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惡殺】-逃離 第八回

  莫滄桑秀麗的臉上,無畏無懼,猶如死人般的眼瞳,平穩的嘴角,在刀光來臨前,她笑了──如斯淒美凋零,浪花依是撲上她血色透明的臉頰。
  如果能斷魂於此,一屍兩命,也是完美而憂傷的結局。

  「大嫂──!」

  四非凡人急急而奔,長刀一揮,刀波大開大闔的往叛亂份子橫掃而去。大哥聖閻羅和二島主問天譴在前線抵擋獄中叛亂份子。
  眼見敵人的刀勢狠辣,四非凡人空拳而至,刀鋒再掃,將身後敵人全數逼退數呎之外。

  刀子不留情的劃向莫滄桑纖細的身體時,四非凡人用肉身擋下那一刀,抱著莫滄桑,兩人因衝力而雙雙墜海。在同時,援力從後方趕到,聖閻羅銀眸一赤,怒火翻騰,集氣於掌,長喝一聲,一招天聖光將前方為首策劃叛亂的敵人,一掌爆裂。
  身旁問天譴則是以一招浩浩蕩蕩蕩乾坤,萬里長空劍陣如大軍壓境,掃蕩眼前餘黨殘兵。

  「滄桑!三弟!」聖閻羅心急如焚的往漩渦之岸看去,浪上不見兩人的蹤影。
  「大哥!冷靜!」問天譴從後方拉著欲跳海尋人的聖閻羅,「三弟應可保大嫂平安,眼前先穩定地獄島平靖。」
  「可惡的叛亂份子……竟拿滄桑威脅吾!」聖閻羅抹著滿臉奮戰的血汗,粗獷的臉上是濃的化不開的自責與不捨。

  問天譴不忍的搭上聖閻羅的肩,欲開口安慰,眼光一瞄,右側堤岸邊看見四非凡人爬上岸的身影。
  「三弟在那裡!」
  四非凡人抱著看來更加纖弱的莫滄桑,浸濕的軀體,讓她更顯嬌弱,在他懷中蜷縮成一團,嘴唇泛白呈紫。
  他的兩條手臂在顫抖,活了這麼多年,他沒對任何事物感到恐懼,但莫滄桑、他名義上的大嫂,卻令他打心底初次嚐到何謂害怕的感覺。

  聖閻羅和問天譴由遠方快速奔來,四非凡人抬頭望著他們兩人,他們同樣說不出任何話。
  莫滄桑水藍色的裙襬,身下溽紅一片,大紅大紅的,血從腳踝滴落。她偎在四非凡人的懷中,手抱著肚子,神色痛苦,嘴裡卻連聲疼也不喊。

  「滄桑……」聖閻羅想從四非凡人手中抱回妻子,但手碰到的一瞬間,他能敏銳的察覺到她的抗拒。
  自她手抓著四非凡人的衣領,他可窺知一二。聖閻羅眼神陰霾,半是強迫的將莫滄桑抱回懷中,轉身快步離去。

  四非凡人仍是呆然的佇立原地,眼神驚疑不定,他看著聖閻羅離去的背影,以及莫滄桑那沿路滴落的血跡。
  「大嫂……她流了好多血……」可他明明沒讓她受到半分傷的啊,怎麼會自體內湧出大量的血?

  問天譴眉峰聚攏的更緊密,他道:「大嫂已有身孕,看來……胎兒是保不住。」

  是嗎?四非凡人呆愕的將話聽入,可是兩隻手仍是不聽使喚,仍維持剛才抱著莫滄桑的姿勢……不知為何,他手中就是有種奇妙又悲傷的感覺,冷冷淋淋的,流淌全身。
  剛才他抱著的是兩條生命,另一條他保得住嗎?他想著莫滄桑的重量是這樣的輕盈……

  「走吧,三弟。」問天譴拍拍四非凡人的肩,「你背後的刀傷也該處理。」
  刀深見骨,花白的肉外翻,怵目的血痕,在他的背上劃下一面彎月的形狀,說寬不淺。
  「嗯。」

