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惡殺】-不還  第二回


  師九如眨了眨眼,直到適應刺鼻的藥泥味後,才又抬高視線,好好看清楚救他的人的面貌。
  第一眼的印象,他就知道了。
  這是一張絕非善類的臉……

  師九如略顯緊張的瞪大眼,因為他看他的眼神,像被什麼可怕的東西附身了。
  陰且寒,寒的像要鑽入骨裡的惡劣殺機。
  「咳咳咳,恩公、你看九如的眼神實在是……好、好熱烈啊……」他擺明睜眼說瞎話!

  嗜殺者目光斜睨,一股邪味濃郁的思索,詭異的靜了,再逸出一聲透寒的冷酷笑聲。「師九如……」
  「嗯?」顏色慘綠的笑聲?他盯著他。
  斥冷的提醒,「不要稱呼我恩公。叫我嗜殺者。」

  嗜殺者?師九如聽見這名字,腦裡像被填了一塊磚頭。
  見師九如一臉聽傻的表情,嗜殺者眉頭微皺。

  「敢問可是傳說中那位見人就殺,不分老弱婦孺,大人小孩,親朋好友,哥哥姐姐,想殺就殺,殺了決不停手,號稱生來就是最沒良心的屠戮一族的嗜殺者?」

  ……呃,他被瞪了。

  嗜殺者怒了,可是也笑了,「師九如你的舌頭很靈活,就不曉得吃起來靈不靈活。」
  乍聽這露骨萬分的話,師九如蒼白的臉色浮現一抹奇怪的紅暈。「唔嗯……你、你男女不拘嗎?」

  「什麼東西!」壓根沒見過思考迴路能轉那麼大彎的人,嗜殺者氣的牙癢癢的一掌轟了自家的木牆。「我說我要吃了你!」

  「我知道。」何必生那麼大的氣,屋子都快垮了。
  「不是那個吃!」嗜殺者齜牙咧嘴的瞪著床上的師九如。
  「我開玩笑的……」他癟嘴裝無辜的凝著他瞧。

  「你找死嘛!」
  「我、我、我肚子餓──」

  劈、哩、啪、啦。
  「什麼聲音?」嗜殺者目光往下移去,看著師九如的腹部。「你餓肚子的聲音?」有這麼奇怪?
  「不是。」師九如小動作的搖著頭。

  劈、哩、哩、啪、啦、啦。
  「那到底是什麼!說!」嗜殺者不耐煩的吼著師九如。
  師九如目光指著嗜殺者的斜上方,他道:「是那個……啊!」

  嗜殺者轉頭往上看,不偏不倚的,恰好被掉下來的梁柱砸到頭頂。
  人被砸了之後,師九如方溫柔的提醒:「我正要跟你說別轉過頭去。」

  嗜殺者背後寒霜之氣瞬間大漲,他冷冷的撥開他頭頂的橫木,首部側偏,灰綠色的瀏海,陰風慘慘的在他面頰旁輕飄。

  「師九如……」他黑邪的漾開他眸底的黑光,「你喜歡吃蜥蜴嗎?」

  師九如臉色瞬白,「我吃素,給我水果就行了,不用如此豐盛的食材!」
  「哈哈哈……」嗜殺者仰頭狂笑之後,瞥了師九如一眼,滿眼狂竄的極惡笑意。

  人可以倒著走,但話千萬不要反著說。師九如心驚膽戰的看著嗜殺者步出小屋後,他大感不妙。

  不過……萬萬想不到,他竟被那個傳說中『我就是沒良心』的嗜殺者救了,這滋味其實還不錯。

  師九如動了動手指,感覺稍嫌遲緩,但是還可以行動。他闔上眸,在自家門前被打到落海,他這前島主可真無顏。
  只是,他為什麼被打?他有點忘了。

  前島主?……什麼的前島主?師九如有些恍神。頭顱裡,喀滋喀滋的偏疼著,有種尖銳的聲音在他腦子裡叫囂著。

  『……九如……』
  『九如……乖…乖……』

  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還有那雙令他生懼的銀色眼眸,如夜裡的發光蝙蝠。

  「啊!」顧不得重傷方癒的疼痛,師九如急迫迫地自床榻上翻身而起,每根關節都在喊著疼,可是他怕著,他不想一個人待在屋子裡。
  他冷汗浹背的扶著床沿走到屋外,一頭黑髮散亂的披在身後,本是清湜水藍的眼瞳,青慌的四處張尋。
  「……嗜……殺者」那個救了他的男人、你在哪裡?

