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年新氣象-除舊佈新!-2011年請前往新家:【http://blog.yam.com/mysteryhour】 DesignerⓒYUKI++++++╡ 素材from- http://neo-himeism.net
  • 1088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玩笑與欺騙】、二

  


  迷霧。連光也透不進來分毫。
  更何況,是那些光說不練的情話。


  龍宿端了一盅藥湯,也不管那湯水是否太燙舌,一把扣住劍子的下巴,洩恨似的力勁,搭上那雙偏紅的紫眸﹔劍子當然知道,眼前人……噢,不,該說是眼前厲鬼,相當氣憤他。

  「看來那株桃花,將汝養得相當肥美,是吧。」龍宿望著躺在病榻上的劍子邪笑,邪氣中全是帶著一股摸不著底細的冰冷。

  劍子也無力抹去嘴邊淌下的苦褐色藥汁,也由得它們爽快的弄髒這一身錦緞玉綢。
  「吃醋了?」劍子十足輕挑的勾著面前冷若冰霜的龍宿。

  龍宿沒說話,倒是瞇起眸,閃爍著,只有劍子才知道的異樣情緒。
  而那種微妙情緒,劍子最懂得如何善加運用它。

  劍子不著痕跡地在心裡起了一抹制服厲鬼的笑容。
  他換了個聲音,低沉中,帶著不容抗拒的危險,他啟口低吟呼喚:「龍宿,耍性子通常都是女人特有的權利,你──何時換了性別?」

  劍子一記斜瞟,由頭頂灌落的寒意,龍宿震了震,退了兩步,轉身別過臉﹔第一步離去的步伐,明顯的蹣跚﹔第二步,龍宿毫無異狀的快步離去。

  劍子收回視線,舔了舔嘴邊殘留的藥汁。

  是誰最愛騙人呢?
  那該說是被騙的人,自己不對。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

  龍宿走了出去,不到半刻又折回。

  外頭的月光,突然間明亮的令他心生恐懼。
  竹林發出的窸窸窣窣的聲音,莫名中,他只聽得見是類似哭號抽泣的聲音。

  他嚇得躲回房內。像個無助的孩子,站在床邊呆呆看著睡熟的劍子。
  探出頭的指末,龍宿輕拍著那合該是有一隻手臂的空蕩袖管。平扁的皺折,在他手中只有壓扁的空氣和餘留的體溫。

  他把那只無用的袖管,和自己的右手纏捆在一起。
  纏繞三圈。
  下意識的將那無形的手,密合地,與自己的指縫相貼。


  龍宿暗暗的想:如果血腥味別那麼重,該有多好?

  因為,吾好餓啊,劍子。
  如果把汝的血與骨都吞入腹中,吾的飢渴感,是不是會就此停止?

  輪到他落寞的闔上眼,也許在夢中,他將不會感到如此飢餓。


  劍子張開眼。他假睡的技倆,用了千萬次也不嫌累。
  他無法撐起身,用眼尾的餘光,望著趴臥睡在他袖邊的龍宿。

  隱隱約約,彷彿一口積了很久的嘆息,從劍子眼中洩了行蹤。

  假使,月光不那麼明亮,再黯淡一些……
  劍子眼中霧起的波光,那是龍宿追尋很久的答案。

  這個無言的夜晚,唯有壞事的眉月,狡詐地笑了一整夜。

  ◆‥◆‥◆

  幾天後,龍宿帶回了另一名男子。那不是他人,正是慕少艾。
  被帶進房的少艾,楞神、楞神地。
  他背上所揹之物,是那日魔界三大守路者之役,劍子遭元禍天荒所砍落的斷臂。

  某日,他接到一封飛書。信中所言,要請他將劍子的斷臂接回。他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依約至見面地點。
  只是萬萬想不到,發這封飛書的人,竟是隱匿行跡有一段時日的儒門龍宿。但真正令他深感訝異的,是……

