  「我要睡了。」
  師九如抬起臉,問:「這會兒你又要睡了?」

  嗜殺者又把他押回懷裡,側著身,話到嘴邊硬又把它吞回去。
  「你安靜不說話更討我喜歡。」
  這喜歡他不愛聽。

  「噯,」嗜殺者悶挨了一聲,「你偷咬我做什麼?」

  「我哪有咬你?」裝睡不招。
  「……」
  「啊,」師九如叫道:「……別鑽、別鑽啊……」

  來這招,壞透了!

  師九如壓抑著聲音,身體已冒著細汗,他奮力把人從被窩裡抓上來,雙頰浮紅,說道:「……別想轉移我注意力。」

  嗜殺者臉貼近,細吻他臉上的紅潤,那是動情的徵兆,他喜歡看他快克制不住的模樣。

  「確定不要?」他探手,粗掌沿著他的形狀,來回的引誘。「你這裡,鼓著、跳動的好厲害……」
  師九如臉紅的都快熟透了,「……你、你別說這樣色情的話。」

  他伸出舌尖舔舐著那雙清純的嘴唇,水光氾濫的,像一瓣沾垂露珠的花。「可你那邊很色情啊……」
  甩頭不聽這逗弄的情色,師九如顫著唇,將沸騰的聲音都交給口腔中肆捲的蛇,冒著煙般的濕熱燙舌,卻又令人流連忘返。

  他情動的深,含著也深,似要把他的靈魂都推入的一股狠勁。他不懂,他怎麼會如此在意他? 
     他的眼底有好多他看得深的寂寞顏色,明明是這樣孤獨的人;每每望著他一記眼神,體內的骨骼在關節處寒顫著,緊緊密密地,敲鑼打鼓,響地一次痛快。

  「……殺…殺──」情話低喃,他按著他的臉頰,掌心有粗糙的摩娑,墨綠色的髮絲,愛撫般的窯燙他的耳際。

  「我……」意亂情迷下說出來的話,帶有幾分真實?至少,他深深懼怕這字眼的殺傷力。

  嗜殺者突然發狂地封住他所有傾注的聲音,連愛也不許,由不得它在他眼下現形。

  殺……師九如痛苦的擰著眉,窒息的汗滑過他的眼尾,因得不到空氣,他的胸口悶的難受。
  ……殺──心跳急速的奔馳著,彷彿快衝出喉嚨的痛苦難堪,師九如按著嗜殺者賁張的肌肉,似是要爆炸般的驚恐無助。

  ……不……不要──他捶打著他的背,兩手瘋狂的在他背上虐抓著,每刮下一次痛苦,能從他縮緊的瞳孔感受到,他與他同樣痛苦著。

  指間抓著血又沾滿汗,瀕死的心悸,他確定著他連呼救都不許他喊,戰慄逼上了腦頂,全身的靈魂像被吸乾了水分,井底無月也無聲,只有越來越急促的喘息,兩人的軀體像熱鐵一樣融在一起,分不出你我,也分不生死。

  感覺心底某處被撬開了鎖,那裏,一緊一縮,不知流出的是恐懼還是興奮,連腳尖的血液都停不住逆流的衝動。
  身子被曲折成一個弧度,通往心底深處的密徑,接合的樁,鑲嵌入那處緊縮的觸覺,在擠入的一瞬間。

  他知道是不由自主的恐懼爬滿了全身,他緊攀著他鋼如鐵的臂膀,軀體蜷曲成被俘虜的模樣。

  嗜殺者咬牙停了下來,他發覺他的不對勁。
  「九如……?」嗜殺者摸摸他蒼白的臉。

  從何時開始的,他把聲音還給他,連命也還了。師九如驚疑不定凝望著,他的視野有些模糊,像瘋浪捲上岸,將視覺都給潑濺了。
  「殺……」他回過神,不曉得自己想起了什麼。

  嗜殺者輕輕的放下他擔心的情緒,並緩緩的在師九如的胸前抹著,將那些累積在他胸前的青露,一顆一顆的抹平。
  他的手勁是一種語言,彷彿在告訴他:別怕著。

  師九如漸漸緩回了神,身體的反應是最直接的答案,他舉臂橫檔,在月陰下,陰暗了眼神。

  嗜殺者見他坐起了身,黑髮像散絲一樣鋪平,微露的肩頭,像簾後的嬌顏,羞怯地半掩畫屏。
  他鑽到他的身前,俯身,用行動阻隔了他的疑惑。

  他嘆息的闔上眼,手指在他的髮間穿梭,纏緊了又鬆,來回數次後……他伸手按緊師九如的頭顱,繃緊的血管,在他嘴中跳動。

  師九如是一只玲瓏,精美玲瓏,剔透地令他感到害怕。
  他深深淺淺的在他心上,越挖越深,非要見骨了,才肯甘心。師九如吃人不吐骨頭,嗜殺者扣著他的下顎,將他嘴邊的白液,撫著嘴唇勾入嘴中,手指在他的舌面上攪動,咕噥一聲。

