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惡殺】-亡骸 第六回

  師九如直覺走去那處的小曲溪,同樣撥開生長在岩壁的山百合,翹首便看見嗜殺者。
  他開心的走去他的身邊,一看到嗜殺者滿臉的泡沫,他嚇的倒退了一步,不解問:「你、你做什麼臉上塗那麼多泡沫?!」

  嗜殺者眼睨著,輕輕掃過師九如的臉,眉一挑,再調回視線,不太想搭理他的模樣。
  師九如一看到嗜殺者舉起手中的小刀,直往臉上刮,他急如火的上前一把奪走刀子,痛心疾首的對著嗜殺者勸道:「你不能因為我昨晚把小花帶到你的衣服上睡,你今天就想不開,想以死要脅我!」
  若非嗜殺者臉上都是皂沫,一定可以看見他額頭上瞬間冒起的數條青筋。

  「因為你衣服是綠色的,小花喜歡往你衣服裡鑽,小花才有安全感啊。而且,我也只不過從你的衣服中挑了一件,剪了一小塊布給小花當小圍巾穿。」
  「……」某人血液逆流的聲音……嗜殺者開口道:「原來我那件衣服上破了一個洞是你的傑作……」

  「嗯!這件事我沒徵求你的同意,我跟你道歉。你千萬不要因為這樣就對這個世界失去信心!」師九如手一抓,拉著嗜殺者跳到岩上,指著前方的錦緞雲海,神情語氣無不朝氣蓬勃的說:「你看!這麼美麗的世界,你怎麼捨得離開呢。」
  嗜殺者轉頭垂眸看著身旁的人,他突然有種很想把師九如一腳踹下去的慾望。

  「你彎下腰聽聽!」師九如扯著他的胳臂,硬是要他湊上前,「有沒有聽見大自然的美妙聲音?」
  嗜殺者瞪眼,冷水一潑,「我只聽見你很吵的聲音。」他將手臂抽回,順便拿回他原本要用的小刀。轉身,兩足輕盈的躍下,走回溪邊。

  師九如追了上去,又看見他拿刀子往臉上劃,內力一提,飛身就往嗜殺者的腰桿撲,還激情的大喊:「不要啊──」
  嗜殺者刮臉姿勢維持不變,腰一閃,臀一扭,腿一跨,足一併,他俐落刮下下臉上一片泡沫,冷眼看著栽進溪裡的師九如。
  他冷笑:「還涼快嗎?師九如。」

  師九如全身溼淋淋從溪中站起,撩開貼在他臉上的長髮,望著嗜殺者,傻呼呼的問:「你不是要自殺?那你拿刀子做什麼?」
  嗜殺者蹲下,在溪中掬了一掌央的水,從懷中拿出一個瓶子,往手裡灑了數下,兩掌再磨了磨,沒一會兒,掌裡磨出好多白色泡沫,師九如望著嗜殺者的動作,兩眼藏不住好奇。

  見嗜殺者又往臉上抹,師九如又問:「你到底在做什麼?」
  綠眸一瞇,頭撇到另一個方向去,師九如不放棄的又往那邊鑽,再問:「為何不說話?這個不能告訴我嗎?可是我很想知道你在做什麼!」

  嘰哩呱啦、囉囉嗦嗦,嘰哩呱啦、囉囉嗦嗦──師九如一直在嗜殺者耳邊叨唸,唸到嗜殺者終於忍不住兩掌巴著師九如的頭,用力左右搖晃,扯嗓大吼:「吵死了!你是沒見過男人刮鬍子嘛!」
  師九如聲一提,訝異道:「你在刮鬍子?」

  「對。」嗜殺者眉頭一攏,師九如眼中光芒突然異常放亮,嗜殺者登時覺得怪異。
  師九如嘴巴張張合合,爆冷門道:「好厲害!」
  「──什麼?」嗜殺者有一瞬間懷疑自己耳誤。刮個鬍子有什麼厲害的?
  師九如兩手一揚,捧著嗜殺者的臉,笑著說道:「我第一次看到別人刮鬍子。」

  老實說,這種他兩掌巴著師九如的臉,師九如也兩手捧著他的臉,對於兩個成年男子來說是非常可笑又滑稽的姿勢。
  不過林中深深,鮮少人煙,嗜殺者也懶得糾正,「難道你沒刮過自己的鬍子嗎?」嗯,近看他的眼睛真的十分漂亮──懶得糾正是藉口。

  「我長那麼大,臉上從沒長過鬍子,連個鬍渣也沒冒過。」
  嗜殺者這下子眼睛睜大了,不禁脫口:「怎麼可能。」這個問句多了點天真。
  「真的,」師九如指著自己的臉頰,「你可以靠近一點看,我睡醒都沒鬍渣。」

