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惡殺】-痛楚 第四回

  「嗜殺者。」師九如開口喚他,撥開生長在岩壁上的山百合,白晃晃的襯著師九如的氣色,雪亮成暉,他走過來,望著雙腳浸泡在溪中的嗜殺者。
  「我醒來看不到你。」他說話的口吻帶著一點依賴,連他本人也沒自覺。
  師九如站在溪邊,望著清澈見底的溪流,數條小魚覓游石縫中,搖擺著魚尾,水面上有魚鱗反射的水光,如同在水底的發光星子。
  師九如又抬眸,嗜殺者仍是與剛才同樣的表情,他不禁疑惑的出聲問:「怎麼不出聲?老盯著我看?」難道是他臉上傷口還沒好嗎?
  「不……」嗜殺者收回視線。他第一次覺得聲音如此艱澀,仿似多了一點人性後,他難以適應。「你……為何沒逃走?」

  「我為什麼要逃走?」師九如反問。
  嗜殺者一聽,又轉回頭,綠眸瞇緊了,怒意和夾雜著一種袒露的心緒,他嗄聲抑道:「我是嗜殺者,你沒聽懂嗎?!」
  師九如靜異異的凝看嗜殺者的面容,觀視的藍眸,起伏著流淌在心湖的流水聲,忽緩忽靜地淙淙聲過,他的嘴唇微微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你不止救了九如,現在還關心九如的安危。你說,我該逃嗎?」

  嗜殺者不喜歡被人看透的感覺,他又恢復原本的樣子,嗤嗤笑著:「救你是一時興起,殺你也是;嗜殺者殺人從不需要理由。」

  「現在我就是你的理由,唯一的理由。」師九如的聲音並不大,卻很有穿透力。
  「什麼?」嗜殺者重重的擰起黑眉,有種被激怒的不悅,「別自抬身價,對你,只是一時。」
  師九如躍下溪中,徒步涉水,濺出不少水花。他走到嗜殺者身前十步,絲毫不畏懼的撩起胸前的一束黑髮,堅定的眸,看在嗜殺者眼裡又是更加深藍的色彩,他一字一句的說:「一時也好、無聊也好。你救了我,這就是事實、就是理由。」

  固執!嗜殺者腦裡突然迸出這字眼。「隨便你。」

  往前走了幾步,師九如拉著他,嗜殺者回頭,沒出聲,但眼神表情已經清楚的傳達出他的不耐。
  「血腥味。」師九如直視嗜殺者的綠眸。
  長眉一挑,嗜殺者邪氣入眼,他故意湊到師九如臉前,輕聲道:「怎麼?嗜殺者殺人如麻,你難道不知曉嗎?」

  「洗掉!」師九如面額一衝,跟嗜殺者正面撞個正著,唰地一聲,嗜殺者愣愣的半身泡在溪裡,一張表情有點難以置信仰目錯愕。
  ……他被金剛頂了?甚至該說他被正面頭擊了。
  嗜殺者撫著長了個包的額頭,很快從狀況外清醒,他低聲吼道:「師九如!」

  「把衣服給我脫了!」師九如聲音整整低了三度,溫文儒雅的容貌,那雙眸,是一場冰雪寒霜。

  ……一條小魚兒逆流而上,在水面上飛躍出一道漂亮的滑翔……魚眼一張,魚鰓開閤──『外頭好可怕!』噗通一聲,立刻潛入溪中。

  「脫了!」師九如居高臨下的瞪著嗜殺者,眼中有一股相當可怕的執著。
  嗜殺者也不是好惹的,「笑話,我為何要聽你的。」頭一回被一個男人當面說脫衣服的,那男的就是師九如。

  嗜殺者正要起身,師九如狠話撂下來,兩手抓著嗜殺者的衣服,接著,一聲淒厲的裂帛聲,分秒不差的傳入嗜殺者的耳中。
  「不脫我幫你!」釦子應聲彈飛。
  光裸裸的胸膛,形狀完美,長年鍛鍊的胸肌,膚色偏蒼白的肌膚,在陽光的照耀下,帶著偏淺的蜜色,再細看,嗜殺者身上有大大小小分佈不均的大小劍傷刀傷留下的痕跡,身上的痕跡看得出來是更早前留下的舊傷,也可追溯到幼年時期所留下的。
  那身傷,看來怵目驚心。師九如的目光不由得僵停。

  嗜殺者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醜陋的記憶在毫無防備下被掀個徹底。嗜殺者眨眼間殺氣爆漲,生恨地,綠眸幾乎染成了紅光。
  殺!

