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惡殺】-痛楚 第三回

  ◆


  喀、喀喀、喀喀。

  喀喀、喀……──喀咯。

  那是。

  某個物體被折斷的聲音。

  一聲一聲,有規律的傳來,伴隨著男人粗喘的呼吸聲,越來越清楚,彷彿就在身邊似的。

  他張開眼,模糊的視野,只有微弱的火光,將男人的身體的陰影,影如炬,更加巨大。
  他揉了揉眼睛,摸了摸毯子,輕嗅著,不見母親溫柔的香味。他又揉了揉眼睛,他明明瞧見母親的手。

  爹親……

  男人轉過臉來,大掌伸來,像張塗黑沒有空隙的網,將母親的手拾了去。

  ……爹親?

  男人笑彎了一雙如星的眼眸,那眸、這聲、此姿態,無一不是瘋狂的浸淫在歡愉之中。
  男人摸著他的頭顱,小聲的將他誘導著。

  ……兒,噓……來看看……
  看看這裡頭有什麼?

  他抬眼望著父親臉上暈糊一片的神色,這模樣的父親,他感到生懼。

  ……娘親呢?

  男人捧了一罈甕,推到他面前,笑著在他耳邊說:打開它,就找到了。

  打開它,娘,就在裡頭。


  ◆


  嗜殺者震懾而醒,全身毛細孔發寒的急促著,乍醒的一瞬間,他完全無法動彈,只有等死般的寒顫難停。

  他握緊雙拳,欲驅趕長年拜訪他的惡寒,緊合的牙關,他此刻像被鬼差拘提的死囚。

  「唔──」殺意無法克制的急速竄漲,像隻難以馴服的惡獸,齜牙嘶鳴,自胸腑鼓動的恨怒。「啊──!」

  瞠目一喝,他像變個人似的,且同樣地,像那名男人一樣,笑彎了一雙綠眸。他信步而走,唯存滿目深紅。
  他斜首仰頦,赤惡惡地,低看眼前毫無防備熟睡的師九如。
  眼底的笑又更擴大了。

  「咯咯咯……」

  他是殺戮者,既非人,也非魔。

  何苦呢?壓抑?順從本性才是最正確的──這他最清楚不是嗎?

  野獸就該食肉,人又何苦不殺人呢?「哈哈哈──」他滄狂的笑著,層疊層,浪沏浪,席捲的血霧,是終年不散的詛咒。

  就連月光也為之蒼白的笑聲。他伸手斷去師九如一節髮,一節烏亮的黑髮,他要將它藏入碎片中,扦在他的心瓦上,神蹟也探尋不到的深處。

  他做什麼要這樣呢?找不到解答的迷惘,他眼底的紅又更深濘。狎侮著幾許過往的海色,他躡著步伐走出小屋,頭也不回的將血意帶離身後的寂靜。

  他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將體內的熾熱壓抑下來,他奉行不變的絕對真理。
  順應本性,該所當為。

  他屠戮了九男九女,雙手鮮血淋漓的迎接盲目的沐陽朝露;有時候光明只是一種迷藏把戲,當你抓到它的時候,才知道這世間的醜陋。
  世間的邪惡,在清明一刻最清楚。儘管照明眼前的地獄景象,一處死神造訪的象徵。


  ◆


  嗜殺者拖著步伐走回熟悉的蹊徑,身旁兩處是高度及腰的莎草,顏色淺黃的麥草色,在陽光的照耀下,搖曳生波,盪漾遍搖,成群草浪即時而生。

  他疲憊的痛咬兩目,他想到那雙沾上莎草的裸足,像個說服自己的夢境。

  怯弱的探出掌,他碰著離他最近的莎草。他微溫地笑了,將那株莎草握在掌心輕輕捧著。

  「……師九如……」
  愛一個人,就會恨一個人!

  心一震,嗜殺者如夢初醒的攤開了捧著莎草的掌心,青麥已成紅穗,腦裡的警鐘使他清醒了神智。

  他只看見了抗拒不了的結局。就像那男人一樣,他也會步上他的後塵。

  「哈哈哈──」他癲狂著笑,徒步踏入清涼的短溪中,附著於他身的血漬,蜿蜒的一縷紅魂,拓著溪流往冥途去。

  耳廓稍動,細碎的腳步聲,逐步逐步地往他的方位探來。

  他冷喝一聲,「誰!出來!」

  清風中一陣優雅的香氣,輕巧地撥開纏繞在他身上的血霧,來人探首一看,嗜殺者仰首回頭,恰好與他雙目在半空中交會。

  「啊!你在這裡!」

  腦海中只聽見毀滅的序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