  嗜殺者仔細的扳著師九如臉,東看西看,左看右看,當真沒見到一根鬍子鬚,「你……好奇特。」他下了個中肯的評語。
  師九如鬆開手,轉而坐在嗜殺者身邊,對著他的臉說:「其實我很想留一次鬍子試看看。」師九如用著既認真又扼腕的語氣如是說。
  嗜殺者表情怪異的覷了他一眼。

  師九如突然想到一個念頭,他興致勃勃的又問:「我幫你刮鬍子好不好?」
  嗜殺者看著師九如好久都沒說話……
  「請給我一次機會!」師九如誠懇的合掌請求。

  師九如……這傢伙知道替男人刮鬍子的涵義嗎?嗜殺者腦中彷彿斷訊一樣,突然間失去正常作用。
  而他,確實被師九如的問題給打倒了。

  師九如滿心雀躍,躍躍欲試的從嗜殺者手中拿走小刀,「你不說話,我就當作你默許我。」
  師九如不甚熟練的比劃著,就是不曉得該用那個刀鋒下,又深怕自己手殘把嗜殺臉給刮花了。
  見師九如小心翼翼的模樣,嗜殺者愣神了好久都沒反應,直到些微的痛覺令他醒了神魂。

  「啊,很痛嗎?」師九如緊張的看著他的臉,「我不小心太用力了。」師九如用指腹輕抹著嗜殺者的臉頰;那道,剛剛被他刮出的小痕。
  嗜殺者眸光忽隱忽現,瞳底伏著暗潮,他專注的凝視師九如那雙藍眼眸。似乎有一種微妙的情緒,隨著痛覺滲入他的身體裡。

  他看見了什麼?從師九如的眼裡──澄藍的真、淡綠的疼。
  這種從身體裡逆流的顫動是什麼?一陣一陣的熱意,不斷的冒出熱泡,猶如寒冷的心,被淋上一勺滾燙的熱液,讓他有種侷促無措的感覺。
  「你……」他握住師九如的手腕,聲音在喉道裡滾動。
  「怎麼了?」

  有什麼剛成形體的感情蜷曲成了蛹,默默等待下一期羽化的時機;握緊的手數度鬆緊,他無法繼續忽視眼前這溫暖的澳藍。
  兩人的腳足浸在溪礁觸,圓潤鵝石細佈,溪底透澈,冰涼的溪流,潺湲淌過;流水聲轉化成了搖籃曲,如鈴鐺水晶般的錚錚清脆。
  另一個聲音,在安撫下,靜靜的闔上眼睡了。

  「我教你,」嗜殺者按著師九如的手,手勢一頓,轉了個方向。
  師九如胸口貼著嗜殺者的背脊,手臂穿過嗜殺者的肩窩,過近的距離,黏呼呼的熱氣好像竄到他臉上來。
  「手要這樣動。」嗜殺者握著師九如拿著刀子的手,一個一個步驟教他如何刮男人的鬍子。
  一個動作,兩人的身體便輕微的摩擦著,一霎間師九如覺得胸口好熱。

  「你手不要一直抖。」嗜殺者看不見背後師九如的表情,只覺得他的手抖得不像話。
  「我、我沒有。」師九如辯駁道:「我是擔心你的臉又受傷。」
  嗜殺者卻笑了,一聲很稀鬆平常的笑聲,無惡無善。他轉頭,綠眸像微笑著,「那倒要看看教的人是誰?我現在可是你的老師。」

  依師九如的角度看上去,他不禁看呆了。
  嘴唇微抿似勾的模樣……搭上那雙綠螢的眼瞳,陽剛與性感兩條脈絡的分際,融合無缺的呈現在嗜殺者的臉上,師九如看著看著,凝眸許久都忘了眨動。

  腦中的天秤瞬間好像產生了一種不正常的傾斜,師九如伸出空閒的左手,自身後撳按嗜殺者的下顎,面頰偏揚,頦緣和頸部形成一種剛毅又沒有防備的血性弧度。
  以這種情況,要取下嗜殺者的性命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但師九如不會有這個念頭,但他的腦裡只有眼前的嗜殺者。

  他的指腹沿順著這手中脆弱的線條,還有那突起、微而滾動的喉結……熱氣若有似無的,吹拂禁忌又危險的姿態。
  有理由嗎?……不,也許沒有。他輕輕的刮著,連同把心上的隔閡,融成了白軟的雪花,化在他的指尖上。

  「殺……」他低醇的喚著,有種走失的迷惘,師九如聲音沙啞的伏駝在嗜殺者的肩上。
  聽見師九如的聲音,嗜殺者臉轉了過來,這一角度,兩人的臉頰有了親密的接觸。
  誰人眼中的溫度,逐漸的變暖;是誰人的心跳,漸漸的變調。