  一種浮木的心情和焦慌,即便清楚他不是個善良的人,可他救了他不是嗎?
  他扶著身子,赤著腳踝,在夜裡的片綠緩慢的走著,他隻身走在嗜殺者的顏色之中,天地寬闊,他卻感受逐漸的心安。

  暗綠色的月光,打在前方的人身上,形成一幅鬼魅的露氣。嗜殺者抓了一隻山中大蜥蜴,正準備要好好懲罰師九如找死的舌頭,才走到屋處前方,便瞧見師九如孤伶伶的立在草央,黑髮在迎月迎風處飄揚生波,他張望著他,令他油然生起一股不明瞭的衝動。
  嗜殺者為這體內的異樣躊躇許久,似是抓緊了,卻不想留著,他不快的瞇起眼眸,殺意騰騰的,往師九如的方位疾步走去。

  如鷹抓掠食,他狠狠的抓著師九如的頸子,似要把他叉斷的力勁,將師九如拖到胸前,他問:「你想逃走!」
  師九如一聽到是嗜殺者的聲音,他像是從惡夢中驚醒,汗濕了一片背,眼中才又聚集了焦距,藍眸重新點燃了光。

  師九如仰目,直澄澄的一對藍瞳;心跳與目光,都被奪去了呼吸。嗜殺著叉住師九如纖白的頸背,氣息變的深濃危險,變調的協奏曲,一拍一合的鑽進他的腦裡。

  如鷹似的綠眸,黑壓的墬沉,深海冰滯的聲音,寒盪著一波波被喚醒的本能。
  何不呢?撕裂眼前這身完美的皮肉……溫熱且成熟的快感。

  啊……他的心,可微熱了。

  大掌欺凌似的霸著師九如的背脊,猶如被舔舐的黏膩冷感,身下的人一直不停的顫抖著──那是由心底最深處發出的恐懼。

  奇妙的是,嗜殺者很清楚師九如的恐懼並非來自於自己,又是一種煩懣不快的情緒;釐清後,他冷靜了失控的情緒,低首看著師九如。

  藍瞳之中只有連他有感到不可思議的全然信任。

  為什麼呢?能用這種眼神看著他?嗜殺者不由得產生第一個疑惑。

  師九如雙手一弓,揪緊他的兩襟,整個人縮成一團,往他的懷裡躲。他發出一種幼獸般的低鳴,面首埋入,渾身止不住的發抖。
  嗜殺者從沒面臨過這種情況,一時間身體僵直擺停,兩隻手卻不曉得該擺在哪處,不自然的騰在半空。

  「嗚……」

  夜涼,沁涼如水的,吹開連他也未曾觸碰的一絲憐憫之心。而他,總是突破他生平首次;嗜殺者站直了身,兩臂一張,做出連他自己也不能理解的舉動。

  突來的溫暖,有綠草的的芬香,師九如仰首看著他,唇口微張:「啊……」看了許久,那雙綠眸跑進了讓他感到心安的色彩……直到腦海中盤旋不去的聲音消淡後,才漸漸緩了。

  嗜殺者將師九如擁入懷中抱著,沒有凌厲的殺伐之氣,只有剛萌生的……他不想揭開答案的某種心境。

  緊繃的軀體放鬆後,師九如整個癱軟的掛在嗜殺者的臂彎中。

  他多久沒這樣親密的與人接觸了?嗜殺者半垂顯得陰暗的眼簾,他將師九如打橫抱起,目光不經意的看著沾上莎草的裸足。

  他吞下在喉中飄起的情動……唇畔銜著依舊是不可一世的譏冷笑意,他迴拒在月色下相當艷情的景象。
  愛啊,是最不可取的東西;天底下他最鄙夷的骯髒信仰。


  ──────────────────────────────────


  正妹(?)師不是失憶...他只是被禽獸羅打到頭昏...就是俗稱的記憶裂痕的腦震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