  四非凡人拾起地上的刀,架在肩上,這大剌剌的動作扯痛背後的傷口,他痛扭著臉,仍不改幽默風趣的本性。
  「這次平定島內叛亂,大哥……啊,不,該喚閻君!島內沒人敢對大哥接任島主之位不滿!哈,痛快。」
  「嗯,大哥的能力,接掌島主之位是再適合不過。」

  問天譴收了配劍天伐劍,剛毅嚴肅的面容上也難得放鬆眉宇間的深鎖,薄唇微抿,似是也笑了。
  「只是……前任島主……」

  「人各有志,強求不來。我倒認為大哥比起師九如更適合統領地獄島,這裡是關罰罪業的地方,以愛行道,這話太過漂亮。人心百種,真能以愛渡化,世上何須有佛?」
  聽聞四非凡人一席話,問天譴心底一震,他問:「你對罪業的心思是如此?」

  四非凡人揮揮手,雙手鮮紅滿佈斑駁,又言:「人生在世活的快樂自在,是再好不過。我也這樣想……壞人就該接受制裁,就如同二哥的天伐劍問罪問曾經。以愛為和平,這理想太過不切實際;還是刀子抓一抓,去抓壞人比較實際。」

  問天譴看著四非凡人走遠的身影,他們兩人足下留下的印子,都是紅色的泥沙,都是被關在地獄島罪人的血,都是毀壞的人心──遍地屍首,也是另一種威名的建立。
  

    ◆


  「孩子沒了!妳是存心的!」

  聖閻羅掩怒不可抑的大掌抓著莫滄桑的頸子,怒意拔騰的掐著,銀眸赫然逼近,他責問:「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想逃離我!不可能!」

  莫滄桑甫擦淨的殘弱身子,哪堪得住這般粗魯對待,她也僅是瞇瞪著水色的眼眸,寒眸寒聲說:「你──根本不配擁有這孩子!」

  掌力又更是掐緊三分,聖閻羅一雙銀眸簡直要迸出銀燦的火花,繃著臉,他質問:「怎麼……難道妳就有權決定一個孩子的生命權?!心狠手辣的婦人!」

  水眸一瞬間浮出了痛苦,一個身為母親的悲痛……她何嘗親手殺了自己的孩子?!她想帶著孩子一起死……至少在她的體內,孩子不會感到孤單──她陪著、總陪著!
  「是你殺了他!是你先扼殺了我的孩子──你對師九如做了什麼事……你自己心知肚明!」

  聖閻羅鬆開了手,臉上晦暗不明的來去,如刀刻鑿的臉龐,他陰冷的注視倒臥在暖床炕上的莫滄桑。

  最末,聖閻羅勾出一抹冷獰的鄙笑,他道:「我還在猜想妳要隱瞞到何時,看來我對師九如所做的……」貪狠的目光,流洩著──滿足而淫穢的暗光,「妳都看見了……滄桑。」
  莫滄桑身子一縮,仰首,水藍色的髮直舖在胸前,血色無幾的臉龐,她看著眼前變了神情的男人……突然覺得這一切真是可笑至極……
  那名在大婚之夜口口聲聲說愛她的男人真的存在嗎?……哈哈……所愛的……不過如沫泡影……

  「滄桑……」聖閻羅魁武的軀體登上暖床上,將莫滄桑逼至角落,他望著眼前的女人……「我其實愛著妳,真的。」
  莫滄桑兩手抓著被褥,對於聖閻羅如掏心的情言情話,她回以鄙屑。

  聖閻羅半身坐在床上,他伸手欲撫摸她的臉頰,卻被躲開。他嘆口氣:「我沒騙妳……」
  莫滄桑聞言轉頭,看著聖閻羅垂頭喪氣的模樣……心中遲疑,但聖閻羅隨後語調一轉:「是啊……曾經,只是曾經,曇華一現的一夜。我在大婚之夜,擁抱妳的身子無數次,腦子裡想的居然是師九如……哈哈───」
  莫滄桑臉色慘白,雙眼紅的像要流出血,她咬著唇,狠狠的咬著自己的唇,豁盡全身力氣才能揚手給這殘忍的男人一巴掌!