  他舔著他的食指,藍眸如星,那晶瑩模樣,彷彿在跟他說,他吃了他,啃食乾淨。
  於是,他同等回報。


    ◆


  師九如站在屋外,外頭仍早,漫著山霧。他攤開掌心,兩臂平舉,清風如受到感應似的捲入他的週遭,在他的身旁形成一張無形的屏障。
  這風裡,有綠葉的味道。師九如抿嘴微微而笑。
  他全身的功力只剩下五成,體內有股微妙的失衡,不過這不打緊,他在這裡生活的很好,也無須回仙靈地界。

  師九如在外頭轉了半圈,足下青青,好似到哪兒都有嗜殺者,遊盪了一會兒,徐徐回轉。
  在他心中一直有個斷梗,摀著他的胸肋,十分不舒服,尤其在與殺身體接觸時,這情況最明顯。他清楚這份恐懼並非來自於嗜殺者的身上,而是他自己本身的原因。
  他自己也不甚清楚在恐懼什麼?一種很微妙的心理,他想知道原因,可卻又不想去真實的戳破他放在心中的假象。

  師九如按著心房,他很確定自己心裡住著一個人,一個寂寞又孤獨的人。
  他決定把這片葉子攢入心房,將一片片孤寂的葉子全擄進自己的心窩,他可以為他蓋一片滿是綠意與藍天的世界,讓他不再抑鬱,不用仇恨的眼神去看待世間。

  因為這世界有他,他會給他超越所有人的愛。

  「九如……」
  他聽見他的聲音,快步地朝他身邊跑去,並道:「殺,怎麼不多睡點?」

  嗜殺者摸摸師九如的臉龐,在他額間的圖紋多停留了一會兒,在眉額上印下一吻,道:「因為你不在我身邊。」他的心,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他。

  師九如撫著自己被他吻過的眉心,很早就發現自己額心上多了一個圖騰,「這是印子你刺上的嗎?有什麼涵義?」
  「這圖騰是屠戮之族的印記。」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中有股憂傷的思潮。
 
   師九如盯著他的面龐,凝神了許久,才道:「你不是屠戮之族的人嗎?」嗜殺者的額上沒有專屬屠戮之印。

  他撫著自己的額心,雲淡風輕似的,笑得有些自嘲。「我不完全是屠戮之族的族民……所以,這天底下沒有我容身之處。」

  嗜殺者的語氣和表情,令他整顆心揪成一團,師九如顫抖著雙手,費了多大的力勁,才不致使自己失態。
  他將嗜殺者靠在他的肩上,像溫柔的海水將他層層包圍,嗜殺者身上有股令人感到舒服的體溫和平靜的心跳。

  「殺……我是你的容身之處嗎?」
  「嗯。」

  師九如抱著更緊更深了。他將屠戮之族的印記給了他,這代表著什麼呢?也許是一種生與死的賜與。

  師九如凝望著嗜殺者,用著一雙會使人融化的溢滿眼神,他深情地告白:「我愛你,那麼──你呢?」

  師九如殷望了很久,嗜殺者有些驚忒,漸漸地眼神中充斥著令他不解的困惑。

  「愛?」嗜殺者想起那女人的話。愛人與被愛都是被屠戮的下場。「我不相信愛。」

  「為什麼不相信愛?你不相信我愛你嗎?我不是你的容身之處嗎?」
  「這不能相提並論。」嗜殺者擰著眉,面色有些不悅。
 
  「為什麼不行!愛就是信任與包容。」師九如倔了,義正嚴詞的撞入他的心坎。

  「九如……我不想與你在這字眼爭執。」
  「可我在意啊。」

  嗜殺者推開了師九如,眼神裡有一股難以察覺的殺戾,在心眼處隱隱作祟著。這模樣,看在師九如眼裡,他有些受傷。

  「殺……」
  嗜殺者抽開了身,冷漠難以親近的背影。


   ◆


  愛……?他看見的只有鮮血與謎團──以及裝著他母親屍首的甕。
  他不信愛也不信神。他唯一僅存的,只有憎恨。

  所以別跟他說愛,九如。

 

   ───────────────────────────────────

  抱歉又換主題啦@@~自從嗜哥相關人物出現越來越多後,也越改越多…
  總覺得他們兩人的感情還要再更激烈,那把六魄啊,真是嘔心瀝血。
  嘖,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君莫笑,讓九祐有股不好的預感....Orz我不要看到嗜哥愛情戲啊...||
  戀母情結也不是這種戀法,九如你在哪裡~快來拯救嗜哥><~宅馬一人不夠力啊。

  還有小伶仃決定寫進來了,研究了地獄島之後,發現了一個重要的相關線索...b
  那就是--”鬼伶仃也是藍色系”....怪不得聖閻羅會衝火場救人了...囧T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