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惡殺】-亡骸 第七回

  師九如被一雙這般如狼似虎的眼瞳,鎖定了身形,背骨起了一陣的寒抖,是人類與生俱來察覺危險的恐懼。
  他站在原地,心底是怕的,可是他不想逃離,他知道一但他逃走,就再也走不進他的身邊,用牢籠將自己鎖在孤獨深處的寂寞人。

  兩人都失去了理性,嗜殺者依憑著本能,朝著師九如緩緩走近;他很清楚他是師九如,有著一雙他最討厭的天空色。
  因為始終走不到天空底下,所以他恨盡也殺盡。

  師九如任憑自己暴露在危險中,他也失了理性,滿腦子只想救贖嗜殺者,他聽得見他說不出口的聲音,痛楚在血肉裡埋伏,在深處植了一座又一座的墓碑,開滿無盡的荒涼與悲哀。

  菩薩的憐憫救不了他,救贖也只是口說無憑的漂亮話,何時兌現都是難以預料的。死了,只能在地獄裡復仇。既然如此!

  他便不需要救贖!
  將天上人間都煉化成地獄,無間地獄,行步十八,唯有如此他才不會如此痛恨這座讓他誕生的世界。
  痛苦減輕也好,只要殺一個人能減輕他的痛苦,他該當如此。

  萬行的哀歌在心中震懾響起,起若無形的刀刃,嗜殺者箭步一踏,師九如起掌承接迎面而來的疾風殺戾。
  劇烈的掌風吹開兩人翻飛的髮,師九如借力而轉,突刺嗜殺者胸前心焦處,只聞一聲低寒的冷笑,師九如動手前力道鈍了三分,再退已然無法可施。

  既不能傷他分毫,強取也難,無計可施下,師九如用肉搏一擊,兩人雙雙倒在草坪上滾了幾圈。
  師九如將嗜殺者壓在身下,他的樣子也十分狼狽,一頭黑髮散亂的掛在胸前,太久沒這般使用體內的靈之力,消耗甚劇,他濃濃喘著氣,試圖壓平體內行走亂竄的真氣。

  「…我……要你逃走的,怎麼不逃呢?」
  嗜殺者宛如夢遊的平靜嗓音,師九如當下以為他已恢復,壓制的手勁一鬆,相望的眼眸露出放心的笑。

  「殺…」師九如輕輕地小聲喚著,多少帶點喜悅。
  「哈哈哈──」變奏的笑聲,猙獰而扭曲的極端。

  師九如彷彿被丟進一處巨大的冰河,他僵直軀體,痛楚有多真實?
  他聽見骨頭移位的聲音,喀噠喀噠的聲音,迅速俐落的折斷它。
  「啊!」
  那麼,再一次。
  「嗚……」師九如咬牙悶哼。

  他享受著將獵物分筋錯骨的愉悅中,他折斷師九如的兩腕。師九如倒在他的身旁,蒼白的臉上,髮絲縱亂的盤在他的臉頰邊,隱約看見他張唇喘息的微弱模樣。

  那處視覺,相當撩人。像被拖上岸的人魚,適應不了陸地的空氣,而拼命呼吸。
  快死了嗎?不……還遠得很。嗜殺者蹲在師九如的身旁,看著他兩腕,紅腫與慘白,兩種分裂的顏色。

  再看看他埋在髮絲中的唇,無法閉合的喘息聲,次數漸緩漸強,聽久了,竟詭異的起了誘惑的氣息。
  他扳過師九如的臉,撥開他臉上的髮絲,有股深海的氣息由著他的呼息飄進他的胸腔裡。

  師九如張開眼眸,冷汗斜落,滑入他的眼角,看上去,像一滴無聲的淚,懸在他的眼上,晶晶瑩瑩的像朵海花。
  嗜殺者只是用著一雙深不見底的眼眸望著,漆黑的暗處,他注視著師九如那雙依舊碧波錦藍的眸。