  「唔……」師九如在嗜殺者濃綠的凝視下,不由得發出一聲低吟。
  嗜殺者的眼神變得危險了,至少,讓他感到無力施為……滿佈粗繭的掌腹,調撫上他的臉龐,一種奇妙又令人感到顫慄的觸覺。
  寒顫嗎?是的,可是他卻又有些難以形容的期待,小小的在他心口處,跳躍旋舞。

  「……九如……」他的聲音灌滿豐富的感情,隨著一股熱流湧入他的耳裡,手中的刀子也不禁滑落。
  嗜殺者低首輕啄他的嘴唇,只是淺淺地啄取表面的溫度和觸感。
  師九如張眸望著,心中盪漾著嗜殺者剛才喊著他的名字時的聲音。

  有處禁地被打開了一道門扉,他往前走去,樹上懸掛百條的鐵鍊,他仰頭張望,看著鐵鍊變成色彩繽紛的綢緞,在他的視野中變的美麗眩目。
  一點一點的,貪婪便成了行動,師九如身體往前傾,兩人的距離只剩下呼吸,他按著他的肩,誰都沒有想要迴避的意思。

  這也是一種默許的理由……
  溪上的倒影,晨風推送下,那兒,成了一雙剪影。


    ◆


  山林整片發出一種鬼嚎的聲音,四鄰大起振翅的聲音,由八方激烈的傳來震波。
  「怎麼回事?」
  嗜殺者眼一瞇往遠端雲深探去,這像是從遠方傳來的激烈震波。「這是人為的。」
  「這麼強悍的震波是人為的?哪方的高手?」

  嗜殺者沒理會師九如的話,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單單拋下一句話:「回去了。」
  師九如抬首,一時間對於他的話反應不過來,看著他快走遠的身影,他才從溪邊上岸,彎腰擰了擰濕透的衣襬。往前走了沒幾步路,空氣中傳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
  師九如停下步伐,僵停著身子,對於這熟悉的感覺感到困惑。

  這是阿鼻地獄島開啟的前兆……可是還不到百年的時間。心中有股不安,可是他已卸下島主的位置,地獄島已跟他毫無瓜葛。他相信在聖閻羅的領導下,地獄島將越來越趨盡善美。
  查覺師九如沒跟上來,仍站在原地,不曉得在想些什麼,若有所思的神態。嗜殺者返頭,想出聲叫他,話一到喉口,他又突然想起剛才情景,體溫不覺升高燥熱。

  ……吶,想愛嗎?背後有個甦醒聲音對他款款說著。像惡魔似的對他諄諄善誘。
  別忘了嗜殺的天性才是最原始的慾望──
  愛與被愛都是被屠戮的淒慘下場,別忘了……你的母親是怎麼死的。
  噯,看見了嗎?咭咭咭…

  『啊…啊……』幼時最不堪回想的記憶──
  那個甕,他打開之後看見什麼?
  『啊──不不不──不要讓我看見──』
  「啊─────」

  嗜殺者突然跪地掩臉激厲的嘶吼著,宛如撕心裂肺般的聲音。嗜殺者的異樣,師九如也發現了,他急急奔了過來關心他。
  「殺,你怎麼了?」
  嗜殺者拳頭握緊捶地,痛惡的瞪著師九如:「不要碰我!」

  師九如被吼的心險漏跳了一拍,他明明看起來很痛苦的模樣──「你臉色好差,我先扶你回去。」
  嗜殺者揮開師九如攙扶的手,被這麼明顯的拒絕,師九如露出受傷的表情,嗜殺者心一窒,又更加痛楚。

  「你別靠近我!滾──!滾的越遠越好──!」不!他不是有意要這麼說的。
  沒有、沒有──九如……別用那雙眼睛這樣看著我──

  「我不走!你明明看起來這麼痛苦的樣子!我怎麼可以丟下你一個人先走!」
  師九如手才一放在他的肩上,立刻被他蓄滿力量的鐵臂格飛,師九如非常驚訝的被擊退了數步。

  嗜殺者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面頰邊的瀏海遮住他的半邊臉,咬緊的牙根,全身不斷膨脹瀰漫著強大驚人殺意。
  師九如見嗜殺者這瘋狂的神態,他心中已有個底,可是怎麼會突然無法控制殺戮之性?之前不是都相安無事嗎?

  「走……」極力壓抑,而扭曲變形的聲音。「快離開……不想死在我手上的話……」
  嗜殺者不敢看師九如,也沒有勇氣去看一個即將離開他的人。聽著臨行的腳步聲,心彷彿被一塊一塊的殘忍剝落。


   ───────────────────────────────────

  亡骸下篇太長了,只好斷在這種地方。篇幅太長,大家網路上看文也會累@@

  

  小花照片:
  http://img210.imageshack.us/img210/8440/61dm4.jpg
  http://img210.imageshack.us/img210/3926/62le7.jpg
  小花真的很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