  她痛罵著:「你這混帳!──骯髒下流不要臉的混帳東西!──狼心狗幸的畜生!」不堪吶……天啊……天啊──!何苦再告訴她這殘酷的真相!

  聖閻羅眼色一凜,寒光四射,一掌欺壓著莫滄桑的頸項,將她壓在身,猛戾地撕扯莫滄桑身上單薄的褻衣。

  「不要!你做什麼!」莫滄桑拼命的掙扎,可是聖閻羅的體強力大,天生體型的差距她如何能抵擋?
  恐懼一波一波襲來,強烈的情緒,使得眼淚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

  「讓妳體驗師九如的感覺!」

  聖閻羅兩掌掰開身下嬌小豐腴的臀瓣,女人肉膚的彈性就是跟男人不同,柔軟細緻,像團棉花似的。他掏出勃起的慾望,頂住緊窒的入口,強暴的力勁衝入她的體內。

  「啊……」身體彷彿被撕裂的痛楚,莫滄桑禁不住痛嚎嗚咽,臉色慘白轉紫,全身連顫抖的氣力都沒有,她癱在褥子上,淚停在眼角,連眨動眼簾讓它墜下的氣力也無。

  聖閻羅彎下身,在她耳邊說著猥褻低俗的話:「舒服嗎?滄桑……妳前面和後面的第一次都是給我呢……身為妳第一次的男人,我真是感到無比榮幸。」

  心痛著,痛著像萬把針在她血液裡刺著,她的淚停了,思緒異常清晰,兩眼睜著,魄不著身的失心眼神。
  啊……她的肚子是空的,孩子也沒了……正好,這種痛讓她一個人承擔就好,孩子是無辜的……是無辜的──而這男人,不配擁有孩子……

  「滄桑,妳真不知道我有多愛妳。」
  「若不愛妳,我當年就不會一心一意的追求妳。」
  「滄桑妳不信我嗎?當我知道妳有了我的孩子,我的心中有多高興……我一直在等妳親口告訴我──」
  「而妳……!」前端抽出再狠狠整根沒入,「居然處心積慮想謀殺我的孩子!妳說!我如何不對妳痛心疾首!」聖閻羅發狂的蹂躪莫滄桑的身子,他憤怒的失去理智,每抽動一下,眼前人就變換成師九如,血液又更膨脹集中,他抬起她的腰,懸著再撞入她的體內。

  「滄桑……妳知道嗎?妳現在的表情跟師九如真像……讓我好興奮……妳跟師九如有相近的氣質,可惜師九如死了……所以,妳也休想從我身邊逃離。」

  他摸著她的臉、她的眼……款款道:「滄桑,為我再生個孩子。我相信妳生的孩子一定非常漂亮,男孩女孩都好……我會疼著、好好的疼著。」
  只要有一雙像師九如般美麗的眼睛,那湛藍無倫的顏色……

  他幻想著,那美麗的孩子,是孕育著他的骨血而生──啊……目眩神迷的高潮,他在生命勃發前噴入女性的子宮內,那孕毓生命的母性地帶。

  他離開她的體內,吻上她的眼眉,微笑著說:「我愛妳,滄桑。」

     ───────────────────────────────────


  看到這邊眼鏡掉的、下巴也掉的(?)請裝回去XD逃離篇講的是這邊的支線劇情,咱們另一個男配角。
  咳…還有一對,別懷疑,就是-叔嫂不倫戀…(終於下手寫了,莫名興奮中。)至於會不會修成正果,很難說。

  最近看片還發現一個好素材,就是蕭瑟春秋!這嘴巴毒辣的小妮子,你迷戀嗜哥很久了對吧XD
  六魄之後的劇情一定要把你這小妮子寫進去。
  作用:勾引嗜哥XD

  六魄封印解除後,嗜哥勁帥狂暴度破表,殺氣外露明顯,但……把那個鬱卒的嗜哥還來,那張臉比較愛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