  「…殺?」他遲疑的喚著。
  他沒走……即使他這般傷害他之後,他依然如昔?
  「你不怕我嗎?」嗜殺者面無表情,只有他的聲音洩漏出一些不安的心情。

  「怕?」師九如回答了他的疑問,但只是不講出口。
  嗜殺者怕的,是他自己;怕自己懂得珍惜而害怕失去。
  沒有人不害怕失去的。

  他撫上師九如偏涼的臉頰,有個清楚的情感在他心口成形含苞,傷口的痂成了花苞成長的養分。
  嗜殺者的撫摸好似要確認什麼,厚繭一次次的撫娑過形狀姣好優美的輪廓,甘心了,才放過。

  眉梢嘴角盛著許多帶有情感的顏色,「我由邪惡而生,生來便不俱備人性,你眼前所見的,不過是我想成為人的偽裝。」
  指尖停了,「與我在一起,就像把命給我。」
  眼眸一動,嗜殺者問:「你給嗎?」

  給嗎?不給,就不會賴在這兒了……不是嗎?
  你的眼,總得看見。
  師九如闔上眼,如夢飄渺地,綠葉飛進他的眼簾中,久久不散。

  他的表情是一種答案,一種會使他融化的答案……

  如果有神,在此刻,他願意放下所有防備,他張開手臂將師九如從草地上抱起,擁著他的身體,想將他揉入卻又害怕弄傷他的矛盾情感。
  師九如能感受到這擁著他的人的澎湃情感,像衝出閘門的洪水,整片傳達入他的體內。

  與人相擁的溫度,是信賴的開始;嗜殺者輕輕握著師九如的手腕,聲音如雨絲般的溫柔沉厚,「忍著點……」

  師九如眉頭一皺,喀噠兩聲,移位的關節重新接合。他動了動手腕,除了痠麻感,行動無妨,半開玩笑的說:「哈,感覺我的關節韌性挺強的。」
  嗜殺者抓住他揮動的手,擒到嘴邊,舔著他仍腫脹的手腕處的突節,問:「疼嗎?」

  師九如睜大了眼睛,直直的,氣也不敢哼一聲,壓在胸骨處,聽見他頻率越來越快的心跳聲。
  見他緊張成這副模樣,嗜殺者低首又舔著,沿著手關節的弧度,蜿蜒而上,每一個觸覺和味蕾,像品嚐美食一樣,每一處皆不放過。

  「別、別……這樣舔……」腦袋熱的發暈啊,師九如想抽回兩手,但是又有些眷戀嗜殺者的掌溫。
  「我是野生動物,」他抓著師九如的兩腕,竊進他的領口處,用牙齒咬開他的衣襟,邊親吻邊留下印子,「留下我的味道……九如。」
  「味道?」師九如望著他又回來的綠眸,吞了吞口中的唾液,他大膽的說:「那我也要……」

  男人心中都有一處偏執的獨佔欲,對所愛的,所求的,所掌握的,一視同仁;如果更加堅持的,會更瘋狂的想將對方佔有。
  他也不例外,他知道自己體內也有一隻蟄伏的野獸,牠善良且瘋狂,而且,會緊咬對方不放。
  嗜殺者的眼神染了默許的笑,邪綠的光芒,隱隱起燃。

  他的喉結是一座山峰,他想登上他並牢牢的將這座山納為己有,他愛極了這片胸膛的綠意。
  並非冰藍的海水,是生生不息的盎然。只有眼前才是逼真的溫度,腳跟後的一切他都不願去想。

  「…殺……別動,」師九如邊說,邊將嘴唇靠近滾動的喉結,藍眸微瞇,多麼甜美的角度──他偏喜歡他沒有防備的樣子。
  互許的印記,他張嘴沿著起伏的坡度,舌尖在他脆弱的動脈皮膜上啄吻,他能感受得到他血液裡的鼓動。
  也能親密的聽見他吞嚥的聲音,似是把情感壓抑的火熱嚶嚀,多麼的令人無法自拔;於是,他和他一起陷入。