  劍子坐在蒲團上,收納元神。睜眼,似笑非笑的盯著許久未見的藥師。
  「是看見我劍子仙跡而失神?還是看見傳聞中嗜血者的儒門龍首而不能自拔?」

  「咳!」慕少艾聞言,一整臉色。笑裡帶刀:「劍子大仙不介意當獨臂劍仙,我很樂意將你之手親手銷毀。」
  「唉…」劍子輕嘆,猶似打擊過後的失落,他哀哀道:「茲事體大、茲事體大!」

  慕少艾走向前,取出包袱內的銀針,手裡治療,嘴也沒閒著,關心問道:「劍子老前輩,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後這種單打獨鬥、吃力不討好的玩笑事,你別玩了……傷身啊。」少艾意指這缺了手骨的突兀之景。

  「玩笑?」劍子單手支著下顎,不溫不冷的口吻,「我倒認為這是一枚無價勳章。」

  慕少艾輕抬眉梢,刻意壓低聲音問:「劍子,你可以注意到……疏樓龍宿他……他的『樣貌』……嗯……」
  「驚艷?」劍子大方的替慕少艾接下最恰當的詞彙。
  「何止是驚艷──根本是傾國傾城!」慕少艾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不讓自己的音調昂揚的太誇張。


  慕少艾話才剛落,溫和的氣氛急轉直下。
  劍子側轉過首,笑得神秘。瞬間,慕少艾有種見識到脫下糖衣的魔鬼,有多可怕!

  「我了解!我完全能理解!麻煩你將你那張臉藏在厚臉皮下,別跑出來嚇人!」自己就算笑稱九命怪貓,再多條命也被剛才的劍子嚇飛了十條!

  「乖。」一字,另一種涵義的稱許。


  固定好手骨後,少艾嘴銜著一條紅絲線熟練的將切合處縫牢、固定。
  「血味?」劍子一頓,愜意不存,嚴肅的臉上,有著可見的惱火。
  少艾雖感暗暗一驚,卻也沒受劍子怒火的影響,加快速度完成他手裡的工作。

  完成後,藥師鬆了一口氣。

  「交代清楚!」劍子冷問。若不是因為麻醉藥的關係,他早就將穿梭在肉裡的紅絲線拆個精光。

  「劍子,你該清楚嗜血者的血液復原能力相當優越。作為一個醫者的立場,疏樓龍宿的提議,我當然接受。」筆直的眼神,他理直氣壯。
  白色的眼睫,像是掀起了兩把森白火。「藥師……」

  「你對我發火也沒用,藥師不吃你那套。」慕少艾涼涼而笑,一點也沒把怒氣正焰的劍子仙跡當作一回事。反正,一是一,二是二。醫術的部分,他是堅決不可動搖醫本之道。

  「很好……很好,」劍子極具技巧性的化去,腹內失控的火焰。「我先替龍宿好友,感謝你的『好意』。」

  末尾加重的語氣,聽得明白受罪的人,絕不會是自己。慕少艾離去之前,心中虔誠地為龍宿默哀。

  

  厲鬼遇上魔鬼,誰家道行精深?

  西蒙答:當然是魔鬼。

  【待續--】


  後記:這篇其實一開始只是調劑身心的小短文。但後來再重新開啟它,發現這篇文章的劍子相當有趣。有種莫測的詭譎感。
不按理出牌,深沉又無聊。很喜歡找一些話,刺激龍宿。

  這篇文章中的劍子和龍宿,與天末雲歌中的他們是完全不同。大家別誤認為同一對^^b...個性完全不同。
  這裡的龍宿是嗜血化的龍宿/這裡的劍子是被滅定糾纏的劍子^^b
  玩笑指誰?欺騙又指誰?大家應該不難猜出。
  希望獻上這篇中長篇,大家喜歡.^_^.
  「玩笑與欺騙」,性質如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