  「這傷……」師九如指尖輕輕撫上嗜殺者的胸口,一弦成曲的盪漾難平,「一定很痛吧。」
  那其實是很平常的一句話,哪有傷不痛的呢?可是此刻聽在嗜殺者耳裡,卻神奇令他喝暖了仇恨,像鋪上一層善良的白紗,將他的傷口包裹住,其實再疼也只是韶光荏苒的錯覺。
  他放下了殺意,如同放下一把刀身缺陷的屠刀。

  嗜殺者出奇的溫馴下來,像隻收了野性的狂獸,他收起仇恨世間萬物的利爪,蜷伏在師九如的身邊。
  師九如張眸看著安靜下來的嗜殺者,眼瞳中有綠葉的顏色,雋冷的臉龐也放鬆了憤世的線條。
  「不生氣了?」他抿嘴微笑。

  嗜殺者沒說話,僅僅,眼光灼灼的燻燒著,眼也不眨的低凝師九如。
  一世有多長?師九如覺得自己被凝視了一輩子,臉頰不受控制的起火燃燒;他看得真,厚實的嘴唇帶著盯緊的肅殺之氣。

  他想,他也許醉了,被這灘清溪的風味給熏迷了神智。他幻想著,他將沉溪深埋的無力感;那雙深藍的眼眸,永遠純淨無暇的看著他。
  他想暫時拋棄總是挾著恨意的聲音,失啞了聲,也是自己的選擇。他任憑師九如牽著手,帶到泉深及腰的深處,彷彿快淹到他心口的深處……

  脫去上半身的衣物,由著師九如卸下束著他髮的髮圈,黑中帶綠的髮色,四散的服貼在他寬闊背脊上。
  師九如嘴裡咬著他那條綠髮帶,他低目睇著那唇形淫色的姿態,眸色許是偏沉了些。

  他想像著師九如嘴裡含著他手指的模樣,微濕的藍眸仿似要擰出水似的津潤。
  他有種想將他腰折的衝動,毫不留情的衝撞他的身體,將他的內部搗壞,哭不出聲,也喊不出話來的淒慘模樣。
  他在腦中騁馳著愛惡的妄想;師九如幾乎身上每一寸都讓他給嚐盡了。
  在師九如那雙手往他的腹部越往深處游移下去,嗜殺者探出掌抓住師九如的手,泉色深綠,師九如瞧不見早已直立的邪念。

  師九如嚇了一跳,因為至剛才開始他都沒有反應,現在又突然反應這麼猛烈。「怎麼了?」
  嗜殺者拿下他手中的布帛,黑?上隱現一股黑邪的慾念,嗓音沙啞,磁性震動地說:「我……自己來。」
  「啊,嗯唔──」師九如應聲,有點失望的看著他轉過身,背對著他。

  嗜殺者撥開背上的髮,將沾濕的黑髮成束的撥到左肩上,強而有力的弧度和姿態;師九如目不轉睛的看著那片背肌,一身傷,一種邪感的屠殺性,至少對他來說,是難以想像和親身體驗的。
  肩峰如山,腰骨如岩,他的肌肉像鑿刻出來的天作,一幅傷痕滿佈的天作。師九如摸摸自己的肩膀,他雖然沒有刻意的要去鍛鍊自己體型,但是養身之道他多少也重視。但看到同樣身為男人的自己,他心中有些受創。

  「你不脫衣嗎?」嗜殺者嘴角笑勾的輕聲問。
  「呃……我正打算上岸。」師九如搖搖手,退了數步。

  嗜殺色面色微沉,一臉『我都脫了,你一定要脫』的臉。師九如轉身就跑,但走在水裡能跑多快,沒一下就被嗜殺者從背後揪住。
  嗜殺者伸臂扣住師九如的脖子,一記小拐,就將他圈到胸前,他撫摸著師九如的咽喉,冰涼的觸感,師九如背上一陣小涼。

  「別壓著我。」師九如使力扳著嗜殺者的前臂膀。
  頂上傳來低淺的笑聲,「都是男人你害臊個什麼勁?」
  瞪眼,就是個男人他才想要走!

  「我看看你身上的傷好多了沒。」他直接將手探入師九如的頸領裡,「頭一次看見你,你的臉像泡爛的浮屍,但傷口痊癒的速度出乎我意料的快。」
  嗜殺者越摸越起勁,樂不思蜀的在師九如背後揉捏。剛開始還有些搔養感,但師九如腦中卻開始有種討厭生惡的感覺,好像被迫勾起不好的回憶……

  「別……別摸了……」他聲音中有股壓抑的恐懼──
  「不要碰我!」師九如回眸斥瞪,眼中盡是嫌惡和排斥。

  嗜殺者一愣,師九如的眼神讓他頗感意外。

  「我、我不習慣這樣接觸……」對此,他也驚疑著,但又不想被他誤會,師九如解釋道:「也不是……針對你。」支吾半晌,手舉起又放下,他看著他,不禁沮喪起來。
  「總之,我不是在兇你。」他按著頭,覺得有些頭疼。他推開他,自言自語的走回岸上。

  嗜殺者一直想著方才師九如露出的眼神,負面的看待他人,像名受到驚嚇的幼兒……沒錯,像那一晚一樣,剛救回師九如後的沒幾天,他赤著腳走到屋外的模樣。
  那眼神,是一名孩子的眼神,無助之中帶著強烈排拒。

     ──────────────────────────

  開疆七、八兩集真是看得心花朵朵開。嗜哥啊(?)愛呀,還跟正妹師鬧彆扭中。
  光研究他們兩個別有深意的意志之爭,這朵六魄之花,真是越開越盛。加上跟預設的劇情發展總有不謀而合之處,邊收看新片邊對話加註解XD
  但宅馬的新裝……(菸)不得不佩服馴獸師感化之力厲害非熊,能讓宅馬變成熱血寶馬(狂汗)
  本想安排宅馬當一次攻,這需要從長計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