  初嚐情愛的舌尖,他終於來到他的雙唇與他相會,依著唇線,以舌代替指尖描摹他的唇形、唇紋、以及口腔裡的溫度。
  暴風前的寧靜,師九如離開吻著嗜殺者的動作,兩人目光,凝了又凝。

  肆捲殘雲的狂勁,嗜殺者壓著師九如的後腦,狂暴的掠奪他的呼吸,沒有溫柔的餘韻,當血性直往腦門衝,還管得了什麼?
  恣肆的欺上師九如的軀體,強壓著他驚呼的聲響,張嘴,封唇,一聲不漏他全數吞腹。

  「嗚……」蠻橫的力道,像是顯示主控權的霸道,師九如被掠池奪地的腦熱頭暈。
  崩亂了,失控的情緒在弦上,激情之中,他似乎還感受到另一股被遺忘的恐懼,他識得的,不想憶起的回憶。
  可身體熱騰著,他顧不了。

  「……殺……」他數度喊著嗜殺者,暈陶陶的,他的四肢無法自主,尤以一雙手腕軟得不可思議,他甚至無法將十指握攏,因快感而顫抖的指尖,顫著,無法克制自體內湧出的快感和恐慌。
  「唔啊──」師九如瞬間弓起腰,胸前兩處被嚼咬著而驚慌,「啊……」聽見自己不知羞恥的聲音,他緊裹著身體,以為這樣能把放浪的聲音密封起來,可是體內卻有某處的抽痛越來越大,疼著他的身體非常不舒服。
  因為疼的受不了,他撐起身,紅潮滿臉,無力的抓著嗜殺者,張嘴欲言,開閤數次,濕潤的兩瓣嘴唇,開開張張,像在發抖似的,嗜殺者覺得那忍辱的模樣萬分可愛。
  「……想說什麼?」他在他頸邊吐著氣息,咬著一口,享受他蜷縮的顫動,「嗯?親口告訴我。」

  師九如嘴一抿,眸底水光半濕,倔強的迎視不懷好意的綠眸。
  同樣動情,他相信他跟他一樣難受!
  忍嘛,他也行……

  師九如攏了攏被卸至腰處的外衣,站起的剎那,腰骨突然無力,腿一癱整個往後倒,恰好跌入嗜殺者的懷裡。
  腰尾處堅硬的東西,令他回頭一震,他的硬挺度可不輸他。
  「你……不難受嗎?」

  嗜殺者眉峰一挑,兩手自背後摟著師九如的腰,手掌往上挪移,指腹掐捏著泛著殷紅色澤的乳首,突來的激靈,師九如整副腰都軟了、融了。
  「哈……」師九如垂著頸子,被著懷有惡意的戲謔,顯然招架不住。「你……故意的……」

  咬著師九如藏在髮裡的耳根,他輕輕的舔咬,鼻尖低嗅著他意亂情迷的味道。
  「我喜歡看你舒服的樣子。」垂死掙扎的模樣。
  甜言?師九如手一勾,環著嗜殺者的頸子,往下一壓,咬著他的嘴角,蜜語道:「我喜歡你失控的模樣。」抵死纏綿的模樣。


   ───────────────────────────────────

  本回的激情@@~就是韁繩拉之不及的後果…寫至一半怎麼就是拉不回。
  你們兩個一定要這麼乾柴烈火嗎?!
  不過多虧此回九如正妹的大躍進,他的屬性抓的八九不離十了XD未來有得瞧。
  算了!讓你們吃點甜頭。於是就這樣本壘未遂。

  亡骸篇終於結束了,正式進入劇情篇~惡殺-逃離篇。感謝大家這陣子的不離不棄XD歸隊寫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